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55章 为国为民一份心

第十部 第十部 椰林斜阳碧波遥 第五十五章 为国为民一份心

伙计,给我来碗汤,还有你们那个什么饺子差不多一也上两个,快点啊,慢了我到那边喝羊汤去了。”

这人转了一圈到此处又寻了个有人的位置,先招呼的伙计,坐下刚要对另两个人打招呼,突然愣了,嘿嘿一笑说道:

“二位大哥,这么巧?又遇到一起了,怎么样,他们这新弄出来的东西如何?那边卖羊汤的现在已经换人了,看到没有?都是专门找来的厨子,为了找这些厨子,可费了不少劲,天天都赔钱,哦,听说,都是听说,想来不能赔太多,还有清水盆,一样不缺,二位大哥不过去看看?”

“不了,这天现在下雨这么凉谁还喝羊汤啊,在这边吃点带馅的,还有那咸菜,正适合这个现在的天,这汤也不错,够鲜。”

坐在左边的人往那边卖羊汤的地方看了眼,有些遗憾地摇摇头,分明就是觉得那边不会做买卖,连天气都不考虑。

另一个人咬了一口那个饺子,对这打探消息的人说道:

“还是这边好啊,现在这些东西也便宜了,三文钱就能吃饱,到那边喝羊汤的地方吃三张饼就是四文钱,味道本就比不上这牛肉丸子做的,还多花一文钱,不合算啊。”

“客官您要的汤和水煎包来啦!这是咸菜,随您吃,吃不够带走些也可以,别人吃了若是问哪的,您给说上两句,小的就感激不尽,这就忙去了,有事您吩咐。”

三个人说话的工夫,那边的小狗子端托盘就过来了。麻利地把东西放到这人面前,嘴上说着讨好的话,转身离开。

这人低头看看汤,发现就是不值钱的紫菜,只有几片飘在那里,还有一点青菜叶,凑声一闻,觉得不错,再用匙子舀起来吹几下。轻轻喝上一口,眼睛马上就瞪圆了,吧嗒两下嘴说道:

“真鲜啊,怎么可能这样呢?我再尝尝这水煎包,这明明就是发面饺子。”

又不过瘾似地喝了一口汤,这人夹起一个水煎包,轻轻咬开,再次回味一下,仔细一看。这个水煎包是海带、小白菜馅,点点头,承认道:

“确实是便宜,这海带没人吃,小白菜是地里多余拣下来的,怪不得能卖一文钱两个,也就是能对付个本儿,钱全靠这汤来赚,只是这一天得卖多少才能够他们的花消?想不明白啊,这咸菜也都是海里没人要的。”

“这也是那个卖羊汤压的。没办法啊,他们这可是外来的人,若不是有新到这边的县令帮一把,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现在那边还使往便宜了卖,这边再不想些办法就饿死了。你尝尝另一个,那个是南瓜馅的,味道也不错。”

原先坐在这地两个人中的一个叹了口气说道,他旁边那个把剩下的一口吃下,也是有些担忧:

“是呀,那边的买卖应该是成府的成二公子开的吧?这下牛肉丸子可麻烦了,那边要是再降价,这边就没什么办法了,这边的人也是好本事,就这东西也能给做出如此味道。厉害,以后咱们就多来捧捧场,可不能让人给挤对黄了。”

两个人说完话走了,剩下这个人吃一口水煎包喝一口汤,越吃越香,又要了两个水煎包,吃过了以后刚要结帐,就听到屋子里面有个女人的声音在喊,应该是那个女掌柜的。

“牛郎。你说说你啊,让你去别处酒楼后面拣点鸡骨头你也不爱去。那汤地味道还能好喝了吗?本应该用整只鸡的,到时每碗中都有一点鸡肉,可咱们没钱,就只能去拣别的酒楼不要的,你不去,那赚不到钱,就喝西北风吧。”

“嫂子您别生气,我去,我去还不行吗,这下我们每天赚的钱根本就剩不了都少,那个成家二公子卖羊汤的地方在那里只要守上两个月,我们这边就完了,一定不会再有人过来吃东西,都怪大哥,非得罪他干什么,哎~!咱们再想些别的法子吧,希望++盖二十间,那这边就更没有人来了。”

这个声音是一个男的,来打探消息的人一想,应该是那个老四,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听到地内容,连忙掏出几文铜钱,也忘了该给多少钱,扔到桌子上,直接就往卖羊汤的地方跑,看那有些哆嗦的样子,应该是比较激动。

果然,还没到地方呢,就听见他喊上了:

“少爷,少爷,我知道了,我真的知道了,他们那汤太好喝了,他们居然用的是鸡骨头,这还是因为他们没钱,其实应该用整鸡,并每碗都带上肉,他们怕了,怕我们继续在这呆下去,怕了,怕我们再多盖房子,少爷,我这可是偷听到的。”

旁边地人不知道他再说什么,以为有毛病呢,成二公子却是明白,连忙往那边看了看,还好没有人注意,赶紧给拉到屋子中去。

河水渐涨,其中的鱼儿不时把嘴露出水面,一些平时活泼的鸟儿躲到窝中来回啄着身上的绒毛,盐场煮盐的人支起来一个个棚子,在滚滚的浓烟下继续着工作,花草树木到是洗净了身子,被风轻轻一吹,摇摆起来感谢大自然的恩赐,而这一切都说明了,牛牛牛肉丸子买水煎包第二天的东莞县,依旧是阴雨绵绵。

