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5章 卖货同时卖情报

第十部 椰林斜阳碧波遥 第十五章 卖货同时卖情报

间的小路上,除了放牛娃赶牛走过时遗留下的已经干的牛粪,就是那已经落下的枯叶,一层层被风刮着厚厚地铺在那里,还有那黄的不能再黄,轻轻一碰就会碎裂的草。

偶尔几声山鸡的叫和动物穿过草丛的声音传来,让人知道这冬季的树林还有那么一线生机,只是不熟悉这里的人若是贸然进到了丛林中,那么迎接他的绝对是短小而又锋利的荆棘和没有了水分滋润的带着刺的藤条。

干瘪的野果子可以给迷失了旅途的人一点点安慰,酸涩的滋味让人精神不少,可是喝的水却不容易寻找,果子中的那点和清晨残留树叶上的一层细小的露珠,成了某些人赖以生存的珍贵东西。

“杨大哥,咱们这是到了什么地方,怎么觉得好象走过这条路呢?”

七人队伍中的小芦手中握着一根棍子,轻轻扫着前面小路的两边,紧怕会出现什么虫蛇之类的咬他一口,只是那行动的脚步却是那么的沉重,消瘦的脸苍白一片,问过了话,那已经干裂的嘴唇再次渗出丝丝鲜红的血。

“不知道,现在能活着就不错了,没想到我们居然能水土不服,吃了那东西肚子全坏了,如此说来咱们前面走过的人也绝对不好受,他们既然能走,我们就没有走不通的道理,恩,看出来了,这条路是走过,应该是前面走最左边岔路的原因,这次我们走中间的,右边的那个不是也转到了走过的地方吗?”

领头姓杨的人也好不到哪里去,短短的几天两个眼窝已经深深凹陷了下去,凌乱的头发上还插着几根枯枝断草,无神地眼睛好象没有任何聚焦一般。

身材矮小一直被背着的那个人此时也自己走在了路上,手里拄正一根略微弯曲的树枝做拐杖,用那小脚使劲踢了下地上的树叶尖声尖气地抱怨道:

“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过来了。这么远的路难道他们走就无事?不会是他们找到了当地的人给指的路吧?那样我们是别想追上,这已经落下好几天,他们除了有个女子稍稍慢些,其他人都不碍事的。”

“恩,这也是有可能的,只是我们现在已经到了此处,就算想找当地人也找不到,现在最主要的是不知离那个地方还有多远,能不能活着过去,好了。大家都停停,喝口水润润嗓子,这该死地方,怎么就不下场雪呢?”

领头地再也支撑不住,招呼着其他人就地坐在那里休息,把怀中的那个装酒的皮囊打开,当先对着嘴慢慢地贴上润了润就算完事。随后交给另一个人,那个人也是做着同样的动作,尽量的让那水在嘴唇上多停一会儿。

“哎~!好在由拳镇的孩子还多给了些|一山鸡烤着吃了,咱们那个确实是用了两天就烧没了,要不,七个人相互隔一段路。拉开了进到林子中抓东西吃?谁找不到地方就喊一嗓子,不然这样迟早要死在山上。”

另一个人润过了水觉得暂时舒服了些。直接用头枕着胳膊躺在了路上,好象一动都不想动。连几只翻山越岭出来寻觅食物地蚂蚁爬到了他的身上都没有理会。

“好。那就这么办,休息一会儿就从刚才听到声音的那个地方下去。小芦最后,站在路边就不要动了,等我们喊地时候给支应一声,看这边的路应该是有人走过的,可为何只有来的时候遇到个空房子,其他人就没见到呢?放牛地、打柴的总应该有一些吧?”

领头地听取了其他人的意见,决定一会儿开始实施,对这边地情况却疑惑起来。

“杨大哥,他们一般这个时候早就打够了冬天烧地柴,何况来的时候我看他们还有不少石炭堆在那里,至于那牛,好象也被赶到一块养起来了,由拳镇现在和别处不一样,怎么能短短地三年时间变成如此模样?当初路过那房子的时候里面还有不少应用之物,缸里还有发了霉的米面呢,谁也没想到带上些东西。”

小芦靠坐在一棵树下,从怀中掏出可野果子,细心地把外面那发着苦味儿的皮咬下去,这才把嘴紧紧凑到上面,使劲吸允着酸酸的汁液,眯眯上眼睛,瘪瘪嘴儿的和着口水一同咽下,好缓解饥渴的感觉。

本就不是那么热的日头从东渐渐转到了西,沉寂的树林当中偶尔响起寒鸦的鸣叫,让人跟觉得凭空增添了一份凄凉,七个人经过了一天的捕猎,终于成功抓到了一只老的已经飞不动的山鸡。

或许是秋天的时候就没吃好,与别的山鸡不同的枯瘦身躯中没有力气再扇动翅膀,于是在赤着脚跑了一段路以后,被几个合围的人扑倒在那里,现在已经是褪去了毛,穿上根木棍上烤着,细心的众人连那点内脏都没舍得扔,在一个寻找猎物时发现的水泡子中洗了又洗,同样用木棍或穿或架烤了起来。

“杨大哥,这下好了,我们装了不少水,往回走或许就能回去了,再追也没有什么用,或者也叫个当地人带着去?”

