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8章 来个壮汉吃白饭

第十部 第十部 椰林斜阳碧波遥 第三十八章 来个壮汉吃白饭

到傍晚的时候,东莞县县衙前面的街、道成井字形左都相隔五十来步远的地方立起了牌子,因是取材不规整,有大有小,有高有低,这些牌子都是衙门中的衙役立起来的,一时引得百姓纷纷驻足观望。

“牌子上面写的是什么啊?哦,还有画的画,是不是这新来的老爷也要管我们要钱了,立个牌子当告示?”

一个领着孙子背了半筐猪草的老头见多出这些牌子,还有人其他好奇的人围观,也凑上来询问,言语中不免有些担忧之意。

“不是,什么要钱?没听说吗?咱们这新来的老爷家里有钱,听说在京城时候那是一掷千金,百八十两银子掉地上都不会拣,嫌弯腰费劲,这样的能要咱们这点钱?我估摸着这牌子上写的东西是给我们东莞百姓做好事的,谁识字啊?帮着念一念。”

另一个年青人比较夸张地把县令给形容成不缺钱的样子,又四处看着找认字的人来问,其他那些百姓或许明知不可能那么多钱掉到地上不拣,可依旧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在旁边小声附和,并举出来给人家外来人十两银子和早上发粥的事情证明。

“爷爷!我知道,这上面说顺着县衙前面那条大路走,到一条岔路上的旁边有一个卖牛肉丸子的地方,非常好吃,县令老爷都说好,让我们想吃的时候去,用不了几文钱,老头和小孩也说好。”

老头领着的这个孙子此时挤进里面盯着那牌子上面的几幅连在一起的图说道,那图是先有一头牛,又有一碗丸子,后面是穿着官服的一个人领着一个孩子在吃,然后是一群人也向那走。再接下来是几个铜钱和一个老头带着孩子同时伸出大拇指的画面。

“不错,正是如此,上面写着‘牛牛牛肉丸子,一个在口,别无所求,天上难寻,东莞独有。’恩,下面还有指明路地图,看来那个卖牛肉丸子的小店叫‘牛牛’。怎么起这么个名呢?”

一个应该是认识字的人背个手在那里读着,其他人马上恭敬地往旁边让让,听了他的话都点头表示明白,这衙门周围一百来个牌子都是写的同样的东西,一个比较聪明的人马上反应过来说道:

“我知道那个地方了,我还去吃过,真的好吃,怪不得县令大人每天都去吃,还以为他是个好官。知道节俭,原来不过如此啊。”

“别瞎说,新来的县令老爷可是好人,那牛肉丸子好吃说明咱们这个老爷不但判案子厉害,还能慧眼识珠,要不是老爷自己拿出来十两银子,这卖牛肉丸子地或许就到别处去了,听听,天上难寻,东莞独有。这是咱们东莞的,抽空我去看看。”

那年青人旁边的一个伙伴连忙把这人的嘴给捂上了,对着周围怒目看过来的人点点头马上使劲夸了几句,这才把别人的怒火给平息下去,那年青人也后怕的不敢再多言。

这一百来个牌子是写着牛肉丸子的广告,其他还在铺设的牌子上就是尹非凡让人写地招商内容的了。牛肉丸子的这个就是想让别人看看效果,等着人家上门来问价,好拍卖出多点的钱用来建设东莞县的基础设施。

县衙之中,尹非凡把大概的事情都交代下去以后,终于是忍不住腹中的饥饿,摸着肚子看那边用零食来对付的童童说道:

“饿了吧,一天没吃饭,这点破事儿交给别人我还不放心,盯着可真累人,你那牛肉干还有没?给我点。歇歇咱们就去小二哥那吃晚饭,这次坐轿子,我是走不动了,等明天就做那个评价各个商店的牌子,先从酒楼开始,按照小二哥他们后来给定的说,不能写什么第一、第几地,那样可麻烦了。”

童童嘴里含着东西,拉过包裹。仔细在其中寻找,随后无奈地摇摇头对尹非凡回道:

“公子。牛肉干没了,我嘴里的这是最后一点,还有些鱼片和一把肉松,您要吗?那个评价弄出来有人愿意来花钱买?并且出那些钱吗?”

“要,总比饿着强,有东西吃就好,评价应该有人重视的,按照小二哥他们的说法,要把所有的酒楼评定成五等十五级,从规模大小、小二的情况、里面地装饰、饭菜的味道、游玩设施等等等等来评价,每符合一项就给一级,每三级以后就升一等,这有了比较,吃饭、住宿的人就能按照需要找自己适合的地方去,差不多的,谁的级别高一点,谁的价格或许就能高一点。”

尹非凡把那入口即化的鱼片吃到嘴里,边享受般地品味着,边对酒楼评价的事情说道,童童怕吃多了一会儿吃不下正餐,已经停了下来,专门侍侯尹非凡,听了话有些向往的说道:

“京城绿野仙踪地自助餐里面好象就已经是最厉害的,为何他们给自己的评价只有三等九级呢,难道他们那种地方都不能达到五等十五级?我真想知道,最高级的酒楼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会的,绿野仙踪绝对不会只停在这个程度上,到时我们也算是老客了,怎么也能上去吃吃,尤其是那个你认的姐姐,可对你好着呢,走吧,现在就动身,正好到那边问问订下的这些等级有没有更详细的要求,我要按照小二哥说地那样,这边的一些势力不好动,那就先不动,我来这里主要地目的是造福一方百姓的,等我把钱赚够,把这东莞其他事情都弄好的时候,就是他们那些盐耗子和银耗子的死期。”

