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44章 推给掌柜有理由

第十部 椰林斜阳碧波遥 第四十四章 推给掌柜有理由

?渐居中,房屋、树木和人的影子都已变短,东莞县衙了午饭的人再次不顾热地聚集起来,卖茶水的人也趁着如此机会拎着茶壶来回喊着,衙役们拎着棍棒也站到了大堂之上,边看着那六个人在那里同样等待,边与旁边的人小声嘀咕着。?

“县令老爷回了,快让开。”?

随着一个人高喊出声,众乡亲不由扭头向牛牛牛肉丸子所在的地方瞧去,果然,县令大人穿着一身白色绸缎的长衫,一手领着小书童,一手轻轻摇动折扇,给人一种说不出的飘逸之感,若不是知道他就是县令,还以为是哪家出来的公子游玩呢。?

后面跟着的大牛两只眼睛瞪得溜圆,肩膀上依旧抗着那根人家的副梁,走起路来尽量控制节奏,不快不慢地随在尹非凡两步远的地方,胳膊搭在木头的前端,看那架势,好象随时准备动手一般。?

“苏绣,县令老爷穿的那衣服是苏绣,没个几百两银子恐是买不下来,如何?我就说过咱们新来的老爷家中有钱,乡亲们不必担心他会收刮,当初还有人不信,现在怎样?看书童一身衣服也不下百两银子,若没瞧错,那是成都府的蜀锦。”?

一个好象是布庄的老板,远远打量着走过来的三人,与周围说道,那些人虽没穿过这好东西,可也见到过一些好的布料,原本就猜出县令老爷身上的衣服值钱,现在听布庄老板如此一说,那目光中对县令不会盘剥他们的信任又增加了一分。?

尹非凡尽量露出一丝和气地笑容,不时对着周围的百姓点头示意,这一亲民举动让不少百姓都激动的红了眼圈,童童也谨记着着大小姐给说的话。一脸乖巧、可爱地模样,眨着大眼睛来回看,好混个脸熟,以后自己出门买东西什么地不被欺负。?

“回来了?”?

彭师爷问过后与邓主薄又互相看了看,同时向门口迎去,告状的六个人也打起精神,眼里不经意间带上丝焦急。?

“邓主薄和彭师爷中午吃的可好?那聚香楼送来的酒菜味道还成否?如是不错,下次本官也尝尝,由本官来请。这点钱还是拿得出来的,时候不早,咱们升堂问案吧。”?

尹非凡一到门前就看见了邓、彭二人,嘴上调侃着,迈步往里走去,也没计较这些人在未升堂的时候就出现于大堂之上的事情,一直来到桌案之后,打了个饱嗝,‘啪’的一声。把那惊堂木一拍,开口说道:?

“本官这里问一次,你们可愿意私下了结?要知道这案子一但断了,再想私下解决,可就没那个机会了。”?

那六个人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不约而同地看向了站在左边的彭师爷,尹非凡也跟着看过去,嘴角带着一丝深意地笑好似不经意地问道:?

“彭师爷可是和这些人相熟?看他们都等着你发话地样子,你在前任县令离开后应是帮着把这边治理不错,既然如此。那彭师爷,您是觉得这案子该审呢,还是该私下和解?本官认为不是什么大事,和解乃是上策,不知彭师爷以为如何?”?

“这,这个。我也是与大人您一样,觉得应该和解,不过,这种事情应该问他们才对,对,问他们,我在这边许是时间长了,他们才看的我,那个,你们的事情你们自己做主。都看着我干什么?”?

彭师爷额头之上不由沁出一些汗,冲着那些人使过一个眼神,吞吐地说道。?

“告,我们告,不和解,请大人明断。”?

那些人得到了指示,异口同声地说道。?

“恩,告就好,说实话。本官还真怕你们不告了,彭师爷看来果真是积下不少威望。以后若有人告状,彭师爷要先过问一下,以免那些人不听话,来呀,把那些证人都带上来,本官要开始审案子了。”?

尹非凡又对彭师爷说过几句,使劲一砸惊堂木,宣布开始问案,那些证人早就等着呢,这一被传,马上一个挨一个进来站好。?

“李万金,本官问你,你可是放狗了?如实说来,不得有半句谎话,不然,大刑侍侯。”?

尹非凡当先问的这最开始要告状的李万金李员外,这李员外本以为会先帮着他呢,没想到居然先提的这个事情,用眼睛的余光看了彭师爷一眼,彭师爷微微点点头,意思是告诉他承认了,得到指示的李员外上前一步说道:?

“是,草民是放狗咬人去了,草民认下了,可不能因为草民纵狗就把所有的事情赖在草民身上吧?”?

“哇!公子,您说地果然没有错,刚才这个人又看彭师爷了,彭师爷点了头他才说的,不如咱们别审他们了,直接让彭师爷说这个案子应该怎么结岂不是更好?彭师爷您说呢?”?

童童这个时候蹦了出来一手指着那个李员外,一手指着彭师爷毫不留情地说道,那些百姓一听这话纷纷在外面叫嚷起来,衙役看向彭师爷的目光也带上了不满,尹非凡什么也没说只是似笑非笑来回看。?

“我,我真的什么也没做,大人,您要相信我,这样,我,我上后面去,我不出来,以此来证明我的清白,大人,您接着审。”?

彭师爷怕了,这时候只得选择躲开,说过了话便转身离去,可惜童童并没有安稳下来,转头又看向了邓主薄,那些人这时候也同时看了过去,童童继续着说道:?

