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42章 事情都因放狗咬

第十部 椰林斜阳碧波遥 第四十二章 事情都因放狗咬

?非凡端坐在大堂之上,看着这些进来的人整齐地跪在手说道:?

“起来说话吧,都是哪个告哪个?给老爷我说来听听,大早上起来就敲鼓,还敲起来没完,老爷我到要看看是何等冤情如此重要?”?

那些人闻言在一片杂乱地恭敬声中站起来,并同时把手伸出去一指说道:“草民告他。”?

‘哗!’衙门外看热闹的百姓不由喧哗起来,只见这些人一个指一个,还有的来回指,也分不清是谁告谁,那些衙役们立即担心地看向县令老爷,很明显,来者不善啊。?

“咦?公子,好乱啊,一、二、三、四……二十多个人都是告的?呔!你们都是要告状的?原告、被告站出来,其他无关之人退后,我家老爷脾气可不好,小心打板子。”?

童童站在旁边,和桌子差不多高,特意往外让了让,把人数了一遍跟尹非凡嘀咕下便大声对那些人喊道,还挑衅一般地看了看同样象没睡醒,两眼通红的邓主薄和彭师爷,那意思我就说了,你们能把我怎么地?只是他的样子让别人看了越发觉得可爱,外面不少百姓探头看到后,都善意地大笑起来。?

‘啪啪啪!’“肃静,肃静,嚷什么,听老爷我这个书童的,无关的人退回去,谁是第一个要告的?先说。”?

尹非凡嘴上喊着肃静,惊堂木也拍得‘啪啪’想,只是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一点严肃的样子,还抽空转过头对童童挤挤眼睛,童童也配合地回了他一个鬼脸。?

“大人,公堂之上应当严肃法纪才是,这下面还有带着冤情百姓在看着啊。”?

邓主薄本是期盼地看着事情的进展。没想到安排过来告状的人还未说案情呢,这尹非凡在那耍上了,连忙从旁边站出一步,‘好意’提醒了两句。?

尹非凡扭头看看邓斌,露出丝感激地笑容,伸手往下面一指道:?

“说吧,哪个先来?老爷我一定秉公办案,决不偏袒。”?

话说的好听,可他地姿势却实在难看。整个人象没有骨头一般,塌个腰,曲个背,弯脖子歪脑袋,一手拄着脸一手在桌子上一下一下敲着,听那节奏应该是某个曲牌,时快时慢,时强时弱,看样子下过不少功夫。?

“大人草民先告。草民姓李,名叫李万金,熟人都叫草民一声李员外,今日前去咱们东莞的聚香楼吃饭,不想刚要进去,就从那二楼飞下来一只盘子,整个扣在草民身上,若是再偏一点,草民这条命或许都没了,这一身百两银子的衣服也全完了。草民现在要告的就这是个书生,是他从上面扔下来的盘子,不仅要赔草民这身衣服,还要赔偿草民因惊吓过度吃的药钱。”?

那些人一下子退回去一多半,剩下的人中当先站出来一个身体富态之人,皮肤白嫩。满面红光,一身的绸缎衣服上即便印着一大块油污,也能看出这人是家中颇有资产,此时他的手正指着一个头带逍遥巾,身着书生袍,手摇折扇地一个书生模样打扮的人。?

“大人,我家老爷说的没错,小的当时就跟在旁边,这个书生扔下来的盘子才准呐,连汤带水的没浪费多少。全都扣在我家老爷身上了,小的还被占上了些呢,只是小的衣服不值钱,便不再告了。”?

刚退下去的一群人中站出来一个给做着证明,观其形、闻其言知道他应该是这个李员外家地下人。?

“退下去,老爷我又没有让证人上来,怎么就轮到你说话了,再有一次,打二十大板。那个书生啊?这李员外说的可是事实?”?

尹非凡狠狠地瞪了那个下人一眼,威胁过两句后看向这个书生模样的人询问道。?

“回大人的话。李员外所言句句属实,那盘子确实是小生从二楼窗户上扔下去的,小生姓庞,名阳、字子初。只是小生并非是愿意如此,而是迫不得已,小生也是受害之人,至今腰还疼痛不已,因此小生也要告,告这聚香楼二楼侍侯的伙计,是他在小生端起盘子准备换个位置的时候撞到了小生,不但让小生没持把住扔出了手中的盘子,还把腰给摔了,恩,脑袋也被磕到,若是过不了省试,那小生的前途便毁了。”?

这书生没有丝毫推脱之意,承认了这个事情,用手一指站在那里的头上缠着清布头巾,肩上搭着搭巾,一身灰色地短打扮的伙计,把自己要告的事情也说了出来,听他的话比刚才让陪钱的李员外还狠,这是让人家赔他一生功名。?

外面那些百姓,虽是已经猜出这些人是专门过来难为县令老爷的,可还是被这个书生给激怒了,纷纷说着不能这样把什么都赖到别人身上,被指着地伙计听到这些话,象是得到了鼓励一般,‘扑通’一下就跪到地上,带着哭腔解释道:?

“大人,青天大老爷,小的冤枉啊,是,是小的碰到了这位公子,可小的哪能没事儿往他身上碰呢?小的也是身不由己,哦,小的姓王,就是叫王小二,这事儿不怨小的,都怨他,他叫田雨顺,他在另一个窗户外面往漏了的地方抹灰,结果他趁着一阵风吹进来,把那灰盆全都给扣了过来,那干的灰就吹到了小的眼睛里,不信大人您看,小地这眼睛现在还红呢,看东西都模糊,万一好不了,以后可怎么娶媳妇呀,小的要告他。”?

