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0章 这点问题不在乎

第十部 第十部 椰林斜阳碧波遥 第三十章 这点问题不在乎

干什么?干什么?你们要做什么?”

一女四男走着的五个人被突然围上来的众衙役给惊到了,四个男的非常有默契地把女子围在中间,摆开看不出是何种武功的起手势对着这些人,由当中一个比较憨厚、老实的人出声询问。

“本县新来的县令看到你们,有事询问,让你们过去,都老实点,看你们穿的那个穷酸样,还有那难看的女子,老子对你们就没什么兴趣,走吧,跟我们过去。”

看着这五个年岁都不是太大的人,一个小头头模样的往尹非凡那边一指,说过话便当先领路走去,其他人也不愿多废口舌,直接用眼神示意,五个人无奈之下只得听从,那个憨厚的人还辩解着:

“俺们才不穷酸,在牛家村都是有钱人家的,这是俺媳妇,如花似玉,名字就要牡丹,象牡丹一样漂亮,俺们都姓牛,你们县令不会是要抢俺们吧?”

“你有什么可值得抢的?痛快走,都姓牛,叫牡丹,牛嚼牡丹,知道,放心,你那媳妇别人看不上。”

一个衙役在后面催促地说着,看那神色,好象对这五个人是真看不上眼。

“你,你就是县令啊?俺爹告诉过俺,县令是大官,要行礼的,俺们怎么行礼?”

离的不远,几步路就到跟前,憨厚的人上来来回打量过尹非凡,老实地问道。

“本官今日乃是微服,无须多礼,那个,你们五人为何在这走动?欲去往何地?说与本官听听,如有难处,本官或许可帮你们一下。”

尹非凡强压制住看到五个人后激动的心情。尽量把语气变的平淡些,最后还露出一个愁容,虽说一闪即逝,可他确定面前的这五个人绝对会注意到的,书童童童也是高兴起来,看五个人这副打扮,有些想笑,又怕人看出毛病,连忙塞到嘴中两个奶片。用手捂上发出‘呜呜’的声响,别人还可以为是吃地高兴了呢。

“大人真是好官,俺们是蛤蟆县牛家村的,这三个都是俺兄弟,一个村的,俺最大,叫牛风,这个又高又瘦的是老二,叫牛雨。这个胖子是老三,叫牛雷,还有老四,牛郎,这是俺还没过门的媳妇,牛牡丹,其实以前好叫过一阵子牛杜鹃,也不知道究竟哪个好,要不大人您给说说?”

憨厚的牛风一个一个给县令大人介绍着,说到媳妇的时候还摸了摸那女子的辫子。女子回给他一个眉眼,一些人见到,被那长相给弄的直接转头不看,还有一些到是觉得那眼睛不错。

“好听,都好听,人长地也美。那个牛风,你腿不用哆嗦,放心,本县乃是好官,是真正能为民做主的好官,不会为难你们,那个,你还没说你们要到哪里去呢。”

尹非凡现在是真有些佩服这绿野仙踪的几个人了,有象没见过世面东张西望的,有露出害怕表情尽量往后缩头的。还有这位大小姐,现在怎么看都象一个村姑一样,哪里还有那种清秀、调皮、活泼的样子?这个小二哥更厉害,把那种看到官的害怕、兴奋,在媳妇面前的强撑,还有作为一个哥哥模样的主心骨等多种表情都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

“没,没抖,大人,回。回您话,俺们就是要在这呆着。想盘个小买卖来做,可这边店铺地钱太贵了,刚才,好,好不容易看到一个路边的小铺子,三间泥坯房,前面有个棚子,旁边有两棵大树,后面还有个院子,里面也是一应东西俱全,可那人要我们十两银子,我们身上连铜钱都算上也才十一两多一点,买了就不够干别的了,这正想着再找处便宜的地方。”

牛风把一只手放在腿上,暗中使劲地掐着,脸上的肉来回抖动,额头上的汗已经沿着两鬓流了下来,回着话不时地咽口唾沫,还用舌头舔舔嘴唇。

‘呜呜呜~!’

童童在那里一手捂嘴一手捂肚子,变成了月牙形的眼睛里面泪水都流出来了,这一会儿吃进去好几个奶片,实在受不了了,转过身使劲地跺着脚,把别人看的直愣。

“童童,拿十两银子出来,给这几个人,本官今日刚刚上任,不能看着有人在我面前连个吃住的地方都没有,那个牛风,带本官去看看你们要盘下来的地方,正好也歇一歇,邓主薄和彭师爷不妨回去把这些日子原来县令不在时候地东西理一理,本官晚上好看一看,其他衙役就去到那刘氏兄弟处把鸡看看,把谷子选选,到时本官有用啊,本官带着书童随处走走。”

尹非凡伸出手来拍拍书童的肩膀,命其拿钱,还劝着县衙的人都离开,转回头又对那些想看他究竟是个什么官的百姓说道:

“众位乡亲们也不要跟着了,各做各的事情去吧,明日,明日本官一定把这个案子结了,到时哪个有冤屈,本官也会一一给判,这登闻鼓今晚本官就会让人从新做好。”

百姓听到凳闻鼓要从新摆上,觉得至少有了些希望,有人悄声地欢呼一下便忙自己的事情去了,有地人则是依旧想看看,稍微站的远些。

邓斌与彭智远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多年来养成的默契让二人同时点点头,转身便带着人离开了,这点到是让尹非凡有点迷惑,领上书童跟在店霄五人身后往那处地方走去,看样子店霄并没有说谎,真的是问过价钱,并且按照所说的认为价钱太贵,一切都符合身份和到此处说过的的话。

