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58章 县令大人乔装去

第十部 椰林斜阳碧波遥 第五十八章 县令大人乔装去

皇上皇上息怒这万家米行耍的小手段臣自会处理才下面人来报大理国的赵氏派人来要求面圣不知皇上可是要见上一见?”

陪同在旁边的孙老头这时候连忙凑过来安慰着皇上。

“恩?大理赵氏?哦篡了位以后想到这边让朕承认?哼!哪有这种好事等他真能站稳脚再说随便派个人接待便可朕也累了这蹴鞠看的真是败兴去安排到绿野仙踪这边的店中让他们给朕好好踢一场万家米行那个新来的掌柜的一定要狠狠收拾朕是来看蹴鞠的他弄上这些人来做什么?我炎华无人乎?这是欺君吴家的小公主你可愿与我一同前去?”

皇上一口一个朕看样子是真生气了平时都不是如此称呼不再多看一眼场上已经停止动作的两方人也不管大理人过来摸摸旁边还在吃着冰淇淋同样一脸郁闷的吴家小姑娘邀请道。

“恩恩去我和太皇上爷爷一起去这边真没意思去看绿野仙踪自己蹴鞠队比他们这个强那奖赏就给绿野仙踪吧我不反对的。”

小姑娘听到还有比赛可以看连忙停下手中的动作把小熊娃娃一抱就站起身来等着一同离开。

场上的陈大牛接到旨意跟随一同到这边的绿野仙踪去比赛整理好队伍当先离开剩下万家米行的人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听着周围场上的斥责和个别的谩骂声脸上带着尴尬的神色快步钻进了休息的地方这一场本应该是被大家企望地蹴鞠赛最后变成了一场闹剧。

皇上一直带着吴家的小丫头上了绿野仙踪有着风扇的马车时才压下心中的不快探出头对着旁边的一个小黄门吩咐道:

“去告诉孙大人让人问清楚大理国的人是从哪个地方过来的。让他找白大人安排军队把那个地方给守好绝对不允许他们那边因战争过来的人随意在炎华惹事。”

跟着的小姑娘不明白这些事情现在应该是一门心思都放到了蹴鞠上面见皇上说完话马车开始缓缓起动紧紧怀中地小熊问道:

“太皇上爷爷这个蹴鞠队难道就不能多一些吗?就这么几个也不够看.”

“哦?你想看多点?好小店子早就说过了。要在炎华各个地方都有蹴鞠的场地我还没有把旨意送出去一会儿就写等明年这个时候就能有很多的蹴鞠队伍了到是我找好的来京城带着你一起看如何?”

皇上伸出手来举到风扇前面感受着那凉爽的风舒服地眯上了眼睛。也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随便吃一文钱随便吃只要一文钱了这些东西可以随便的吃。”

艳阳高照之下前些日子还是冷清的小路旁边现在已经是成了东莞县小吃的一个聚集地那先后起来的四十间房子和房子中间空地上地棚子下面是一口口各种各样的锅中混杂在一起的味道远远飘开让闻到的路人都不由驻足。

成二公子的手下们再一次站到远些的地方开始吆喝那些小孩子也同样买力地唱。口中的词一改再改最后改成了没有什么实质内容都是夸赞东莞县成家的话简直就要把他们捧上天一般成家的家主知道这是因二儿子开的买卖才有如此地效果以后抽空把这个一直不争气的儿子狠狠夸了一通就连那浪费的钱都不多过问。

东莞的百姓们现在也顾不得在好好想一想成家家主是不是得了什么病。很多家挺都是带上一家老小揣着几文钱到这个地方吃个够寻个位置也不嫌人多看着桌子上那鸡鸭鱼肉应有尽有的样子也用最快的度对着临时找来地伙计说出自己爱吃的东西。

“哼哼!这回知道怕了?晚了居然敢对本公子那么说话?我要让你们后悔一辈子想走都不是那么容易离开东莞县这个地界县令也保不住你们。”

成二公子手中摇着折扇。看着自己这边人们接踵磨肩、不停穿梭的样子又看看牛牛牛肉丸子那空无一人的棚子一丝冷笑出现在嘴边几个一直守在他旁边的人也在旁边不停地附和直到牛肉丸子中的五个人都出来到棚子下面聚集在那里说着什么话的时候这边的人才停下讽刺的话一同看向成二公子等待他的意思。佩佩贡献

“恩。他们难道真是干不下去准备走了?那可不行这些日子他们也赚了不少钱。哪能让他们如此轻松离开?快马上回去给我再叫些人过来他们如果要走那就跟在后面只要一出东莞县地地方那就冲过去给我好好收拾一顿用麻袋装起来带回府中我要慢慢出这口恶气。”

成二公子看四男一女五个人商量了一阵什么之后开始收拾那些桌椅板凳以为他们似乎想离开转头对着一个身边的人吩咐着那个人一点都未耽搁‘噔噔噔’跑着离开。

不大一会儿牛肉丸子那边的东西便收拾妥当四个男的开始从屋子中和后面的那个地方往外拿工具和木头四个人稍做停顿又开始在那里干上了也不知道想要制作什么看样子还比较费事女东家给烧上了热水不时用碗盛了给端到那四个人旁边解渴。

