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9章 他要鸡蛋我要谷

第二十九章 他要鸡蛋我要谷

冤枉?谁呀?那个你是东莞的主薄?代县令,有人喊理一下,本公子正好看看。”

书生尹非凡牢记爹爹给的册子上的东西,能不管的事情就不管,能转给他人的便转给他人,不然容易惹麻烦上身,这时见有人喊冤,马上借着说话的时候,顺手夺回了那文书,主薄因喝酒的关系一下子没有拿住,见此情况愣了一下,躬身行了一礼说道:

“下官姓邓,单名一个斌字,大人,他是来告状的吧?你不接下来?”

他旁边的那个也马上近前一步同样施了一礼道:

“下官姓彭,名智远,看来大人还是受到百姓的认可了,这刚刚接任就有人来喊冤,说明他等待大人多时,哎~!也怪我们办起事来不利,不然哪能还有如此喊冤的人,怪不得当不上这县令,是我们没那个能耐呀。”

这话一说把责任就给推出去了,谁让人家没有被任命县令,就因为能力不行,所以处理不了事情也是应该的,那一声声大人叫着,马上就把尹非凡给抬了起来。

“二位大人客气了,小生初来,还没有‘交’接,这审案的事情还是按正常情况来走的好,二位大人也是谦虚了,听名字就知道一个是文武双全的人,一个是知日远近之人,哪里能处理不了这点小事儿?童童,随我到一旁观看,记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二位大人能在此地为官这些载,必有过人之处。”

尹非凡关键时刻终于是变得‘精’明起来,把二人给夸了一通,也不等人家再说话。拉着书童就闪到了一边,轻轻摇着扇子作壁上观。

“这……?”

邓斌有些不知如何是好,扭头看向彭智远,后面此时有一个人从衙‘门’中跑出来,手中捧着一个用红布盖着的东西,不用说别人也能猜到是大印,广州府东莞县的大印,到了近前往彭智远手中一递喘着粗气地说道:

“彭大人,这印放的时候长了。小的刚才一时没有翻到,现在好了,在这呢,您拿去用吧。”

‘啪~!’“还用个屁,早你干什么去

彭智远一巴掌给那个人甩在脸上,压低声音骂道,随后举着印看向尹非凡,挤出些笑容说道:

“大人一定是怪罪我等方才没有及时出来迎接,故此才不接的印吧?智远在这里给大人赔罪了。稍后便给大人接风洗尘,还望大人接了这印,为东莞百姓断案,造福一方啊,大人,您看看,多少百姓在看着您呢。”

“是是是,彭师爷说地没错,咱们东莞上到衙‘门’,下到百姓。无不时刻盼望着大人的到来,是我们没有提早发现,大人,要怪罪您就怪罪我们吧,别让东莞的百姓久等啊,他们都不容易呀。”

邓斌也在旁边带着哭腔地劝着。眼睛红红的,只是那好象是喝酒喝的,和其他方面没关系。

那些老百姓的目光马上就跟着这话全都集中在了尹非凡身上,有期盼的,有麻木的,还有早就知道你如此的,一些个不太明显地地方还有嘲笑的。

“这个…?这个么…!我是这样想的,那个…。”

“大人,县令大人,县令老爷。草民就是要和您告状啊,别人草民信不过,您要是不接这状子,那我就回去,我不告了,我再也不告了,您要是因为没接印,那草民等,我可以等啊。”

尹非凡正在想办法从新把百姓的注意力给‘弄’到那两个人的身上呢。告状的人就对着他说出了如此的话,一下子就给他‘逼’到了不得不接的地步。

“好。接,我接,乡亲们的事情,就是我地事情,我尹非凡到了此地为官,不是为了那点钱财,我家中有钱,我为的是一颗报效圣上、报效朝廷的忠心,那个,谁冤枉了,谁要告啊?是你?”

尹非凡无奈地来到主薄和师爷这边,接过印,高高举起说着场面话,随后有些疑‘惑’地看着那个衣冠楚楚,并且那衣冠布料还不错的一个三十多岁的人,那人的皮肤也是相当白嫩,左手的大拇指上还套着一个‘玉’扳指。

“回大人,正是草民要告状,草民是东莞本地人氏,状告的同样是东莞本地的,草民姓刘,叫刘得发,状告的人是草民地弟弟,刘得财,哦,他家住我家左近。”

那个人上前几步,从袖子冲‘抽’出一张写好了的状纸,轻轻展开,童童都不用公子吩咐就知道怎么做,跑过去接了回来递给公子,并在一旁垫着脚看。

“因‘鸡’的事情而起?”

尹非凡把那状纸从头到尾的看过了一遍以后,眉头不由锁了起来,再次看向这个刘得发的时候目光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大人明鉴,正是因‘鸡’而起,草民弟弟家中有‘鸡’一群,一日有一只穿过了栅栏来到我家院子,不想我家正在晒谷,结果吃得谷物无数,并在我家院中产蛋一枚,被我一气之下给吃了,哦,是蛋吃了,‘鸡’已经被弟弟要了回去,大人,我已经把弟弟叫来,他也要告我呢。”

刘得发低着头尽量避开尹非凡的眼神,在那里说着,果然,他话音一落,人群中又出来一人,和其长地非常相象,穿的衣服也是差不多,最大的区别就是右手带个扳指,来到哥哥旁边,对着尹非凡行跪拜之礼,起身先拍拍身上的泥土,这才说道:

“县令大人,草民才冤枉呢,草民要告哥哥刘得发吃我家的‘鸡’蛋,大人您想啊,那‘鸡’可不是吃了谷子马上就

的,是原来带着蛋,只不过是到了他家吃了谷子以后就被他给吃了,那只母‘鸡’已经被公‘鸡’给扎了绒,‘鸡’蛋必定会有小‘鸡’孵出来,可被他吃掉以后就什么都没了,现在想来,那‘鸡’蛋不被吃。应该有一群‘鸡’了吧?”

