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61章 一个牌匾价几何

第十部 椰林斜阳碧波遥 第六十一章 一个牌匾价几何

砰砰砰’

四张桌子被并在一起一老一少相对而坐的位置也不得不往后挪挪一道又一道的菜被做熟了开始往上摆还好店霄早就考虑到一个厨子会遇到的情况并没有写上那些需要费很长时间才能做好的菜。佩佩贡献

“喂!我把你这单子上的菜都点了你到是站在我旁边啊跑那么远干什么我问你你们这个地方什么时候出来的我以前怎么没看到?”

年少的这个人看着不到一刻钟就已经上来的六道菜并没有马上动筷子转回头四处寻找布头见他站的地方是稍稍靠着另一张桌子非给喊过来站旁边问。

那边有一张桌子要吃完了布头是准备一会儿等人家喊的时候去接钱并收拾桌子这时只好无奈地来到这少年人旁边恭声回道:

“回您的话小的还卖出去另外八道菜呢那边要是喊小的也要马上过去您这二十二道菜不是全部咱们这个地方几天前就有这上面却是今天才搭建起来的您运气好一下便赶上了。”

刚一说完那边店霄的又一道菜也好了布头赶紧过去端来放到桌子上报着菜名:“这是糖醋里脊酸甜可口。”

“哦~!好放那吧恩你站我后面不错爹您尝尝。”

年少之人看着那几个菜到是觉得不错一阵风吹来把那味道带到鼻子里满意地点点头。

“伙计过来你能让那下面的人把棚子拆了不?都挡着呢让我怎么品天下苍生?”

那边一个人把布头喊了过去。指着下面的那四十个棚子有些不满意的要求道。

“回您的话那下面不是咱们牛牛牛肉丸子的是此地成府二公子地买卖咱们管不上您多包涵。”

布头连忙解释起来那人一听是成府的再也不提这个事情了恩了一声开始与对面的一人说起其他的话好象刚才没有问一样。

“伙计快点回来。那边的菜好啦恩对放这吧哎~!那个我问你这鱼为什么这鲜啊?”

布头刚说完话那边的少年就又给喊了回去到店霄那取过菜。佩佩贡献这少年就问那个他一口都没吃过的鱼什么鲜看样子明显就是想把布头给留在旁边随时侍侯。

“啊?为什么鲜哦这鱼儿捉来水未干出活蹦乱跳到这边贵客吉祥翩翩至所以分外鲜。”

布头顿了一下马上就说出来一套话这种答话他们熟没事儿的时候就练的东西。张嘴就来。

“咦?这么有意思?你别走我问你这个拔丝藕片为什么这么甜啊快说快点说。”

少年一听这顺口溜模样地话觉得好玩。用筷子指着另一道菜再次问道。

“芙儿不可如此胡闹、调皮快吃吃完了带你去你娘舅家恩这菜都不错小伙子有两下子啊这么个小地方也能达到如此程度不容易。”

那个老者此时出声了把这几个菜每个都尝了两口。毫不吝啬地夸赞道。

“爹~!人家才没有胡闹呢就是问问问个明白伙计你还不没说为什么甜呢。”

少年好象一点都不怕这个老者给布头连着使了几个眼色。

这还用问么?放糖了呗!布头心中想着嘴上却说道:

“藕虽断丝相连绵绵无尽挂云端;老来福。忆当年苦尽甘来比蜜甜。”

这话明显是捧那个老者的。那老者心领神会朝旁边的那个来回张罗的人微微点了下头那人马上就从褡裢里面掏出来一小串铜钱约有四、五十个对着布头抛过去布头麻利地接住道声谢就要去往别处走少年见此伸手就给拉住了从自己腰间的小钱袋中摸出块碎银子递过去说道:

“这是我赏你的我还没问完呢这个老醋蛰头那个为什么酸呢?”

‘恩哼!’

老者那边不满意了少年只好摆摆手让布头站后面嘴上嘀咕着:“好嘛!好嘛!知道啦放醋就酸不问就不问。”

不到半个时辰二十二道菜就已上齐那边布头对点菜的两桌人也吃完离开这下少年有理由让布头站在后面单独应付了.

“喂!伙计看你刚才说的样子应该识字吧?”

少年见不能再继续问菜的事情眼珠一转又有了新问题布头如实回道:

“回您地话只认识几个简单的。”

“哦那你们做菜的厨子也应该识字吧?”

少年见布头要退后面去又接着问道。

“回您的话大哥比我会的还多。”

“那为什么还做这个事情?不知道君子远庖厨么?”

“知道多亏了天下人不全是君子。”

“恩有道理不错那个你叫什么名字。”

“回您的话小的叫牛郎。”

“还有叫这名字的?那是不是有人叫织女呢上什么时候开始?晚上……。”

烈日之下花一文钱随便吃的那四十个棚子旁边排队的人仍然没有减少那些人最后相互配合着把衣衫举起来遮挡坐在那里吃地人也是吃得满头大汗大家的好心情可能都没有变只是给他们提供这个活动的成家二公子却再也没了早

高兴的样子。

“你去尝过了?他们做的菜真就那么好吃?好吃到可以在那里卖一两银子一盘的地步?”

