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51章 以身犯陷寻突破

第五十一章 以身犯陷寻突破

什么?你说什么?不行?你是干什么的?”

成公子对县令大人的态度那是谦逊的,一转头看着店霄却绝对是傲慢的,并没有因为县令在旁边而有所收敛,看来他的思想还是处在身份尊卑的清晰层次上,认为当官的和有身份的人对于普通人可以高出一等。

见他敢对店霄如此说话,尹非凡脸色当时就阴沉了下来,刚要开口,店霄便对他使了个眼色,随后双手交叉地抱在胸前,上上下下来回打量着这个成公子,却是不出一言,大牛在那边不知道怎么想的,配合着咳嗽了一声,也把那比别人大腿还粗的胳膊环抱在前面,与店霄一同交叉打量成公子,也不说话,僵持住了。

屋子里面,童童担心自家公子,轻轻把左间屋用纸和碎布做成的门帘挑起了一些,眨巴着大眼睛往外看,耳朵也前后动了两下仔细听,等外面一僵持,马上允着手指头转回身来对大小姐说道:

“姐姐,小店子哥哥不让那人进来,那人正在喝问吓唬他呢,咱们怎么办?”

看他的样子很急,大小姐听了却不在乎,往门口的地方瞟了一眼:

“不用管,小店子自己就能轻松处理,那个人完了,圣上在见小店子的时候,想要得到什么都是商量呢,他敢喊?他又不是吃饭的客人,咱们吃咱们的,来童童,我给你在这骨髓上放点糖和醋,甜酸地吃到嘴里,味道可好啦。”

童童听话地张开嘴,吃下大小姐喂给的骨髓,抿抿小嘴儿好奇地问道:

“姐姐,小店子哥哥总能见皇上?你能吗?我家公子说本来他有机会见到的。可惜那天皇上去了绿野仙踪的在南门大街那边的店,想来那边的伙计能见到吧?真好!”

“好什么好啊,童童,你是不知道,我和你小店子哥哥都怕见到皇上,每次见到他,他都会管我们要去不少好东西,我们是能不见就不见,实在躲不过去了。也不能轻易跟着官家地话走,怎么?你想见?那回去的,姐姐带你去见哦,抽个空就能看到,哦,皇孙赵隆煊和小郡主赵淑在这边呢,过些日子我带你找他们玩,你年岁比他们都大,要让着他们些。不然欺负哭了,回去对皇上说,皇上小心眼,又该管我们要东西了。”

大小姐好象被童童的话勾起了回忆,想到自己白送给皇上的好东西,就觉得有些不舒服,不由抱怨了两句,又对因吃惊张大个嘴的童童许诺带着找皇孙和郡主玩。

童童使劲点点头说道:

“知道啦姐姐,您和小店子哥哥果然厉害,那咱们现在就吃?不怕他们打进来?”

这回未等大小姐开口。那个一直不爱说话的冰剑却不知为何出声了:

“童童你就放心地吃吧,就他们那二十来个人,小二哥若是起了杀心,半刻钟都用不上,那些人就得死,再说还有我守着门口。怕什么?好好把自己的本事练好了,到时想做官,让你这个姐姐给你要一个官当,想做买卖,给你一个赚钱的方法,想当将军,也可以让绿野仙踪帮你训练些人跟在身边做亲卫。”

冰剑这些话一说完,谢芙雨突然疑惑地看向他,试探地问道:

“冰剑,你是不是一直就想当将军上阵杀敌?你今天怎么说了这么多话呢?”

冰剑这时转过头看着谢芙雨。突然笑了,那从来没有出现过笑容的脸就突然笑了,虽然并不是那么好看,目光也变得柔和地说道:

“以前我确实是想当将军,可后来经历过一些事情却让我这份心变淡了,今天我好象突然明白了些事情,想要为国为民做些事情,未必非要当将军,小二哥不是将军。可他做地那些事情,那些将军是比不上的。他现在这个样子,谁能想到他是那辽国战场上的真正英雄,谁又能知道他为战场上的人筹集了无数的粮草?”

谢芙雨和谢芙云还有童童,同时摇了摇头,想到这个牛牛牛肉丸子,确实很少有人知道小二哥是谁,冰剑此时又接着说道:

“可现在他就是为了陪着大小姐,可以在这边开个小店,目的只是想活的开心而已,既然这样的英雄都能为了开心而随心所欲,那我这个什么都不是的人为何还要整天板个脸?我决定了,以后等咖啡店开起来,我也做一个小二。”

谢芙雨现在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冰剑那从来没见过地微笑,和如此坦然地说法,不正是她想要的吗?不觉间眼睛里面涌出了泪水,却又倔强地说道:

“你要当小二那是你的事情,我可不是杨大小姐,至少不会轻易地答应某些事情,除非,除非你会抓兔子。”

屋子里面的人神色依然轻松,屋子外面的店霄也是表情未变,那双眼睛已经把这个成公子从上到下打量了无数遍,大牛的那根大梁也再次用脚给踩着拉出一截,恢复了刚才的模样,这时可能已经吃饱,见又从新给送上来一盆羊汤,找了个匙子,一下一下舀着往嘴中送,别人看着突然觉得他这样的人还是捧起盆来喝才对,现在的模样,怎么看怎么别扭。

那些个跟着成公子到这边的人,也压下害怕地心思往这边凑近了不少,虽是没再把成公子给围在中间,可也算是保护的阵行,更有人早已悄悄离开,想是报信去了,那本应在这个时候出言相劝的县令老爷似乎觉得人家互相看上了眼不应该打扰,自己寻了个位置坐下,

儿给端上一碗几乎都是羊肉的养汤,就这样还嫌膻,少醋和胡椒粉。

“你,你看着我做什么?你到是说话啊?为什么不让我进去?”

