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3章 衙内闲逛遇生人

第三十三章 衙内闲逛遇生人

恩?又来一个,你要告什么?如何冤枉了?我家公子歇行吗?”

尹非凡和童童同时吓了一跳,童童也不管那两个说他没有规矩的人在诟病,往前站了站问道。

这时左边一侧站着的衙役中有一个人上前一步说道:

“禀大人,这个人乃是我家邻居,今年过年的时候衙门从他家抓了头猪用来杀吃肉,结果到现在还没有给钱,他来过几次,‘我们’是对他说那猪后来没杀,自己跑了,哎!也实在是因为衙门无钱啊。”

他说这话的时候那眼睛不经意间瞟了下主薄,那意思不言而喻,也不知他哪来的勇气,尹非凡一听就明白了,见不是又出那种难为人题目的,长嘘一口气点头道:

“哦,猪钱啊,既然本官到了,那就给了,一口猪多少钱?童童,准备银子,这钱我们先垫上,回头从谷子,不是,是从帐上扣。”

尹非凡脑子中还惦记那九万斤谷子和十亩良田呢,顺口便说了出来,童童因为刚刚赚了一大笔,也不在乎这点小钱,背在身后的包裹拿过来,小手伸进去等着人家说数。

“大人,他家那猪不错,每天都去放放,割的猪草都是最嫩的,若是买,怕是二两银子也打不住。”

衙役在那给说着价,喊冤的人见能够得到钱,趴在地上猛磕着头嘴中说道:

“大人,草民不要那么多,一两银子就够,要不是我那老伴老病犯了,需要钱来医,钱我就不要了。”

“童童。给三两,这么长时间了应该算上利钱,那猪真的那么好吃?行,今年给留两头,养大了我买来吃,给现钱的。”

尹非凡招呼着童童给钱,还吧嗒两下嘴,看样子是想到什么好吃的谗了。

“谢大人,大人。您真是青天大老爷啊,祝您长命百岁,那猪一定精心侍弄,给您留着,大人,您是好人,您可要小心啊,这里,不安稳呀!”

那人接过银子再次感激地磕了头。起身说着,最后还有些担忧。

待这人一离去,其他还在观望的百姓都开始纷纷上前来说自己的案子,负责在一旁记地师爷已经被尹非凡给请到旁边的地方坐着了,那个位置由童童顶替,这一下百姓就看出人家新来的县令是大户人家的,童童那小楷写的规规矩矩,边听边记,速度一点都不慢。

放下了悬着的心,尹非凡脸上稍微有了些红润。处理起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旁边的衙役也都精神起来,只要被叫到取证和拿人,绝对不做半点耽搁,一时间这东莞好象真的变了天一样,那日头是如此地温暖。风又是那样的柔和,连天上的云都是让人充满了幻想。

尹非凡能判的就判,不能判的就给调解,实在不行就自己搭了一点,赶快把这些百姓积压起来的怒气给消了,只是忙了整整一上午,到晌午吃饭的时候都没有一起大案子,尹非凡不仅有些疑惑,不相信这么长时间,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大案。外面的大小姐五人却是明白了。

“小店子,原来当地地百姓这么好,我们帮帮他们行不行?”

大小姐听过了一个老者拦着一个带着孝过来要告状的女子说的话后,向店霄问道。

店霄深吸口气回想起老者说的‘闺女,你又来了?今天咱不告这个行吗?你那男人被他们害死了,咱们都知道,可今天你不能告啊,上个县令刚来时就是因接那人命案子,被人家给用各种手段压倒。最后弄了过去,你等这次新来的站稳了脚再告行吗?到时咱们都给你作证。耽误这些时候,就当老头子我对不住你。’这个话后,觉得心中某个地方被触动了,见大小姐也说,点点头道:

“好,这个地方的百姓看来都知道东莞是什么情况,咱们就借着那尹非凡的手帮帮他们,可这边的盐场和银场我们是说什么都不能占,不是打听好了么?他们一些势力给新来的县令准备三案一吓,我到要看看,是哪三案?又是如何的一吓?昨晚上去吓地人现在已经是尸骨无存了。”

正是如大小姐和店霄说的这样,那些凡是前来告大状的人都被一些个当地还算比较有声望的老者给劝退了,其目的就是留给新来的县令一个站稳脚跟地时间,那些个小破事儿都是用来冲场面的。

“恩,小店子我就知道你是最好的,你怎么那么厉害呢?破案子居然也可以赚钱,那么多谷子和地,这下可以好好用用了,哼!我看出来了,那个尹非凡是想弄些钱来修衙门,不急,等他再有断不了的案子,一定会来找我们,到时嘛……。”

大小姐夸着店霄,同时惦记着人家刚得到的东西。

此时大堂里面,主薄和师爷已经凑到了一起,看着如此的场面不由有些担心。

“彭大哥,你看这是怎么回事?刚才那个姓孙的小衙役,居然也敢说实话?还有现在这些百姓,怎么看都不是逼迫新县令审案子的,被拿的人居然会带着笑脸赔钱、道歉,告的人也是不急不徐。”

