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56章 县令大人来称赞

第十部 椰林斜阳碧波遥 第五十六章 县令大人来称赞

将将放晴,偶尔还有一小块云投下几滴水珠,轻轻飘洼当中形成一个个水晕,泥泞的路,踩在上面又滑又粘,而这一切并不能阻止成家二公子扩张、打压的决定,上百人的施工队伍来到了二十间房子这里,一跟跟原木被放下,一个个工具摆好,临着二十间房子开始盖了起来。

成二公子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再去什么花天酒地的场所了,从没受过委屈的他决心要把报复进行到底,每当这边有了新的动作,他都会高兴打量一圈,然后看向牛牛牛肉丸子的所在,炖鸡汤的策略很成功,昨天晚上的时候,本应该在那牛肉丸子吃饭的人,再也抵抗不住这边的诱惑,结果使得那边就有两个不知道情况的人还在吃,可结完帐,路过自己眼前时,明显从他们的目光中看到了后悔。

“呵呵!牛肉丸子,居然敢那样对待本少爷,这次让你们知道厉害,不要以为卖不出东西就本少爷就满意,哼~!这仅仅是个开始,等着吧。”

看着那边现在还空空如野,自己这里二十个棚子已经坐满了人还有在旁边等待的情况,成二公子站在那自语着,脸上是报复得逞的快感,一偻柔柔的阳光正好照了下来,整个世界在他的眼中好象都变成了多姿多彩的模样。

那些个一直在帮着叫卖的人现在也已停歇,这么多的人已经用不到他们再用那干涩的声音来吸引了,那个最能出主意的矮子来回穿梭在二十个棚子下面,手中拿着一只炖好的鸡腿,边吃边四下打量,不时满意地点点头,让人觉得这一切应该和他有关。这时一个棚子中负责处理鸡的人见他到了旁边,连忙拉过来说道:

“矮子哥,这边的鸡又要没了,咱们还买吗?不如随便对付些骨头煮一煮,现在这么卖,卖出一碗就赔近十文钱,要不少给点肉,多煮一煮,都给煮散了一碗也就赔两文多一些。哦,还有那细面饼,本不是我管地,可加里些粗面别人一样能吃,味道差不上许多,现在这样太费钱了。”

被人叫了矮子哥的这个人一点都没有对这个称呼生气,听过处理鸡的人那话,想了下说道:

“也是,昨天一天就送掉二百多两银子。看今天排队来吃的样子,没有五百两银子都不够,恩,你先去买,我跟二少爷说说,这么下去不行啊,没等牛肉丸子那边被挤对垮,咱们自己钱就不够用了,哎~!有这些钱都够我把鸳鸯楼那一对儿双胞胎给赎出来,并置办下一处院子了。”

矮子几口把手中的鸡腿吃下。好象没有吃好咽到了,不停地打着嗝来到成二公子身边,断断续续地把别人的意见转换成了自己的想法给说出来,其中几次提起了钱的问题,让以做买卖名义出来打压牛肉丸子的成家二少爷也不得不重视起来,好象没想到花出去地钱能这么多。皱起了眉头说道:

“恩,也好,就先按你说的试试看,如果还是现在这个样子,那能省就省些吧。”

话音一落,还未等矮子答应离开,那边的牛牛牛肉丸子就有新动作了,这边离的不远,可以清楚地看到他们抬出来一个牌子,因角度的关系瞧不见上面写的什么字。看那个唯一的女掌柜的和四个伙计的样子到是自信满满。

成二公子和矮子正好奇地时候,那边的岔路上就过来三个走在一起的人,看样子应该是奔自己这边来的,走到那边就被牛肉丸子的牌子所吸引,好象出声问了几句站在那里的伙计,居然就进去吃了,并没有再往这边走。

“咦?怎么又有人去吃了?快,派个人过去看看,他们那边是三文钱吃饱。我们这边可是三文钱吃好,虽不知他们做的东西为什么那么好吃。可也没有咱们这肉实在吧?”

成二公子刚才那高兴的样子已经没了,看着牛肉丸子好象从心底产生了一种恐惧,也不顾身处的地方,直接就对旁边喊着,那个一直负责打探的人这时候当仁不让地带上帽子绕圈去了。

那些个挨在这边棚子吃饭地人眼中却有一些水雾涌出来,可没有人出声,只是尽量地闷头使劲吃着,吃过了一份就站起来,走出去消化,过一会儿再转回来接着吃,同时回忆着一些到他们村子看过他们贫困生活的人说的话:

‘去牛牛牛肉丸子那边吃东西去吧,新来的县令老爷让牛肉丸子帮着算计成家弄到的机会,去吧,这里是一百个铜钱,能吃多少吃多少,记得不要说出去。’

于是这些人来了,并死死守着这个不算秘密的秘密,成家和新来地县令老爷哪个亲不用想也知道。

‘牛牛牛肉九子,两又钱吃包。’

那个打探消息的人到了这边一抬眼看到的就是这十一个字,带着些惊讶问在旁边站着的胖墩儿:

“诶!伙计,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又钱吃包的?给我说说,不卖紫菜汤和水煎包了?”

“回您的话,咱们牛牛牛肉丸子现在出来一个新的吃法,两文就就可以让你吃饱,水简包卖,还是一文钱两个,只要您买四个,那咱们就送您一碗汤,您要多少?”

