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2章 衙门赢来告者输

第三十二章 衙门赢来告者输

?草民参见大人。”?

刘氏二兄弟从外面一同走了进来,衙门的大门并没有关上,就任由前来观看的百姓看着,这二人进来说是参见,却是站在那里等县令大人说话,因县令现在有些发傻。?

童童站在一边,怀中抱着重要的东西也有些转不过弯来,那些衙役居然能如此配合?威武两个字当真给喊出了一种气势,悠长而雄厚,真如浩然正气一般荡人心魄,使劲晃了晃脑袋,往尹非凡旁边移动了两步,悄悄提醒道:?

“公子,公子,办案呀,公子,人家都要参见你啦。”?

“哦,免礼,免礼,这本是昨日应审的案子,拖到了今天,让二位久等了,来呀,赐坐,二位都是原告,又都是被告,就一起审了,听闻二位在东莞口风不错,就坐下来说说吧,本官也算是为民做件事情。”?

尹非凡反应过来,用手搓搓苍白的脸,吩咐着赐坐,还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只这一下外面的百姓就喧哗了起来,虽是每个人的声音都不大,可那些人一起嘀咕,合起来加上共振,声音就‘嗡嗡’震的人难受了。?

衙役们刚才那种兴奋和挺胸抬头的样子也一下就没了,有的甚至把眼睛都给闭上,两个被拿过来的凳子到是不错,上面铺着一层垫子,刘家兄弟二人也不客气,拱了拱手算是见过礼,志得意满地坐下,看向尹非凡的眼神明显带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好象尹非凡这两句带妥协意味的话让所有人都改变了似的。?

立于两旁的邓主薄和彭师爷再次对看一眼,微微含笑点头,又达成了某种默契一般,一时间这嘈杂声和堂内地安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直到过了大约有一刻钟,尹非凡都没有拍一下惊堂木,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外面,那些百姓好象也逐渐发现这个情况,都收起明显带着失望之意的嘀咕。?

可这一刻钟感到压力的却不是尹非凡,而是那两个坐着的刘家兄弟,那些声音明显是说他们坏话的,使得二人不时回过头来露出凶狠的表情来恐吓那些百姓,他两个目光看到的人俱低着头。让二人并没有什么好办法,给尹非凡使了几个眼色,尹非凡也不为所动,连站他旁边的主薄和师爷也有些擎不住了,那些难听地话就有说他们的。?

百姓发泄一通,整个堂里堂外安静了下来,尹非凡这才满意地点点头,稳稳地靠在椅子背上,用唠家常的口气对刘家两个兄弟说道:?

“你说你哥俩儿。不就是一个鸡蛋和一点谷子的事情嘛!用的着告来告去的?去年秋天的事情,是吧?这么长时间了,不如和解了吧,如何?那个邓主薄你去劝劝刘得发,彭师爷你安慰下刘得财,回吧,都回吧,天怪热的,哎呀!老爷我也热呀。”?

听了他这个新来县令那软绵绵的话,大家都有些发蒙。里面外面更静了,只有在外面听着地五个人悄声嘀咕着。?

“小店子,你看那个尹非凡果然学的不错,可惜还是差了点,要是你上去,说这些话。能把那刘家兄弟气死,诶?这个时候童童该上场了吧?哦,来了,快看。”?

大小姐的声音一落,那边的童童果然开始按照原来的布置说话了:?

“我家公子,哦,是县令老爷说的太对啦,大家都一起的嘛,何必非要告来告去的,邓主薄、彭师爷。你们到是快点去说呀,就是一个鸡蛋和一把谷子而已,至于这样么?”?

“一个小孩子你懂什么?这不是一个鸡蛋,这是许多只鸡。”“对,这还是许多亩地的粮食。”?

刘家兄弟二人一前一后对童童反驳道,那邓主薄更是语气中带着不满说道:?

“你一个小小书童就敢在大堂之上随意说话,成何体统?”?

“就是,一个孩子家的怎么能够如此胡闹,这刘家地二位公子乃是要一个公正。岂是说和解就和解?那还要律法做什么?”?

彭师爷也在另一边用训斥的语气附和道,童童明显不愿意了。双手掐着腰愤愤道:?

“哼!你们一个主薄一个师爷,这位置可不是那么长久的,我家公子说用你们是用你们,说不用你们,你们什么都不是。”?

说过这话看到那二人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童童高兴了,转过头来又对刘家两个兄弟说道:?

“不是我家公子不判这个案子,是因为你们一个谷子一个鸡,都要要长大才可以,取证的时候用的时间有些长,怕您你们二位等不急,再说了,你怎么保证你那被吃地谷子就一定会长的好好的?还有你的鸡但蛋也是,怎么保证它就能是最好的鸡?除非你们能拿出一样的谷子和一样的鸡蛋才可以,这多费劲啊,所以呢,大家就都别争啦,实在不行,我赔你们一个鸡蛋和一把谷子。”?

“童童,不得无礼,此处乃是公堂之上,岂能又你胡言乱语,还不退下。”?

尹非凡这个时候终于说话了,狠狠瞪了童童一眼,让他不满意地退了下去,又马上对旁边的两个人赔礼道:?

“邓主薄、彭师爷,小孩子无礼,还望二位不要与他一般见识,哎~!本官也看出来了,这刘家兄弟确实是要童所说的话也并无道理,那谷子地多少和收成,以及鸡的好坏都是不一样的,如何能知道清楚?除非他们还能拿出一样数目的谷子和同等的鸡蛋,这才能作为证据,二位以为如何?”?

