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4章 一切安排在夜间

第十部 椰林斜阳碧波遥 第二十四章 一切安排在夜间

啊?真有人在?不怕,等着,等我们吃完饭的,灭了个人也敢在前面埋伏,我觉得他们不是抓你们两个人,你两个还不值得人家用这些人,对付我们到还说的过去,毕竟我们这边就二百多人,埋伏好了,可以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谢谢你两个,晚上再加给你们一顿夜宵。”

大小姐一听真有人在那边,端着那碗汤,从车上带着兴奋地笑容就走了下来,不理会因在近处看到她容貌惊艳的那个书生,对着长着胖乎乎脸,带元宝帽的书童说着。

书童不知是因为大小姐的话,还是大小姐的笑容,已经不象刚才那么紧张,咽下嘴中的肉,回味般地舔舔嘴唇说道:

“这位姐姐,谢谢你们的饭菜,真好吃,我从来没吃过,和我家公子在京城的是时候吃的东西都比不上,只是,没去过据说是最好吃的那个绿野仙踪,太贵了,办了会员的牌子我与公子也呆不上几天,就没有办。”

人家一夸,大小姐高兴了,对着旁边的一人吩咐道:

“快,去把我们带来的肉松和瓜子拿来,要那个黄色盒子里的,哦,还有奶片。”

那人听了起身离去拿东西,大小姐又对书童问道:

“你们是因为在绿野仙踪办了会员到别地方吃不到,所以才没有办,那姐姐问你,如果你到的地方都有绿野仙踪你会不会去办呢?”

“恩,我是想办,可最后要问我家公子的。”

书童说着话看了看那个书生,书生连忙再次拱手施礼道:

“这位小姐可是想知道我是不是会办那绿野仙踪的牌子?这个本是我自己的事情,不方便道与他人听的,不然有心之人一定会从我的言语和做法上知道些蛛丝马迹。岂不是先把自己地一些事情告与别人,不过呢…。”

“不要说啦,我没问你,我问这书童呢,好的,你们继续吃吧,我要回去喝汤,小店子,走。和我到车中研究这个前面的事情。”

大小姐听书生模样的人的动作就有些不耐烦,又一听他所说话直接

打断,连看都不向他那看一眼,允过一口汤,向车中走去,顺便叫了店霄一声。

“好,好,马上来,小书童。一会东西就会给你拿来,到时你就放心的吃吧,吃不了就留着晚上磨牙的。”

店霄捏了捏书童胖乎乎的脸,转身跟着大小姐离去。

小书童眨巴几下眼睛,扭头看着自己这个面部表情有些尴尬的公子,伸出个指头,轻轻捅了捅他说道:

“公子,吃吧。这东西比京城地会仙楼中的还好吃,一会儿那其他的东西拿来,我给你留一份哦。看样子我们一会儿就能过去,这车队的护卫一个个长的多壮实?比那些树林中的强人可厉害。”

“不要一天总想着吃,再好吃的东西也无非是过眼云烟,粗茶淡饭才能让人保持一份心志,知道了没没有?我们在这里,不是为了自己的安危。而是找到能够打赢强人的人,这样才是大义,懂不?”

书生目送着大小姐和店霄进到车中,脸上带着些不舍地对书童教育着,书童听话地点点头,随后把咬下一口鸡腿,抿着嘴儿露出一丝享受般地笑容。

“小店子,那些人我总有一种感觉,他们是冲着我们来地,这次如果没有那两个人。我们就会直接

命人从树林中的道路穿过去,那样一旦被他们突然打到,一定会损失惨重,哼!不管他们是不是冲着我们来的,都要彻底的铲除他们。”

车中大小姐几口把已经凉的差不多的汤喝了,靠在椅子背上不急不缓地说道,那样子让人难以和要杀人联系起来。

“不行,不能直接

过去杀,我们没有办法证明那些人是对付我们的。我们也没有义务来铲除他们,最怕的就是他们是官府的人扮成了强人的模样。要抓从这路过地强盗,毕竟已经路过了这么多人,并没有被他们袭击。”

店霄也加快吃饭的速度,扒拉几口,用汤送下,吧嗒两下嘴说道。

大小姐拿出一方绢帕,给店霄嘴角蹭的油仔细擦下去,有些不高兴地说着:

“那怎么办?总不能我们就这么过去吧?万一有危险,会死很多人的,再说总不让护卫打仗,会生疏的,小店子,你想想办法,看看他们是不是要拦我们的,我们总不能派人去问人家是不是官府地吧?”

店霄等大小姐给擦完了嘴,端起旁边的一杯水喝上一口,来回漱着转动脑筋想,眼看大小姐的嘴嘟了起来,马上想到了什么一样,挑开窗帘,对着外面喷出水,说道:

“有了,我们也不问他们是什么人,也不这样冲过去,我们往后退一退,今天就在这休息,哪都不去了,安营扎寨,那树林中呆的时间长了一定不舒服,如果是针对我们的,那他们看见我们又后退休息,心理承受的压力必然和平时不同。”

“恩,好主意,就按你说的办,我们哪都不去,往后退一退,扎好了营帐等着,他们不是为了我们的就会按兵不动,若是真的为了等我们,至少会派人前来看看,或者是趁着黑夜偷袭,我更希望是后者。”

大小姐听了高兴,两只手同时拍了拍店霄的脸,最后一使劲给挤到一起,看着那变长地嘴开心地说着,看到店霄那带着笑意的眼睛,又说道:

“小店子,有你在身边就是好,什么都不用操

初跑到兴辽的时候要不是林姐姐和柳姐姐一起鼓励,怎么办才好了,其实绿野仙踪的护卫也是一样,他们和我在一起的为的是一个‘忠’,而你到了以后就变成了一个‘信’,跟本就不一样的,哪怕是杨金主。那天我们回去,看到你以后都明显放松了不少,有你在的地方就象有了主心骨一样,咱们是不是应该多培养些能撑起一方地人啊。”

“恩,是,这也是个问题,总等着我就麻烦了,其实我也累呀,每当我有不稳妥地时候。我就会对自己说,自己是最厉害的,这样吧,此次去广南东路,我们在半路就脱离,让他们自己去,然后由管事地人来安排,那么多管事的,谁觉得自己不行。谁就自己退出,我们不怕输,怕的是连输的勇气都没有,未战而先怯,在绿野仙踪绝对不允许存在。”

店霄这时说起话来,明显深沉了不少,再也不是平时那满不在乎的样子。

几声鸟儿的鸣叫回荡在夜色中,也回荡在那树林里面,白天本已到了树林近出地车队,此时已经又后退了千步远的距离。在那里早早的就扎下营帐,明亮的火把被点燃,把那营地的周围照的通亮,借着那光,可以清晰看到来回巡视的人,不时的还会从那边传来欢呼和叫好的声音。

“大哥。怎么办?他们没过来,我们还等吗?”

树林深处,一条蜿蜒流淌地小溪旁边,一个坐着岸上石并就着溪水嚼干粮的人问旁边的一个光头的人。

“不急,看看情况再说,他们或许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咱们千万不能自乱了阵脚,让兄弟们注意些,不能放松警惕,那林中布置好的东西也查看清楚了。到时可千万不能出差错,绿野仙踪绝对不会给我们第二次机会。”

光头的人同样是用个竹筒在溪中舀起来就那么一口硬馒头一口水吃着,说道绿野仙踪四个字,眼睛里显出的是愤怒,不经意间还有些恐惧。

旁边的另一个人直接

把嘴凑到水上,使劲喝上几口,抬起头用袖子在嘴上一抹,满不在乎地说道:

“绿野仙踪怎么了?还不是做买卖的,能赶上我们这些专门的战士?我一个收拾他们三个不费吹灰之力。”

“吹灰?你是吹牛。你没遇到过绿野仙踪,才敢说这话。当初京城外面一战,那本应该是逃命地车队却敢调过头来与我们对冲,那一个个护卫的眼神都是带着必死之意,强啊,强到我们这些战士都不得不避其锋芒,在外面周旋,我输了,可我输的心服口服,我手下人拼不过贪狼卫和不怕死亡骚扰的绿野仙踪的护卫,我算计好的事情也被人家给算计住了。”

光头对那个言语上有些浮躁地人不满地看上一眼,毫不掩饰地把自己当初失败的事情说了出来。

“李光头,你只须说你带的人不行,不要把别人也算在其中,我不信他一个商人的护卫能有多厉害,你们不会是久在那繁华之地,一个个已经没有了血性了吧?哼!你不说便罢了,你既如此一说,我到要看看那绿野仙踪有何能耐,你带着你的人留在这里吧,我等不及了,他们那边一定是燃着篝火欢闹呢,我的人我都带走,兄弟们,随我杀出去,不行这小人之事了。”

那个刚才说话的人对着光头没有什么好言语,喊过一声,手下一百多人便开始准备武器往前面聚集,留在原地的十来个人中的一个看着光头说道:

“老大,咱们怎么办?咱们这次只有这十来个兄弟跟来,其他人还都四处藏身呢?”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当然是跑了,那绿野仙踪能平白无故停在那里?探子不是已经都打听清楚了吗?这边的是那个东家杨大小姐,和那个据说是一个人就可以调动整个绿野仙踪,奇谋不断地小二么?此地已经不是我们呆着的地方了,等他们冲过去被人家埋伏,我们这里一定会受到打击的,快撤。”

光头只是稍稍想了下,便打了个激灵,连掉落下的竹筒都顾不得,命令着十几个人快速离去。

“老大,你这也是故意的吧?是不是就要让那姓赵的去拼,然后咱们回到他的地方把他剩下的人和东西接过来?嘿嘿!老大果然是老大,该,让那姓赵的总是对我们这些人一副看不起地嘴脸,让他好好见识一下绿野仙踪的厉害。”

那旁边地人也是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紧紧跟随着离开。

“快,快点跟上,别弄出大的动静,这次如果能抓到绿野仙踪某个重要的人,我们回去就能取代那李光头的位置,再也不用在这边受苦受累,躲起来就可以安排别人去做事了。”

那姓赵的人猫个腰带着一百来号人悄悄向绿野仙踪呆的地方接近着。

待离的近了,可以清楚地听到那里面的唱曲、嬉笑之声,一阵阵烤肉的香气和美酒的味道也随着晚上换了方向的风吹进这些人的鼻子之中。

“来呀,喝,这酒真好啊,今天晚上无事,大家都好好喝。”

一个大嗓门从里面喊道,外面几个负责巡逻的人都不由的往里面张望,一时之间,再没有人看着树林的方向。

“动手,跟我上。”姓赵的领头之人一声呼哨当先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