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43章 几家欢乐几家愁

第十部 椰林斜阳碧波遥 第四十三章 几家欢乐几家愁

童从身后的背包里面拿出来一个册子,看着不厚,也容却不少,因为那上面的字很小,密密麻麻记着,童童好不容易翻到一个地方,与现在要断的案子比较了一下,对着尹非凡说道。

“快让我看看?这也能赚钱?”

尹非凡惊讶地一把从童童手里夺过那个册子,在那里也不管其他人还等待断案了,就那么慢悠悠地看着,那些百姓不明白这的县令怎么了,在那交头接耳起来,衙役猜出个大概,相互使着眼色,一个个都非常高兴,等着断案的不知道这个县令和书童说的是什么,想说话又怕这个时候会挨板子。

彭师爷应该说是这些人中最着急的,他可是明白那个什么能赚钱是什么意思,上个案子就赚了,县令大人一次和他们两个人就不经意间透露过,有的案子办好了可以赚到钱,这时候他那眼睛死死盯着尹非凡手中的册子,可惜上面的字太小了,他站那么远根本看不到,刚悄悄往前移动了两步,童童就跑到他面前伸出小手来一阻说道:

“彭师爷可是想知道那册子上的东西?那可不行,那是我家公子保命的本钱,那里面的事情要是泄露了出去就完啦,彭师爷既然当个师爷的位置,为何不给好好出出主意?上次就一点作用都没起到,若是只让你写写记记的,那还要你有什么用?那点小事情我就可以啦。”

彭师爷没想到童童能说的这么直接,马上就站在当地,愣了愣,勉强挤出些笑容对童童解释道:

“是,你这个书童那么厉害,只是写写记记你一个人可以抵两个。谁让你会左右开弓呢,其实我以前也能帮着出主意的,可是前任县令做的事情太让人气愤,所以我就绝对不再出一计一策,这回新来的老爷比上任强多了,我就想从新开始帮,这不是先要过去看看么。”

“童童,不行啊,这个说的稍稍有些不一样。这么弄案子是能结,可钱却赚不到了,是不是还得去吃顿饭?”

尹非凡这时候在旁边出声了,皱个眉头看那册子来回地盘算,那敲打着桌子地手又换了另一种曲子,节奏更快,那话语中‘案子是能结’五给字刚一出口,除了他和童童,所有的人都定了一下。接着表情就都跟着变了。

百姓和衙役当然是高兴和放松,那站在堂上等着的几个人则是吃惊,而彭师爷现在浑身开始不停地往外冒汗,额头上的汗水已经凝在一起,沿着脸颊往下淌了,有点不敢相信地小声问道:

“大,大人,您,您真的知道怎么结这个案,案子?这些人罚谁不罚谁的不好断定吧?尤其是那些中间的人。他们都是受了别人的连累,可要是只罚其中某个人的话,比如那个李员外,也顶多判他个纵狗行凶,何况那狗也死了。”

“恩恩恩,彭师爷说地在理。直接这么随便判显得太轻率了些,这样,先吃饭,吃完饭再判,那个咬人被打死的狗呢?充公了,陈捕头,那狗是不是应该如此处理?”

尹非凡‘啪’的一下合上册子,珍而重之地交给童童,摸摸更饿的肚子说道,还不忘了那条作为道具的狗。

“回大人的话。那狗若是自己去咬,那只能打死归还给养狗的人,并罚他些小钱,可若是受人指使去咬,那就是凶器,当然要收回来以待考证,大人,不如我等现在就派人去取?也好等大人您吃过了饭回来及时断案。”

陈捕头一点就透,这边说着。那边就有人过去拉乞丐取狗了。

“好,去吧。等本官回来定要好好看看那狗,最好是黑的,到时大家都和我一起看啊,恩,先吃饭再断案,未时之前差不多就能回来,没有人反对吧?那个这几位原告、被告也别急,等聚香楼的酒菜拿回来你们吃了便是,邓主薄想来更是喜欢,本官就到牛肉丸子那里随便吃点,退堂。”

尹非凡一句紧一句说着,也不给别人插话地机会,一口气把话说完拉上童童就去后面更衣出访去了,把这些人给晾在这里一时不知该怎么办,老百姓知道新来的大人有办法了,也不急这一时,纷纷散开,各做各事,已经耽误工的人还抱怨几句。

等大家都走了,彭师爷这才对着还在那里等着的告状之人说道:

“跟我到后面吧,看来这个县令已经知道是我们给他做的套,所以才这么说,我就不信他真能想出来如何断,刚才我也是胆小,怕他真把案子给结了,没敢出言,想再琢磨一番,可现在想来他应该是怕了,故意这么说吓我们,好拖延时间想办法,哼!那就让他在多逍遥几个时辰,记得,他若是断不出来,那大家就要天天来追,缠也缠死他。”

“邓老弟啊,刚才我一个不留心,就让他给跑了,这下又要耽搁几个时辰,啊?这,这是怎么回事?他,他们不,不是年前就被派出去到京城探听消息去了吗?为何回来都带着伤?”

