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45章 案子已结美女至

第四十五章 案子已结美女至

众人不解和聚香楼掌柜一脸委屈地注视下,尹非凡从起来,背负着双手来到掌柜的面前,度着步说道:

“先说你在有客人吃饭的时候就不应该让人修东西,这明明干扰客人吃饭,这点你应该认下吧?你是舍不得那点工夫,所以才让人来修,这个大家说对不对?”

他最后这话话明显是问外面的百姓,那些百姓一琢磨,是这理儿,齐声喊道:“对~!”

尹非凡此时已经绕着掌柜的转了一圈,稍停,又说道:

“这是其一,其二,你没有及时安排伙计给别人换地方,所以才让人家自己端盘子,在你的酒楼当中没有在显眼的地方写上‘不准客人自己动,否则出了事情,责任自负’这样的话吧?所以那盘子掉下去,责任要算在你聚香楼上,这个也对吧?”

“对~!谁让他不给人家客人换地方的到,还有人给没弄明白的人解释了一下。

掌柜的这时候汗出来了,尹非凡还是没有放过他,继续绕着圈边走边说:

“那伙计遇到这种事情本应该有其他办法的,可他去直接过去了,并且撞到了人,这说明你们平时并没有告诉伙计遇到这个情况时应该怎么应对,下次遇到这个情况,伙计可能还是会犯这样的错,这个也没错吧?”

外面的百姓理解这个情况稍稍有些吃力,这时候不知道哪个在人群中喊道:

“没错,人家绿野仙踪都是把那些可能发生的事情写出来让伙计背,只有背熟了并能做到才允许到前面侍侯客人,他们聚香楼明显就没做道。”

喊完话,众人再找。发现已经找不到喊话的人,可那喊的却没错,听说绿野仙踪确实如此,也开始不分先后喊上了。

‘啪!’

尹非凡拿起惊堂木又拍了一下,把跪在那里出冷汗、咽唾沫的掌柜的吓了一跳后继续说道:

“你那酒楼之下难道就没有人守着?客人要进去地时候不跟在旁边引领?若是有这样的人,大可以发现情况帮着其挡住,人家绿野仙踪,危险的地方不但有人专门看守,还有显眼的提示。楼下难道就不危险?听说他们都在那挂了一层网,就怕上面不小心落下东西砸到人,这个是你的责任吧?”

“是~!”那外面的百姓从来没有听说

“大人,我这毕竟不是绿野仙踪,您不能拿聚香楼和他们比吧?他们不一样啊。这些东西别的酒楼不是也没有准备?为何只说我们呢?”

掌柜的默默数着,发现已经有四项责任落在他头上了,也顾不得害怕,连忙出声解释着,同时看向外边,希望能得到百姓地同情,帮着说几句好话。

“恩?别地酒楼?告诉你吧,以后别的酒楼也要这么做,老爷我都想好办法了,等这些地方都收拾好了。咱们东莞就可以自豪地对别的地方说,东莞的酒楼都是最好的,让别人来,这样才能多赚钱,咱们东莞一定能渐渐好起来,百姓也一定会过上富足的日子。至于你说为什么只说你们聚香楼?那是因为就你这出事了。”

尹非凡这回蹲了下来,看着掌柜的一字一句地说道,言语中透的那种自信,不但让这个掌柜的愣住了,那些衙役和百姓也都不在出声,慢慢回味着这些话,随后再次看向已经站起来,背负着双手地县令大人时,觉得他那瘦弱的身躯突然坚实、高大起来,比那个拎着大梁的人还让人感到安心。

“好啊。好啊!”被县令大人那坚定的语气和长远的计划打动的百姓在外面不停地喊着好,把从来没见过这样场面的尹非凡和童童都给喊的不知如何是好,还是童童反应快,马上小跑两步到尹非凡这里,扯了扯他的衣下襟说道:

“公子,原来做个受百姓爱戴的好官这么舒服啊,您别愣着啦,快,继续断案。”

“哦。对,断案。恩哼!掌柜地不要以为仅这四项,听着,你给别人修理时用的梯子下面为何也没有人扶着?这就说明你施工保护措施不行,还有那人怎么进去的?难道就没有人阻挡一下,那狗进去了以后也没有人驱赶?这说明你们聚香楼的院子并不安全,什么人都可以进去,万一伤到了吃饭的人怎么办?”

尹非凡缓过来,咳嗽一下又给掌柜的安上了两项罪名,这才一步一步,感受着百姓敬仰地目光走回了桌子后面,缓缓坐下来,等待着大家消化一下这个事情。

掌柜的现在就跪在那里低个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可能是觉得有些冤,毕竟这些案子是设计出来的,用他们聚香楼当场地了而已,以为没什么事儿呢?哪知道那套了一圈的案子,把所有的责任全堆到了聚香楼上。

其他那些告状的也迷糊了,本来都准备等一会儿判他们的时候他们就互相扯皮,把这个事情弄得乱乱的,没想到人家根本就不搭理他们,一个个都清白了,后面站着的两位再次对看一眼,发现对方的眼睛里都充满了震惊。

“这,这案子居然可以这么推?那,那一圈人还有什么用?看来我们得从新估量这个人才行。”

彭师爷在邓主薄耳边悄声说道,邓主薄同意地点头道:

“是,是得好好打算一下了,听他

番话地意思,他是想从其他方面着手,以此换来政绩单,这仗我们又败了,想其他办法吧。”