成公子忍受了足足有一刻钟的时间后,终于是抗不住店霄的态度和来自大牛地压力,稍稍扭头看了眼大牛,神色有些尴尬地问店霄,以期望能够找到一个台阶下。周围那些吃饭的人再次停下动作,往这边看来等待着结果。

店霄此时不但没有说话,反到是轻蔑地笑了一下,那微微向上翘嘴角,让人看了有一种莫明的不舒服,成公子便是如此,刚才问出地话不仅没有起到下台阶的作用,反而让自己更加难堪起来。

“小子,我家少爷问你话呢。你哑巴了?”

这时候终于在那些人中有一个人愿意冒着生命危险来换取这次讨好成公子的机会了,果然,他的话一喊出口,那成公子便向他这边看了一眼,感激和赞赏的神色毫不吝惜地送给这个人。

其他人见状也准备出声的时候,店霄说话了:

“成公子?哪个成公子?难道说是成家的大公子?不会吧?听说成大公子相貌堂堂、一表人才,并且已经年近而立,看你这样子才将将二十而已,难道是那个小妾生地野种?哎呀!那可不成。这屋子若是让这种人进来,别的尊贵地人还如何进去吃饭?不成,绝对不成。”

成家的二公子一听这话,脸色刷的就变了,也无暇去问店霄怎么知道的自己是小妾生的孩子,只是声音有些低地辩解着:

“我不是野种,我娘是我爹纳进去的,一直是最受宠爱的,我在家中地位置要比大哥还高,尤其是爹现在安排他出去做买卖去了。这家中我才是说得最算的,以后这个家是我地。”

“哼哼!解释,解释就是掩饰,象你这种人我见得多了,其一不是大房所生,其二不是长子。其三一天只知道在这边糊混,那老大哪是被支出去?分明就是到外面锻炼去了,以后这成家给谁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野种啊,走吧,别在我这丢人现眼,也不看看德行,还想偷看人家姑娘?哼!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呸~呀!”

店霄并未因他的解释而放过他,而是进一步从身份开始刺激。那语言、那形态、那动作,无不充满了蔑视,成公子的娘确实就是最受宠的小妾,故此从小就是娇生惯养,哪里受过如此的气,抬起手指着店霄声音颤抖地‘你、你’的就是说不出来。

“恩哼!休要多说,吵得俺难受,那里面人家不让你进,还死皮赖脸问啥?快滚。不然爷爷我脾气上来,让你们这些小兔崽子哭都来不及。”

大牛这个时候好象烦了。把那大梁又往外挪了挪,多半盆已经凉了不少的羊汤往桌子上一墩,不满意地对成公子众人说道。

“你?我,哼~!牛牛牛肉丸子,少爷

成公子终于是选择了离开,大牛他虽是衡量过不少时候,却依旧没有那个面对的勇气,只好装作没有看到、听到大牛的话,忿忿地对着店霄说了句场面话便带着人走了,可店霄却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他,在他们走出十来步的时候,哈哈大笑着说道:

“我就说他是个野种吧,装地象个人似的,其实身后根本就没有人帮,呸!呸!呸!”

已经走出去的成公子再次回头看向店霄,一句话都没有说,那眼睛里面已经被怨毒给占满了。

待那些人走远,店霄直接转身进屋,尹非凡随后跟上,有些担忧地说道:

“小二哥,今天你说了这些话,那成二公子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为何不给他留个退路?”

“退路?我原本就没打算给他留,这边你一个县令不能去主动招惹那些人,光是等着那要到什么时候,你若是去动一家,其他人必定害怕你也会动他们,到时联合起来你便无处下手,现在这样多好,他若真忍不住过来找事,别的人绝对不会与他们一起动的,毕竟和他有冲突的是我们,不是你这个新来地县令,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店霄此时已经坐到了刚才的位置上,接过大小姐给斟满的酒对尹非凡说过,一口干掉,长出口气,整个人看上去轻松不少。

尹非凡目露感激之色,端起自己面前的酒对着店霄敬了敬,叹了口气说道:

“多谢小二哥了,要不是有小二哥在这边撑着,我早就被他们给撵走了,不愿与他们同流合污的我,也许现在还不知身在何处,多余的话我不说了,以后小二哥若是能用到我尹某人,只须派人传个话,我定当全力以赴,现在这边应该派来衙役,等待他们过来闹事抓起来?”

“不,不用,他来不来还两说,真来了也不用衙门出手,我自会应付,等让他陷进来后,抓住了稳妥的把柄,尹公子再派人一举把家整个给抄了,到时我会给你安排得力人手,记住,抄了就撤,银场不参与,他成家让出来的地方就会成为一块肥肉。”

店霄边慢慢咀嚼大小姐给喂到嘴边的菜边说道。

尹非凡这下全明白了,帮着把酒给店霄满上又问:“那他们若是不动呢?”“不动?不动就逼着他们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