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8章 悠悠一片故乡情

第十部 椰林斜阳碧波遥 第八章 悠悠一片故乡情

伙计,过来,再温上些酒。”

一个吃馄饨那桌子旁边的人指了指面前的空酒束子招呼道。

“来嘞!客官您还要同样的酒?稍等,马上就好。”

一名伙计快速地跑到近前弯腰应声,又不经意地看了店霄这边一眼,见店霄根本连动的意思都没有,这才稍稍放下心,麻利地跑到后面去给烫酒,他这一番动作全都被客人给看在眼里,瞧瞧机灵的伙计,又看看那边不想动地方的那位,以及伙计的表情,微微点点头,好似成绣在胸。

“客官,您要的酒来了,您慢着喝,凉了小的再去给您热。”

片刻工夫,温好的酒的伙计端着托盘给送过来,转身刚要走,那人却一下叫住他问道:

“伙计,那个可是新来的?以前没见过呀,是不是和你们不一样?”

“您,您怎么知道的?确实,我跟您说呀,有事儿不用找他,千万别找,他根本就不是干活的料,万一给您侍侯不好了,那可怎么办?您说是吧?”

伙计愣了下神,马上就点着头回道,还不停地用眼神暗示,那吃饭的人抬起手来示意他不用再说,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说道:

“明白,我都明白,你看我的,绝对差不了,哎~!那个伙计,对,就喊你呢,你们这酒楼不错,饭菜香,酒也数一数二的,不愧是杭州杨家,好!呐!这里有颗银豆子,少算也能有二钱,赏你了。”

这人后面喊的正是店霄,见店霄转头看他,高兴夸了几句,随手给扔出个银豆子。划过一条漂亮的弧线,被店霄轻松接在手中,嘴角露出些微笑,算是谢过了,连个客套话都没说。

“客官您,您这破费了,哎呀!贾明,人家给你赏钱。你到是说句话呀?这位客官真对不住了,这个伙计他叫贾明,那个。怎么说呢,就是…。”

“明白,假名谁不知道呀,早就告诉你我明白。这点钱不算什么。杨家确实不错,咱们该做的要做。好,你忙你的吧。这个是给你的。”

这人给过钱又打断了伙计的话。一副我什么都知道地样子,感慨地说着。又掏出两个铜钱塞给这个伙计,挥挥手示意管别人去。

“老大,看见没有,邪不邪?这都行?可惜了,非过来凑热闹当什么伙计,我要有他这气运,我就站在赌场旁边,还得拎个兜子才行。”

一个伙计借着看外面的工夫来到这小头头旁边,压低声音说道。

“什么气运?无非就是个新来的,在这里吃饭的觉得应该照顾一下,这才如此,用不上两天,他就完,不信咱们就看着,就他这样的要是敢去赌场,灰都不会剩下的,好象和以前咱们梦馨画舫的人认识,现在也不知道怎么了,又跑到这里,搞不好是让人家给甩了,哼!等会儿你看我的,上次我就因为他给地肘子,被诈去不少钱,这事儿没完。”

小头头用眼睛斜了斜店霄,嘴上说着不服气的话,也不知道是嫉妒还是生气,总归没有什么好印象。

“伙计,听说你们这边新弄了个狗肉锅,补血提气,现在吃正是时候,给我们上一个,也尝一尝。”

又有一桌的人在那里喊道,目光更多地却是看向店霄,只是店霄依旧没有动地方,这小头头觉得机会来了,紧跑两步到近前陪笑说道:

“王大哥您想吃那狗肉锅?那您这个泥鳅就得撤了,两个东西吃到一起,他不行啊。”

“好,撤就撤,那狗肉锅好吃就行,我还是相信你的。”

那人大方地挥挥手,用眼神示意不再吃泥鳅,小头头连忙端过,并把其他的菜也往旁边让让,嘴上继续说道:

“王大哥您就放一百个心,这狗肉锅是咱们大小姐绿野仙踪特意给的菜,他们自己都没做,就为了让我们这边打出招牌来,您说这味道能差吗?这茶水您也不能再喝,这泥鳅不白撤,一会儿给您换上条辣鱼来。”

说罢,小头头高兴地上后面安排去了,并且还使劲往店霄那看了一眼,目光中包含地多种意思,把店霄差点给弄迷糊了,其他地人也看到了这一幕,更加坚信了某种猜测。

“王大哥各位让让,狗肉锅来喽!还得稍等一会,都咕嘟上来吃就可以了,我让师傅多给填些干菜,那个嚼起来喝酒正好。”

小头头确实够利索,这一会儿的工夫就端着一个下面还有炭燃烧地小铜锅走了回来,那稍稍冒出气泡的锅里散发出浓郁地香味。

从没吃过地几个人一起打量着这个东西,旁边有一个人夸赞道:

“不错,这还没吃呢,闻到鼻子中便觉得香,杨家厉害,杨家的闺女也好,那绿野仙踪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居然也能为了家里送出一份菜,多有孝心?诸位,是不是?”

“是是是,这锅真好,仔细看看上面还刻有精致地花纹呢,不愧是杨家的轩悦楼,想来那轩德楼更是厉害了,哪天咱们到那看看,那个,站在那的伙计,你们这里真不错,呐!这有二两银子,算是给你的赏钱。”

另一个人也看着光秃秃的锅子在那里说着,朝店霄的方向喊一声,拿出一块二两重的银子,扬手就扔了过去,店霄依旧没有客气,轻松接过,回给一个微笑。

“这,这,王大哥,你们不用非给他,我跟你们说,他不是我们这边的,也不差那点钱,你

那个样子还不明白吗?您知道,我是这一楼大厅的头我管过他吗?我都不管,懂没?”

