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46 红尘有缘事不休

第十部 椰林斜阳碧波遥 第四十六 红尘有缘事不休

和日丽,广南西路雷州府那码头外面碧波层层的海中互结伴打渔的渔民们此时觉得特别高兴,原因是刚才那一阵子不知为何,从海的深处涌过来一个大的鱼群,这一下子可谓是考验了平时那些平时看起来还算结实的网。

欢笑之声依旧持续的在这些人的嘴中传出,那鱼仍然不停的一网接一网被装上船,或许他们在高兴的时候也有些苦恼,万一船装不下了,岂不是白白浪费这个好机会?有人看看那有着不少距离的岸边,摇摇头打消了送一次鱼再回来的想法。

“大家都小心了些,这鱼来的急,还如此之多,许是后面有大鱼追赶,下网时千万看清下面,别把大鱼套上,不然船会被带翻的。”

一个应该是比较有经验的渔民站在船上又和儿孙几人合力兜上来一网鱼,有些担心地对着周围的渔船喊,回头又看看那足有两尺多长的鱼高兴不已,其他船上的人好象非常信任这个人,听了话真就每次下网的时候开始变得小心。

“爹,这下好了,今天这一阵子打的鱼已经赶上平时几天的数,回去后可以稍稍歇一下,再买些绳子做一张新的网,船也能好好修修。”

刚才喊话老者的那个儿子,一边与自己的儿子整理着网,一边露出高兴地笑容想着今天收获以后的事情,那个孙子晒得黝黑的脸上同样有了丝开心的样子,刚要说话,张开的嘴便合不上了,眼睛看着海的深处,充满了吃惊的样子。

“船,有船过来。好多地船。”

其他人也有往那边看的,不由带着些害怕高声喊起来,所有人这时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一同看向刚才鱼群冲过来的地方,只见那海上出现了大小不一的船只,开始时还是一个个小点,渐渐地已经能够看清轮廓,足有两千只的船从那边浩荡着就往这边来了。

“爷爷,怎么办?那些船是来干什么的?”

那个孙子终于是把刚才要说的话忘了。转头看向爷爷紧张地问道,其他人也是同样看过来,希望这个经验最丰富的老者能给一个安心地答复,老者却摇了摇头,眼睛里同样有了担忧地神色。

那些船这一会儿满着帆离得更近了,正在渔民们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那当先一艘大船上突然升起了一面旗帜,斗大的一个‘炎’字龙飞凤舞地绣在上面,其他船也开始把所有的旗帜升起来。各种号角声同样响起,两千多只的船一时间放慢了速度,威武、浩荡地向这边继续行进,这些渔民刚才害怕的神情现在已经变成了惊喜。

“炎华的船,爷爷,那是咱们炎华的船,太好了,咱们炎华原来有这么多船,那么大的一定是战船,爷爷。这下咱们可以到远一些地地方打渔了,再也不怕那越李朝和别处的人来抢夺和驱赶我们了。”

那孙子高兴得在船上又蹦又跳地喊着,其他人也是应该是同样的想法,那作爹的也松了口气欣慰地说道:

“朝廷一定是知道我们被人欺负,而这边的船队和水军还不敢和人家打,所以才派过来这些船帮我们。最好是能把这边那些软弱无能的人都撤了,这是皇上想到咱们了,快,跟我给皇上磕头。”

说着话这人真就拉着儿子跪在那里,向着京都所在的方向磕上了头,脑袋撞在船板上发出‘咚咚’的响声,其他人见有人带头也都纷纷如此。

“耿将军,柳姐姐,你们快看,那些人在向着京都的方向跪拜。看来这边真的象别人说地那样,渔民被别的地方的人给欺负惨了,哎!可惜,我们这船队不是过来帮他们打仗的,是来运东西的,要不?咱们先帮着打两场?正好当练兵了,耿将军你说如何?”

打头的大船之上,林皛瑶手上拿着看很远,边往那边张望。边对着身边地柳碧旋和一个身材魁梧,一脸精干之色的人说着。

“全凭林小姐吩咐。此次我等接到的圣旨是一切要以绿野仙踪及林家船队为主,林小姐只要决定了,那说战便战,咱们这些船在这一片地方还是可以横扫的。”

耿将军同样拿着一个看很远,听到林皛瑶问话,侧过身没有丝毫犹豫地说道。

“恩,那好,到时再安排,那些投降的海盗真厉害,说是帮着这边人赶一群鱼过来,真的就让他们找到了一群鱼给赶了过来,咱们的船也应当撒网了,从侧面兜过去,还没上岸就能先赚一笔。”

林皛瑶话音一落,特殊的鼓声就响了起来,那些大船之上开始纷纷往下放下船,看那样子都是打渔用的,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找到的鱼群并赶到了此处。

这时岸上也过来不少人,站在码头之上等待,一个写着‘绿’字地大旗被举起,迎风飘扬,不用说就是和大小姐分开来到了此处的那些人。

今日夜色宜人,海风缓缓地吹拂,雷州府广大的府城当中,一处干净而又简洁地院落里面,在用来休息的一座木制结构的小楼上,那用了两颗夜明珠换到此次来这边机会的段家公子正相对而坐。

“哥,已经到了这里,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去?也不知那边现在是何情况,当初应该换给他们夜明珠时提出让他们给收集情报就好了,现在那个小二一定是在别处搂着他那个大小姐开心地睡着呢。”