“看出来他们是想干什么了吗?不会是又琢磨出一种味道美的吃食不要钱往外送吧?赔死他们呀给我盯紧些哪怕他们改行做木匠少爷我也一样让他们活不

成二公子看了半天越看越觉得那些人是在做木匠活害怕他们找到新的糊口的方法马上把这个方面也给算计了一下觉得没有问题了这才露出笑容。

一文钱的小吃现在已经成为了东莞县地一道风景。那些被从别处雇来的厨子一个个忙起来就歇不下好在成家地二公子都是一天一结算他们到也不是很担心最差也就是少拿一天的钱。

此时来这边吃饭的人已经不只是最穷的人了一些个家中同样不太富裕和某些吝啬到了极至的有钱人也会同样来到这边占一把便宜四十间屋子周围已坐满了人旁边还有一些等不及站着吃和排队的看那长长的队伍就可以猜测出这成二公子一天要送出去多少钱。可能没几百两银子都不够吧。

正当这成家的人心疼而又获取大量百姓好评及县令大人褒奖的时候一种说法开始悄悄在东莞县蔓延开来。

“诶!老哥你听说了吗?咱们县令大人要有所动作了开始准备对付那些原来这个地方地恶霸怎么?不相信?那你看看成府原来也是一霸后来占着一个银场开始大财现在正和新来的县令私下里联手呢看看他家那个二公子最近做的事情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盐场中冒着酷日不停煮盐的几个人趁着换卤水的工夫。凑到一起开始谈论现在东莞县的事情一个看样子脑袋比较好使的人正跟其他几个人分析着情况那听的人中有个年岁稍小地用舌头舔了下嘴唇赞同道:

“二叔说的是那个成家的二公子确实变了不去青楼玩耍也不在街上随便的逛来逛去欺负平常人家的女子整日就在那牛牛牛肉丸子旁边的四十间屋子中坐镇那卖的东西简直就是白送不然一文钱能吃到什么?我早上过这边来的时候还去那使劲吃了顿呢。并且偷着带出来几张饼等会儿晌午歇息时就给吃了。”

“就是原来听说他们还是因为和那牛肉丸子的人赌气现在看来不象那一定是为了掩人耳目的毕竟他们原本也属于这东莞地一个和其他恶霸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势力。哪能明目张胆地就说是帮着县令的?对吧?”

另一个人也在旁边说着那灶下面的火都已经不够了这些人好象都没现非要把这个事情给分析明白了不可直到一个人听着听着觉得没有什么新消息了后这才提醒道:

“哎呀!那边的火都不够了快回去不然等会儿监工的过来咱们又该受皮肉之苦了。”

这下其他人顿作鸟兽散而这个提醒地人跑道灶炉那里胡乱地扔里些柴火。也不管烧的如何转过自己看着的地方几下消失在原地那些个刚才说话的人不经意间收回关注这个人的目光开始继续重复起单调的动作。

尹非凡这个县令也已经按照原来的计划开始实施了早早的就告诉邓主薄和彭师爷忙他们自己的事情他要和童童去牛肉丸子吃东西结果乘着轿子绕了一圈又回到了衙门。此时那邓主薄和彭师爷已经离开县令禀退了其他人。带着童童一头钻到了他们的那个后院之中快到中午时才出来二人明显换过了一身衣服那县令还画过了妆与怀中抱着一个盒子地童童悄悄从后面出去。

在他们相隔的那个院子里依旧不停在牌子上写字的新来衙役何琼透过那微开的门缝把这一切都瞧在了眼中再也顾不得自己手上的活计扔下笔麻利地穿过门一个助跑就翻上了墙探头看过几眼飘身而下朝一个方向跑过去临近到大路时正好看到一高一矮两个人坐上一辆马车顺着大路跑了下去隐约间听到那车夫说了句‘公子坐好喽成桥村用不上半个时辰就到。’

成桥村顾名思义其中一定是有桥的而事实也是如此不但有还是连续的四座石桥架在两条来回弯曲的河流之上这两条河都是东江分出来的小支流虽是不大对当地地作用却不小这四座桥坚固且宽敝并排跑四两马车都没有问题这在一个村子里是很少见的。

连接桥通到村子中地路也同样不错哪怕是下雨天那雨水也不会过多的汇聚在路上稍微带着些坡度的路面会让雨水顺着旁边的沟流进河中这一切都是都是成桥村成府所为按理说村子里的乡亲们应该感谢成府才对只是现实的情况却并非如此那些人基本上都不走这四座桥宁愿绕的远一些有些孩子不想多走路那就在桥下的水中游过去。

原因很简单走这条路过这四座桥是需要花钱的修桥、补路的成家在这路上和桥上都安排了人专门收取来往行人的费用尤其是到了下大雨涨水的时候可以绕行的路就会被淹没游泳也不再可能每当这个时候那成家的老爷就会高兴地让下人打着伞站早某一座桥边观看。

这两天那些守着的人却不知为何没有出来收钱一些个胆子大人村民偷偷走了两回现真的没事这才放开了胆子此时就有母子两人行在桥上做母亲的怀中挎个篮子看那小心的样子应该是易碎之物正走着一阵马蹄上传到二人望去只见一辆马车驶来到了这边一个有些熟悉的面孔探出头四下打量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