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6章 本是欺骗无父母

第十部 椰林斜阳碧波遥 第二十六章 本是欺骗无父母

来人,把这些人押下去,放心,答应你的事情我一定先应付完这个人的。”

店霄招呼着护卫把那些人带走,同时对已经露出愤怒目光的这个赵头头解释了一下,等这些人都走了,才转过身来看着叫嚣自己是一县之尊的书生问道:

“你说不让我杀了,不让我放了,不让我随便处置这些人?”

“是,是我说的,国有国法,他们既是强人,那就要由国法处置,不能你们说如何就如何。”

书生稍微犹豫了一下,抬起头来正迎上大小姐那好奇的大眼睛,马上挺了挺胸,一身正气地说道。

“哦~!好样的,朝廷的律法没白定,你是朝廷派来的人?”

店霄赞赏地看了书生一眼,大小姐那里也是点头表示认可,在书生头要仰上天的时候,店霄又一次问道。

“是呀,我乃朝廷命官,并且还是一县之尊,刚才听他说你们是绿野仙踪的?恩,象,怪不得菜这么好吃,让我这书童都敢和我抢牛肉干了,可还是那句话,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他们犯了事儿就要依法论处,不能由你们随便地定人生死。”

书生无视那些对他怒目而视的绿野仙踪的护卫,眼神坚定地再一次回道。

大小姐好象也被他的这种气概给感染了,在店霄身后探出半个脑袋使劲点着头,求证般地问着:

“真的啊?这位公子,你真的是县令啊?这么年轻就可以当上县令,看来公子一定是饱学之士,满腹才华了,那我问一声。公子是哪里的县令?”

“不错,我正是一个县令,一县之尊,我乃是广南东路广州府东莞县的县令,恩,现在还没有交接,等到了地方上任就好了,怎么,小姐也是去那里?那我们可要说好了。别看你们绿野仙踪在别处如何了得,到了我的治下,必须要尊公守法,咱们人情归人情,公事归公事,不可混为一谈。”

这公子脸上不由带上了一种春风得意地样子,扫视了周围一圈的人,在那些人复杂的眼光下晃动着脑袋说道。

“好,公子说的是。应该公事公办,那个这位未来的县令大人,您可知道现在这是什么地方?这里好象不是您那东莞县吧?这里是信州的铅山县,我们如何做当由本地的官府来管,和您也没关系吧?当然,您如果看不过去,您大可以上折子弹劾我们,可在这里您说的不算,哎~!小店子,你说的没错。这些读圣贤书地,把脑袋都给读傻了,这么简单的道理还要和他解释,也不知道以后如何治理一方,我写封信回去问问官家,怎么办呢?”

大小姐依然是那瞪着大眼睛好奇的模样。只是说出的话却让这个县令公子有些发冷,也或许是因为天凉的关系,腿肚子隐约哆嗦了起来。

“姐姐不要生气,我家公子是有些不明白官场上的事情,说实话,他这个官啊,还是我们家老夫人让老爷给买下来的,不然公子只能混个闲职就不错了,我知道,绿野仙踪做事当今圣上都不怎么管的。莫说是我家公子这一外地的县令了,姐姐,哥哥,您二位别和他一般见识。”

书童比较伶俐,一听这话哪能不知道人家生气了,连忙从旁边跑到店霄和大小姐近前给说着情,那眼睛里面都快要急出眼泪了。

“唉~!我真是有点嫉妒公子了,有一:|>你一句话。你要记得,国家之事并不都是表面上看着的那样。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要按照律法来办的,关键的时候,一切以国家利益为重,百姓只要能安稳的生活就够了,这种与其他国家暗中的较量,自有人会去做,我们胜了不会留名,败了也会化作一缕忠魂。”

大小姐伸出胳膊,摸摸书童那胖乎乎的脸,抬起头来对着这个县令公子说道。

这公子好象从来就没有听到过这样的话,一时愣在那里,应该是觉得这个真实的世界离他好遥远,那些护卫却都是一个个目光坚定,书童懂得好象比那个公子还多,眨着一双天真地眼睛,看向大小姐时充满了敬佩。

“公子,我们上后面歇息吧,这里让人家绿野仙踪自行处理,我还有不少好吃的呢,咱们回去想想,应该怎么能到了地方把东莞县给治理好,您说是吗?公子?”

大小姐对着书童一笑,挥了挥手,书童马上就明白过来,给店霄和大小姐施了一礼跑回到自家公子身边,轻轻拽了拽他的衣襟给找着台阶下的说道。

那个县令公子也惊醒过来,想到人家绿野仙踪是什么样的身份,眼中有些对自己刚才冲动的悔意,看了看书童,使劲地哼了一声边转身离去边说道:

“就你事儿多,整天知道吃,看看你胖地,可真是对你好了,让你分不清哪个是公子哪个是书童,没我的吩咐就敢擅自决定,好吧,这回不追究他们绿野仙踪了,你跟我回去,好好想想,自己什么地方错了,若不是爹非让你跟着我,我就把你给撵回去。”

“公子说的是,都是童童不好,以后童童一定听公子的话,再也不瞎说了,公子,他们还给了我们热水呢,一会儿我侍侯您洗个澡,那肉松可好吃啦,我吃点奶片就可以。”

书童猛点着头,跟在书生旁边,往他们休息的地方走去,听那话,他好象叫童童。

“哼!那个书童真的很好,不知道那

令是哪家的败家子,我都能想到,他们从家里到京城文书,又从京城到这边,一路上如果没有那个书童,他早就死在某个地方了,我觉得那个小书童比他更适合做县令,你说呢小店子?”