了这话,邓、彭二人又互相看了一下,眼睛里好象都虑,刚才很明显是这个尹非凡想要服软,给让凳子不说,问话是的语气也是那么平和,这没想到出来个书童说上几句,他这态度变了,是想推脱??

“大人说的是。应该如此,要有一样的东西,不知道你们两个兄弟有没有那谷子和鸡蛋啊?”?

邓主薄连忙应是,转过头来给那刘家的两兄弟一边问一边使眼色,那二人哪里还有不明白地,几乎同时说着有,立即招呼着等在外面地两个自家地家丁去取东西,待那两个人离去,他们这才从新坐好。看着脸色好象更加苍白的尹非凡。?

太阳渐高,温度也热了起来,足足等了有半个时辰,那两家安排出去的人才同时回来,一个手中小心捧着个鸡蛋,一个拎着个小布袋,想来谷子就装在里面。?

“大人您请看,这就是我家那同一只鸡下的蛋,还是同一只公鸡给扎的绒。”?

刘得财同样小心接过鸡蛋捧在手中说道。刘得发也是轻轻晃晃部袋说着:?

“大人您看,这里面的谷子是去年一起的,和被吃下的是一边多。”?

“哦,那就好,只是这个还须些时日取证,怕二位等不及,还是和解吧,如何?”?

尹非凡好象受不住天热,在那来回擦着汗,有些口干地喝过了水再次劝道。至于同在大堂中地其他人则是没有那么热,看来他是紧张的。?

“无妨,大人尽去取证,只要别等着鸡蛋坏了就成。”“是,是,我还是可以等的。在鸡蛋坏掉之前取来就行。”?

二人再次配合地说着,看到尹非凡不停地擦汗,二人脸上计谋得逞的笑容更甚。?

“好,既如此那本官就好好断一断这个案子,刘得财我来问你,你这鸡如此好是不是平时喂的东西就不错,那鸡可吃饱了?”?

尹非凡强打精神往前靠了靠,对着刘得财问道。?

“禀大人,鸡好是确实是喂的食好,故此才贵。喂的乃是与他那袋子里不相上下的谷物,那鸡当然能吃饱,每日都会喂进去,那个,喂,恩,一斤谷子,对,所以我这鸡值钱。”?

刘得财随口就答。?

“哦?原来如此。那本官问你,如果那个鸡蛋不被吃。等它孵出来,你可以有多少下蛋的鸡?”?

“那可多了,三个月前就有一千只,所以我要让他赔我一千只鸡地钱,那后产的蛋钱也要算上。”?

“好,一千只,那个刘得发,我现在来问你,你这谷物可是在好的地里种?如果没有被他的鸡吃了,能长出多少,占地几何?”?

尹非凡问过了弟弟,又开始问这个做哥哥的。?

“当然是种在河边淤泥囤积之地,亩产四石,占地十亩,所以我要他赔偿我四十石的谷子钱。”?

刘得发也是随口说道。?

这两个人的话一说出来,外面的百姓又开始嘀咕上了,都是否认这两个人在说谎的,那根本不可能。?

邓主薄和彭师爷也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可一时不知如毛病出在哪,只能疑惑地听着。?

“哦~!是这样,那好,本官这就取证~到现在有半年多了,需要喂呀,按你地说法,三个月前一千只,每只每天一斤谷子,那就是最少八十八天,我把前面的谷子给你刨出去,后面就按九十天算,那就是九万斤谷子,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派个人,想办法把鸡蛋孵出来,然后运九万斤谷子到衙门,我看着它怎么在半年以后变那么多?”?

尹非凡给刘得财算着帐,又看向刘得发说道:?

“你那也是,把袋子里的谷子种下去,你们家有地也好,还是你买都行,在河边的淤泥囤积之地划出十亩来,也是等半年的时候,现在你种能赶上下一茬,正好可以,这些谷物和地因是取证中,故此要暂归朝廷所有,你们派人来侍侯,半年后要是得不到这些东西,不但取证地东西收了,本官还要治你们的罪,好了,各自回去安排吧。”?

“好,好,判得好,就应该这样,把谷子和地都拿出来,半年后没有这些东西就治他们的罪,并把东西都收了。”?

那外面的百姓一听是这么个办法,纷纷叫嚷起来,大概的意思就是这些,那站立在两旁的衙役快要失去光彩的眼睛突然明亮起来,看向这个尹县令时已经和刚才不同了。?

“不对啊,大人,不是这么算的,那个,也没这些呀,记错了,是十只,对,就是十只鸡,哪能有这些。”?

“是,大人,我也记错了,没有那么多谷子,就只有一石而已,占不了多大的地。”?

哥两个反应过来了,刚才是被套进去了,连忙解释,只是尹非凡却认定了这个事情,非要这么办不可,地和谷子一点都不能少。?

刘得发兄弟两个又与尹非凡争执了几句,尹非凡抬出律法来压,刘得发摆手示意弟弟别争了,对着尹非凡说出道:?

“好,这个案子算你断了,我们给,不就是谷子和地么?多大的事儿?行,尹县令,尹大人,好本事!现在我们就回去准备东西,告辞!”?

“大人,青天大老爷呀,草民要告,草民冤枉啊。”刘氏两兄弟刚一离开,又有一个人喊冤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