“知道他要干什么吗

已经离远的邓主薄停下了脚步回过头看着尹非凡离去的方向对彭师爷问道。

“还用问么?当然是想从当地百姓的嘴中知道咱们这边地情况,让他问吧,这边的事情就在那摆着他又能如何,上面已经传下消息,这尹非凡的家中是有几个闲钱,可是在官面上就差远了。这个买地官也说明这一点,听说他写了个折子给递到宫中,结果好象皇上看了,说他刚有余而柔不足,他不服气,最后皇上就给他安排到了这里,想来是想通过我们的手灭了他。”

彭师爷微微一笑,满不在乎地说着,同时对着两个衙役挥挥手。那两个衙役都不用说就知道是干什么,尾随着尹非凡的后面而去。

“是呀,让他知道他也没办法,这地方天高皇帝远,不是什么事情凭借着他都可以做到的,只是上面还传来消息,说绿野仙踪的人也过来了,还有那苏州林家和京城柳家的小姐,这不好办呀。不要以为一个作买卖地掀不起什么风浪,那些个不信邪的现在不是死了就是被关在大牢之中,尤其是他们那让人难以琢磨地想法和诡计多端地手段,哦,还有那些一般人不敢撼其锋的护卫。”

邓主薄说尹非凡时还是一脸的轻松,接着一转说到绿野仙踪,却变的忧虑起来,彭师爷也一样皱了皱眉头,随后又舒展开来安慰道:

“无妨,探听消息的人不是说了么。那绿野仙踪并未在我们这边停留,而是直接奔着广南西路而去,让那边的人愁去吧,哎~!此处若是没有这么多事情,到真希望绿野仙踪能过来,他们所到之处无论做什么都不会亏了当地的百姓。这里也是我的家啊,可现在却是万万不行,我们已经上了贼船,身不由己呀,怕,我真怕,咱们做的那些事情,随便拿出来点那就是死罪。”

这说着说着不知为何就说到了其他地事情上,那些个跟在旁边没有去刘氏家的衙役也是一个个目光复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二位大人多虑了。绿野仙踪来这边一定是因为那前年杨家派人过来种的东西有关,根本没种在东莞,可惜,派出去几个人想弄来些,结果都被杀了,杨家也真够狠的,当地的从上到下的官员就没有一个敢去闯,听说派来的人是上一辈保护人家老爷的,不想了。进去喝酒,今天咱们好好吃喝一顿。明天看那个新来县令的热闹。”

刘得发接过茬说着话,一手一个拉着主薄和师爷就向衙门当中走去,身后是其弟弟,其他的那些衙役也都纷纷四散开,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离这边有二百步远地一个酒楼的二楼之上,一个身材魁梧的人站在窗户前面慢慢收回手上的看很远,对着另几个坐在那里吃喝着的人说道:

“小二哥说的没错,这里果然很有意思,我们一定要帮着小二哥把这边地事情处理好了,这也是我们赎罪的机会,分头行动,盯上重要的人,等小二哥问的时候一定把最确切的情报告诉他,不要怕死,我们的命已经不属于我们自己,我们活着就是为了补偿犯下的过错。”

“是,活着为了补偿过错。”

那些坐着的人同时站起来齐声说道。

“好吃,好吃,没想到小二哥你做东西也这么香,我还以为你只会吃。”

相中的地方已经买了下来,也没怎么收拾,众人便开始做饭吃,自然是店霄掌勺,现在正坐在左间的房子吃着,尹非凡看着桌子上地几样菜,哪个都想吃,一时忙不过来,好不容易噎到了,这才喝口汤,往下顺着腾出空来夸了两句。

童童则稳当许多,陪在旁边,吃着大小姐给夹的红烧排骨,一脸幸福的模样,不时道声谢,小嘴油乎乎的。

“县令大人说的没错,我是会吃,不然怎么做呀?大人如果觉得好吃,那以后还希望多多捧场,一定会给你个最便宜的价格,刚才买地方的钱,这顿饭就抵了,我们吃亏点也没什么。”

店霄端起酒碗,对尹非凡示意了一下,一口喝下去半碗米酒,慢慢呼出口气这才吃菜。

“是,绿野仙踪的饭菜十两银子能吃这些那是够便宜,那个小二哥呀,我不是来吃饭的,我是有道问题要考考你,这个问题我想了很长时间,听着啊,邻村姓李之人地家中养了几只鸡,下蛋还能孵崽的,隔壁老张家刚刚收过谷子,把挑好地拿出来晒……。”

尹非凡也捧起碗来‘咕噜噜’灌下去一大口,停下筷子开始把今天的案子说给店霄听,最后期盼地看着他等待答复。

店霄听完又等了一会儿这才问道:

“完啦?就这个?一个要谷子的一个要鸡的?这用打官司吗?要是我呀,我就不仅仅说谷子,我说那谷子是留着种出来以后给炎华送军的,那鸡也是一样,我就说那鸡是我一个远房亲戚的,知道这个鸡没了以后,郁郁得病了,光是医药费就用去不少,最后也没活过来,这可是大事,一个军国大事,一个人命关天啊,是不是?”

“啊?还,还能这么要东西?太无耻了吧?这么说小二哥您有办法?”尹非凡使劲拍了拍自己脑门,用那中非常佩服的眼神看着店霄说道。“有办法,还能得到些好处呢,且听我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