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62章 品尝咖啡来嘉客

第十部 椰林斜阳碧波遥 第六十二章 品尝咖啡来嘉客

大鼠话音一落,那些人却都沉寂了起来,一个个或是或是翘着二郎腿,摇头晃脑地做哼曲子的模样,就是没有人再去接陈大鼠的话,只是每个人的眉宇间都不经意流露出一丝思索。佩佩贡献

“咱们这些卖盐的和他们做银子的本来就是不怎么和,尤其是这个交子过来以后,凡是要用的银子必须存在他们开的银庄当中,每个月都必须给他们额外的印子钱,咱们拼死拼活下来居然还得养着他们,这叫什么事儿,以前是衙门也是我们的人,在别处那点损失能补回来,现在呢?不要说那那箱子里装的是成禀实送给县令的果子。”

陈大鼠见众人都不说话,他也不强迫,在那里开始翻这两年的旧帐,亲弟弟中的老二也在一旁附和:

“就是,我早就看他们做银子的那些人不顺眼了,上次咱们走出去的盐,对方钱早就给送了过来,可他们开的那个银庄却说还没过来,结果白白吃了我们那笔钱两个月的贷,这一次我算是看明白了,他们是觉得自己摸到了这走盐的门路,准备和新来的县令联手把我们赶走,好用那个什么新的制盐方法赚钱。”

他这话一说,那些人再也悠闲不起来,心中的事情被说中,相互间看看却没有任何好的办法能想,只有一个人还报着点侥幸心理问道:

“陈老二,不能吧?上次走盐回来的钱,他们不是说路上遇到了事,耽搁了么?并且还赔给我们一些,还有那个县令,他家中不是也有钱吗?难道还能在这边弄?”

“哼~!什么不能?路上遇到事情和我交子送过来的。没有银子你开什么银庄?赔那点钱只是半个月放贷的,可他们却晚了两个月,那剩下的钱怎么算?”

陈二鼠觉得那个人地解释本身就是一种懦弱,有些瞧不起地看过去一眼,又接着说道:

“那新来的县令家再有钱,能赶得上咱们东莞县这些盐场?我看出来了,他是打着有钱的幌子到这边来弄大钱,这样的人可比上一任厉害,小恩小惠的根本就不能打动他。再不想办!法到时咱们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这话说的够严重,那些人都忧虑起来,却并没有人马上出声说他要如何如何,一个个应该都在为自己的利益考虑,坐在角落处的一个年岁较大的人这时叹了口气说道:

“办法其实也不缺,无非就是软硬兼施,只是这个度却不好把握,是先让他害怕呢,还是先给他钱让他高兴?说实话。他做地事情,一时间我还真想不明白,这早一茬的稻子刚刚种下去,他就让人重新划好了地方拔出来,耽误了几天重要的时候不说,那苗也死掉不少,结果他把那地给种上了其他东西,活着的苗都挪走了,那些百姓也愿意让他如此作为,他要干什么?”

这回别的人也都是同一个样子。纷纷对这个事情猜测起来,看样子他们知道的不多,陈大鼠转头看了看四个弟弟,大嗓门喊道:

“都别想这个事情了,不就是那个集体化规模化种植么?我早就打听清楚了,那些个苗不是县令让拔的。是那些各个村子里的人,说什么才种进去几天不耽搁,麻利些就行,结果便成了如此模样,那些菜也不是随便就种下去的,要看地和周围其他县地情况,就这些,和咱们没关系。”

众人这才露书恍然的神色,看样子陈大鼠手下的人不少,到处都能监视上。他本身也是属于粗中有细的人。

“有了,我有个办法,咱们现在只能对县令下手,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什么事情都做不成,这就需要咱们把东莞县的一些商家都联合起来,囤积粮食、布匹等东西,盐就不用了,这边的灶民不少,根本就限制不住。到时先给县令送去些银子,他要是识相。那就没什么,若是不识相,哼!咱们就好好治一治他。”

一个明显有些秃顶的人在门口的位置站起来说道。

陈大鼠眼前一亮,点点头赞同地说着:

“不错,这是一个好主意,可是咱们是做不了的,需要老爷才能行,今天老爷不会过来,不如这样,先凑一些钱给那个县令送去,最好是等他在外面吃饭地时候当着其他人的面给,到时他若是不合作,那就说他收受贿赂,他好不容易弄出来的名声一下就没了,其他的事情等老爷那边安排好,咱们再同时配合着行动,至少今年的盐税,他是别想交上去了。

“大哥说的是,这只是第一步,我马上就安排手下能干之人,一但这边动手了,那边同时会跟着动,绝对要让他顾不过来,再安排两回假地刺杀,就不信他不怕,诸位,既然事情已经定下,那我就先走一步了,听说我那处今天他们打海水的时候,拣到了一个冲上岸的贝,其中有颗不小的珠子。”

说话的人是陈家的老三,看来他还是那么暴力、直接,话一说完,抱了一圈拳当先离去,剩下的众人相互看看,也觉得没有什么要说的了,留下个自己出多少钱的话,纷纷离开,那刚做好的菜却没有人动那么一口。

牛牛牛肉丸子这里虽是晚上,可周围依旧是那么地明亮,无它,四十间房子的所在,县令大人特意派出衙役给挑起了灯笼,并商量着让成家的二公子给提供些吃食,要把这边变成一处热闹的的地方,旁边的路上给收拾一下指定为夜市。

