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1章 被袭之后初升堂

第三十一章 被袭之后初升堂

凉的海风徐徐吹来,使得悬挂在衙‘门’檐下的灯笼来回今夜的东莞镇注定是有些人难以入眠,一些个贫民窟居住的小巷子里,睡不着觉的人爬起来,推开房‘门’,来到外面稍微宽敞的地方,和左邻右舍说说闲话,今天说的最多的就是新来的县令,纷纷猜测着能不能结了那明显挑衅的案子,又是否会象上一个那样,开始来的时候还是个好官,没多长时间就变了。

县衙后面一落院子的大厅里面此时也是***摇曳,碰杯、闲谈、大笑之声‘混’杂在一起,外面的院子中也有不少人在那吃菜、喝酒,看那穿着就知道是这县里的衙役,不知为何现在还都没回家。

“李叔,你说这新来的县令能支撑几天?我打赌,十天,最多十天,只要他见识到那些人的手段,他就绝对会就范的,可惜,咱们是升不上去了,想多赚点钱难啊,需要对自己的乡亲往死里打才行,可我就是下不了那个手。”

一个二十来岁的衙役就着几样不值钱的菜喝着兑了水的劣酒,跟旁边的一个年纪比较大的人说着。

这年岁大的人头发都已经白了,看样子到不是因岁数的关系,应该是少白头,听得这个衙役的话,端起酒碗来并没有马上就说,而是在那沉‘吟’起来,他旁边的另一个把衣服敞开的大汉则等不及说道:

“你赌?好,我和你赌,我赌这个年轻的好象还不通世事的县令,七天都‘挺’不过去,他可能不知道这边的规矩,新来的要经过三案一吓。好让他屈服,可惜呀,只有上一任的那个过了一案,随后便被案子给压得抬不起头来,加上那些好处,最后不得不妥协,而让他去年‘弄’不了地案子,就是今年的这第一个,那个小子又如何能过?”

“我到是盼着他能行。这里现在哪还有什么公正,他要是真有能耐,就带着我们把这片地方治理好了,还百姓一片青天,我再也不愿意做那欺压乡邻的事情,若不是怕他们报复我,我宁愿不要他们给的养家钱,上次那个刚干了两天就升上去的,居然连自己的亲爹娘都打。我做不到,这个县令再不行,我就远走他乡,我跟你们赌,我赌他能过的了那三案一吓,并能在这里站住脚。”

几个人对面一个喝起酒来小口抿的瘦小衙役,眼睛木然地看着铺在地上的菜,言语中尽是无奈、悲伤、‘欲’离去之意。

“行了,大家都别说了。”

年岁最大地这个人终于开口说话了,干掉了碗中的酒又道:

“说这些有什么用。还不如好好地想些办法,能留下来的都是些心不够狠的人,帮着欺负欺负百姓,抢点东西,真正行的人早就被人家带走,能有点钱养家糊口如此对付着总比吃不上饭强。这个县令,看着和上一个刚来的时候差不多,都想在这里好好干,只是不同的是,听说这个县令家中不缺钱,懂了吗?”

“懂了,他家里不缺钱,贿赂他钱就没有用,我就说么?一般的人也带不起那么俊秀、伶俐的小书童,那就是说只能用案子和武力来压他。让他屈服,我们要是想让这东莞清明起来,是不是应该想办法帮他破了案子和把他保护起来?”

又一个人在那里说着,这地方地衙役不少,加起来几十号,其实若不是做其他的事情用不到他们,县里的衙役会更多,他们这些无非就是不够心黑手狠,被养起来随便欺负下百姓的。

“恩。到时看看再说,我们也破不了这种案子。保护起来到是重要的,兔子,你要干什么去?”

应该是头头的这个年岁大的李叔正说着,余光扫到了一个脸‘色’比较白净的人身上,这人正悄悄起身要离开。

“啊?我?我、我是要方便一下,对,喝酒多了方便一下

这人被叫住顿时就是一‘激’灵,缓缓转过身来,手捂在肚子上,眼神有些回避地解释着。

“哦~!那就去吧,兔子,你要记得,&给‘逼’死的,你爹的‘腿’也是被他们地人给打断的,别看他们偶尔会带着你出去吃喝玩乐,也就是点钱而已,别以为他们说给你娶个漂亮的老婆就是真的,以前有过,无非就是赎出来一个青楼的‘女’子给人,而他们高兴了还会去人家玩一玩,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自己知道,咱们这些人想要某个人的命还是容易地。”

头头脸都没往那边转一下,就那么边给自己倒酒边说,最后把酒坛子往地上一墩,发出‘嘭’的一声响,好悬没裂了。

被叫做兔子的这时又是一‘激’灵,眼神和脸‘色’来回变了几下,终于下定什么决心一般,认真地发誓着:

“李叔你放心,我陈远途今天在这里起誓,我再不去想那些和他们好的事情,我一定给我爹娘报仇,我要是出卖了兄弟,我不得好死,我万箭穿心,我先回了,我带些东西回去给爹吃。”

说着话,他也不再等别人同意,直接在地上铺着的‘毛’边纸上拿起一只被人扯去条‘腿’的烤‘鸡’,‘噔噔噔’大踏步地离去。

院子中的吃喝并没有因少一个人而停止,大家继续重复着动作,一切都象是没发生一样,只是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这些人的眼中有一种同样的期盼。