“看来邓主薄您一直被彭师爷压着一头,不然怎么会等彭?

了,他们才会看向您,那您给说说吧,他们应该怎么站到彭师爷刚才站的这里,这样他们才有主心骨。”?

‘哗~!’?

喧哗的声音又指向了邓主薄,邓主薄也没犹豫,对着尹非凡点点头,话都未说就走了,留一众告状的人面面相觑。童童高兴了,对着尹非凡笑了笑,躲到一边吃零食去。?

‘啪~!’“李万金,既然你承认了纵狗行凶,那就要为整个案子都担上些责任,不过你放心,最主要的责任不在你,只需赔偿点钱就可以,一百两银子。如何?”?

尹非凡拍了下惊堂木以后对着李万金放缓了语气问道,李万金一时不知怎么答才好,左右看看见没有人给出主意,盘算一下那百两银子,点点头说道:?

“草民愿意出这个钱,只是草民现在也是有状子要告,大人是不是给草民判得公正些?”?

“哦,放心,本官绝对不会偏袒任何一个人。那一百两银子要分成几份,一份赔偿被追的乞丐,一份给吓到了韩狗子,一人十两,还要赔给因你这狗间接受害地人,共有四个,算上你在内,每人五两,可那狗是你的,你那五两便抹了去。你可是有话要说?”?

尹非凡继续用缓和地口气说道。?

“啊?都有?那,那加起来好象才三十五两银子吧,草民拿出去的可是一百两。”李万金又问道。?

“剩下的钱是你纵狗行凶扰乱了东莞安稳的处罚,好了,本官现在就判你被砸了的案子,庞子初。你可是从楼上扔下了盘子?为何扔地?怎样扔的?前因后果都要如实说来。”?

尹非凡就这么贪下来六十五两银子,转过头来看着那个书生模样的人询问。?

“回大人您地话,小生是到聚香楼吃饭,因那边有修理的人,怕灰落到酒菜之中,这才端盘子换地方,不想被这个伙计给撞到,没拿住盘子扣在李员外身上。”?

书生上前一步,恭敬地行礼回答,脸上表情平淡。看不出心中所想。?

“恩,好,那个王小二,你也是因那修理东西的人影响到才撞的人吧?”?

尹非凡继续问那个伙计,伙计也因职业特点,玩着腰赔着笑说道:?

“大人您说的是,小的确实是因那吹进来的灰迷了眼睛,不然哪能撞别人?大人,您可要给小地做主啊。”?

“做主。每个人本官都会给做主,田雨顺。你是踩着梯子修东西吓到的,不知你所用地东西是从家中带来,还是聚香楼给的啊?”?

尹非凡不厌其烦地再次对一身灰的人问着,这人一下子就愣了,犹豫着说道:?

“小人,是,是从家带的东西,不对,是聚香楼的,也不对,是,是小人带着趁手的家伙,到了聚香楼用的梯子。”?

说过了话,他可能觉得自己说地不错,稍稍放下心来,退后一步等待。?

尹非凡转向撞梯子的个人:“韩狗子,你进到地可是聚香楼地院子?可是直接就撞到了梯子?”?

“是,是进到了院子中,还转了两下,这才撞到的梯子,不怨小的,都怨那狗。”?

韩狗子见问了几个人并没有说如何断,到他这害怕把责任都推给他,连忙提到了那条狗。?

“问你什么你说什么便是,无须多言,最后就是你这个要饭的吧,本官问你,你追着狗并杀掉它的时候可有人过来阻拦于你?那死狗是在聚香楼院子中发现的,你可是在那里杀地?莫怕,如实说来即可。”?

尹非凡语气更加轻柔,如春风妇拂面一般,那浑身脏兮兮的乞丐本来还没什么,听到县令这种语气说话,反到是紧张了,连续喘了几口粗气点点头:?

“回,回大人,没,没有人阻拦我,我,我就一直追到院子中,拣了个木棒,把那个狗给打死了。”?

“好,那么现在本官就要断了,来人啊,把这聚香楼的掌柜的给本官拿下,哼哼!你事情惹大了。”?

尹非凡刚才那个缓和地语气一下子就变了,看着那个过来给作证的聚香楼的掌柜的厉声喝道,大家都听着呢,没想到县令老爷来了这么一下,别人是一哆嗦,这个被点到名的掌柜的差点堆在那里。?

众衙役不明白为何这个掌柜的有罪,可还是听话地来到他身后把他给推着来到桌案之前,站在旁边看住,掌柜地同样迷糊,左右看看,突然抬头喊道:?

“老爷,冤枉啊,和我没有关系,他们是自己弄的,怎么能说我惹事情了呢?”?

“哗~!”外面的百姓再次出声,谁也.:.不说那些人,反到是把这个聚香楼掌柜的给抓了,有些人以为是县令大人被逼糊涂了,这才如此,在那边焦急地高声喊着提醒,一时间大堂里是嗡嗡之声不绝于耳。?

同往后面道上用来阻隔的帘幕那里并排站着两个人,掀开帘幕的一角偷偷往外看,见县令把掌柜的给抓了,互相瞧瞧,脸上终于露出了奸计得逞地笑容。?

尹非凡此时坐正了身体,脸上是一片严肃,冷笑地看着跪在那里喊冤的聚香楼掌柜,拿起惊堂木,使劲往下一落,震得大家一个激灵,这才开口说道:?

“本官没有冤枉任何一个人,你不服气?那本官就一件件断给你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