凡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完以后,当先往门口马上喊道:

“来人啊,老爷要出门,准备轿子。”

快步跟上尹非凡同样小声说着:

“是这样,还是小二哥说的对,那些贩私盐和漏银子的只是两个方面。东莞不仅仅有这些,没能耐的人只会盯着赚钱的事情着急,有能耐的可以把任何事情都变得能够赚钱,收拾他们重要,百姓地安定、富足更重要。”

“来客官,这是您要的一中碗一小碗牛肉丸子,给您放这了,还需要什么调料都在桌子上,您自己看着用。”

布头端着两碗牛肉丸子给放到一大一小两个孩子这里。看年岁小的那个穿的衣服要比岁数大的好,大的那个更象是一个跟班的,只听那大的说道:

“弟弟,你这一小碗够吃吗?我把我这碗里的拨几个给你吧?我吃不了那些。”

“不要,哥你就吃吧,等一会儿咱们去买糖,哥你放心,娘不愿意给你花钱,我有。等以后大了你要出去过,分家产也不会少了你地。”

那个岁数小的从腰间的布袋中掏出一把钱,数出二十五文摆在桌上,对哥哥认真地说道。

“恩,你就是我的亲弟弟,我娘去的早,我在外面野惯了,你娘可能才不喜欢我,你放心,谁要是欺负你我拼了这条命也要护你周全。”

当哥哥的这话一说大家就知道是后妈对他不好。见弟弟这么懂事都不由赞扬地看上两眼。

“不就是一碗牛肉丸子吗?婆婆妈妈的,说的还这么酸,小个子的有那些钱不给哥哥揣着?嘴上说地好听,来呀,给俺可最大的碗装,先端上来两碗垫垫底。”

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这时候传了过来。听不惯的人刚想出声质问,一抬头看到这个人以后又把脑袋低下去了,好悬进到碗里,只见后来的这个人足有七尺高,粗腿、壮腰、宽肩、大脑袋,往那一站象座小山一样,浑身上下只穿一条灰布的裤子,那裤腿还有些不够长,脚脖子小腿处露出一大截来,光膀子、光脚丫子。腮帮子上是刚刮去胡子露出的青色印记,瞪着双牛眼不满地看了下兄弟俩,找了旁边大岔腿儿的一坐,示意布头给上东西。

“你,你说谁,谁呢?我,我不,不许你说我,弟弟。”

那个刚才说要保护弟弟的哥哥真就站了起来。哆嗦地对这个刚才说弟弟坏话的人说着,那露出一丝怯却坚定地眼睛。一眨不眨地看向这个坐着都比他站着高的人。

“哦?小娃子居然也敢与俺说这话?来来来,让俺试试你的斤两,若是还行,俺就收你当小弟,以后跟着俺吃香的喝辣的。”

这个人裂开嘴一笑,手着话就把胳膊探了过去,因两张桌子挨着,他胳膊又长,伸开就能碰到这孩子,做哥哥的好象被吓到了,眼睛已经泛红,嘴也开始瘪起来,一副要哭地样子,可是依旧动都没动。

正当这人的手要碰到孩子的时候,另一只匀称的手不快不慢地搭到了这只手的手腕子上,可以明显地看到那手腕子上的肉向内陷下去一块,伸开的巴掌也不由变成半屈的拳头,一碗牛肉丸子同时从这胳膊上绕过,并伴随着声音传来:

“客官这是您要的牛肉丸子,看您的食量大,就用小盆给您盛地,您慢用,孩子小,经不得吓,就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如何?”

“嘶~!伙计,你轻点,俺逗他们玩呢开吧,诶呀,没想到你手上力气也不小啊,好,以后你当俺小弟,出去闯荡你先上,不行了俺再出手。”

这人见胳膊被抓住,往后抽了下居然没**,整条胳膊都麻了,这才嘿嘿一笑,满不在乎地用另一只手拿起个匙子,在那里呼噜噜吃上了,还不忘了对被他吓到了的孩子们做个鬼脸。

“坐下吃吧,能站起来就不错,这两碗我们请了。”

店霄放开这的人手,憨厚地笑笑,摸摸当哥哥的脑袋,夸赞地说道,孩子还是有些紧张,咽下口唾沫点点头坐下来,闷头吃上了。

“好吃,再来一份。”

这只说了一句话的工夫,那个又高又壮的汉子已经把那盆牛肉丸子给吃下了肚,往店霄手里一递,还要。

“好,客官您稍等,马上就来。”

店霄佩服地看了这个人一眼,又瞧瞧空盆,应过一声便去给做,这丸子也快,下锅打两个滚就熟,还是那个盆,洗过后从新添的料又给端上来,看着这个人在几息间再次连汤带水吃完,都不用这人说话,拿过盆继续去做,也不知这人是真饿了,还是本就能吃这么多,一口气五盆消灭干净,‘嘭嘭’拍了两下肚皮说道:

“成了,先凑合下,不能可一家来,换一家再吃些,今晚上就能对付过去,味道真不错,早知道刚才慢点吃就好了,嘴还没过够瘾就都进了肚子,算了,下次注意,那个,伙计,你这卖的丸子真好吃,俺跟你们打个商量。”

店霄就站在旁边,见他不吃了这才把害怕他撑破肚子担着地心放下,应声说道:“客官,可是还有吩咐?”

“恩,那个,吩咐到是没有,你看看俺,浑身上下就剩这条裤子,俺没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