通向东莞县衙主道地一条支道的路边,一个三间房子的小酒馆的‘门’被人从里面拉开,当先晃‘荡’着走出一个书生打扮的人,

四男一‘女’和一个小书童,这些正是尹非凡、店霄等

“回吧,都回吧,这菜的味道不错,以后本官会常来的,好好在这里呆着,有什么难处。说,说给我听,我谁呀?我一县之尊,帮你们解决,回吧,放~心,我没~喝多,童童,童童呢。走~了,回衙‘门’睡觉去,嗝!好吃,记得这个地方,下次还来,啊,牛家的兄弟都不错。”

尹非凡看样子确实没少喝,头上的逍遥巾早就开了,胡‘乱’地盘起来在上面‘插’了跟木头簪子。算是给固定住,走起路来好象受到了地球自转地很大影响,一直向右偏,脚下走地确实是四方步,四步以后能回到原位,用手不停地指来指去地说着。

“公子我在这呢,您慢着些,要不让牛家兄弟送咱们回去吧?这样我怕咱们找不到地方。”

童童这回背了一个更大地包裹,不用想就知道里面一定有不少的零食,费力地抓住尹非凡的一条胳膊。尽量搭在自己肩膀上往回走,可是因身高的关系,怎么看都是尹非凡在护着他走。

“走好,大人你~走好,我牛~风从~没象今天这样高~兴,县~令能和我一起喝~酒。牡丹啊,咋样?跟着牛哥哥我没错吧?我,我能和县令喝酒,走好,都走好。”

店霄一手扶着‘门’框,一手在那里不知道向谁挥动着,嘴里的声音忽大忽小地传出去,他旁边的大小姐也配合着劝着:

“知道,知道牛风哥哥你最厉害,县令大人已经走远。说让你好生休息,咱们进去吧,我把‘床’给你铺上。”

另外的三个跟出来的牛家兄弟也是喝得比较多,有两个还找个地方吐去了,折腾好一阵子,直到不远处一个墙角地暗处出现两个身影向慢腾腾走着的县令追去,这些人才都停下刚才的动作,一个接一个回到了屋子里面。

“公子,您慢着些。哎呀,别摔了。公子,那小二哥是厉害,怪不得别人总说,能搭上他这条路就是搭上了财神爷,我算服了,审案子也能赚钱。”

童童开始时大声说了两句,随后就在因醉酒弯着腰走的公子身边夸着店霄,尹非凡身子猛的往旁边一偏,踉跄着擦到了一处别人家的院墙的时候才又往回歪去,好悬没撞上,口中说道:

“童童,别晃,大人我刚才好悬掉沟里,你扶好了我,对~扶好了我,我站一会,恩,确实厉害,怪不得爹跟我说过,以后有机会遇到绿野仙踪的那个小二的时候千万别得罪,我现在是信了,这边地官不好当啊,我又不敢做贪官,莫说是爹不让,就是这小二哥就能要了我的命。”

“公子您抱着的那是树,我给您在地上铺些东西,您坐一会儿吧。”

童童听完公子后面小声的嘀咕后,从身后的包裹里面拿出张纸来给铺在地上,扶着公子坐下,从包裹中又拿出一个油纸包,打开来捏起一颗酸梅喂进公子嘴中说着:

“公子您把这个含了,一会儿就好啦,公子,如果这个案子要是审好了,您可就真出名了,老爷知道一定会高兴的,这回赚来的东西换成钱财也是不少,公子,您说的对,您若是敢不好好当县令,那小二哥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谁让您找过他并和他认识上了,咱们不贪,咱们有钱。”

“对,有钱,我一个县令使劲贪能贪多少钱,爹给我买这个官就‘花’了五万两白银,现在买官贵了,以前千两银子就差不多能‘弄’个县令,哎~只是我一个县令若是贪下去五万白银,是赚五万,可凭我家的人脉,我做买卖早就赚到了,走吧,不贪。”

尹非凡边说着边侧耳倾听,听到一个人离去地脚步声以后,站起身来要走,谁知这时却有一个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

“大人这是要去哪里啊?小的送大人一程可好?”

“什么人?衙役?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尹非凡猛然转身看到的是一个县衙的衙役,不由惊讶出声。

“哦?大人原来没醉啊?走了?不错,是走了,可惜我们这次来两个人,走了一个,我还在,大人啊,我想升上去啊,可人家要的人需要心黑手狠,我觉得杀了你他们一定很高兴,正好前面的已回去,所有地功劳都归我了。”

这人说着话,‘抽’出了腰刀,狞笑着就向尹非凡和童童接近,尹非凡两个人都已经傻的不知道怎么办了,一动不动呆在那里,等人家刀举起来才想到跑,刚一转身就听到后面‘噗’的一个轻响传来,接着就是一个重物落地的声音。

“让大人受惊了。”两个一身黑衣的人不知何时出现在那个人的身边,而那个人的太阳‘穴’上‘插’着一支箭,一个人说完了话直接从怀中‘抽’出一大张油纸把那个人脑袋包好,抗在肩上两人一前一后消失在夜‘色’中,没再多出一声。

翌日,正当某些人还在寻找少了的一个人的时候,尹非凡已经强打‘精’神从他住的那个跨院中带着童童出来到大堂之上,那苍白地脸‘色’,不知道是因为昨夜饮酒过多,还是什么其他原因,几乎是没有血‘色’。

待辰时过后,端坐在大堂上的尹非凡朝着下面喊道:

“来人啊,带母‘鸡’吃谷案原告被告上堂。”“威~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