成二公子阴沉着脸正在询问几次前去打探消息地那个人那人猛点着头回道:

“没错确实好吃其实不只是他们做的菜好吃就是那以前的各种汤和水煎包也同样不错。哪怕就是野菜咸菜在他们手中做出来吃到嘴中都不得不称赞一句二少爷现在咱们怎么办?”

成二公子咬着牙听完这个人再次肯定的说法又看看那边支起来一层楼高地平台非常不愿意承认地说道:

“怎么可能?他们怎么回做菜那么好吃?现在能如此做为何以前却只卖牛肉丸子和羊汤?本已经把他们压得不行了没想到他们还会玩这一手。哼!实在不行我这边也都在房子上面搭一个平台你们说如何?”

“这个二少爷恐怕不行啊咱们这边就算搭建起来了还能学着他们那边卖那种炒菜?也还是一文钱随便吃?那供不上吃不说就是银子我们也搭不起这些日子加上您买的那个广告一共用去一万四千两银子了。”

那个矮子这个时候总算没再跟着出馊主意。看着那些往死了撑的人把一块块的肉一张张的饼吃到嘴中的样子心疼地神色毫不掩饰地出现在脸上。

“那怎么办?难道就这样算了?不行我咽不下这口气跟我到那边去说你们这么些人就想不出点好办法?”

成二公子现他们这一说附近的人也能听到为了保持自己好不容易花钱买到手的善名只好打头往外面走去不时目光复杂地回头看看那飘着横幅和对子地牛牛牛肉丸子。其他人随后跟上一个个都在低头做沉思状。

“说吧谁有什么好主意说出来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让那些人尝到苦头除了直接派人打。别的都可以用。”

成二公子领众人到一棵大树之下也不顾干净埋汰了直接坐到一块青石之上眼睛直直看向又上去两拨人的牛肉丸子语气沉闷地问道。

“二少爷我觉得他们是在利用我们您看看他那个对子‘尝世间美味品天下苍生’这明显就是把那些在下面吃饭的普通百姓给算计进去了。要不咱们先撤了下面地棚子让他们看不到有人对我想到了咱们可以把那四十间房子养上猪或者是鸡鸭等东西这天热到时又臊又臭的味道那么一熏他们还如何开店?”

人群中地矮子果然最适合做这种事情眼珠一转就有主意。

“好。好办法对呀。那地是我们地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好好好卖到今天晚上明天就把这棚子都撤了不错矮子等回去少爷我好好赏你。”

成二公子这一下又高兴了起来‘啪’的一下打开折扇轻轻扇动面带笑容看向牛肉丸子也不再是刚才那么阴沉。

‘嘡、嘡、嘡、嘡、咚、咚、咚、咚、呜啦哇、呜啦哇。’

正当成二公子众人拿定了主意准备开始实施的时候那边传来了锣鼓、喇叭等声音不少的人从通向衙门的主道之上往这边行来有敲打吹奏之人还有举着牌子的衙役在大家的关注之下那些人居然就停到了四十间房子那里。

“走过去看看他们是干什么的。”

成二公子带着满腹疑惑离开了树阴的地方带上手下往那边赶去还没等到地方就听那里有人高声喊着:

“诸位乡亲们你们这几天一定吃的很好吧?知道这一切是谁做地吗?不错就是我们东莞县第一大善人成家人做的是那个成二公子他们一家都是善人啊县令老爷是才从那成府回来得到了成大善人给修桥补路的承诺而这里最少还会让大家吃上五天所以县令老爷特意做了一个匾送给他们就是这个‘东莞第一善’大家说好不好?”

“好~!”

有一多半的人听到了还能吃五天也顾不得什么第几善了扯着嗓子喊好这一下就让已经打定主意明天不出摊的成二公子一伙人迷糊了眼看着那搭着红绸缎的匾被挂在了四十间房子中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海水一波逐着一波涌上来映红了天边云彩和大海尽头地落日圆圆的象个蛋黄一样夹在海天之间而夕阳的晚照依旧是那么热煮盐的灶民们忍受着太阳的灼烤和腹中的饥饿尽量让火燃烧的旺一些好在回家之前多煮出些盐来换了钱带回去。

在这些浓浓的煮盐的烟火中却有几缕炊烟生起那所在的位置正是盐场这边一些重要人物聚集地地方看那炊烟的数量可以猜测出这次吃饭的人绝对不少事实也正是如此上次在这边的那些人都来了一个个脸色都比较沉重象是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一般。

“大家都来了?想必大家都知道这次的事情吧?那银场的成管事居然和新来的县令暗中联系上了多亏我们平时就有人注意这些那成管事可是送了整整一箱子东西给县令我们的人亲眼所见大都说说怎怎么办吧?”陈大鼠一脸阴唳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