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7章 广而告之来筹钱

第十部 椰林斜阳碧波遥 第三十七章 广而告之来筹钱

咣~!咣~!’“放粥了,放粥了,县令大人给放粥了让家中真缺少吃食的人先来,其他过来凑热闹的往后去去,呦!这不是东村的郑大娘吗?您老的眼睛看不到还跑这么远?你那孙子呢?让他就行。”

在县衙不远的空地上,十来个衙役支起几口锅在那里熬好了粥往外送,因为别处还没有,一些家中实在是没有东西吃的人,也顾不得路远,走到这里吃,粥不限量管够,就是里面的水多,体格强壮可以自己劳动的人要指望用这东西吃饱,那就等吧。

这些人都比较听话,也可能是被衙役欺负怕了,不是那么急的人都纷纷往后站,此时最前面的一个瞎了眼睛的老太太,苍白的头发凌乱地在那堆着,粗布的衣服上是补丁落补丁,弯着腰,挪动打颤的退,用来做拐杖的木棍同样直哆嗦,听了这衙役的话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

“你真是那个上次来我们村给县令抢黑狗的王念生?他们都说咱东莞来了个好县令,把衙役都给管好了,我还不信,有你这话到是信了些,给我来一碗,我端旁边慢慢喝,岁数大了吃点东西也费劲。”

王念生听老太太的话,愣了一下,直到旁边的人碰了碰他,这才动作起来,尽量把勺子放轻,贴着锅沿顺进去,然后慢慢提起,表情有些复杂地对老太太说道:

“大娘,是我,我就是那个欺压乡邻的王念生,就是大家背后骂的王绝孙,可当时我也是身不由己,给您盛好了。您等等,这里还有小咸菜,虽不值钱,却可口。”

“好,我用心都能听到你给我贴着底舀的干的,能回头就好,一定多子多孙。”

老太太接过粥被另一个衙役给轻轻扶到旁边的时候说着,后面地人也都发现这些衙役好象变了,纷纷夸着上前来领粥。这些衙役给起来也额外的卖力,直到有个健壮的小伙子拎了一个大筐也到近前等着领东西,王念生才打量一下对他说道:

“你,你不是我一个村的那个阿诚吗?你家的日子在村里还不错,你跑这凑什么热闹?回去,再捣乱我告诉你爹打你。”

“别,念生哥,有话好说,我不要粥。早上来之前我吃两个馒头了,我要那咸菜,你多给我点,我就抢了隔壁的那个‘猢狲’的一点,没吃够,今天我自己来,放心,我不白要的,不就是海带和海白菜么?这东西海里有的是,别人都不要。我带了满满一筐,换一盘子咸菜就行,这海白菜都是喂鸭子吃地,哪想到你们一做味道这么好。”

这阿诚连连摆手解释,说话的工夫把那筐给提了起来让大家看,力气到是不小。筐里装的正是他说的海白菜和海带,王念生想了想,又看看筐里的东西,终于是点点头,给他弄了堆得带尖的一盘子咸菜,打发其高兴地离开。

其他人一看这个样子马上也跟着问是不是谁都能换,说他们也可以去海里捞,这东西家里没有畜生的都没人要,把王念生一下就给问住了,只得说要回去跟县令大人商量。明日再给答复,而县令大人正在衙门里忙着其他的事情。

“大家都动起来啊,别闲着,等这些东西做好后,赚来钱给大家天天吃好的,喝好地,童童,你给我过来,往前面凑合什么?碰了怎么办?那个板子不用太厚。你那都有一寸了,做我说的东西可不合算。换,那个留着打桌面,还有那个木头柱子,太粗了,糟蹋东西,也换。”

尹非凡来回指挥着二十多个衙役在院子里面做东西,早上起来就给他忙的是满头大汗,童童陪在旁边几次想过去帮忙都被他给喊了回来,最后只好坐在一大块木头上慢慢吃着牛肉干来消磨时间。

同样跟在旁边看的邓斌和彭智远见到县令大人这个样子更加疑惑,根本就不知道做的东西有什么用,一根木棍,上面是一个薄薄的木板,不用太好,拼起来的也行,做好了就随便的堆在那里。

邓主薄心中惦记着让县令到前面好用话激他当应给百姓分那九万斤谷子的事情,现在看他在这做上木牌子,只好上前一步在其耳边说道:

“大人,您不去看看外面给百姓发粥的盛况?那些百姓都说您好呢,您是不是应该过去和他们说上几句话,让他们知道您心里有他们,这也算是政绩啊。”

“那点事情不值得一说,解决不了大问题,给本官政绩本官都会觉得脸红,本官现在做地这个才是真正的有利于东莞百姓的事情,恩,对,对百姓最好的,本官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些东西上了,东莞的路、桥、河堤等等都会修得好好地,而那些钱要用咱们面前的木头架子出。”

尹非凡轻轻摇头拒绝了出去的提议,一副忧国忧民的表情说着,那二十多个衙役听到这话,都不由停了下来,等看到县令大人那个表情,深吸口气,转回身更加卖力地干着,手被木刺扎破了,用嘴允允便不管不顾继续干。

主薄和师爷又对看了一下,有些无奈,这次由师爷开口说道:

“大人,那边百姓夸您的话您可以不听,可我就怕有衙役不好好干,在这个事情上想自己捞些好处,那可就把大人您的名声给败坏了?不如咱们去看看?”