而成家的二公子通过一系列的动作,也再一次向人们证明了成家在东莞实力,那些煮着羊汤地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撤下,换上了熬着紫菜汤的锅,浓浓的香味四散开来,路过的

连续地吸吸鼻子,陶醉在这种炖鸡的味道里。

负责唱那个童谣的小孩子们再一次地感谢牛肉丸子的东家姐姐,今天他们得到的应该是用来熬汤的鸡才对,一个个唱着来到成家二公子面前,看一眼他又看一眼锅,直到成二公子表了态,他们才一哄而散。跑到人少地地方顶着东家姐姐给地新草帽,一边完成着东家姐姐交给地任务,一边唱去了。

那些个成二公子的手下充满了信心再次吆喝起来:

“鸡肉紫菜汤,一文钱一碗,牛肉、白菜馅饺子,一文钱一个,面饼一文钱两张,比别的地方好,快来吃。”

这一喊还真就有效果。不少的人开始向这边涌来,一直把这个地方都给占满了,吃的那是热火朝天啊,每一碗的汤中都有一些肉,虽是不多,可也不是一文能买下来的,那饺子到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肉,毕竟牛肉地价钱在那摆着呢,面饼再次降价。成了人们的首选,一文钱的肉汤,两文钱四个细面饼,过年也不过如此吧。

牛牛牛肉丸子的左屋,被尹非凡领来的童童,不时跑出门用看很远往那边看看,然后一脸不可思议地神色跑回来说那边的情况,直到跑累了,这才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美美地吃着店霄给做的糖醋鱼。又想到了刚才看见的,稍停下来说道:

“姐姐,小店子哥哥,那成二公子是不是疯了,真地是整鸡耶!我盯着一口锅看了几次,好象每卖出去三十碗汤。就会从新放里一只鸡,哎呀,那得多少钱啊?还有那细面饼,啧啧!一文钱俩,不知道这边的面是应该涨价还是应该掉价?其实我最想不明白的是哪来的那些人来吃东西呢?这周围没有这么多吧?”

店霄笑着看向童童,把红烧鸡头中的脑子轻轻挑出,喂给他说道:

“那些人都是我找人安排下去的,然后到其他的地方使劲的宣传,这才让不少人过来,加上前天他们找你家公子买的那些牌子在当天就写上以后。知道他们的人便更多了,你们赚了不少钱吧?”

“恩,是赚了不少,成二公子买下了衙门那井字形地四条街道外面的二百个牌子,我算给他一个牌子一天五百文,他买下来一百天,整整一万两银子,这下可以修出来很长的一条路,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先给了我两千两做压,以后每隔几天给我一些。按照小二哥的规定,五十天以后就必须全给我,是不是要多了?”

大小姐这时也放下喝了一口的葡萄酒,高兴地说道:

“不多,这点钱根本不多,知道京城中我们那小报给做一个宣传多少钱吗?一万两银子只有十天,至于卖东西赔钱,管他赔多少钱呢,我就知道这一下东莞地一些百姓可享福了,百姓平时被他们那些人给压榨的哪能随便吃这东西,现在就好了,让他们卖吧,只要我们还能支撑住,那个成二公子就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他那种从小就受不得丝毫委屈的人,怎么能随便放过我们?卖吧,卖吧,过两天我还降价,三文钱算什么?我降到两文钱就能吃饱的地步。”

“哇~!绿野仙踪,果然名不虚传,能便宜的,姐姐,可你这样做只能帮助东莞的百姓一段时间啊,他们不可能这么坚持下去的,等到了所有的东莞百姓都要去吃,他们也承受不起呀。”

童童用崇拜的目光看着大小姐和店霄两个人,在那里给分析道。

“不用多长时间,人其实只要在一定地时间内,身体里面补充进去一些东西,那么就能坚持很长一段时间,那鸡汤可是好东西,不用天天吃,连续吃几天,一些营养就够了,总比整年吃不到强,至于成二公子他们承受不起?不会等到那个时候了。”

店霄接过话来,带起一丝算计地笑容,对童童,又象是对所有人说道。

广南西路,雷州府外面的大海之中,一些个渔民摇着船聚集到了一起,由一个年轻人带着开始向更远的海中驶去,这些船加在一起足有一百多只,上面摇船的人也全部都是年岁不大的。

他们所去的位置上停着的正是炎华和林家船只组成的浩大船队,那些船上现在也都站满了人,看样子应该是上了岸的水手再一次回到了船上。

这些年轻人地穿从大船的缝隙中穿过,开始向南行去,大船也在这个时候不停打着旗语,号角和鼓声也搀杂在其中,整个船队随着这些来回传递地命令改变着方向,调转船头,开始向另一边使去,和那些年轻人划的船明显不是一个方向,应该算是垂直。

一大一小的两个船队开始分道扬鏣,那代表着炎华的大船队撑起帆来,速度快上一截,没用上多长时间就消失在海平面上,小的那个船队则一直划到了连着的这块陆地的尽头,这才调转方向,朝着西北而去。

“快,再快,绕过这个地方,我们一定要在那些人受到伤害前到达那里,让那些欺负我们炎华的人知道咱们的厉害。”

大型船队的旗舰之上林皛瑶举着看很远,望着茫茫一片的大海对着旁边等候的传令兵下达了命令后,又对柳碧旋、宋雨萌两个人说着,船队真的又快上不少,开始向着那先前的船同一个方向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