“大人,草民也知道‘鸡’蛋不是因为吃谷子才有的,可草民并没有告他‘鸡’吃谷子产蛋的事情,草民是想要那谷子,那都是草民‘精’挑细选出来的,若不是被吃了,现在种出来地可能就是几亩地,并且各个饱满,都在状纸上写着呢。”

刘得发指了指那拿在尹非凡手上的状纸说道。旁边地刘得财也从袖筒中‘抽’出一张,让童童给递了上去,这次尹非凡看都没看状纸,反而是盯着这两个明显富贵之家的兄弟打量着,把两个人都看得不敢抬头,这才一脸忧虑地看着书童,低下头悄声问道:

“童童,看出来没有?麻烦到了,他们应该是先让有钱的人来给送礼才对呀。为何换成这个样子了呢?”

童童使劲点了点头,睁着一双同样不知怎么办的大眼睛回道:

“公子,看出来了,他们这是在合伙下套给我们钻呢,从我们喊过后,在衙‘门’里面那么长时间不迎接,一定就是在想办法对付我们,至少要让您难堪,这是下马威啊,这可完啦。老爷的册子上怎么说?”

那些人好象也不急,就任由一个公子和一个书童在那嘀咕,邓斌和彭智远以及那刘氏二兄弟还都不觉间脸上带出了丝‘阴’谋得逞的笑容,周围的百姓也不傻,早有明白地跟旁边的人说了,那些个百姓此时看向尹非凡这个新县令。既有些担忧,又有些期盼。

“爹地册子上写了,这样的情况下,有三个选择,一个是置之不理,这个好象不行,都到了如此风口‘浪’尖上了,第二个是委曲求全,这个就是让我现在就放下身段,我都知道他们什么意思。不就是以后这东莞县不能由我这个县令说的算么。”

尹非凡拍了两下脑袋对书童说着。

“公子,第三个是什么?还有第三个呢,快说。”

童童在旁边催促道,这时候顾不上什么礼节尊卑了,解决事情要紧。

“第三个?第三个就是,兵来将挡,水淹土掩,可,可我不是将。也做不成土,这可怎么办啊?哎~!这是什&:天下之大。何人能解?帮帮我呀,童童你知道吗?”

尹非凡实在想不出了,只好让书童帮忙,童童也有些无奈,伸出手来扰着脑袋,突然袖子里面的内兜可能是没扣上,在他一动作的时候掉出来一个东西,‘啪’的一声落在地上,童童连忙拣起,是一个包裹,被摔开的地方‘露’出一丝黄白颜‘色’的东西,正是‘奶’片。

尹非凡也看到了,猛然省悟般地与童童一起高兴地说道:

“绿野仙踪,那个足智多谋地小二哥。”

“恩,好,这个案子好啊,没有死人就是好,死点‘鸡’死点谷子比总比死人强吧?这个案子是在去年秋头上是不是?这么长时间了,也不差这一会儿吧,其实是小事一桩,本官记下了,明日,明日这个时候再好好判决,初来此地还没有看看这东莞都有什么,这样,来些人先随本官四出走走,正好也问问其他人,或是看看情况,取证一下,毕竟那‘鸡’蛋和谷子都已经没了,如何?”

尹非凡心中有底了,抢过一片童童特意藏起来的‘奶’片,扔到嘴里,脸上满是笑容地对着告状的两个人说着,可看那架势,应该是对所有比较‘关注’这个事情的人在说,尤其是对邓斌、彭智远两个人看过去的时候,还稍稍眨了下眼睛。

百姓一听他说有办法,不知为何,刚才悬着的心就放了下来,好象他真的是为国为民的好官一样,或许是因为那不好的人与这个新来的县令站在对立面地缘由吧。

那主薄和师爷这时相互看了眼,同时给个无可奈何的表情,人家接案子也说有办法去判,现在要亲自取证,总不能再说什么反对的话吧,那就跟着吧,再拖也不过一天时间而已,便纷纷点头同意。

尹非凡果然是好官,刚接了印,也不休息,也不坐轿子,就那么用‘腿’走,书童亦步亦趋跟在旁边,身上带的东西宁愿自己累些也不‘交’给别人,赌气一般的不理会那些跟随而来的衙役。

“恩,此地不错,这周围生意也够兴隆,东莞是个好地方,那些个官怎么就都不愿意来呢?”

尹非凡边走边说,一扭头看到累地脸上都是汗的童童,有些过意不去,帮着把身前的东西拿在手中,让他轻松一下,童童感‘激’笑了下,把两只手放到肩膀前那两条带子上,一同借力,那包和书包好象没什么区别。

“大人,刘氏兄弟的家不在这边,这边往前再走就是东江沿岸的一排码头、渡口了。”

邓斌跟着走了几步,有些‘腿’酸,在旁边给提醒道。

“本官取证自有本官的方法,去哪你不用管,若是累了那回去便可。”

尹非凡现在是县令了,说起话来也硬气,让邓斌只得跟着赔不是,众人也就继续跟着走,走着走着,前面突然出现了一‘女’四男五个人,尹非凡突然惊喜地吩咐道:“去,把那几个人叫来,本官有话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