一个人不过瘾一样使劲灌了就口还略微带着酒味的水,等待着鸡烤熟了以后好分一块来吃,提议往回走,其他几个人也都是这个差不多意思的表情,尤其是那个身材矮小的人,嘟囓着:

“我是为了追杀他们下毒的,可不能跟在山上瞎跑连自己命都不顾,我要回去吃好的,还要找几个女人一起服侍我,炎华这边的漂亮

好,让她们知道知道我**的厉害。”

那个经常负责开路的小芦鄙夷地看了矮子一眼,又不经意的在他两腿间扫了下,思虑片刻说道:

“杨大哥,我认为现在不如快点返回去,雇上车去山的那边,若是他们已经过去了,那一打听便能知道,若是还没有到。我们就在那边找人带着上山,或许能迎头碰上,这山究竟有多大也看不出来。”

“好,此事就按小芦说的办,吃过饭今天晚上先不休息,借着月亮的光,找准些路往回走,大不了多花些钱,就说寻找一起的人,让其他人帮着找。一定不能让他们活着回去。”

姓杨的领头之人狠声地说道。

两刻钟后,分了一只鸡觉得更饿地七个人迎着月光开始从新上路了,皮囊中的水好象让他们突然增添了一份勇气,脚步也轻盈了不少,夜空中寒冷的风,让人更加精神,踩在路上的沙沙声伴着的是某只不知何时跑到了这边的独狼的嚎叫。

“杨大哥。有声音,您看,前面隐约好象还有火光。”

耳朵最为好使的小芦猛的停住身形。对领头的人说道,众人也不由跟着止住脚步,按照小芦所指地方向看去,果然。那里有几簇火苗的光,如果到近前那就是活堆了。

“小芦。这里你的耳朵最管用,你能听到他们说什么吗?”

领头的看向小芦问道。小芦摇了摇头回道:

“听不清。现在已经听不到了,刚才应该是顺着风过来的。太远,会不会是冬天来山上打猎之人,如果是的话,那我们一定可以活着回去了,或许今夜还能吃顿饱饭。”

说着话他使劲地咽下了两口唾沫,其他人也不例外,用渴望的目光看向那边。

“小二哥,他们已经过来了,我们下步应该怎么办?”

火堆这边,一个绿野仙踪地护卫从树上爬了下来,放下看很远,对着店霄问道。

“过来就好,说明我刚才唱那两嗓子起了作用,所有的护卫都上旁边给我把这里监视好了,我们四个等他们到来。”

店霄露出一丝自信地笑容吩咐道,那些护卫马上就开始各自寻找地方藏起来,一个个把弩都上了箭,袖子里的东西也调整好。

“烤~~鸡翅膀~~那个我~~最爱吃~!”

七个人渐渐离地近了,稍微往旁边的林子中躲,轻轻挪动脚步时就听有人唱曲子,听的饿真切却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忽然一阵风从那边吹来,登时一股浓郁的香气进到了这些人地鼻子里面。

“什么东西这么好闻?应该是烤的,只是味道比我们烤地那只鸡强了何止百倍,哎呀,我是不是饿迷糊了。”

一个人再也忍不住那香气的侵袭,哈喇子都已经顺着嘴角流了下来,伸出胳膊用袖子蹭了蹭说道。

“来,兄弟几个,烤好了,咱们吃,这鸡翅膀呀是最有味道地地方,肉不少油也够厚实,用牙那么一咬,香味儿顺着嘴就能进到肚子里,来吃,这还有烧酒,已经热好了,喝一口浑身舒坦。”

那边火堆处地唱曲之人已经停了,现在开始使劲夸着烤的东西好,七个人弓着腰相互看看,默契地点点头,开始向那边摸去,到了更近地地方终于是看清楚了四个烤着东西的人,一个胖子和三个相对较瘦的,香味更是在这周围扑散开来。

“四位小兄弟,吃呐?呵呵!手艺不错呀,这,这是什么东西,怎么闻起来不象人世间的呢?莫非四位小兄弟是神仙不成?”

杨老大带着众人走出来,对吓了一跳,有躲避之意的四个人说道,言语中的拍马奉承之意是直接显露了出来。

“好说,好说,我们哪里是什么神仙,就是普通的人罢了,不知众位哥哥到这边所为何事?别看我们在这,可身上并没有值钱之物,若是求财,那只能说声对不住了,若是动手?那也别小看我们四个,拼了的话谁都占不上便宜。”

店霄警惕地看向七个人,也顾不上自己吃东西了,言语中不乏威胁之意。

“兄弟,不要误会,我等一不图财,二不害命,乃是走在林间迷了路,找不到回去的方法,又困又饿,不知道四位小兄弟可否让些东西与我们?”

“哦~!原来是迷路的,那我们就放心迷路的,不是抢劫的,让东西可以,这有鸡翅膀,刚烤好的,小翅十两银子一个,中翅二十两一个,也就是说一个鸡翅膀是三十两,各位要几个?”

店霄长出口气,放心地介绍着价格,周围也同时出现了二十都个端着弩的人。

七个人一看这架势登时就懵了,同时一阵的后怕,刚才多亏了没想歪主意,不然现在还不成刺猬?

“钱多少无妨,我们吃够了一起算,不能差了,打听一下,你们可是从由拳镇来的?”

领头的见那些人都没有行凶的样子,这才壮着胆子问道。

“好,有钱就好,我们是从由拳镇来的,前天来的时候也遇到一拨人往回走,同样是吃喝都没了,说是身上没带多少钱,给了我一颗夜明珠,结果我也不好意思白占,给好好做了一顿饭,还找回他们不少钱。”店霄说着话掏出颗蓝色的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