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59章 牛肉丸子换新招

第五十九章 牛肉丸子换新招

什么?他去了成府?难道这最近的传闻是真的,他与了联系?哼!看来他果然不是那么好相与的,既然如此,也别怪我们不客气,马上给我去找来那五个耗子,就说有急事。佩佩贡献”

正顶着烈日在东莞县的某个村子里一家家记着牲口种类和数量的邓主薄,听过了匆匆跑来向他报告的何琼说的话,皱着眉头把何琼拉到一边没有人的地方深吸了两口气,咬着牙吩咐着。

何琼点点头见他没有其他的事情要做,转身就离开了,奔去的方向正是那盐场的所在,留下邓主薄在原地又想了半天,这才强忍着心中的某些**,换上副笑脸转身回到房前对着等待回答他问题的一个老头说道:

“大伯,真的就这一头驴子?好,我给您记上,放心,不管你们多要钱的,哦,还有三只能下蛋的鸡,恩,这也记上了。”

说着话邓主薄看着何琼离开的方向,总觉得心中好象有些不舒服的样子,又想不出具体的原因,只好使劲甩了两下头,带上一个衙役继续向下一家走去。

肩负着重要使命的何琼此时正奋力地奔跑着,只有上到了大路,才能找到马车,至少今天晚上能到海边,如此远的距离,他可不会用两条腿跑去,村子土道上的沙子这时候显得尤为的单调,不时好象有相同模样的在眼前掠过,闷热的天气下,跑了一阵子以后,整个胸腔似乎要炸裂开来一样。

何琼不得不稍稍放慢了脚步,几个在路旁边玩耍边割着猪草的少年看着他这个模样纷纷露出好奇的样子,随后又觉得有些无趣,继续着几同龄人的欢笑和劳动。

何琼记的前面好象应该有条小河。来地时候就是踩着上面的石头过的,一会儿正好到那里休息一下并喝些水,抬头看看天。喃喃自语道:

“早知道这样刚才就不跑这么快了,哎~!今天也不知怎么了,浑身上下好象没有多少力气似的,头也是如此的疼,难道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还是这两天写字多了累的?真是想不明白,等传完了消息一定要好好歇歇,哼!那个县令看来真的就是个书生。佩佩贡献什么都看不出来,比起陈捕头可差远了,可惜,陈捕头说的却是不算数,就因我会写几个字,居然会连续给我单独带回来不少好吃的东西,这几顿饭真香啊。”

自言自语说着地时候,周围其他的影响也随着他的注意力转移和变得弱了起来,前面的那条小河也已出现。何琼连忙迈了几大步,到了石头搭建的那条路的上面,也就是河的上游的一点,蹲下身来捧几水使劲泼到自己身上,一阵的清凉让他精神不少,觉得又有些不过瘾,他直接把手拄到了浅浅地水中,把脑袋凑到了水面之上,张开嘴尽情地喝着。

‘扑通’一声轻响,一个小石子被人给投入到水中。正好落在他脑袋旁边,那溅起来的水珠都已飞到了他的头上,猛的抬起头来,本以为是哪个孩子在调皮他却猛然愣住了,只见河的对面和他的身后分别站这一个人,这一看到就知道绝对不是善与之辈。

“二位是什么人?意欲为何?难道不知道我是朝廷中人?”

何琼见那两个人已经抽出了匕首。警惕地起身先面对自己后面这个并没有急着进攻的人,开声说道,想用身份来吓一吓对方。

“知道你是朝廷中人,可惜,却仅仅是个衙役,还是这两天刚刚进到东莞县衙门里面的,多你一个人不多,少你一个人不少啊。”

对面的那个人冷笑一声,看着他轻蔑地说道,刚才站在他身后的那个这时也开口说道:

“本来我们应该直接干掉你就可以了。只是现在周围也没有其他人,给你一次机会,可以先回答你一个问题,你再回答我们一个问题,然后我们才会动手,比如你可以问为什么你现在觉得身体没有以前那了舒服,还有头疼。”

“为什么?难道……?”

何琼刚刚因喝了些水和洗过脸稍精神起来地身体被这个人一问之后好象又累了,同时一股恐惧开始从心中蔓延开来,越是想这个事情。身体的难受程度就越大,汗。不停地从身上渗出来。

“不错,就是你想的那样,因为你这两天吃的东西味道太好了,是不是觉得更难受了?那就对了,你刚才跑了那么长时间,又用冷水一激,再经我们一吓,也应该是这样了,我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现在该你了,说,那个邓主薄交给你的任务是什么?说了给你个痛快,不然就让你尝尝咱们地手段。”

这次说话的是对面的那个人,话音还没有落下左边的胳膊就猛的一抬,何琼的大腿之上便被钉上了一支袖箭,一疼之后,那个中箭的地方开始出现了酥、麻、涨的感觉。

刚才身后那个人这时也动了,一个猛扑就把何琼给带到了水中,趁着他本就是浑身无力并中了一箭的情况时,死死把他压在那仅有两尺深的水中,对面地人也跳下来帮忙,就算这样,也好半天才把何琼给呛晕了过去,二人互相看看,同时长出口气,就听原来对面的人抱怨道:

“抓活的是费劲,看来小二哥教给咱们的那个心理战还真不错,本来他都稍稍精神了,一告诉他实情,又没力气了,走吧,回去问出来,咱们好进行下一步行动。”

