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40章 拉拢同伙站一边

第四十章 拉拢同伙站一边

阳的最后一丝余光遥挂在西天之上,把山川、大地映黄,几只小鸟收起翅膀,挨在一起,站在蜿蜒小路旁的一个大树上,‘唧唧喳喳’交流下一天的收获,偶尔会有放松了警惕的飞虫,跑到树下炫耀它那笨拙的躲闪技巧,随后让某只鸟在今天的收获上又增加了一笔谈资。

劳动了一天归家的人慢慢地走着,被晒得黝黑发红的皮肤已经不再怕这夕阳的那点余温,**在外面没用任何遮挡之物,两个走在一起的人这时候稍稍偏离了回家应走的直路,听那相互说着的话便会知道,二人是想顺便路过别人说的那个牛牛牛肉丸子的地方。

“什么时候出来个卖牛肉丸子的?我天天走这路也没有注意过。”

走在左边的这个身后背着篓子的人腰往前略躬,走在右边那人被夕阳拉长了的影子里疑惑地问道。

“他们一说我就知道了,就是那天县令老爷来的时候给送银子的那几个人盘的铺子,是天天路过,可我们也不是走这一条,当然是见不到,今天看看,不是说县令老爷在衙门周围的路上都把他们这地方写上了吗?”

似两个人这样路过去看看的不少,还有专门就是为了尝尝的,那一百来个牌子看来是起到了应有的作用,而这些因各种理由来到牛牛牛肉丸子铺子的人却都大吃一惊,十张桌子早就被占满,旁边还有等待、围观的,其实不算什么,让别人吃惊的是还有百十来个人专门帮着维持秩序,那有认识的知道这些人是收保护费的,不明白他们今天为何都跑这帮忙。

“排队。排队啊,别往前挤,一个一个来,哪个等不急就站着吃,不许多事,兄弟们看好了,打个碗、坏个凳子什么的要盯紧了,大哥可是吩咐过地。”

收保护费的人中间还有专门负责警告、维护的,旁边还真就有等不急站在那里端碗吃的。小狗子三个人全都忙着活面、拌肉馅、涮丸子,来回端碗收钱的工作都省了,全由那些人负责,该多少就是多少,一个铜钱都没敢偷偷留下。

抬轿子来的两个轿夫和几个衙役也是来回穿梭着帮忙,不时地与大家闲聊上两句,一片友好的样子,场面显得诡异又和谐。

专门用来招待县令老爷的屋子里此时坐了七个人,店霄、大小姐、县令、童童、大牛、收保护费的大哥和一直负责在中间联络地那个人。别人都是正对着桌子,大牛因长得高大,只好侧个身,正一边使劲吃着大块的肉一边警惕地看着收保护费的二人。

“那个,人都齐了啊,那咱们就说正事,先大家认识下,这个,这是帮了我们这些牛家村来的人的县令大人,尹大人。尹老爷,旁边这个机灵又可爱的是大人的书童,童童,大人,您对面的这位是收保护费的大哥,大哥旁边地是一直都没要我们钱的张莫忧。在收保护费的人中属于管事的,这个呢…。”

“俺是大牛,俺今天吃了牛牛这个丸子,没给钱,俺有一身功夫和力气,这里现在俺保着,等这个女东家给安排到别人身边保护别人的时候,俺也会常过来看,让俺知道谁敢收他们的保护费,俺去把窝给他烧了。”

店霄介绍到大牛这里。大牛自己便说了出来,那眼睛一直盯着收保护费的二人,话语中的意思是再明白不过了,就是冲着他们去的,二人见大牛的样子也不生气,还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那个,咱们就一件事情一件事情来吧,先说大牛地,大牛啊。以后你要跟着保护的人就是县令老爷,不能让别人把他给害了。每天都有酒肉,这下你放心了吧?县令老爷吃饭钱还能缺了?”

大小姐这时也插话说道,当先安排的就是大牛的事情,大牛听了这话一直没闲着的嘴终于停下来,有些吃惊又有些高兴地说道:

“好心的女东家,你说让俺跟着县令大人?那俺也算出人头地了,女东家你真好,不要俺饭钱,还给俺找这么大个靠山,女东家俺,俺大牛是有恩必报地,您放心,哪个要是再敢跟您提啥保护费的,俺就先打得他娘都不认识他。”

大牛说这话又看向了坐在那里等论到他们说事儿的大哥二人,那二人同时无奈地摇摇头,没有理会这么个大个子,大牛又突然站起身来,‘轰隆’一声给尹非凡跪了下去,不顾疼地用脑袋‘咣咣咣咣’就是一连串儿的响头,让别人感觉地面都有些晃动,随后说道:

“县令老爷,以后俺大牛就听你的,你让俺往东,俺绝不往西,你让俺打狗,俺绝不骂鸡,哪个要是想害您,那要先问问俺大牛答应不,俺要是不吱声,那就要问俺手中的棒子答应不,对,俺那个棒子还放在外面了,俺这就拿去。”

保证了几句这就要起身去拿那个副梁去,尹非凡被他这一阵闹腾给吓了一大跳,话到是听懂了,马上说道:

“别,别拿了,这里还没危险,有危险也不用那东西,你轻着点,行,既然是绿,牛牛牛肉丸子东家安排给本官的人,那本官就收下了,看出来你能吃,不怕,咱不缺钱,这下好了,整个一小山,本官再出门也安心不少,恩,酒肉天天有,别喝多了耽误事情就行。”