二公子也没有办法,只得答应下来,安排些人继续用他人随便吃,他也是无奈,这边他盖了房子没错,地皮却不属于他,正常来讲他盖着些房子后,补办一个手续。掏点钱就能弄到此地的地契,可县令却说什么都不干,反而给了成二公子一笔钱,说是租他晚上房子的,结果这当天晚上就变成了如此模样。

此时的县令大人尹非凡正带着童童坐在牛肉丸子上面地平台处喝咖啡,同奶一起煮的咖啡豆是广南西路地雷州府送到的,还有一封征询意见的信,至于那两颗夜明珠嘛!绝对是没有送来。

“苦,比茶叶还苦。”

童童焦急等待中。那咖啡豆终于是煮好了,没有专门用的咖啡杯,只好用茶杯代替,桌子上还摆着盐和糖,看样子都是最精致的,童童好不容易等到给他倒的一杯,捧在怀中使劲!吹两下,这才轻轻尝了一口,马上就瘪着嘴儿喊苦。

大小姐见他如此。学聪明了,先把糖放里一勺子,用搅拌棍搅和的觉得可以,递给店霄说道:

“帮我尝尝,看看还苦不苦,这个味道闻着到是觉得不错。”

店霄接过来抿一小口,点点头:

“不怎么苦,这东西要的就是如此的味道,用不着放那么多糖,有那些奶就已经不算什么了。这东西和茶地作用差不多,同样能提神和助消食。”

这么说店霄其实觉得有点违心,他曾经喝茶及咖啡的时候,都是越喝越困,唯一能起到作用的就是喝完后短暂的不到两个小时。

尹非凡见店霄不觉得苦,他也不好加糖。喝下一口抿抿嘴儿认为可以承受,趁着热都给喝了下去,同时到这边品尝的还有谢芙云三个,三个人喝完表现出了三种不同的样子,谢芙云是吧嗒两下嘴思索,谢芙雨是使劲地吐舌头,抓过旁边的糕点猛吃,冰剑好象没感觉,尝过后对店霄点点头说道:

“如果还能更浓一些的话,和罂粟膏能起到相同的用处。就是差一些。”

“喂,你们把楼梯挪走干什么?我怎么上去呀?那个牛郎,快点把梯子给我弄出来,我要吃饭。”

大家正在看着下面那得到消息过来逛夜市地人,旁边原来阶梯的地方就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声音,众人往那边一看,只见喊出声的是个少年打扮的人,后面跟着一个应该是保护的,店霄有印象。就是他在白天的时候点了二十二道菜,结果就吃不一点。剩下的全让店霄送给到那边吃东西的百姓了,那些百姓还真不嫌弃。

见到这人又过来,别人还没说什么,布头却吓得直往后躲,脸色都变了。

“不卖了,我们打佯了。”

“那,那你们上面为何还有人?恩?那个是新来的县令吧?我有事情要找县令说,是急事,关于东莞百姓地民生。”

这人沮丧地抬头往上看,突然看到了那里的尹非凡,眼珠一转马上赋予了自己很大的责任和很高的身份。

上面的几个人相互看了眼,觉得这个女扮男装的人身份确实不一般,最少是有钱人家地,店霄对着布头示意,布头非常不情愿地顺着旁边的一个地方滑下去,把那梯子费力地给挪到地方,期间还受到那个人的不少抱怨:

“喊了这么多嗓子你才下来,白天我可给你不少赏钱呢,还陪你说话,你应该是马上下来才对。”

“是,您说的是,多谢您陪小的说话,小的感激不尽。”

布头没有闲心和她浪费时间,直接承认了,示意她和那个保护的人先上去,他好挪走这阶梯。

“当然要感激我,我在家中的时候就很少有人和我说话的,让他们陪我聊会儿,他们也都是问一句答一句,一点意思都没有,这次来我娘舅家,我才能出来看看,呐!这是给你下来辛苦的钱。”

这人站到第一个阶位上才与布头一边高,从腰间地钱袋中又掏出块碎银子递给布头。

“牛郎,快点过来,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味道闻着好香。”

乔装的女子到了上面对着可爱的童童挤挤眼睛,又惊艳地看看谢芙云,这才发现他们面前都有一个杯子,其中装着褐色的东西,也不顾自己上来的借口,对着刚刚爬上来的布头就招呼着。

“这个…?好,您稍等,马上就来。”

布头犹豫一下,看到大小姐那边已经点头,这才应着去给倒了一杯咖啡端过来,此人也不客气,连续吹两下就喝下去一口,皱起眉头,看看桌子上的糖,明白了什么似的点头说道:

“好喝,这东西喝着苦,其实还很香的,以前从来没喝过,这东西应该很值钱才对。”

“这位姑娘,你不是找本官要说什么东莞县民生地事情么?本官可是洗耳恭听等着呢。”

尹非凡在旁边突然插言问道,面前还有一杯店霄给他倒的第二次咖啡,也是店霄跟他说地一个时辰之内的最后一次。

“啊?姑娘?你,你看出来啦?那好吧,我就是姑娘,你能把我怎么样?”此人一看人家揭了底,也承认了,见人家都没如何,又换过语气说道:

“不错,本姑娘正是要与你谈谈这东莞的民生之事,我苏家可是掌控着东莞三成粮食的供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