“不必,本官还是比较相信他们的,怎么?彭师爷和他们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不了解他们吗?那这样,邓主薄劳累一下,过去看看,哪个不好,回来

是谁,我一定当面质问他,哦,彭师爷今日因人手都忙,实在抽不开闲余的,你一个人去会累到,今日就不要去看山了。”

尹非凡把邓斌给推了出去,同时把一顶不相信手下的帽子给扣在了彭师爷脑袋上。

果然,那些干活的衙役都不觉间看了彭智远一眼。目光中分明写上了隔阂与不满,彭师爷到无暇顾及他们,而是点点头道:

“谢大人体谅,说实话这天山上是又潮、又闷、又热,我还真有些受不住。”

“不用谢本官,应当是本官代东莞地百姓谢谢彭师爷才是,这么辛苦的事情让师爷做,等以后东莞真地好了,那就有你彭师爷一份子。那个,既然师爷不去山上了,不如做些动笔杆子的事情如何?”

“好,那就听大人的吩咐,不知大人让我做哪些动笔杆子的事情?小的一定给做好了。”

彭智远听说动笔杆子想了下点头答应着,并询问道。

尹非凡用手往那些地上堆放起来的牌子处一指告诉他:

“就是用笔写字,写在那些牌子上,恩,就写‘此牌子乃是东莞县广而告之位。长期存在,如欲在其上宣传自己买卖的,速与东莞县县令联系,价钱面议。’哦,还要在写上一句‘注,联系时不要敲登闻鼓,那乃是告状之用。’好了,就这些,有劳师爷了。”

“好,大人真乃奇才。这样地赚钱法子都能想到,好,这确实是动笔杆子,简单,我是师爷就应该负责写字出主意的,我现在就写。我去取大个地毛笔,佩服。”

彭师爷看着那堆积如山和还在制作中的牌子,又抬头看看天,对着尹非凡拱手施礼边夸着边回屋子准备东西,可是怎么看都觉得他有一种视死如归的样子。

时将近午,东莞县离着县衙西边约有一里远的地方有一个最为漂亮、豪华的酒楼,此时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楼分三层,看样子也是越往上越贵,一顶顶的轿子。一辆辆的马车,来了又往当真是络绎不绝。

三楼乃是清一色的雅间,用来分隔和遮挡的屏风上面俱都画着栩栩如生地花草,一间一个样子,一间一朵花,此时在菊花的这个雅间之中正坐了一圈人,满满一桌子的菜让除了一个坐在主位置上的人无所动以外,其他人都是不停地吸着香气,只是却不敢伸筷子。

“吃吧。诸位兄弟放开来吃吧,今天我们边吃边说说这保护费的事情。最近开买卖的也有,可是都不好收,稍微大些的认识上面的人,小的又是一个薄本买卖,勉强糊口,并且还被一些单独闯荡的混混收过,都想想办法吧。”

坐主位置上地人终于是发话让吃了,并说着此次找这些人来的目的,只是他自己却没有动筷子,依旧稳稳坐那,其他人也是嘴中附和着说吃,也没人敢先动,一时间让场面有些尴尬。

“吃吧,我不爱吃这东西,看来我不动你们都不动,那我就先吃口鱼,好了,大家使劲吃,我等等张莫忧,他买回东西我再吃。”

这人无奈只好伸出筷子夹了一条鱼头对着他摆放的鱼,这下那些人才开始挑着自己相中的菜吃起来,酒也互相敬着喝上,吃归吃,刚才这人的话还放在那里呢,当然要跟着说上两句才行,一个人端起碗酒来,对着他敬了敬说道:

“大哥,这些日子主要是上任地县令被抓了进去,闹的这边一时没有人管,能有点钱做买卖的都走了,此地也被盐耗子们闹得乌烟瘴气,原来那个县令在的时候大体上还能过得去,现在是完了,要不咱们也走吧,到其他地方把当地那收保护费的撵走。”

“胡说八道,走?往哪走,离开了这边我们的家人怎么办?一旦我们离开这里,必定会有他人来占,到时再想回来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实在不行真要找他谈谈,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有好主意,毕竟新来的县令都去他那吃饭,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勤俭,真是可笑。”

这当大哥的想都没想便拒绝了这个人地提议,随后声音略小地嘀咕着,其他人听了也不明所以,知道大哥因收不上来钱心情不好,都没再多说,只顾着吃自己的菜。

“大哥,我回来了,这次那个牛风用另一口小锅给单独做的,说在您找他谈之前,这是最后一次不要钱的,同时也是最后一次特殊的,除非您亲自过去吃,不然,就和别人吃的一样,哦,他还说吃完了记得把这个碗送回去。”

一个二十五六岁的人手上拎着一个小提筐‘噔噔噔’小跑了进来对这个大哥说道,这人正是那天去牛肉丸子吃饭收保护费的那个。

当大哥的一听这话,立即精神起来问道:

“哦?用一口小锅单独做地?这么说比上次的还好?快,快拿上来,这个新来地县令占不少便宜呀,嘶~!匙子来。”

说着话那提筐盖子已经被打开,一股难以形容的香气就飘了出来,让做大哥的不由赞叹出声,等那香气扩散开来后,其他闻到的人眼睛也都直了。

一个人忍不住问道:“大哥,这是谁做的?”

“一个在路边开馆子的人做的,新来的县令就是每天都去那节俭一下,看来我真要去谈谈了。”

上页(1/1)下章上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