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9章 大家都来聚一聚

第三十九章 大家都来聚一聚

没钱,真没有,一文都没有,所以俺才吃个半饱,剩家再吃,你说咋办,俺都听。”

那人见店霄没有马上应声,还是那副恭敬、憨厚的表情,心里面有些发虚,又拍拍那条也快要磨损了的裤子补充了一句,此时其他吃饭的人同样停下动作想看看卖牛肉丸子的要怎么做,通常都是打完送官,可这人那山一样的身子,一般人还真打不动,虽说刚才拦那条胳膊的时候知道这个伙计手底下有两下子,可那是逗着玩。

“你到是吱一声呀?俺没钱。”这粗汉再次说道。

“您都吃完了,就把那盆还给我吧,钱,不要了。”

店霄从这个人的手中夺回了盆,说着就转身去做丸子,不再理会。

“哎~!那啥,要不你打一顿得了,不难听的也成。”

粗汉脑袋跟着店霄转动,憨笑着说道。

“不骂,嗓子难受,也不打,手疼,你走吧。”

店霄头都没回地把手伸到后面摆了摆。

粗汉两上的表情更加尴尬,盘算了一下又说:

“那,那你把案送官吧,不然别人吃了也都不给钱,你可咋办?”

“不送,没那闲工夫。”

“那你让俺在这干活补偿吧,俺很有力气。”

“不用,搭不起饭钱,就你这吃法,没点底子的酒楼找你去干活,赚的钱都不够往你肚子里搭的。”

“你咋知道呢?俺上个月就白吃了一顿,那个掌柜的让人打了俺一顿还让俺留下来给他做工,结果才半个月,他就请俺吃了一顿好饭菜。最后求俺离开,还给俺买了一身新衣服,送二两银子,这裤子就是,当初俺也没试,不知道短,可惜那点钱俺省着吃也才吃了半个月,后来饿急了就把衣服什么的都给当了,现在也没个去处。”

粗汉越说声音越低。头也跟着往下低,整个人好象都委顿了起来,刚才看着象个山地话,现在就好似一个土包,那些吃饭的人包括两个小孩子在内都不由得被他给感染。

“你那么能吃,没有钱可怎么办?要不你上码头上看看吧,那里整天搬东西,你有力气就能,不然饿了多难受啊。我娘刚去的时候,爹就整天地喝酒、赌钱,我一饿了就觉得肚子疼,实在挺不住就使劲喝水。”

那个刚才的哥哥这时候似乎忘了被吓到的事情,在一旁身有同感地说道。

粗汉抬起头笑笑缓缓摇了摇头:

“俺也晓得上码头搬东西可以赚钱,可码头上搬东西的都是分成伙的,俺入过两次伙,要把很多赚来的钱孝敬给上面的人,结果俺就吃不饱,一个人单干只能接些小活。还是吃不饱,俺这一路上欠了人家不少饭钱,俺已经打听好了,这里地东江上有几处码头,俺就来回干,一天走三个地方。怎么都能吃饱了吧?那个伙计,俺知道拿不出你给上的菜,会扣你工钱,等着,等俺赚了钱,省下两顿便给你送来,俺大牛说话算话,走了,这牛肉丸子真好吃。”

粗汉说着说着突然又恢复了自信似的,头抬了起来。目光也变得坚定,整个人看上去充满了张扬和豪情,转过身,向着东江的方向便大踏步地走了去。

“这位壮士,等一下。”

和店霄心有灵犀的大小姐马上在后面喊出了声,一手拿个子,一手抓着装钱的皮包,一看就是管事人的样子,最少是个女帐房。

“这位姑娘叫俺何事?莫非刚才这伙计说的话都不作数?还要打骂俺一顿。送去官府?那来吧,俺大牛认了。”

大牛忽的一转身。见到是个女地,‘噔噔’两步又走了回来,就那么居高临下地说着,脸上却是一副愿打愿挨的表情,其他人都不由吓了一跳,以为他回来要行凶,偷偷地捏了一把汗。

却没想到,站在店霄身边的大小姐面对这个情况,莫说是害怕,就是眼皮都没有眨一下,反到是轻轻一笑说道:

“不要你钱,我是看着你这么好的,恩,这么高大的身体就做那种事情有些可惜,想来你学过武吧?”

“你咋知道地?哦!俺懂了,一定是刚才手底下有两下子的这个伙计跟你说的对不对,是,俺从小就练过,头先这伙计捏俺的时候,俺已经把动了动指头把那根筋给往旁挪了挪,可还是让他给捏到了,整个胳膊都麻酥酥的,怎的?会些武你想让俺在这干?那你放心,除了你身边站地这个伙计俺心里没底外,其他的十个八个收拾起来不成问题,只是你有这伙计还找俺干啥?”

