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41章 登闻鼓响案子到

第十部 椰林斜阳碧波遥 第四十一章 登闻鼓响案子到

边的残月似一弯小船,轻轻飘荡在星河之间,衙门中的尹非凡和童童的心里就象那蕴涵了力量的大海,时而沉静,又时而澎湃,微弱的月光顺着那稍稍支起来的窗户照射进来,真实,却又迷幻。

“公子,您睡不着啊?那我给你讲几个故事听听吧,在京城的时候我偷偷买了绿野仙踪幼儿园带图画的册子,上面都是故事,可有意思了,可惜,我只买到一册,前面的和后面的都没有,我给您讲一个白雪公主的故事吧?”

童童躺在挨着门那边的小**,用毯子蒙住脑袋,露出双眼睛看着在那翻来覆去的尹非凡‘呜呜’地问道。

“你那都是小孩子的故事,我这么大人了才不听,买就买了,绿野仙踪的东西买下也不赔,明天我带你去吃饭的时候你就管你的干姐姐要,想要多少都有,今天遇到的那个张霆勇,手底下也有不少人,终于是找到一点可以与那些人抗衡的盟友了,绿野仙踪的人可惜不在这边,不然我就去求求大小姐和小二哥他们,直接派人灭了他们都行。”

尹非凡实在是睡不着,干脆起身下地把窗户推开看着外面夜色。

童童见他起来,自己也马上跟着起来,身上穿着一件胸前画着只兔子的衣服,宽大中还透着清爽舒服,一看就是大小姐的杰作,可能是因为制作的比较急,那图案并不是绣上去的,只这样就已经让童童很高兴了,轻轻扶摸着兔子,站到尹非凡身后劝道:

“公子,我们这次来做官就是老爷要让您好好锻炼一下。您不能总依靠别人,绿野仙踪现在不可能派兵过来的,他们本就是风头太盛,到了哪都有事,这样一来炎华在别人眼中,岂不是只有绿野仙踪?到时皇上该多想了,自古以来最怕的事情就是功高震主,所以他们才在我们背后帮我们,这就已经不错啦。”

“咦?你个小家伙。居然还跟我说起这些事情?看来爹说的真没错,你是那些人中最好的,哎~!可惜,跟:主子,若是你在绿野仙踪,那今后的成就想都不敢想啊,不如这样,以后没有事情的时候你就去那边,跟着那个小二哥学东西。我爹都已打听出来,小二哥的爷爷是咱们炎华的店太师,那可是满腹才华,以前我一直不服气,现在服了。”

尹非凡侧过身,摸摸童童的脑袋,脸上带着一丝不忍之色说着,似乎是觉得他耽误了童童,那窗户底下却突然有了响动,接着大牛的声音‘嗡嗡’传来:

“大人说的是。原来俺还不知道他就是不少说书的人都讲地小二哥,被他给捏住一直不服气,回来时您跟俺一说,俺就服了,俺是比不上他,把俺扔到辽国。还传啥情报抓啥人啊?俺自己就能把自己弄丢了,厉害,才华俺不懂,功夫确实厉害,好象比俺小时候吃得苦还多。”

“多谢公子,其实杨姐姐都告诉我啦,说过些日子就给我把绿野仙踪幼儿园的东西送来,还有一些叫小学的东西,也都是小册子,让我把那些东西学好。以后要有大用,公子,您放心,以后我学的东西多了,就更能帮着您,一定让您做一个大官。”

童童抬头看着天空中的月亮,脸上充满了向往的神色,尹非凡的眼睛里也有了一丝坚定,探出头去对直接铺了个席子。盖个薄毯的大牛说道:

“大牛,你进来睡多好。外间那屋子空着,何必在房檐下躺着,病了该遭罪了,我还要靠你来保护呢,那小二哥功夫虽好,可我也没那本事弄来跟着呀,估计也就圣上还差不多,哦,对了,你可千万别说漏嘴了,那样小二哥就只能马上离开。”

“大人您放心,俺大牛嘴上严实呢,绝不会说出半句,大人,天不早了,您睡吧,俺大牛从小就在这房檐下睡,身子都用药酒泡过的,换了其他地方还不舒服,在这里睡,有个什么动静,好能马上起来,俺已经用那棍子堵上大门,大人您放心吧。”

大牛躺在那里仰着头对尹非凡说道,事实正如他所说地那样,非把人家牛肉丸子的副梁拎来当武器,一端拄地,在他旁边,另一端搭着多出来一块的门墙上,把门整个给横上了,那两个在门口负责站岗的衙役到是轻松,直接坐在木头上,轮流休息。

尹非凡欣慰地笑笑,点头道:

“好,我睡觉,等明天起来就到别处看看,让那些个摸不清路数的人迷惑去吧,呵呵!这个是小二哥给出的主意,这叫明谋。”

天上那一弯残月象个钩子一样,碍眼地悬在那里,周围是来回闪烁不停让人看着心烦的星星,海边靖康盐场的一处豪华的二楼之上,一群人围坐在那里,屋中的气氛好象是黑夜里阴暗地大海,或要有狂风暴雨,又或是旋涡暗礁、择人而噬,那照射进来的月光是如此的惨淡和凄冷。

“陈大鼠,你是和那个新来的县令打过交道的,对咱们这些兄弟说说,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咱们也好想法子对付他,这几天他总是做些让人不猜不透地事情,我这心里反到是有些没有没底儿,还不如就真刀真枪打一次,也好让他见识下咱们这些人的厉害,乖乖地听话。”

