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54章 买卖突然有变换

第十部 第十部 椰林斜阳碧波遥 第五十四章 买卖突然有变换

雨蒙蒙,终于是在炎热的时候给人们带来一些清凉,师爷早早就打着伞继续出门收集东莞县牲畜的情况和地形去了,没有了二人在的衙门成了新来县令自己真正的主场,已经全力支持他的衙役不会轻易透露出任何一点不好到的消息,也许这就是把那些心狠手辣的人分离出去的弊端吧。

此时的衙门后面的一进大院子里正站着几百个从村子被召集过来的人,看其穿着打扮应该是特意整理了一次,打着补丁的衣服都是那么干净,头发也是被好好处理过,只是那历尽的沧桑的容貌,和在岁月洗刷下的痕迹却无法消除。

雨依旧在下着,这些人好象并不在乎被淋到,衙役给过来送的伞被笑着推开,想要给支起帐篷的做法也被拒绝,再三推让以后,几百人中的一个年岁最大的,需要人来搀扶的老者终于说话了:

“陈捕头,就不要再费心了,这点小雨,咱们这些人没那么娇气,多日来这天一直都热得让人难受,淋一淋也好,忙自己的事情去吧,啊!”

“那,那诸位父老乡亲在这稍等,大人马上就能出来,昨夜忙得太晚,寅时才睡,我们就没叫醒他,这一会儿也应该起来了,哦,现在衙门不比以前,有不少东西,若是缺什么开口便是,一会儿我让人给诸位拿些吃食,想是来得早,大家都没吃。”

陈捕头抬头看看天,见雨真不是太大,知道这些人确实不在乎,也不多纠缠,说过两句转身离开,不大一会儿就有人拎着热水和一堆各种各样的酥饼、蛋糕之类的吃食过来。数量不够还弄了些煎饼等东西,反正是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一下就把储备全都拿了出来,这些东西应该都是大小姐他们闲着没事儿,练手以后产生的副产品。

“吃吧,都吃吧,这可是咱们第一次吃到衙门中牢房以外的东西,看来咱们这东莞是真要变天了,我也尝一尝。也算是县令老爷请咱们吃地,到时候到了下面我就跟祖宗说一说这尹县令的东西如何。”

那个年岁最大的老者见大家都看向他,等待着他来拿主意,在孙子地搀扶下打量一番那些东西,点着头,布满皱纹和老年斑的脸上露出些笑容说着,当先接过一块孙子给递到嘴边的蛋糕,用残留的几颗牙一咬,那蛋糕当时就陷下去一大块。吃惊地用手使劲捏捏,那蛋糕随着他的动作瘪了又鼓,鼓了又瘪。

“这,这是什么东西?好吃呀!我这都快要进棺材的人大半辈子也没吃过这么好的东西,不用费劲咬,含在嘴里就化,大家快尝尝,神仙吃地想来也不过如此吧?看来咱们县令老爷真有两下子。”

老头把那一口蛋糕给轻松吃下,嘴角还带着一些蛋糕渣,就开始向众人使劲夸起来。

那些人一听也不再客气。纷纷找着自己看上的东西,就着热水边淋雨边慢慢地咀嚼着,不时相互交换一下关于吃的心得,因东西的味道好,各种猜测和疑问也就多了起来,并把这些东西都归功在新县令身上。

“诸位乡亲为何站在这里淋雨?衙役哪去了。怎么不给支起些棚子?诸位乡亲可不要行礼,这地下雨泥乱不堪。”

大家正高兴地吃着,尹非凡就领着童童出现在后面的一处院门当中,手里举着把比平常人用的大了一圈的伞,连童童和自己都给罩住了,抬头看看天,又看看这些吃喝的人开口说到。

“不要行礼,本官未穿官服,平常说话既可,诸位乡亲。可有衙役出来与你们接待?”

那些人听到声音转身就要下跪行礼,尹非凡只好再次强调了一下,这才止住这几百人的动作。

“回青天大老爷地话,有差爷来要给我们支棚子,是我们没让,许多日子光旱了,这次淋淋雨也好,有招待,这些东西就是他们给拿出来的。青天大老爷,这些东西一定是您从天上带回来的吧?我们这些人。活了这些年从来没吃过。”

那个年岁最大的人被让到了前面,对着尹非凡抱拳弯腰行了下礼,开口帮那些衙役解释着,其他人也怕县令怪罪,在后面也杂乱地说了几句。

“哦,有接待就好,这是本官以后的规矩,只要不是犯了事儿押进来的人,都有招待,哪怕你们有人想问什么事情,也可以进到衙门中,自有人会说与你们听,这些吃食觉得好,那以后就多弄一些,到时让咱们东莞县家家户户都能吃到,恩,那个,时候不早,还是说说找乡亲们这到这边的事情吧,童童。”

尹非凡说了两句客套话,低头看向童童喊了一句,童童马上答应了一声,把后面的背包转到前面,从里面的掏出一个上面卡住了一个盒子的大硬板夹子,一只手托住,一手拿出支毛笔,在那个盒子里面研好地墨中沾了沾,摆正姿势,对着那些人说道:

“乡亲们,这次找你们的时候那些人是不是都已经和你们说过了?种地好的和侍弄牲口好的过来?那你们就一定是各个村子里最好的,现在听我的,把你们平时种地东西一亩大概能产出多少,还有对土地的要求,都说出来,每一种粮食和每一种菜都要说,侍弄牲口的也要把牲口的名字和用途以及吃、住方面的事情说出来。”

那些人听了以后不明白县令要干什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不知道谁先出去,那老头这个时候又代表众人出声问道:

“书童大人,不知道您问这些

什么用?不会是因我们这些人比别人出的东西多,就税吧?”