大小姐这时没有阻拦。看着他们离去后,把脑袋搭在店霄的肩膀上说道。

店霄把腰带上面的铁钎子及九截鞭整理了一下,点点头道:

“这公子的家里也一定是个官宦或者大富商人,书童这样是因为他在那个环境里面不得不处处小心,尽量不让别人算计了,同时要还为了自己活地更好而算计别人,所以一些事情他都明白,而那个公子,他就是被好吃好喝供养起来的一个人。寄托了爹娘地期望,前去考了一回举,又花钱买下一个官而已。”

说到这好象又想起来什么似的,叹了口气又接道:

“还是书童做书童,公子做县令的好,毕竟县令是一个官职,让书童当了县令,那公子怎么办?不少时候就是这样,能办实事的人不能让他做官。不然岂不是没有人做实事了?”

“恩,是有些地方这样,可我绿野仙踪却绝对不会,至少你就可以安排所有人的事情,并且你办起来也确实比他们强,你就是什么都行的,我要写信给爹,不可以让这种情况在我家出现,绿野仙踪也马上安排人去成都和京城还有嘉兴府去看,凡是那种做事情不行。整天就会想尽办法往上爬并和别人来回勾通的人,一律撤下。”

大小姐听过店霄地话,下定决心在那说着,店霄摆摆手劝道:

“那可不行,我们绿野仙踪不要的是那种身后有某个人撑腰,过来享受生活当二世祖地人。因为我们本身后面就有皇上,用不到他,可那种凭借着自己就能升上去的人,不管他用的什么手段,那都是一种能力,是我们所需要的,比如那种只要和别人一说什么,别人就不好拒绝的人,可以让他们当‘公关’,还有那种能够看透别人而利用他们升上去的。我们可以安排在‘人事’,记住,没有不合格的员工,只有不适合的位置。”

“恩,是,我知道啦,就象你说的‘所有地孩子都是天才’一样,我要找人专门弄出一个这样的东西出来,然后让我们绿野仙踪的人去学。等学好了,我会随便安排几个特别的人给他。然后让他想办法把这些人组合起来,发挥出他们长处,做不好的,那就去安排干别的,恩,就这样,先让他们自己来选择。”

大小姐说着话,被一阵刮来的风给吹冷了,拉着店霄往后走去,那些帐篷损坏的自有人去修补,烧烤着的东西也留下不少能吃的地方,大小姐路过一个在那吃着烤狗肉地护卫旁时的候抢过来一条狗腿,递给店霄说道:

“小店子,你吃这个,人家都说吃狗肉对男的好,养身体,我还管咱们的大夫要来几张专门给男人用的方子,本想给你用了,可大夫说现在不行,需要等,要等那个以后再说啦。”

“赵大哥,这下我们可完了,没想到绿野仙踪真的象李光头说地那么厉害,连我们能够晚上来袭都能料到,回不去了,可怜我们从小到大连谁是我们的生身父母都不知道,本来这次说完成了任务,回去时就告诉我们呢,现在知道不知道都没什么了。”

那个胳膊受伤被踹了好几脚的人这时候被大家给让到一个靠角落的地方,倚在那里,眼睛无神地往着前方,对那个赵头头说着。

“是呀,我们从懂事的时候起就被告诉是和父母暂时离开的,说只有做的好才能见面,可我们做了这么多还是不够好,这次说此次事了就行了,可却被抓了起来,生死难料啊。”

另一个人是腿上被划了一道口子,鲜血已经不再往外流淌,靠在墙上把那条受了伤的腿尽量伸直,用手在伤口的周围轻轻按着说道。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回去?见父母?告诉你们吧,这些人里面除了我和那个李光头的爹娘还在,其他人地早就死了,你们都是无父无母的孩子,等这次任务完成,回去也是一死,什么都见不到,反正我也活不下去了,我就都告诉你们吧。”

赵头头靠在另一个角落里看着这十几个受伤的人摇摇头否定了他们的想法,等那些人用不解的目光看过来后,深吸口气坦白道:

“你们原来就是炎华人,你们的父母都是,是我们把你们的父母连带着你们给抢了过来,然后男的去做苦力,女的**,而你们就是开始培养成合格地战士,等你们懂事的时候,你们地父母早就不在人世了,那种日子,他们是熬不过几年的。”

那些个人听了这话,好象都傻了,看着赵头头根本不知道说什么,眼睛里面最多的是不敢相信的神色。

“怎么?是不是以为我骗你们呢?有这个必要吗?都是要死的人了,我尽量给你们留出条活路,那个人已经答应了,你们可以去偷偷找李光头盯着他,也可以回到出来的地方,看看那边和你们一样的人是不是如我所说,不用过来了,我根本就没准备能活下去,在这里,我给你们一个最后的交代吧。”

说着话,这赵头头把一直护在胸前的手拿开,心口的位置上,插了一柄匕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