围坐在那里的一个人好象忍受不住这种气氛了,当先开口对曾经见过尹非凡一面的这个陈家五鼠的老大询问道。

“恩,看诸位兄弟好象都想知道,那

陈大鼠就和你们说说,这个新来的县令看上去软弱好总觉得他骨子里有一种强硬,明知道一些事情,却又装糊涂,那天我们五兄弟在衙门里吃喝,他敢只带着一个书童过来出言教训。可我还真就不敢对他动手,总觉得那天是在鬼门关上转了一圈,是我们兄弟几个在鬼门关上转了一圈,不是那个县令。”

陈大鼠坐的位置是主位置的左下手,属于仅次于这个主位置上的人,可现在主位置是空的,这些人中就是他最大,四个兄弟也是依着他坐了下去。

那刚才问话地人听了这个有些吃惊,还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

“那么这说。陈大鼠又是你那个感觉救了你们一命?那你们查清楚是谁让你们感到害怕地吗?那县令来的时候好象就只有他和书童两个人吧?谁还和他们有接触?”

“这话不用陈大鼠来说,我就告诉你,他们来的时候是两个人,陈大鼠的那个感觉我还是相信的,至于接触的人吗?那就只有第一天他出去的时候帮着的牛家村那四男一女五个人,现在开了一个牛牛牛肉丸子地小馆子,我已经命人去买回来尝过了,味道确实不错,可就这五个人要是能威胁到陈大鼠他们。打死我都不相信。”

另一个坐在主位置右手边地人直接插言说到,话语中可以看出,他早就做了准备,消瘦地身体与陈大鼠那种强壮的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样子应该是属于智囊型的人物,他这话一出,其他人也都纷纷赞同,觉得说的有道理。

陈大鼠这时又说道:

“现在说这些都没有什么用,最主要的是我们要弄清楚这个县令他要干什么?盐和银子这两块地方是东莞最主要的钱财来源,他不想着把这一块弄到手中。反而天天跑去吃牛肉丸子和抽空审那些偷鸡摸狗的案子,他是不是傻啊?”

“大哥说地是,他绝对是有其他目的的,只是我们还没有猜出来,今天白天他立起来的那些牌子就让人大吃一惊,如真的让他如此弄的话。那些牌子会赚不少钱,难道说他已经放弃我们这边的盐和银子了?想通过那卖牌子来赚钱给自己捞取好处?这主意到是不错,要是赚了的话,咱们是不是也考虑着弄一些试试?”

大鼠的话一落,其弟弟中的三鼠就在那边帮着给分析,其他人听到又有赚钱地买卖,眼睛中都放出了光彩,坐在那里开始和左近的人来回嘀咕着。

正此时,屋子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众人的目光不由都转了过去。看到从门口进来的两个人,眼中期盼的神色更重了一些,这二人正是衙门里地邓主薄和彭师爷,二人是离县令最近的人,知道的也最多。

“大家都在?那好,现在我就说一下,上面的案子下来了,明天就会安排,到时候一定能缠住这个新县令。只是他让做的一些事情我们却不得不做,他现在要知道东莞具体每家有多少牲畜和家禽。大家把自己手下的兄弟安排出去问问吧,并告诉那些人家,从现在开始不准再杀,以免县令又找茬说对不上数。”

邓主薄进到屋子里,并没有找自己的位置,直接站在那里说着,彭师爷在一旁附和道:

“正是,这个时候我们没摸清他的想法那就不可以轻举妄动,弄不好朝廷觉得这边真的不行,派下兵来那就麻烦了,若是人手足的话,也帮着我把此地地山川河流从新画一遍,同样是这个县令安排的。”

“恩,那诸位兄弟就先配合主薄和师爷吧,其他的事情先放放,摸清了这县令要做什么,我们才好应对。”

另一个声音在邓斌和彭智远两个人身后响起,其他刚才还坐着的人,听到声音马上站起来恭敬地齐声问候道:“老爷好!”

天将蒙蒙亮的时候,勤劳的人们为了生计就已来到了各自做工的地方开始了一天的忙碌,衙门里的衙役也都纷纷到门房处报过到,进到各自地地方等待着安排。

“童童,昨夜你睡得可好?我来东莞这些天头一次睡得如此舒服。”

尹非凡伸着懒腰,打着哈欠起身对听到动静马上就反射性醒过来的童童问道。

“好,我也是,我只有在府里和跟着绿野仙踪地时候睡过如此舒服的觉,可能是因为大牛的关系吧,知道他在那里,我就不担心了。”

童童一手揉着惺忪的睡眼,一手把大小姐给他的小熊形状的抱枕甩到旁边,爬起来回道。

“我也是如此,走吧,跟公子我去前面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案子,处理完了好把我们的计划进行下去。”

尹非凡坐在那里,让书童帮着给梳洗和着装以后,深吸几口气,当先向外面走去,看样子有些心急,来早饭的事情都没有问。

‘咚咚咚咚!’

两个人还没等出屋子呢,外面的登闻鼓就被人给敲响了,并且还是一声接一声,却不知为何看着鼓的衙役没有阻拦,这鼓不是这么敲起来没完的。

尹非凡和童童对望一眼,同时点了点头,好象明白有事情要来了。

“来呀,带击鼓之人上堂。”尹非凡来到大堂之上坐定,对着下面喊道,随着‘威武’的唱念声,打外面呼啦一下,进来一群人,并且还是一个拉着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