大牛也不傻,一听这话就往上猜,说到后面还向四周看了下,好象那十个八个人指的是那些吃饭的人一样,把人家给吓得不看直视。

“我们都是一个村子的,做买卖的时候牛风哥哥是伙计,不做买卖地时候他就是我的牛风哥哥,我也不找你,我是帮别人找你,你这身手可以在那个人身边保护他,只要你护得好了,天天都让你吃饱,酒肉都不会缺。”

大小姐开始用酒来诱惑大牛了,大牛果然经受不住这样的好东西,直接就点头答应:

“好,保护人简单,谁要是想害他,俺往他身前一站,别人想过去,那就得从俺头上飞才行,不然俺抓住后甩死他们,说吧,谁那么有钱请得起俺,俺可是很能吃的,这些日子吃的少,都有些瘦了。”

先进到那个屋子去等,一会儿那人便到,哦,你不是吗?牛雷,去给大牛准备些肉食,酒也给他上一坛子,让他先吃。”

大小姐说完,胖墩儿那边就答应一声,回头给大牛示意跟上。打头走进了屋子,大牛一见不是假的,脸上登时露出高兴地笑容,弯腰、低头跟了进去,大小姐则给了店霄一个一切尽在不言中的飞眼。

那个保护弟弟的哥哥这时候却用仰视的眼神看着大小姐问道:

“这位姐姐,那个大个子刚才回来站在你前面你不怕吗?他对我伸手的时候我都吓坏了,现在腿还软呢。”

“他?哼~!别说是他一个人,站在牛军万马。我也凛然不惧,你们两个好好吃吧,一会儿要走地时候记得过来找姐姐,姐姐还要送给你们一些其他的东西。”

大小姐挺了挺胸脯带着一丝傲然的气势说着,随后话锋一转,对这两个能相互帮助的兄弟又承诺给东西。

小插曲过后,一切依旧,来吃东西的人渐多了起来,大小姐好奇地问过以后才知道。尹非凡那边已经给做上了宣传,马上让小狗子去屋子里把一个条幅取了出来,并麻烦正在那舍不得吃肉,一点点往嘴中抿的大牛帮忙挂到高处,条幅迎风招展起来,‘牛牛牛肉丸子’的小吃铺算是正式成立。

大小姐掐着腰问对所有人问道:

“怎么样,这个名字起的如何?是不是非常贴切?”

来吃饭的人不在乎什么名字,看了广告,找到地方,尝了觉得好吃就行。于是都点头,兄弟两个期盼一会儿给地东西,也是赞同,大牛吃人嘴短,哪敢说个不字,小狗子三个人已经习惯了。问什么都说是,只有店霄这时候不得不夸上两句:

“好,好名字,牛牛两字开始时不觉得如何,可因后面是牛肉丸子这四个字,内涵马上就变了,原来可能看到的是牛,够牛气,可都加起来,就是告诉来吃牛肉丸子地人。咱们这丸子不是假的,是货真价实的牛肉,三个牛加起来就是犇(ben),有速度快,豪放等意;这个小馆子他做东西、上东西麻利,吃到嘴中爽口,意境啊,这就意境。”

“牛风哥哥。你别说了,人家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就是想到牛牛而已,象那个兔兔一样,没你说的这么深。”

大小姐被店霄这一番夸到是有些脸红,在那里解释着,店霄则不是如此认为的,更加佩服地说道:

“随便想的名字都能这么好?那就说明根基深,这就是大智若愚,牛牛二字,多么形象?多摸朴实,多么…客官您几位要吃?这些人小铺子可坐不下,要是不嫌累的话,站着吃到是可以,碗够。”

店霄正陪着大小姐逗着玩,打主道上就来了一群人,用眼睛扫过,发现差不多有一百来个,马上把搭巾一甩,笑着迎了上去。

“伙计,伙计,是我呀,我,第一个来吃你这牛肉丸子地那个,想起来没有?我还来过几次呢,这是我大哥,你不是说有好办法么?这就过来了。”

那个当初收保护费的人从后面站出来对店霄眨着眼睛说道,其他的那些人好象横惯了,这时候就往其他几张桌子走去,看那意思是要撵人,店霄一见这样,对这个人点点头,又看了看那些人,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看向那个大哥眼中似有询问之意。

“回来,谁让你们乱动的,哪个再多迈一步我剁了他的脚,都给我回来,没看人家有客人在吃饭吗?瞎走什么?”

这个大哥被店霄那种眼神看过后,好象有一种凉飕飕的感觉从脚底下漫上来似的,马上就明白了原因,想到自己来的目的,和根本就不知道人家的底细,连忙对那些手下喊道,同时回给店霄一个善意地眼神。

那些吃饭的人哪能不知道这帮人是谁?正准备让出地方呢,没想到那个老大又把人叫了回去,好象并不是来闹事的,想到县令都亲自来这地方,并且给做了宣传,也就释然,坐在那里继续吃着,等着回去的时候也能多一个吹嘘的资本。

“你们是干什么的?想惹事儿?那就要问俺大牛许不许了,俺许,俺手上地棒子也不许。”

白吃喝的大牛不知道具体事情,见来了这些人,一个个都不象善茬,把一根一直放在房子旁边的一仗长、手臂粗的做副粱的圆木头就给单手抄了起来,在胳膊肘下一夹,把木头的一端对着那些人来回比画大声喊道。

这一手把所有人都震住了,店霄也默默盘算了一下那个木头的重量,加上他这边夹的地方少,露在外面的地方多的那个杠杆作用,不得不佩服地点点头。

“原来如此,我就说么,如此好吃地牛肉丸子,怎么可能没有高人压镇?好功夫,可是我们不是来捣乱的,我们是来请你们的人帮忙的,误会。”

这个老大一见出来个如此的大汉,以为是专门准备对付这事的,连忙解释着。

正此时,打通往衙门的主道上晃悠过来一顶轿子,‘嘎吱嘎吱’到了这边缓缓停下,轿帘一掀,尹非凡领着童童下来了,一看这么多人,眉头皱皱问道:“都在这堵着干什么?让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