东莞县已经开始暗流汹涌,可是普通的百姓却不知道这些,一文

吃的地方仍然是坐满了人,有一多半的人都在用自己吃,好给后面排队的人让出位置,那一只只地鸡,一盆盆的肉,还有一张张地细面饼,让这些百姓觉得比过年都好。

成二公子不时听到某个人过来专门道谢地声音。从来没对这些百姓有过什么好脸色的他,这个时候却突然觉得心中的某些东西被触动了,那一声声真挚的道谢和一个个笑脸,把他那种对别人生死满不在乎的冷漠给冲淡了不少。

正当他体验着这种特殊的感觉并且心中的想法慢慢转变的时候,一个突然出现的声音打断了他:

“二少爷,您快看,那边,牛肉丸子那边,您看到了吗?他们在干什么?”

猛然惊醒地成二公子顺着手下人指的方向看去。一下子也愣住了,只见那个牛肉丸子前面的帐篷都已经被撤下,光秃秃的地上被搭起了两个看台一样的梯子,一左一右,正好是房子的两边,一个又一个的大木头架子被那四个人给抬着,开始往那三间房子上面组装,对,就是组装。好象那些东西很容易做出来似的,这一会儿工夫就弄出那么多。

“不知道,可我觉得那东西不是他们现做的,应该是原来就做好这个时候由他们再弄到一起,他们这是在干什么呢?”

成二公子也不明白,三间房子旁边地仓房也被利用了起来,一阶一阶的梯凳就正好架到了它的上面,让那梯凳更加结实,一直负责打探消息的人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这几次的打探让他得到了不少额外的奖赏。并且地位也在成二公子的心中逐渐提高,这时不用吩咐,连忙绕过去,跑到那里看着房子上面组装的四个人问站在下面的大小姐:

“女东家请了,赶问你们这是在干什么?难道不做买卖了?我还想吃你们地东西呢。”

大小姐一直仰头关心地看着四个人,怕他们掉下来。此时听到有人问话,扭头一看,乐了,露出焦急的神色对着这人说道:

“这位大哥,您来的正好,您帮一把吧,等一会儿我们做好吃的给您,快,他们有点往这边偏了。”

这人一看,可不是么。确实有点偏,此时也不好意思继续追问,咬咬牙,为了探听消息,只好顺着一边的梯子上去帮着给扶正,接连又有不少的架子被抬上来,直到最后一个地时候,他这才喘着粗气问道:

“诸位,你们弄这个东西是干什么的?是不是没有地方放了?”

“多谢这位大哥帮忙。不然咱们四个还得费许多时候,牛雷。去,到下面给这位大哥搬出来点酒菜,来大哥,帮我把这几张板子拉上来,我钉好了,咱们下去边喝边说。”

店霄抹去额头上的汗,对着胖墩儿吩咐过后,开始用绳子借助滑轮组往上拉那些藏在房子后面的破布之下的又厚又大的木头板子,一张张被拉上来钉好,再看的时候发现这就是一个在房子上面的平台,那板子就是人站立的地方,周围还有一圈围栏。

“这位大哥,多谢了,剩下的事情咱们来便可以,无非就是把那个那个棚子给支到上面,不费事,咱们下去吧。”

店霄热得把整个上衣都脱下来,不停呼扇着带上打探消息地人往下走,这人也累坏了,付出那么多,终于是到了回报的时候,也不客气,一直跟着进到那左边的屋中,接过大小姐端来的水盆洗过手,往桌子上一看,登时就愣了,只见那桌子居然是两层的,这是他从来没见到过的,此时上面已经摆满了菜,都不用吃,光是看那菜的形状的色泽就知道不是普通人能做出来的。

“这,这些菜是你们做地?你们不是就卖点牛肉丸子和汤吗?”这人吞了几下口水忍不住地问道。

“这位大哥,刚才真是多谢您了,来,您坐,尝尝这个宫爆鸡丁,还有这个翡翠豆腐,看看,能不能吃?牛雨,那酒也给满上,刚才可真把这大哥给累坏了。”

店霄把这人扶着坐下,随便指着近处的两道菜说道。

“能,能吃,何止是能吃,你们,这,这些菜是你们做地?哦,好吃,对了,刚才做的那个是干什么用的。”

这人听话地尝了几口,要不是知道自己有任务在身,他都不忍停下来,眼睛来回扫着一桌子菜问着。

“好吃就行,来,您尝尝这个麻辣肚片,其实啊,刚才做的东西就是一个平台,让人到房子顶上吃饭用的。”

店霄把那桌子一转,对面的一道菜就转了过来,对着惊奇不已的这个人说道。

“就是要在上面开个店,让人都到上面吃去,我们这也是没有办法,成家的二公子我们是降不过价了,那就只能走另一条路,我们涨价,不卖那种普通的东西,专门卖好的,就象大哥您吃的这些。”

大小姐这时候也寻了个位置坐在那里,把一碗酒给送到这人面前,满脸愁容地说道。

“涨、涨价?那以前卖的都不卖了?有人能来吃吗?”这个人使劲往嘴里塞了几口菜,就着酒咽下,露出舒服的样子在那关心地问道。

“大哥您放心,要不是成二公子我们可能还不行,现在好了,一定会有富贵人家的人来吃,我们准备好了一副对子‘尝世间美味,品天下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