邓主薄看着一对刚才还是原告与被告关系吵得不可开交地两个人,还没走出大堂就有说有笑的样子,有些担忧地说道。

彭智远也发现了这个情况,那些来告状的百姓好象就是为了离近好好看看县令大人一样,加上昨天晚上没有回来的那个人,整个事情透着股邪气,却又不知道究竟为何,沉吟了一下说

“邓老弟说的没错,这百姓过来都是些小事,可能是怕大事儿新县令不敢管吧,那些衙役我到是能明白,他们其实是想升上去赚更多的钱,可他们手底下的活计做的却不行,这才有些不满意,昨天那个没回来的衙役我也能猜个大概。他原本就是总想立大功好升上去,结果总是不听咱们地话,或许他昨天跟着跟着就跑去其他地方想做个大买卖呢,要不他就是成了,过一阵子回来,要不就是被人家给抓到了。”

“那怎么办?现在第二个案子,上头还没有想出来,就让他在这里来笼络民心?不行,我们要想点办法才是。最主要地是让他不敢妄动,看来他比上任强啊,居然能把这鸡吃谷地案子给断到如此程度。”

邓主薄有些无奈地说道。

尹非凡和童童两个人审案子审得高兴了,这种随手就可以解决的事情一件件地处理掉,还真有一种成就感,那记录着的童童居然可以左右开弓写字,这已经不是会的问题了,这是本事,加上人长的乖巧可爱。胖乎乎的小脸,让不少带着东西的百姓还送上把瓜子或者红枣之类的东西。

二两个人都因为忙着断案,根本就想不到这些事情都是此地百姓,经过了几任县令以后专门琢磨出来用来保住他们地方法,民心可用,苍天见怜,外面离去的一女四男五个人中的一个向着某个方向,打出了一串儿的手势。

日渐西沉,霞云晚照。

“公子,吃饭了。今天可把我累坏啦,写了那么多字,好象是以前先生罚我抄书一样,公子,你看看这衙门,被弄的乱七八糟的。还有青楼的女子在这里,是不是应该想个办法把这边从新规定下?不然让我那未来的公子夫人知道了,一定会生气的,她可是很厉害地,尤其是她的那个丫鬟,总欺负我。”

童童把让人做的饭菜摆放在桌子上,招呼尹非凡吃饭,两素两荤正冒着热气,过了水的面条一大碗一小碗。

“好,好。明天就跟那个邓斌和彭智远说说,这衙门里面不能再如此乌烟瘴气,童童,你可不要瞎说,万一真把她说来了,我可怎么办?我都说受不住她了,可爹却说指腹为婚,我想起来些,以前好象是和她家住隔壁。她也总欺负我,没想到长大了还是那样。哎呀!这是什么破菜,看着不错,为何吃到嘴中却难以下咽?”

尹非凡好象非常怕他那个没过门的青梅竹马的媳妇,夹过一口菜尝了在那抱怨着。

童童见公子吃过,这才敢坐到对面,先吃下一口面,轻轻夹起点菜吃到嘴里,品位一下点头说道:

“是不行,比起绿野仙踪小二哥做的那个差远了,可也能吃,先对付一下,这么晚的总不能还去那边吃,明天到外面去寻个做菜还可以的厨子,公子,你说衙门里面还有钱吗?我看一定都被他们抠空了,就剩个架子,咱们是不是应该好好查一查帐?至少让他们拿出来些补窟窿。”

“对,查帐,吓吓他们,居然敢给我用下马威?我要是不把他们给查个明白,他们真以为我好欺负呢,他们也应该在吃饭,走,同本公子一起去搅和搅和。”

尹非凡听着童童的话来精神了,饭也顾不得再吃,把童童从凳子上给抱下来,拉着就往外面走去。

县衙一落偏院之中,酒菜在两张桌子上摆得满满地,邓主薄把坐在桌子旁边的人面前的酒碗依次倒满,这才端起自己身前的那碗酒起来示意了一圈说道:

“诸位盐头,来,先喝了这碗酒,其他的事情咱们边吃边说,无非就是新来个县令而已,哪还能累得诸位亲自前来?此处酒菜稍差,招待不周,海涵,海涵。”

“好,喝,邓主薄,怎么?这来了个新的县令你有些照顾不到了?居然让人家给破了一个案子,你就没看出来他是怎么布下地套?”

一个浑厚的声音‘嗡嗡’的响起,让其他人不由得把目光转了过去,只见这个说话的是一个圆脸盘的大汉,浑身的肉块一个挨着一个,体毛又重,坐在那里象一座小山似的,一大碗酒就够他一口喝的。

“陈老大,这个,此事说来也怪我们掉以轻心,不过无妨,当初定好的三案一吓陪着玩的事情,正好逗逗他,诸位也开开心,等他真地过了,那就动手除去他,到时也不晚,只要找到个抵罪的人就行。”

彭师爷见这些个给钱养着他们的人不满意了,连忙过来给打着圆场,邓主薄的态度也非常好,一直点头给赔不是,连句解释的话都没说。

“大哥,算了,这也不能都怪斌子,谁能想到这个新来的县令能如此厉害,无非就是点谷子和地,当是送给他了,听说他家里面富裕,这点钱也未必能看上,就哄他玩吧,或许他高兴后还真就能跟咱们一条心,大不了给他些政绩,让他初来好给上面个交代。”

另一个只比这人稍稍瘦弱一点的人在那里安慰着,邓主薄给送去一个感激地眼神。

“这都是什么人?居然敢在衙门里面随便吃喝?啊?邓主薄和彭师爷,难道你们不知道这朝廷的规矩吗?”

正当这些人吃喝谈论着尹非凡的时候,这个新来地县令就领着书童到了此地,开口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