胖墩儿连忙带上满脸笑容给解释着,正巧一阵风吹来,带着锅中的汤味飘过,打探消息的人一闻之下发现还是那么鲜,随手摸出来两文钱一扔,找个位置便坐下了,不大一会儿,胖墩儿把一碗汤和四个水煎包送到面前,还有几样咸菜。

“这是…?野

煎包和汤里面都是野菜,恩?味道还真不错,怎么弄

这人吃了一口,看看馅,又尝了下那汤,发现都是野菜做地,路边随处可以找到的野菜,包括咸菜都是如此。味道却并不差,没有那种苦涩,这下是真被震住了,扭头看看那牛牛牛肉丸子的条幅招牌,嘀咕道:

“厉害,看来还得回去跟二少爷说,三文钱贵呀,这几个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如此模样都能挺住。哎~!可惜得罪了少爷,那就只能怪命不好了。”

几口把那味道不错地野菜水煎包和汤吃了,回味了一下,起身刚要离去,就听到里面又有那天的女东家声音传来:

“牛风哥哥,我们是不是真的不行了,那样的话,咱们回家吧,不在这让别人欺负。这已经是不能再降价,现在就怕万一他们也降,并且弄出来其他的小吃,那可就麻烦了,来来他们好象还要加盖房子。”

“哎~!是呀,他们如果再降价,然后:=边,那咱们就不用卖了,新来县令的那份恩情也不能报,早知道这样。那天我就打成二公子几下,反正都得罪了。”

一个男子地声音也紧跟着传来,打探消息的人眼珠转了转,不再多做停留,转身离开。

东莞县衙门之中,本应该安排出去核对土地、树林、河流等情况地彭师爷此时却带着一个人在跟陈捕头说话。

“陈捕头。咱们衙门中的捕快还缺不少人,刚才我出去的时候遇到个熟人,跟我一打听便让我说情把他儿子给补进来,还给了几吊钱,你看是不是给安排个地方?”

他话一说过,对旁边站着的那个人使了眼色,那人马上近前几步,把身上的褡裢打开,从中掏出三吊钱来,十多斤的分量在他那手上显得轻飘飘的。到是有把子力气,边把钱给陈捕头边陪着笑。

“这可不行,彭师爷,咱们现在这些人其实早就够用了,县令大人和上一任不同,我可不能随便答应,这钱你们拿回去,事情我会跟县令大人说,若是大人同意了。那我再找彭师爷您也不晚,不过。我看这位兄弟应该有两下子,为何不直接提上去?那可比呆在这衙门里强。”

陈捕头没有去接那钱,脸上带着遗憾的神色拒绝了。

“这个….吧,或许陈捕头干的好能提上去呢,陈捕头你说是吗?”

彭师爷见人家不同意,顿了下带着诱惑和威胁地意味再次说道。

“哦,彭师爷说什么能提上去?难道咱们这衙门上面还有升迁的途径?那可要跟本官说说,本官就是愁这升迁无门啊,不知道陈捕头再提,能提到何等位置啊?”

不知何时尹非凡带着童童出现在了旁边,突然开口说话把彭师爷给吓一跳,那个他要介绍的人也猛一转身,警惕地看着尹非凡。

“哦,大人到此,这正说着等您提上去,陈捕头好一起跟着往上升,大人您还能找不到门路?不用急的,就凭大人您的断案本事,许是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被提上去了,到时大人可别忘了我这个师爷。”

彭师爷顾不得额头上吓出来的汗,弯腰行礼说着奉承的话,又看了看陈捕头,一咬牙对着尹非凡又说道:

“大人,这孩子乃是我一故交之子,身手还过得去,听话又机灵,并且还认识一些字,能写上几笔,还望大人通融一下,让他在衙门中当个捕快,一是有个事情做,二是也能为朝廷尽份心。”

“哦?还能认字、写字?好,既然师爷说话了,那便留下,不管为了什么,衙门中多个帮手总是好的,也不差他这一份钱,陈捕头啊,一会儿去给找身衣服,让他到后院见我,正好我还有些事情需要会写字的人帮着办,彭师爷,这时候也不早了,你在这先吃了饭再去看那些地方?”

尹非凡显出高兴地模样,走过来拍拍新来这个人的肩膀,满意地点点头就给留下,彭师爷见目的已经达到,明白县令大人不满他放着正事不做跑回来,连忙摇着头拒绝了吃饭的事情,转身离开。

不大一会儿,陈捕头领着新来的人换过衣服就到了后面尹非凡指定的院子当中,不少地牌子堆在一个角落,尹非凡正带着童童研磨呢,地上已经有几个牌子写上了字。

“大人,这个新来的捕快叫何琼,现在已经给您带来。”

陈捕头来到尹非凡近前指着新来的人说出名字,眼睛里却满是担忧之色,几次想开口对尹非凡说什么又都因何琼在这里忍住了。

“哦!来了,恩,到是麻利,不错,那个何琼啊,以后在这边就好好干,有什么事情说与本官听,哪怕是家中有了难处,本官都会管的,来,现在给你安排个事情,看到地上那些牌子没有?照着前面的这几个的字,都给写到那些上面去。”

尹非凡研下去不少的磨,见人到了,带上亲切地笑容开始安排事情,那个何琼看样子比较老实,使劲点了几下头说道:“谢大人,一切都听大人安排,大人放心。”

说过了话这才开始打量地上几张牌子上的字,只见上面写着‘东莞县成大善人正命其二子救济贫苦,特此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