小头头的眼睛跟随那二两银子就到了店霄手里,强忍住过去夺过来的冲动,转回身向这桌的人暗示。

“明白,懂!是,人家不在乎这点钱,可这钱给了说明是给杨家轩悦楼的。这个意思你总知道吧?你别急,放心,今天这个场子,哥哥给你撑了,二两银子只是开始,你等着,一定要让他感受到大家对杨家的支持,哎!那个伙计。帮着把那个角门拉开点,对,好。轩悦楼真不错,冬天在这里象夏天一样,暖和,都有些热了。呐!这五两银子赏你的。”

这王大哥拍拍小头目地肩膀。寻个由头又给出去五两银子,店霄依旧不客气。从怀中掏出个精制地褡裢,把几块银子放里。围在腰间。那穿着彩丝的褡裢好不漂亮,众人均露出个早就知道的表情。

有了领头的。其他人也都相互间悄悄传开了,不时喊一声伙计,随便找个理由便给出银子,结果就是原来的伙计一个个被折腾的要死,而站在那里一直没怎么动过的店霄已经用银子和帐房换过两回金子了。

几个伙计不明白那暗示以后为什么是这个情况,一下午过后,人少的时候聚在一起商量,几双眼睛同时盯着已经坐在那里休息地店霄身上。

“老大,这回您信了吧?贾明哪次来都是如此,哎!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你看他那钱赚的,我们加起来得一年呀,还是什么都算上,我觉得那些人不是吃饭的,是来给他钱地,想想办法吧。”

先前抱怨的伙计这时候找到了证明,耷拉着脑袋说道。

“恩,是有点多,有点吓人,我现在最担心的不是他赚多少钱,而是每次遇到他我都跟着倒霉,这样,我们想办法从他里弄来点,大家都把脑袋凑过来,我和你们说啊…咦?人呢?”

小头头正和伙计研究怎么从店霄手中弄钱呢,话一说完,发现人没有了,抬起头来四处张望。

“不用找啦,走了,刚才那个吃饭的说由拳镇来了不少百姓,带着东西到这边,结果他说这里也没有他什么事情,便过去看热闹了。”

帐房先生眯着眼睛靠在那里说道。

“娘,这是鹿皮,我在北面用马换来地,用了两千匹马,可赔啦,给您带回来,小店子说这个做鞋才好看呢,他已经给画了几张图,到时让师傅照着做就可以,哦,娘您可千万别把小店子琢磨出来地东西随便告诉别人,君不密、失其国;臣不密、失其身;做买卖不密就是失现金。”

大小姐坐在点起炭火盆的小湖边,命人取过一张完整地鹿皮对母亲说道,手中还拿着一个长竿,竿子的尽头是一张圆网,正套着湖中地两只搂在一起地鸳鸯,开始时鸳鸯想跑,后来见跑不了就安稳地呆在了那里。

“好,以后可千万别一个人瞎跑,那个小店子也真是的,也不早点过去,听说他再晚一些,你就不知道怎么办了,两千匹马给就给吧,这就是身为杨家人地命,小店子画的图呢,拿来我看看,听说他什么都不错,可别是吹牛,这孩子,文采被夸上了天,却为何不考回来一个状元,那才光耀门楣呢。”

杨母用手轻轻摸着柔软的鹿皮带着微笑说道。

“娘,您可千万别和他提考状元的事情,他武功也不错,难道还得当将军不成?我觉得这样挺好,状元和将军有他威风?他若是想当官,皇上随便就能封他一个,可那样谁还陪我开酒店?爹,您说是不是?哦,小店子还顺便,不!是专门给您弄了不少东西,有人参,有鹿鞭,有虎骨,都是给您准备的,本来还有一张虎皮,后来他给皇上了,说那东西不适合您。”

大小姐劝过了娘,转过头又哄父亲高兴。

“好,那些东西虽好,我想要还是能弄到,可惟独这个把虎皮给圣上的做法我才是最满意的,知道进退就好。”

杨父看着女儿一样样数东西的样子露出开心地笑容,对店霄褒奖着。

“大小姐、小二哥,你们在吗?大小姐、小二哥~!”

此处离着外面的大门少说也有二百步,可依旧传来了整齐的喊声,听那意思并不象有恶意,大小姐和父母三人疑惑地转过头往那边看,不一刻,匆匆跑进一个下人,恭声说道:

“老爷、夫人、大小姐,外面来了不少由拳镇的人,说是来找大小姐和小二哥,门房觉得大小姐回来团聚一次不容易就说不在,结果他们不信便喊上了。”

“啊?由拳镇的乡亲?哼!这门房,怎么能说不在呢?太不会做事了,可以先稳住过来告诉呀,快带我去看看,不然人家以为小店子是不想见呢。”

大小姐一听,生气地跺跺脚,埋怨着往外走去,杨父见女儿不开心,脸色也阴沉了下来,那来传话的连忙低下头当做没看到,默默给门房‘祈祷’。

“大小姐出来了,大小姐好,大小姐,小二哥在吗?我们是前几天听到你们要回来的消息,这才准备了点东西想过来迎接,谁知还是晚了,这次大小姐和小二哥可是有时间回由拳镇看看?乡亲想你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