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7章 飘渺声音心理战

第二十七章 飘渺声音心理战

公子他们绿野仙踪果然不一样洗澡用的桶都比我上面还有一寸高的地方有一个单独的小木片只要一拨开那水就会把漂在上面的泥污给冲走这边还有准备好的热水往里进的口在下面这样人就不会因为上面太热而难受整个桶中的水也很快就会同样热的。”

一间单独的帐篷里面书童正在给自家的公子搓着身子那书生坐在一个冒着热气的木桶里面微闭着眼睛享受着书童的侍侯听了书童的话有些不满意地说道:

“童童今天是怎么了?为何总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不就是一个上下带口里面有凳子可以直着身子坐着的洗澡桶么?等到了东莞县公子我给你也做一个恩那个肉松确实不错还有没?再给我拿来些绿野仙踪做菜这个事情上还是可以的。”

“有公子您自己泡泡我这就去给您拿他们给了我不少呢我尝一口可香啦就没舍得吃给您留着。”

书童说着话擦了一下额头上因给这书生擦身子累出的汗往帐篷的另一边跑去从那个简易搭起来的**拿过一个包裹又捧着回来打开把其中的肉松捏起来一些喂到公子嘴中自己也把旁边的一块奶片含在了舌头下面抿着嘴儿露出享受搬的微笑。

“明天他们就会上路了也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跟着我今天本想为国强调下律法没想到他们居然是这个样子。”

书生两只手在水桶里面来回搅和着口中的肉松已经咽下舔了舔嘴唇对书童说着。

书童连忙又给他送上一捏安慰着说道:

“公子您放心。他们一定会带着我们一起走的毕竟他们也是要去广南东路那边有一个当地的县令照应岂不是更好?咱们应该想法子让他们把绿野仙踪的酒楼开在东莞县自己吃着方便别处还能有人来到时候东莞就能有更多的钱收上来公子您尝尝这个奶片和我们以前吃过地那种不一样。一点都不。”

书童把奶片转到了舌头的上面吧嗒两下嘴儿给书生也拿出来一片送到近前。

“恩还行有股奶味儿这水有些凉了去添些跟着他们到是可以就怕他们以此为由到那边让我给予好处我乃朝廷命官。岂能徇私?那样不是败坏了我的名声东莞的百姓会如何看待于我?”

“公子觉得可以了吗?公子您不用多想他们就算要避些税什么的也不会关系到您他们可能直接就和广州府的知府等人说了咱们只要把一块好的地方让给他们就行到时他们一定会把周围也给弄得不错的他们向来都这样公子为官之道好象还不是很熟抽出空来问问他们也好。”

书童奋力地把一壶开水顺着旁边的槽子给倒进木桶里面有些气喘地在那里掐着腰对书生劝着。

“行了。你在把我后背搓搓这两天赶路赶地急都没有停下来好好梳洗一番现在泡一泡浑身舒服那绿野仙踪只求着他们别来找我让我帮他们就好。为官之道他们就懂吗?我看不见得还是照着爹给写的那个册子学学好。”

书生把凳子往前挪挪两只手搭在前面木桶的沿上把后背露出来书童赶忙拿起一条绿野仙踪给准备的崭新搓澡巾好奇地套在手上掂起脚来给书生一下一下搓着这东西果然好使不用费力那汗泥就被带了下来书童露出一丝轻松地神色说道:

“我其实不是让公子和他们学什么为官之道。他们绿野仙踪是可以打破任何一种官道的存在京城中有圣上给撑腰谁敢把他们如何他们的存在就是一种道我是想让您和他们多在一起呆呆除了有好吃的遇到事情的时候他们说帮咱们就不用害怕。那东莞之地有盐场、银场那里是那么好呆的?上任可是丢了脑袋地啊。”

“啊?这个事情啊?哦~!这我早就知.他们只要许些好处他们就会帮忙了这是相互的事情那就按你说的办明天一早你就去与他们说本公子愿意和他们一路同行并允许他们在东莞县做买卖。”

书生享受地闭上眼睛听了书童的话开口吩咐道书童连忙点头应是随后皱着眉头考虑明天该如何去说。

“吃饭了吃饭了便宜你们了小二哥说了答应了你们的那个头儿就一定会放你们离开并且还是安稳地离开会一直把你们带到炎华和别处交界的地方到时你们就自己去寻生路吧。”

关着抓来这些人的营帐外面一个绿野仙踪的护卫提着一桶饭和一桶菜隔着那粗栅栏对里面的人喊道把一罗碗就那么放到地上舀一勺子菜舀一勺子饭一起弄到那碗里示意那些人过来吃。

“好吃饭吃饭了都说绿野仙踪的饭菜好吃没想到被抓住以后还会尝到死了也值啊不能动地兄弟等着我给你们拿。”

一个受伤比较轻的人当先来到栅栏处凑上鼻子闻着那飘来的味道面色复杂地说道他身后这时又有两个跟了过来其中一个自嘲道:

“下辈子不做人了能做一头绿野仙踪养的猪就行这味道真香。”