段小公子调皮地用手指在蜡烛的火苗之上来回晃动,那烛光也因此不停闪烁

只手拖着一只盒子有些舍不得地攥紧了松开又攥紧。

“那两颗珠子哪能让人家再说别的?蓉儿,你不要再心疼这些身外之物了,若是能够从新回去,你到时还不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听话,把这两颗给哥哥,明天哥哥就去找他们过来的管事之人说。”

段大公子有些无奈地看着自己地妹妹。伸出手来,半抢半要地把那盒子拿到身前,轻轻打开,两颗夜明珠相映发出温润的光芒。

“拿去吧,都拿去吧,这些东西本来就是我地,不行,我要使劲地吃,不能便宜了那个小二。看见他那种奸计得逞地样子我就生气,到时他一定又会过来说我的风凉话。”

段小公子说着话好象憋了一口气,都要发泄出来似的,对着那蜡烛的芯使劲地弹了两下,发出‘噗噗’的声响,跟随他们而来的那四个高姓之人,现在正站于门口外面,警惕地看着四周的情况。

“唉~!”

段大公子看着面前调皮的妹妹,无奈地叹了口气。劝道:

“蓉儿,你也不小了,不能一天还总想着玩乐的事情,若是有一天能回去,爹和叔叔、伯伯们都不在了,那就需要你我来撑起整个大理,那些百姓也应被我们所保护,一个只会玩地公主如何让人放心?看看人家炎华的雨露公主,深入辽国腹地还能抓来人。”

“哼!谁信啊,就是那么一说而已。绿野仙踪当初可是在那,怎么那么巧,所有的功劳都是雨露公主立的?骗骗别人还差不多,哥,我现在就够着急了,你就不要再说我啦。好啦,好啦,珠子已经给你,我要睡觉。”

段小公子被说的烦了,拉起哥哥便给推了出去,小心地把门关好,回过身来坐在那里,眼睛盯着晃动的火苗自言自语嘀咕着:

“我不玩又能做什么?找个人嫁了?恩,这到是个好办法,可我绝对不要什么都不行的。我要找就一定找个比那小二厉害的才可以,对,不能让他小瞧了,最少我要找个掌柜的。”

风未曾停止地吹,月亮上地嫦娥依旧抱着玉兔,一颗流星不经意间在天际划过。

“姐姐,咱们就在这呆着吧,没听那两个江王八说么,这边新来的县令对百姓特别好。断的案子也是如此漂亮,他还说过。以后的东莞县会越来越好,咱们是不是就趁此机会落脚?对了,姐姐,我都想好了,以后我们改名字,您叫谢芙云,我叫谢芙雨,一切都从新来过。”

跟在谢芙澜身边的丫鬟,与谢芙澜一个屋子,陪着在一张略靠外面的**,把那身上的最后一层抹胸解开来抽了下去,光着白嫩嫩的身子,只盖了一层薄毯,仰头从支开的窗户看象挂着繁星的夜空,一脸向往地说着。

“好,依你,就在这边开个店,等以后赚多了钱,就多买几亩地和几个院落,也把跟着咱们来地这些人安排一下,这些人当初挑选的时候可费了不少劲,就怕他们想家,挑的都是单身或是孤儿,既然跟着咱们,那咱们就要让他们有一个家的感觉,绿野仙踪不就是如此吗?”

谢芙澜同样趟在那里看着星星盘算着以后的事情,轻声地说着,那不经意间带起的柔柔声音,让同样身为女子地丫鬟都觉得心中一阵乱颤,连忙说道:

“姐姐,您以后说话的时候可要主意,不能总用这种声音,让人听了会惹来事端的,姐姐刚才说的也好,应该把这些没有亲人的人安排下来,咱们可以开个大点的酒楼,这几个月赚来的银子加上咱们卖了首饰还剩余的银两应该够了,我们这次要做的比绿野仙踪还好,他们只是帮着干够年头的人买地置房,我们连娶妻生子都管,不信比不上他们,哼!”

“恩,管,都管,先管管冰剑,把你许给他,多生几个大胖小子,你呀,就是多事儿,这种事情哪是别人做得了主地?明天到衙门去看看,听他们说,这新来的县令不是有一套专门给酒楼用的规矩么?若是做到了哪点就给哪点的证明,还有县令本人给提的字,咱们去看看,哪怕做不到,也别触犯了到某一条。”

谢芙澜说着话下地,用毯子把身子给裹住,来到窗户这里,把那掩着的一半也给打开,这才觉得看星星能看得舒服,那裹着身体的毯子把她那诱人的曲线给显露出来,给人无限遐想。

丫鬟不由在自己身上摸了摸,觉得还是赶不上小姐,有些无奈地摇摇头,想了下说道:

“姐姐,咱们到了这边要把酒楼给放到什么位置上?我怕卖得贵了这边人都不来吃,又怕卖得便宜了,人家以为不好吃,有钱的便不来了。”

“恩,这事很重要,不急,我们先把这边看看,实在不行问问咱们地县令大人,想来他应该知道些,明天带着冰剑我们一起去,正好也看看大人是个什么样的人,若是那好色之徒,我们只好换个地方了,这个身子惹来不少事端。”

谢芙澜言语中有些无奈,别人看着眼热地身子和脸蛋,对于她来说好象已经成了一个负担。

丫鬟深有感触地点点头同意道:

“好,就去看看别人都夸的县令如何,还有啊,那个什么牛牛牛肉丸子的地方也要去看看,起这么一个破名字有什么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