童童仰头看看站起来还要含胸低头才不会碰到房顶的大牛,小手摸着自己的脑袋比画了两下,眨巴眨巴嘴儿,壮着胆子也说道:

“那个大牛啊,我可是一直跟着

子,哦,是老爷的书童,懂地东西比你多,算了一笔右开弓写字,你不会吧?恩,就知道你不会,那你以后还要听我的,不然老爷就生气了。你跟我们走路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不准踩到我。”

大牛看看童童,马上露出一个和善地笑容说道:

“恩,俺晓得了,你这么小就会两个手都写字,是比俺强,以后大了更厉害,俺小时候就不行,只能左右开弓用手钉桩子。听你的,也听大人的,大人刚才说的对,这里没有危险,有危险也不怕,有这个伙计在,那两个收保护费地一起动手也白搭,还好,他和大人您认识。不然他要对大人您动手,俺可不敢保准能护得了您。”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那个收保护费的大哥和联络的人知道这个时候叫大牛地不会说假,听他说坐在那里的店霄居然能那么厉害,不由得又好好打量了一下,却怎么看怎么都象个憨厚地伙计,看那意思和女东应家是一对儿的,并且还有些怕老婆。

“好啦,大家都吃。不然凉了牛风哥哥还要去热,说收保护费的事情吧,那个这位我们已经认识了,是张莫忧,张大哥,不知道这位大哥如何称呼?”

大小姐示意还在激动中的大牛坐下。转回头来对这二人又说着,大牛这时候不坐着了,把已经开始晃动地椅子撤走,蹲在那里,稳稳地打着马步,对县令说了句,这样有事情可以利马就反应过来,便接着吃喝上了。

“哦,这是我疏忽,一直都没有说。我们这些人的大哥也姓张,跟我还是本家,叫张霆勇,对兄弟们讲义气,咱们头两年还不错,只是打去年开始就完了,这东莞被他们弄的乌烟瘴气,买卖都不好做了,人家有点钱的都去到别处。我们保护费就收不上来,说实话。这些日子收保护费我们都要和人家打商量,实在没钱的就少给点,不敢逼急了,怕人家玩命,更怕受不住了搬走。”

一直当联络员的张莫忧这时端起面前的酒碗对着众人敬了圈,一口干掉后缓缓地说了出来,不时地看向尹非凡那里点点头,看来这个新县令在他们心中还是有一定分量的,毕竟是个官,不敢得罪。

那当大哥的有求于人,也是摆不起来什么身份,先向县令这边拱拱手说道:

“大人可能觉得我们都不是什么好人,是,我们就是靠着盘剥那些买卖人来过活,可我们却从来没杀过一个人,打伤地时候到是常有,这次来就是求着这位兄弟给出个主意,若是能赚上更多的钱,一定少伤人。”

尹非凡知道自己刚到这边,全靠着大小姐和小二哥帮衬呢,不能多得罪人,明知道这些人都不是好人,也只好忍了,见店霄都没说什么呢,他也不愿在这事儿上多言,点点头:

“恩,到了听说过你们,本官初到此地,以前的事情只要没有人告,那本官就不会平白无故去抓人,这牛风说有办法,听听也无妨,或许真能有用也说不定,这东莞的百姓哪个伤了,本官都心疼呀。”

“如此就多谢大人开恩,这个,小兄弟啊,可有什么法子能让咱们这些收保护费的多赚些,但请说来,张某定当厚报。”

做大哥的谢过县令,转过头来对店霄恭敬地问道。

“这个简单,保护费照收,还要多收,只是每个收了保护费的地方那就要安排人去看着,真有了事情就要给保护起来,这样人家得到了保护,再给钱的时候就痛快了,实在不愿意给的先不要,等过些日子县令大人也有事情要做,到时会花钱雇你们来保护的,唯一地要求就是你们派的人要真有本事。”

店霄在混淆黑白两道的界线,听着是这么个道理,真做起来以后性质明显就变了。

“哦,明白了,这就到保镖,只不过那些人通常是负责走镖的,我们这样是在当地的,好注意,可具体做起来还是要稳妥一些,这事我记下了,回去与兄弟们商量,哦,也让他们平时少做些玩乐的事情,把本事给练好,以后你这牛牛牛肉丸子被我们保护地时候一文钱都不收。”

张霆勇听过后思量了一下,点点头说出这番话,又看了看尹非凡,试探地问道:

“不知大人过些日子有什么能用到咱们的?到时咱们就当是补偿这几年犯下的事情,同样不要大人一文钱。”

“这个么?本官是想让这东莞的百姓过上好日子,故此想了些主意,能让百姓赚上钱,可就怕一些人不想让大家过好了,会派人前去捣乱,衙门中的衙役到时恐怕忙不过来,本想着在当地找些人来帮忙,既然有你们在,那就安排给你们,等以后这东莞好起来,做买卖的人会更多,你们也应该好好准备准备了,本官如此说你可懂?本官家中不缺钱,不想象前任那样回去呀。”

尹非凡语重心长地对着在座的几个人说着,登时就把那大牛和这两个收保护费的人给打动了,尤其是后面那说出的实话,让人觉得额外的亲切。

大牛转过头看着尹非凡说道:“大人,俺决定了,以后不用天天有酒肉地,能吃饱就成。”

张霆勇也考虑了下一咬牙,承诺道:“大人若是真为把东莞治理好,让百姓过好日子,大人的敌人,就是我张霆勇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