他这话问出,后面的人都害怕了,一个身体比较壮实的人着急地说道:

“青天大老爷,您别看我牲口侍弄的好,那都是帮别人。其实我自己连一头驴子都没有,帮着他们侍弄完,这才能借来用用。”

有他这一带头,其他人开始诉苦,把自己地难处都说了出来,紧怕多管他们要钱,尹非凡有些埋怨地看了眼童童,意思是他没有直接说明白,使劲咳嗽两嗓子。等众人静下来才解释道:

“诸位父老乡亲莫怕,莫怕,本官不要你们地钱,只要你们的人,本官曾得到一高人指点,这东莞县不能再如此下去了,乡亲们应该过上好日子才对,把你们所知道的都告诉给童童,等他记好了会把你们其中最好的人单独找出来。给你们钱,这回懂了吧?”

那些人听到不管他们要钱,这才放下心,至于为什么还要给他们钱就不明白了,眼睛中都是疑惑的神色,童童这时对尹非凡吐了吐舌头,对那些人详细地解释着:

“其实很简单的,我家公子想把这边的地都按照不同的好坏划分到一起,让你们这些种地好地人告诉如何种,然后就一起来种。整个东莞地牲口也是如此,赶到一起让侍弄好地人来侍弄,到了耕地的时候合理分给各个土地上,哪家的好地和哪家的牲口我们会记下了来,等收了东西额外给予补偿,这就叫规模话集体种植。合理分配那个所有的‘资源’,反正就是为了你们好。”

“哦~!书童大人这一说我就懂了,就起,然后让大家听一个人的话来干,不会象以前那样乱糟糟把好地都给糟蹋了,这是好事儿,我家那头骡子就愿意拿出来,还有一头拉磨做豆腐的驴,只要给它们吃好了别饿到,累了歇歇就行。后面那个是规模、资源地老头子我就不知道了,这都是你们做学问的人才懂的。”

老头静静听过,点着头把事情说了个大概,对这个事情表示赞同,愿意把家中的两头牲口拿出来,看样子他家中还算不错,至少有牲口,其他人也没有反对的道理,这些年被压迫惯了。来了个愿意帮他们的县令,当让要支持。

童童用拿着笔的手那手腕子蹭了蹭熬夜熬红了的眼睛。打了个哈欠,做出写字的样子说道:

“那就一个一个来吧,对某一种粮食或是某一种菜最了解的人都会被留下,还有土地、牲口方面地也是,到时耽误你们自家的事情了,我们会给出补偿的,哦,待别人统计完平时你们正常收入以后,等丰收了就会按照一定比例给你们的,绝对比以前的多,开始吧。”

他话一说完,那些人不再犹豫,把自己最擅长的一方面详细地说出来,其他地人就暂时在旁边等待,尹非凡为了让人家更认同自己,还喊过一个衙役拿过两个凳子和一把伞给这个老头和童童用上,而他自己则一直在站童童身边给打着伞,并对每一个来说事情的人露出一个鼓励的笑容。

这一番动作可把那些百姓给感动坏了,看着他那同样红肿的眼睛,想起刚才衙役说的到寅时才睡,不少人都眼圈红红的,向童童说出自己所有会的东西,甚至保证能如何如何

那个老者坐在凳子上,几次要起来都被尹非凡给按了回去,这才不再动弹,只是却会不时擦下眼角,有些心疼地对尹非凡说道:

“青天大老爷啊,您也歇歇吧,这边让咱们自己问,问明白了挑出前面的一起告诉你们,您这身子骨可要小心,别看年轻,落下了病到老可就遭罪了。”

尹非凡马上说道:

“多谢老伯关心,没事儿的,等忙完了今天的事情就好好歇一歇,今天不单是这边,山上地林子也一样,那边我准备把没有用的树砍一些,然后中上果子,哪怕以后我不在这边了,东莞也能用那些东西多赚一份钱,只要我尹非凡还在这一天,就不能看着乡亲们受苦而不管。”

“羊汤,便宜的羊汤,大家都来喝便宜的羊汤,一文钱、三文钱,便宜了。”

仍然是有些生涩的声音从那成二公子手下之人的口中喊出,那些支起来的棚子下面已经换过了不少的人,显得正规了起来,十口锅依旧不嫌浪费地在那咕噜噜冒着热气,羊膻味笼罩在这一片地方。

成二公子站在一个棚子下面,不管是不是天热,手中的折扇还是不停地摆动,不时有孩子们地声音传来,正是说他这个羊汤馆好喝的那个,只是本应该高兴地他现在却皱着眉头看向牛牛牛肉丸子。

原因无他,牛肉丸子的羊汤今天不卖了,改成了紫菜汤和一种在平锅上摊的象饺子一样的东西,唯一不同的是饺子是死面的,那个东西看样子是发面的,同时配上几样小咸菜,一碗汤一文钱,一个铜钱两个那样的饺子,小菜不要钱,通常一个人吃四个饺子一碗汤就够了,三文钱就可以吃饱。

“过来,看看,那是什么东西?他们这是故意的,我就不信那个发面的饺子一文钱卖两个能不赔,去,给我看看。”

成二公子找来了上次探听消息的那位,那人马上找到帽子绕上一圈,再次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