彭智远领着一众人来到他们的那个院子里,远远的就对着应该在里面的邓斌喊着,也不怕别人听了,可一进到院子里,那突然多出来的几个人就让他大吃一惊,边问着边上下打量,只见这些人没有一个好的,全带着伤,胳膊、腿上分别打着夹板,看这样子到是差不多快好了。

“哎~!别提了,咱们是去过京城,原>;是被抓就是被降了职,有用的东西

不说还差点被人家给盯上,匆忙往回走,听说嘉兴府的方法不一样,想去学来,那可是大功一件啊。”

一个双腿都打着夹板的人,把两个凳子搭一起,坐在上面开口说道。

彭师爷连连点头催促道:

“那,那你们学来了吗?这可是天大的功劳。听说他们那边一天产地盐是我们这边地几十上百倍,那就是钱,白花花的银子,黄灿灿的金子,你们以后就享福了。”

“哪有那好事儿啊,人家防范的那才叫严,根本就不让外人进,想买他们本地的东西,只能到指定的地方交易。我们只好决定在晚上偷着进去一次,结果就这样了,挨了打被扔出来,好在身上还有钱,找的大夫稍稍处理下就雇车回来了,咱们是算是好的,遇到了灶民看守,另一拨从海里游过去的人全死了,那海里地是以前那一片的海盗。也不知怎么就听了绿野仙踪的话。”

另一个一条腿和一只胳膊受伤的人在那里仰头看天地说着,语气中没有仇恨,只有感慨,看来是和死的一比较,觉得人家手下还留了情。

“唉!今年怎么就这么不顺心呢?广州府的知府大人说他帮着要来那种制盐的法子,可到现在也没有信,新来的县令也是和别人不一样,行那事让人摸不请脉路。”

彭师爷听过这二人的话,丧气地坐在旁边地凳子上,抄起一碗晾了一会的茶水。仰头‘咕噜噜’灌下去,无精打采地抱怨了几句,把刚才前面地事情原原本本说与众人听。

“还和他弄这种没有意思的三案一吓干什么?要我就直接过去问他是否听话,敢说个不字那便安排人杀掉他,到时这东莞县官府这一块还是你二人说的算,什么事情不就都解决了吗?”

一个一听声音就知道是那种喜欢用武力直接解决问题的人。这个时候有些不满意地开口了。

邓主薄摆摆手说道:

“你以为我们不想杀?可杀掉一县令这边就出一个空缺,到时候再被派来一个更厉害的,更不听话的难道一直杀?朝廷能让咱们这么干下去?到时来的就不是县令,是军令,调动军队剿灭咱们的军令,我们是要把他变成上一个县令那样,最后听我们地给我们做事,恩,咱们再合计一下,看看上面给安排的这个案子哪个地方不对?他若是已经察觉。第三个案子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他这话一说完,几个属于智力型人物的都纷纷点头,开始凑到一起商议,那些个喜欢动武的也都跑了一块,等着聚香楼送酒菜来,同时盘算着是不是安排人多吓这个县令几次。

天是越来越热,这还没有到巳时,那刚升起来不上时间的太阳就烤得人有些受不了,这个时候要想凉爽。那就需要走两个极端,或是用冰和冷水。或是热茶、热汤,富人们自然是选择前者,没钱的就只能是用使劲出汗来排出身体中地热。

根据这一情况,牛牛牛肉丸子这里临时增加了一个羊汤,买来整块的羊肉羊下水,细细切成丁,把羊骨头、羊油扔到大锅里熬汤,辣椒、陈醋、胡椒粉、香菜沫子等准备好,按照放里干料的多少,五文、十文不等,随便地添汤,这离中午还有那么近两个时辰呢,就有人按奈不住坐那里,边‘嘶嘶’抽气儿地喝着汤,边夸着好。

“小店子,太膻啦,咱们不是有好几种方法去膻味吗?为什么不用呢?”

大小姐见别人喝得高兴,她也盛了一碗,已经放下去不少调料和香菜了,可还是膻,皱着眉头强喝下去半碗,把干的调着吃下,汤直接倒掉,凑到锅边又闻了闻,难过地捂着鼻子问店霄。

店霄把最后一扇百叶切好,和弄着汤回道:

“因为那些东西都比胡椒粉这些贵,咱们开的是小馆子,不能卖太贵,再者羊汤喝的就是这个味道,想不膻我用羊肉处理下给煮多好啊?你就是总想着不好吃,其实吃起来还是不错的,没有了这个味道,就不是正宗的羊汤,丸子今天应该不好卖,谁让那个贵呢,不如五文钱一碗的汤加上三张饼,这才十一文,要比那十文一碗的丸子合算。”

大小姐看着那坐在那里地人,承认道:

“是这样,其实我们赚的反而多了些,这只是买一点羊下货,本钱便宜,汤一天添一次羊油就够,小店子,你说我为什么总觉得这样子的买卖,比咱们在京城开的有意思呢?”

“那是因为你自己参与了,所以你觉得好玩,可别人却不行,他们想要过更好的日子,那就得不停地向上,这个问题其实很深奥,需要慢慢来琢磨,现在你赶快去拿个盆,大牛来了。”

店霄说着说着就看到尹非凡带着童童和大牛往这边来,赶紧让大小姐取盆。

“哈哈哈!女东家,俺大牛来啦,哎呀,羊汤,哈哈!好,这个俺爱喝,大人、童童,您二位先请,俺不急。”

大牛护着尹非凡和童童到了近前,不停咽着口水,还做着矜持的样子。

童童垫着脚,好奇地往大锅里看看,用舌头舔舔嘴唇小声对店霄说道:

“今天来案子啦,就是那种一个告一个的案子,稍微有些不一样,案子到是可以结,钱却不好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