二人说着话离开,里面的尹非凡也开始做最后定案。不但让掌柜的把那些人所要的损失合理地赔偿了,还从这六项不合格的地方狠狠罚了一大笔,并限期改好,那个乞丐因打狗也有责任,被打了十板子也给放掉。

待这些告状的和证人都纷纷离去后,百姓们发出阵阵欢呼,青天大老爷地名号不时响起,把那些衙役和尹非凡、童童二人给听得有些晕忽忽的,由童童提议说是把这个好消息亲口告诉姐姐。于是刚吃下去三盆羊汤二十多个饼的大牛再次高兴地护着二人往牛肉丸子那边走去。

东江之上,滔滔江水奔腾流淌,来往船只穿梭不停,长满了嫩绿叶子地木棉树,轻轻随风摆动的垂柳,终于让酷热地天气有了那么一丝清凉,往返于两岸摆渡船只的人已经习惯了如此的日子,接客人上船,渡江。送客人下船,在他们眼里,来去匆匆的人是那么新奇又是如此地平凡。

江王八兄弟两个就是这样的摆渡之人,每天所做的事情都是简单而又单调,两个人除了盼着多赚些钱能娶上房媳妇,好象就没有了其他的追求,看着来往的人心中没有丝毫起伏,可就是这样的两个人现在却傻了眼一般看着站在岸边等待过去的一队人,准确地说是这一队人前面的两个女子。

只见其中一个女子把飞瀑模样的黑发梳在身后,两鬓处垂下几缕柔丝。贴着脸颊绕过下巴飘在胸前,头上左右个插着三个钗子,其中一组还用金丝相连,自然地搭在头帘之前,青白相衬的红领长袖衣服被一条花带在腰间收拢,一条藕荷色的裙子随着微风轻轻摆动。精致的小脸上总是带着若有若无地笑,那眼睛含蓄而又害羞地顾盼左右。

这一个女子就已经让人魂不守舍了,更何况这女子好象还是一副乖巧的模样听着旁边另一个女子的话,那女子因脸上蒙着面纱到是看不出什么,可那高挺的胸,不堪一握的小腰,圆润的屁股和修长的腿,明显比听她话地那个女子还要强上一分,尤其是那双自然扶在腰间的手,这么远看着都能感觉那是一块美玉。晶莹剔透中又象羔羊脂一般嫩滑。

“大哥,他们好象要过江,咱们快些划,别让别人抢了去,这时候可不能讲什么规矩了,谁载到算谁的,让我离近了多看几眼,我也知足。”

在船后面掌着舵的弟弟看向江边有些着急地说道,那哥哥虽然没有说什么。可是目光却同样散发出一种奇异,点点头。使劲地和弟弟一同向着那个方向冲了去,还好,此时他们船上没有别人,不然人家该怪他们了。

“小姐,您说的真对,咱们在路途上找个地方先练过几个月,不但赚到了钱,还把那些菜也给练的可以啦,现在到这边一定可以闯出一番名号,而且我们雇了这些人,也不用象以前那样整天害怕。”

穿着藕荷色裙子地姑娘,轻轻捋了下被风吹起来的头发,看着面前的江水高兴地对旁边的那个蒙着面纱地女子说道。

“恩,到了这边就尽量不要再提起以前的事情,就让我们从新来过一次吧,等以后赚多了钱,就给你买一个大的宅院,你和冰剑把亲成了,早看出你们相互间喜欢,就是跟了我才耽误的。”

蒙着面的女子用清脆地声音说道,她正是那个‘纤指问情’谢芙澜。

那姑娘听了她的话,脸颊明显红成了一片,来回扭动一下身子,偷偷转头看上几眼在那边负责指挥几个人看护车子的冰剑,扭捏地说道:

“才不要嫁给他呢,整天冷冰冰地,该冻死人啦,就要让他一辈子找不到媳妇,我上次约他晚上看星星,他就真的看星星了,那星星又什么好看的,哼!姐姐,到是你,在这边要是看上哪家公子好了,咱们就试探他一番,觉得合适就嫁给他吧。”

“要船吗?姑娘要船吗?”

二人正说着话的工夫,那江面上就飞快地摇过来一条船,还没等到近前,船上的两个长相相似的人就一起高声喊道。

“几位,我们这也有船,又快又稳,眨眼间就能到对岸,哎~!那江大王八和江小王八,你们两个越界了吧,这里不应该是你们的地方。”

另一只船这时候也摇了过来,船上的人夸了自己一番又对着那兄弟两个说道。

“我们不应该到这边,你们就应该?这也不是你们的地方吧,姑娘,来吧,别看我们两个名字不好听,可这正说明了我们地本事,在这江里,还没有哪个水性能比得过咱们兄弟俩,这才让人送了个外号。”

那个做弟弟毫不软弱地把话顶了回去,又换过笑脸对着谢芙澜二人解释着名字,船也同时停稳当。

“嘻嘻,姐姐,他们兄弟两个说话好有意思,那咱们就坐这船,货和人分过来一些,其他的上那只船吧。”

“好,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冰剑,过来跟我们上船了。”谢芙澜也觉得兄弟两个有趣,点点头答应招呼着人上船。

当船开始摇动,那个弟弟又凑话道:“二位姑娘是来开买卖地?真是好时候,咱们这新来个好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