店小二传奇

第5章 杨家愁女话鸳鸯

第十部 椰林斜阳碧波遥 第五章 杨家愁女话鸳鸯

黑从舒适的小窝中钻出,抬头看了眼暖暖照下来光芒动着尾巴绕自己的窝转了圈后,用爪子小心地把地上的枯草尽量聚拢起来,舒缓下腰身,四肢抻直匐在上面,把头埋好,微眯着眼睛,享受这难得的一刻。

几只麻雀也‘唧喳’叫着飞到已经落尽了树叶,只有积雪浸染的树上,四处探着头寻找今天的食物,等到养鸡的院子里鸡被放出来,并有人给撒上谷物,这些麻雀立即不用招呼的就飞了过去,一边躲避着鸡和人的驱赶,一边尽量的多吃些东西,随后回到瓦片下的家中,拥紧翅膀休息,只是那秋天看着还胖胖的身躯,现在已经变得消瘦许多。

结了冰的汴河之上,一群孩子早早便来到这里,用钉着铁钎子的木棍穿在冰车子的木板缝隙当中,抗在肩膀上成群结伙聚集起来开始相互玩着追逐的游戏,至于玩那只有一根铁条双脚同时踩上去的‘独腿驴’的人,因速度太快和太灵活,是不可以和冰车子一起玩的,自有属于自己的***,嬉笑欢闹的声音不时因某个人摔倒而响起。

“姐、小店子哥哥,你们就带着皇孙殿下他们去吧,不然他们自己留在绿野仙踪多没意思,等到了杭州我带着他们在我的院子里面玩,绝对不乱跑,好不好。”

汴河岸上,一队马车正缓缓地走着,不少的人都跟在旁边,其中的杨紫一手一个拉着大小姐和店霄使劲往下坠着身体央求,跟在后面的赵隆煊与赵雯淑两个身份特殊的人,此时也只能期待地看向决定他两个去留的杨家大小姐。

“那怎么行?皇孙和郡主若是出了差池,我们可承担不起,外面的坏人很多。”

大小姐与店霄一起拖着弟弟边走边说,另一只手中还托着一个透明的苹果。

“白爷爷都说了。跟着绿野仙踪走还能遇到危险,那就没有安全地地方,姐,有句话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您想想,换成你是他们,有多想去呀?所以。既然你们都知道这去不了的难过,为什么还要让他们承受呢。”

.:.始要以理服人。

“你还知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啊?是这么解释的吗?不错,一段时间不见,你居然会讲歪曲内容了。我是这样想的。我就不愿意去杭州见你那个总挑事儿的娘,又怎么能让殿下也去呢?”

店霄看着河上玩耍的孩子们。随口说道。

“小店子,不许说我娘。他们去不去和我娘没关系。我娘来信还说等你到地方给你亲自做西湖醋鱼呢,人家不和你好啦!”

店霄话音刚落。大小姐就嘟起了嘴,一脸不愿意。

“啊?我有说吗?哦,那就对了,儿呀,听到没有,刚才我是故意那么说,让你明白这个修辞不当,属于借喻上的错误。”

“小店子哥哥我知道地,理论和实践有时是不一样的,就象刚才的话,即便你说地对,那也是错的,我娘小时候一边教我好男儿志在四方,一边告诉我不可以随便出院子,后来我发现我那个院子果然是四方的,小店子哥哥,你说是不是也让皇孙殿下去看看?”

杨紫见话题有些偏,又给纠正了过来,回头给赵隆煊一个他会尽力的示意。

“哎~!你们真要走啦?是不是要先到边地情况。”

车队刚刚到达御街,未等穿过呢,那边就赶过来一顶轿子,帘子一掀,雨露公主探出个脑袋四下张望着说道,她们是提前从海上走水路回来地,刚得到消息不长时间便赶过来,看那样子依旧是乔装打扮。

“原来是公主殿下,这个,殿下若是想去杭州也不是不可,只是保护的人却不能象在辽国那样多,尤其是缺了狄千钧狄将军地照看,万一出了事情就不好了,还望公主三思。”

店霄哪能不明白她为何过来,巧妙地提点道。

“啊?千钧不在这?也不和你们一起去?那他在哪呢?”

雨露公主果然顺着话说了下来。

“他们在绿野仙踪安排的地方训练呢,不如公主去看看,毕竟其中一部分还跟着公主出生入死,应当鼓舞一二才是。”

大小姐连忙也在旁边指明了方向。

“哦,对,我正有此意,兵者,国之大事也,还是大事重要,那我就不去杭州了,去看看那些禁军,调头,快调头,是谁说千钧跟着走地?”

雨露公主让人急忙转向,抱怨着快速离去。

那一帮小家伙地目光也随着转过去,非常有默契地同声说道: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呀!”

大小姐瞪了这些人一眼说道:

“瞎说什么,我就说小店子写地一些东西不合适,果然是这样,咦?那不是林姐姐、柳姐姐和那个小黄门吗?都是来送我们的吧?”