“做梦吧告诉你们这饭菜不是大师傅做的你们还不配是跟着的学徒练手地能吃到东西就不错

护卫继续贬低着他们出去十四碗东西另一只碗刚舀里一勺子菜那些人居然直接转身回去了并未再拿不由疑惑地问道。

“不用了。另一个人吃不下东西了省了省下了饭菜也省得你们再动手。”

一个人端着碗目光淡然地看着靠在墙角的赵头头说着其他人也都沉寂了一下不知道是悲愤还是难过。

护卫这才看到墙角的那个人心口处插着一把刀那顺着身体流下来的血把身前左侧的衣服都给染红了借着里面唯一的一堆火可以看到死地人是那个头领脸上是一片安详和解脱。

“死了?你们杀了他?不象啊。看模样好象是自杀恩等着我去告诉小二哥一声看看你们应该如何处置。”

护卫嘀咕着桶也顾不得拎了转身就向别处跑去剩下被关起来的这些人相互看看认命地低下头吃着碗中的东西。

“好吃我这回是服了。绿野仙踪一个学徒练手的东西都能这么好吃那他们地大厨会好到何种程度?我想好了一会儿那个人过来问死之前有什么要求我就提一下吃他们这次跟来厨子的招牌菜最好是下上毒然后死在这上面。”

一个人使劲往最里扒拉两下眯着眼睛感慨地说着。

“我觉得没什么意思活着死了都行小时候我就总想看到我的爹娘所以他们训练的时候我就额外的努力。我马上地动作在一队人当中是最好的我的箭术也是最好的我地刀也是最锋利的我一次次在对炎华地掠夺中立功一次次在和别人对决的时候活下来于是我被选到了这边。可现在还有什么用?没了都没了我身为炎华的人却屠戮和掠夺了那么多炎华地人我是什么?”

一个把饭碗扔在旁边看都没看一眼的人仰着头在那叹息着一种困惑因他的话在所有的人心中升起纷纷停下了动作不知如何是好。

“你是罪人你杀了这么多炎华的百姓你死不足惜。你应当诛九族你应该腰斩应该凌迟你死一百遍都是轻的可你又是个可怜的人你是一个被人利用的人你所犯下的过错又不能都落在你的身上所以你还不能死你们都不能死。你们要活着只有活着才能补偿你们因无知而犯下地过错。死是一种逃避是一种罪过。”

正当这些人想着身世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一个飘渺的声音幽幽地传了过来外面不知何时已经变的一片漆黑只有这个简陋的牢房中的那堆火还在燃烧突然远处有一盏忽隐忽亮地灯光在移动而那声音好象就是从那传来。

“谁?你是谁?你说什么?怎么补偿?活着还能补偿吗?我杀过人我**过炎华的女子我还吃过小孩子的心我还能补偿吗?”

一个人好象找到了一线希望一样扔掉了手中的饭碗已经忘却了身上的伤痛连爬带滚地到了栅栏处双手紧紧握着那带着毛刺的柱子眼睛盯着那一盏微弱的灯光其他人也都纷纷跟在他后面那种期盼的样子好象怕那灯光突然熄灭了一样。

“炎华还有许多活着的人有无助的老人有瘦弱地妇女有天真的孩子他们还活着他们需要有人来保护他们需要有人在别人伤害他们的时候来保护他们谁能做到谁就能补偿。”

飘渺的声音再次从各个方向传来那一盏灯却在这个时候要远去变的越来越小。

“别走我能我有最好的骑术我可以在奔驰的马上百步穿杨我能保护他们我补偿我真的能行别走啊!”

一个人突然疯了一般的保证着并用脑袋使劲地撞着栅栏那一种震撼心灵地叫喊在夜空中回荡久久不息。

“小店子差不多了吧?再弄下去他们该真疯了哎~!他们也是一群可怜的人你说地对杀了他们容易可对我们对炎华却没有任何好处不如利用起来没想到那罂粟膏烧起来以后加上河豚粉真的能让人迷糊你看看他们的样子若是平时一个合格的战士绝对不会这样。”

一个有着各种筒子延伸到那牢房周围的地方大小姐贴到店霄身边有些担心地说道。

“恩是差不多了再过一会儿他们真的都自杀了岂不是白费这么大劲没想到他们居然是这个情况早知道就少杀点都抓起来这样的人以后可以当成死士来用让那灯笼亮一点往前动动给他们多点希望。”

店霄点头同意吩咐过后再次对着那个连接到几根筒子的一端提高声调用上口腔和头腔共鸣变成飘渺的声音说道:

“那你们就要找到一个炎华的势力一个炎华对外最厉害的势力帮着他们在需要的时候为炎华的乡亲去做自己所能做的事情那势力要强硬要有一个好的身份来掩护还要有足够的钱来安排你们为死去的炎华百姓报仇。”

“对就是这么说他们现在如果想找的话一定会最先想起我们看来这边是没有问题了我们下一步干什么?”大小姐终于放松下来高兴地问着店霄。“下一步?下一步去和那个县令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