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6章 天高海阔话猜想

第十部 第十部 椰林斜阳碧波遥 第三十六章 天高海阔话猜想

蓝的天上只有几丝云拉成了细细的长线悬挂在那里,动慢慢变换着形状,少了阻挡的阳光径直照在海水和沙滩上,把起伏不停的水面映得波光粼粼,几只翱翔累了的海鸟缓缓落下,轻轻啄着被波浪带上岸,退下去时没有跟上的贝壳、小螃蟹和潮虫,那离远了看是深蓝,到近处变成黄绿色的海水一次次冲击后,把白色的沫子留在沙滩上。

带着腥味和咸味的海风不停轻拂在那光着膀子或只有一件简陋单衣的人身上,一个个煮盐的灶子不是很整齐地排列在那里,灶民们对海风的侵袭和太阳的灼烤早已经习惯,看样子并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

潮水击打在岩石上的声音和海鸟的鸣叫对于这些灶民们来说没有特殊的感悟,也没有那澎湃的**,每个人需要同时看住几个灶子,忙碌才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唯一能够偷偷懒的时候就是在从新添加海水的那一刻,两个身上被晒得黝黑的人,一前一后添好了卤水,因相互挨着,变凑到一起,边看着灶子中的火,边喝上两口温热的淡水,闲聊几句。

“老五啊,听说没有?新来的县令和以前的都不一样,据说家中富裕,不会收刮我们,好象就是为了政绩。”

“听说了,前天早上还在衙门不远处的空地上熬粥派放呢,我家隔壁那个小子就是在前天跑去要了些,粥到是平平淡淡没什么两样,都是两碗下去不见如何饱,稍过一会儿就饿的,可那县令大人不知道从哪弄的方子,用咱们这喂牲口吃的海菜做成的咸菜味道却不错。可惜我没工夫去。”

老五灌进肚子中一大碗水,吧嗒两下还是有些干渴的嘴回应着,一阵水汽已经从灶锅上升起。

当先说话这人好象不知道这个情况,听后舔舔嘴唇问:

“真地有那么好吃?明天早些起来也去看看,学会了以后就吃这个,能省下些钱,我还听说一个事情,有一个地方的海边根本就不是象我们这样煮盐,有另一个办法。出的盐能比煮多出几十、上百倍,同是灶民,人家累一天扣出去交的税,比我们干一个月赚的还多。”

老五见一个灶子下面的火差了些,过去又填了点,回来也认同地说道:

“我也听说这个事情了,税比我们这里多上一文,可人家一天出的盐在那放着呢,真是那样。让我一斤盐只赚一文我都愿意,总比现在强,只是咱们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法子,人家那边中间收盐的是绿野仙踪,朝廷上放心,这才允许弄,我们这边走私盐走的朝廷赚不上钱,就不会告诉方法。”

“我刚才还没说完呢,我是听说这个县令决定要把这边好好治治,那方法就由他带着过来地。你说这些个盐耗子要是没了,咱们不就也能用那个方法制盐了吗?就怕人家不让他好好呆,以前他们算计不听话的县令的时候,都是想出来那些点子让我们去做,这次耳朵尖些,为了咱们自己。也要给那个县令报个信。”

先前说话的人又补充道,老五也点点头,压低声音同意:

“好,村头那两个在县衙当差的也跟我们说过,新来的县令不错,都不去县里的那些大酒楼吃饭,每天处理完手头的事情,就会带个书童走着去那外来人开的路旁小饭馆随便吃点,从没见过这么节俭地县令,所以我这次也豁出去了。这苦日子早就过够了。”

‘噼啪’拨打算盘的声音单调而又枯燥地响着,因天热的关系,衙门一间屋子的所有窗户都已被敞开,只是那带着热气的风不能给予屋子里两个人丝毫的凉爽。

“彭大哥,你说这个尹县令、尹大人他到底要干什么呢?上任新来的县令可是深知这边的事情,到了此地就开始尽量躲避一些事情并想暗中探访出某些有用的东西,这尹非凡却整天明目张胆地瞎指使,要查帐我就把帐按照咱们说的给他拢好了送过去,可他居然说不查衙门还有多少钱多少东西。而是查东莞县百姓手中有多少牲畜,这是什么道理?”

邓主薄边翻着一大罗子帐本中地一个。边不停拨打算盘与坐在他旁边的彭师爷抱怨着,可以想象拢一个县这些东西的帐有多大的工作量。

“我也不清楚,难道他想在这些普通百姓身上赚好处?或是钱多了想用来买百姓的认可?谁家少就给谁家送牲口?到时候这也算是政绩了,你没看他这两天总是放粥么?只是这么想也不对,他家里的钱怎么也不够发,算了,他愿意折腾我们就赔着他,你辛苦些,把那些牲口地数目都拢好,对不上的就让人下去问,只要他别出其他事情就行,第二个案子马上就到。”

彭智远盘算了一下没有分析出来尹非凡的想法,端起茶来喝上一口依旧是没琢磨透,无奈地摇摇头。

邓主薄停下来甩甩发酸的手腕子说道:

“也是,这地方一共也就那些事儿,让他折腾去,看看他最后能做什么,实在忙不过来我找两个人帮着拢拢,他就那点钱,让他花吧,还有这次他审案子得来的谷子和地,也让他使,东西看着不少,真一用上就会发现根本就不够,这些百姓每人一点就没了,过两天我们就跟他提议,说当地百姓苦,让他把那九万斤谷子发下去,都没了看他还折腾什么。”