那边果然来了一群人,当中是和大小姐这边结下了缘的那个小黄门,后面跟着林皛瑶和柳碧旋,昨夜到了休息时就已经分开的。

“大小姐好,小二哥好,小的这又来了,官家让我带了一道圣旨,那个,知道您二位不愿意这么接,我偷着给就好,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儿,官家的意思是让我跟着,到广南东路时别让你们把赚钱的买卖都给算在自己身上。”

小黄门这时候没有宫里的勾心斗角,直

了实话,看来皇上也是这么授意的。

“表妹,小店子,我发现我家的水军还是不行,若回到苏州养着那一点用处太小,不如跟着你们一起走,到广南东路练练,随便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赚点钱也算是补贴了,以后为国征战至少不会被一打就完。”

林皛瑶比较高尚。以国家安全的角度要求一起去,柳碧旋也跟着过来小声嘀咕了句大家都没听清,还是她身侧的灵儿说道:

“我家小姐去辽国本想弄个大的人参,可费了好些劲只买到个小的,觉得送我家夫人不合适,听说广南东路那边有能够强身健体地东西,这才决定跟着去找,对。就是这个意思。”

这话也没错,说明人家有孝心,店霄点头答应作出邀请的姿势。大小姐则高兴地迎上去命人把东西接过,拉着两个人的胳膊跑到一边说悄悄话去了。

等店霄打开圣旨浏览了一遍,又看看皇孙和小郡主便不再提让其离开的事情,两个一直提心吊胆的小家伙也尽量缩着头跟在队伍中走。

“小店子。你说抓了耶律祖他们辽国就能输吗?他们最后是不是会被杀了?”

已经出了京城。沿着河边大路行进中的车队里,大小姐坐在一辆敞开棚。燃着火炉的车上问店霄。

“辽国的调动会有一点点地影响,尤其是那些马的损失。可炎华的军士士气会大大提高。至于他们地生死我想皇上不会下杀手的,可能还会好好养着。这种人活着要比死了更有政治价值。”

店霄拿了团面,揪下来一块压平了用子夹起来在火上烤,想了想又说道:

“其实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在我看来,打下大同府才是最重要的,那里有不少石炭,我已经拿出个简单制作方法,不好烧地面子也能烧,好地块状石炭加上面子一吹,炎华的冶铁业就能上去不少。”

“哦,原来是这样,也就是说无论如何东京道炎华都占不下来是吧?那里是有些远,可惜这个功劳明面上让给了雨露公主,居然还说是邀请野绿千岳他们回来地,小店子,你说我们这么使劲帮着官家真的就为了那点好处吗?想不明白。”

大小姐脸上地疑惑神色渐浓,目光中也有些迷茫。

一看她这样,店霄连忙说道:

“我们不是为了帮官家才帮官家地,其实那点好处有和没有都无所谓,我们真正拿出来的东西远远超出了那点些税,这世间地东西呀,总是要有价值的,我们人也一样,每个人值多少钱要看他做了什么事情,他有多大的影响力,象我们这么厉害的人一定要多做些事情,对吧?这样别人才能知道我们,尊重我们,就象由拳镇一样。”

“是哦,对,我们这么厉害当然要多做点,大家若是都只想着自己,别人的地方就会欺负死我们的,所以,为了更好的活下去,我们要把自己能做的都做了,我决定这次官家如果派水军到广南东路就好好让他们练一练,顺便也帮我们做的干海货给运到京城这边,官家要的东西一次运一点就可以。”

大小姐认真地说道,思想不知道转变了多少次后,非常自然地落实到了赚钱上。

“泥巴哥哥,这次小店子哥哥怎么让你带了如此多的狗?可惜小黑还在练习拉雪橇呢,也被叫来,我跟你说啊,到了杭州可没有这么多冰雪,除非特殊的年头才行,就象去年成都府那样。”

知道这次是回家,一直比较兴奋的儿在几辆车间来回乱蹿,这时让人抱着送到了一辆同样的敞棚车中,对搂着小黑的泥巴说道,而车的周围还跟着不少的其他狗,除非是累了才能上到专门的笼子中休息。

“其实小二哥是让我跟着,我离不开小黑才一同带上,只是我还有些担心,怕带着伤的黄小豆总想着让狗在水中拉船的事情,到时小少爷你帮我尽量岔开他这个话,大黑那样的也才能勉强救个人。”

泥巴解释着,脸上还有些担忧之色。

或许是天凉的原因,那几对儿鸳鸯纷纷搂在一起静静漂浮在水上,湖里的游鱼也懒懒的不爱动弹,大小姐的父母相隔不远坐在岸边欣赏着院子里的景色,直到天上落下的雨在湖中形成一个个圆圈,杨父才起身往亭子中走去说道:

“下雨了,进去躲躲,萱儿用不上几天就能回来,到时你可别在总看人家小店子不顺眼,从京城快马传过来的消息你不是也看到了吗?好本事呀,这才是我的女婿,尤其是从大同府到兴辽府,为了萱儿二十多天便赶了去,试问天下还有谁能?那大雪就算走马也要晚上一些。”

“切,还不是他先过那边萱儿才找他去的?这年岁渐大,也不知过来先走走礼,当我那闺女是普通人家的不成?”

杨母面上虽是一副认可的样子,说出的话依旧是不肯服输,杨父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说道:

“人家也不是白给的,现在要是比较的话,赚的钱应该比我们这几代人都多,至于那礼数,人家得有闲工夫才行,不如这样,我去找爹,让他问店太师,看看知不知到生辰八字,到时火候行了就合一合,恩,等他来了让他看看鸳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