王小二说着话就爬到了另一个一身衣服都是蹭的灰白色的人那里,拖着他的裤腿就往前拉,那本是通红?

眼睛中这时候不停往下淌眼泪,看上去确实够惨。?

“老爷,小人也冤枉啊,小人被聚香楼的掌柜的找来是修房子的,踩着梯子到二楼处本没有什么事情,眼看就要弄好了,可谁知这时候有个人在下面碰了小人地梯子。小人好悬没掉下去,那手上拿的盆就再也抓不牢,这才翻了,小人若不是及时扶住了墙,现在可能就躺着起不来了,小人现在一想到往高处上就害怕,今后可能都干不了这个活计,可小人只有只一个手艺,如何养家啊。小人要告,告撞了小人梯子地人。”?

这个田雨顺也跟着跪在那里,一边不停磕头一边诉苦,不时回头瞪一眼站在身后的人,应该是那个把他梯子撞了的。?

“你不用再哭喊了,直接说,是谁让你往梯子那跑的结果给撞了?你哪不舒服,以后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就这么心平气和地说,老爷我给你做主。”?

尹非凡直接对着那个也要跪下来道冤枉的人说着。并给了一个鼓励的眼神,那个人果然停住了动作,整了整衣服说道:?

“老爷圣明,小民名叫韩狗子,家中排行老二,别人也管小民叫二狗子,今日小民本是攒下两个钱想到聚香楼喝那么几盅,谁知刚走到地方还未等进去,旁边就蹿出来一条狗,别看小民名叫韩狗子。可小民从小就怕狗,平时别人家拴着小民都绕远走,更何况那狗奔着小民的方向来,小民这才荒不择路地跑,撞到了人家的梯子,险些没把小民给撞散架子。现在浑身骨头节都疼,许是落下了毛病,以后阴天下雨地有罪受了。”?

“哦,这么说怨那只狗,那狗呢?待老爷我问问它是否也有冤情,看看它要告谁?”?

尹非凡依旧是那副模样,软囓囓委顿在那里,表情说不上是轻松还是颓废,歪个脖子在大堂之上找狗。?

“老爷不用找了,那狗被我杀了。我本是在路边要饭,谁知这李员外看我不顺眼,居然放狗咬我,我便把那狗引开随后要杀,那狗也算机灵,见我要杀它马上转头就跑,这才吓到了别人,可最后还是被我抓住杀了,正等着老爷您判完案子回去炖了吃。我要告李员外纵狗行凶。”?

大堂之上一个只穿了个破裤子的人站出来说着狗的事情,看那已经剩下半条腿的裤子和身上脏乱的样子。果然是个要饭的,旁边人又躲了躲,紧怕碰到身上。?

“老爷,还有我,我不告状,我是来给打证明的,他们这些人说的全都属实,绝无半点虚假,我就是聚香楼的掌柜地。”?

站在堂上最后一个身体略瘦,面像和气的人也上前一步自报家门,那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的亲切,好似能融化世间的一切。?

‘哗~!’外面再次喧哗了起来,那些:见这么多人来回告,纷纷想着换成自己该怎么断这个案子,不少脑袋转得比较快的给出主意,喊着该谁告谁,一个一个来,不考虑前因后果,还有的说所有的事情都应该是李员外来担,是他先放狗咬人的,各种说法都有,不过仔细想来好象哪个都不妥当。?

站在大堂两边的那些衙役也着急了,这绝对是那三案一吓中地第二案,担心地看向县令大人,一时不知如何是好,那邓主薄和彭师爷此时不但没有跟着着急,脸上反到是隐隐带上了一丝快活。?

“大人,此案牵扯过多,是不是还需要找证据?只是这次可没有那些谷子和地可以弄来了,要不?先让这聚香楼的掌柜的弄些酒菜过来?大人您好边吃边审。”?

邓主薄现在也顾不得身份了,高兴地控制不住在一旁明是出主意,暗是嘲讽地说道。?

尹非凡换了个姿势,用眼睛斜了斜邓主薄,探出手来轻轻揉了揉肚子,点点头同意道:?

“邓主薄惦记着本官的身子,本官当是感激不已,既然邓主薄愿意请本官吃顿饭,那本官也不忍寒了你这份心,那个聚香楼的掌柜的,你没听到邓主薄地话吗?去,按照他的吩咐,给弄些酒菜过来,记得,不要太贵的,百十两银子就成,不然邓主薄该心疼了,哎~!在京城会仙楼吃饭这算是最便宜的了。”?

后面这话是对着站在那里给打证明的聚香楼掌柜的说的,那掌柜的一听有些为难地抬起头来看看邓主薄,邓主薄一愣,马上就明白了过来,看了尹非凡一眼咬咬牙说道:?

“恩,不错,我正是此意,只要大人能够断了案子,为百姓做主,我请大人吃一顿饭那也是荣幸,大人,你慢慢想,我去后面取钱去了。”?

邓主薄说完了话果真退了下去,那彭师爷就稳重多了,只是嘴角带起了些笑意,却并未多说话。?

“大人,您要给我做主啊!”?

那些个人好象心有灵犀一般地同时说道,外面的百姓这时候急了,纷纷吵嚷着多给几天时间才行,这么多人的案子岂能儿戏,那些衙役也怕把老爷给逼得紧了想不出办法,用那棍子点着地,让众人安静。?

一直过了半个时辰,这些人地喊冤声才渐渐弱了下来,尹非凡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来回打量着这些人,点点头说道:“不错,有两下子,诸位放心,本官一定让诸位满意,童童,找到了没有?”“公子,找到了,我们还可以赚些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