“好,就按你说的办,明天就说,早上拉着他一起去派粥,到时当着百姓的

来,逼他把东西给出去,哎~!早知让他占去便宜,现在若是再拿谷子是人家证据的这套话来说事儿,就显得没意思了,让他用。”

“邓大人、彭大人,县令大人让我来找你们。说,邓大人手头上的那个帐要快些拢,他等着用,那个彭大人呢,就带上人把咱们东莞的一些山都给好好看看,哪里是山,哪里有河,还有什么地方是平地,都要给记清楚。县令大人也要用。”

这彭师爷话音刚落,外面就跑进来一个衙役,先是对二人点点头,开口说出了以上地话,在那里等待着答复。

“知道了,你下去吧。”

两个人相互看了一下,让这衙役离开,眼中疑惑更甚,彭师爷只得点点头道:

“好。我去,不就是看地么?简单,我跟着跑就行,你这边也多找几个人吧,哼!咱们忙,他也别想闲下来,那案子人找齐了就过来告,看他还如何应对?”

县衙后面那院子中,两棵木棉花的树伸展着枝杈,上面那嫩绿地叶子在阳光的照射下微微泛着白光。经过这树再向里就是县太爷休息之所,三间正房,东西各有两间厢房,此时里面正传来童童的声音:

“公子,带回来的包子已经让人热上了,是不是一会儿就吃?这东西就得晚上或者明天给送去吧?”

“不。不吃热的包子,那是昨天拿回来的,给捕头吃吧,告诉他吃好了以后常去那里个捧捧场,人太少了怪没意思的,咱们加快点,把最后这点弄好就去,加热地哪有现做的好吃?”

尹非凡说着话,手上也没有闲着,桌子上放着一张写好了字地纸。两个人正在描边呢,眼看就要完成,虽然简陋了些,大概样子还算不错,童童伸出手摸摸,露出开心的笑容说道:

“姐姐看到这个一定会很高兴,‘东莞第一吃’,到时后往他们那里一挂,别人知道是公子您这个县令亲自写了又亲自送去的。那还不得都去吃啊,虽说姐姐不在乎这点钱。可他们也要图个高兴。”

“对,现在这个样子已经可以,卷起来跟我一起去,让他们也见识一下本少爷的奇思妙想。”

尹非凡满意地看了又看,吩咐童童收拾,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门开始沿着大路往牛肉丸子那里去,那些衙役和百姓也不希奇,知道这又是俭朴的县令去吃那便宜的东西了。

“牛肉丸子,二十文一大碗,十五文一中碗,十文一小碗的牛肉丸子了,客官您两位?您要哪个?”

尹非凡到了牛肉丸子这里时发现叫卖的声音已变,碗被分成了大中小,原来的六张和收拾加从新打制地四张桌子,都已经坐上了人,未等那些人要见礼,尹非凡就摆摆手示意不用,带着童童走进了那个专门属于他们吃饭的屋子,其他人也知道这个县令没架子,纷纷和善地点头回应,便不去多做打扰。

片刻后,店霄把事情交给布头端了两碗牛肉丸子,与大小姐也进到屋子之中,刚一坐下,童童就迫不及待地拿出那个字,在桌子上铺开指着说道:

“姐姐、小二哥,你们看看这个,这是我家公子写的,你们挂起来,就会有更多的人到这吃饭了,我家公子是不是也很厉害?”

店霄和大小姐一起看看那‘东莞第一吃’的字,又瞧瞧在那里等着赞扬的县令大人,最后对望一眼,同时无奈地摇了摇头,由店霄当先开口:

“尹公子这个字写的还算不错,柔中带刚,虽是收笔时控制稍差,多练练还是能拿得出手的。”

大小姐在一旁接着说:

“这墨和纸也不错,墨是浓时不堆,淡时不散,纸是可让行笔流畅而又不会难以控制,吃墨均匀,确实不错。”

童童见夸的地方和自己想的不一样,连忙在那着急地说道:

“公子用地笔也不错,可是我们是来让你们看这个新奇的想法的。”

“这有什么新奇的,早就有人用了。”“就是就是,这第一啊,不能这么早就写,那样就不值钱啦,应该先写第一百,等别的商家看到想要的时候就把那些剩下地逐个标价,可记住,这第一是绝对不可以只放在一家,要流动起来,哪家好了,下次可能就放到哪家,这样才能赚钱。”

店霄先说,大小姐在那补充成具体的,两个人配合默契,一下子就说道了赚钱的点子上。

尹非凡和童童连那凉了就不好吃的牛肉丸子都顾不得了,佩服地看着大小姐两个人,只能不停地点头,好一会儿这才回过神来,喝口汤顺顺气,童童看着那字问道:

“那,那这个我们就拿回去了?小二哥,你给说说,卖多少钱合适?正愁没现钱修衙门呢,也可以小赚一笔。”

听这话大小姐不愿意了:“什么小赚一笔?这么好的点子要是不把你们买官的钱赚回来,那都不值得多费心思,是不是小店子?”

“是,以此推理,用县令之名还可以做其他更赚钱的事情,莫说是买官的钱,就是把整个东莞县的路都修上,把所有的桥梁都搭好,所有地河堤都加固也没问题,我告诉你怎么弄。”

店霄对着快变傻的尹非凡,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