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63章 白银露馅说果子

第六十三章 白银露馅说果子

哦?这么说你家中是卖粮的?在东莞县可是有籍?”

尹非凡一听这话来了兴趣,这真是关乎到民生,三成的粮食对于任何地方都是非常关键的,亲自把一盘糕点给推到这苏姑娘面前。

“谁在你这破地方啊?要什么没什么,我家的买卖在肇庆府呢,只是每年往这边的卖粮之处送一些而已,怎么样?这回知道我没有说谎吧?”

苏姑娘带着一丝的自豪说着,手上也不客气,直接拿起块蛋糕吃,突然愣了一下,快速地把蛋糕咽下去问道:

“这是哪里的东西?好吃耶!我以前没吃过,快告诉我,我让我爹把这边的粮价稍稍降下去些,到时此地的百姓买的时候或许就能便宜,你不想让你这边的百姓都能吃饱饭吗?这可是政绩,听说你这个官还不错,恩,是我娘舅家的丫鬟说的。”

尹非凡却没有接她的话,自己在那边盯着面前的咖啡陷入了沉思当中,周围的一切好象都与他没有了关系。

“大人,县令大人?你怎么不说话了?算啦,不问你,牛郎,告诉我,这些糕点是哪个地方做的,我要多买些带回去,到时候谁愿意和我聊天,我就给谁。”

苏姑娘见县令不出声,一扭头又向布头发问,布头又看了大小姐一眼,得到授权后回道:

“这个叫蛋糕,是我们牛肉丸子同绿野仙踪偷学来的,做起来不是那么难,吃的时候却不错,这种是没放奶油的,那放了奶油的更好吃,就是存着的时间短。”

他这说话地工夫。苏姑娘已经一口一个地把那小蛋糕给扔嘴中不少了,就着咖啡喝进去,别有一番味道,尤其咖啡中的奶味,和蛋糕混杂在一起,当是香中带甜。

“好吃,那个,牛郎,这么说你也会做了?不错。等我回去的时候你跟我走吧,我多给你钱,你到了我那边就给我做这种蛋糕,还要陪我聊天,我一个月给你二两银子的工钱,不,五两,不,十两。哎呀,你说说你在这边一个月能赚多少钱吧,我就给你翻一翻,这下子总可以了吧?”

苏姑娘来的时候应该是已经吃过饭,这几块小蛋糕进嘴,觉得有些吃不下去,摸摸肚子对布头诱之以利。

“不行的,小的不能离开,小的是跟着哥哥和嫂子到这边的,苏小姐。抱歉了。”

布头连忙在那边拒绝着,身子也往后躲了躲,好象对这个苏姑娘有些害怕似地。

“苏姑娘可是想天天吃这东西?那到是不难,只要你到这里就可以吃到,只是你们那粮食若是突然不卖给这边,那会损失多少?”

店霄这时开口帮着布头把话岔开。盘算了一下这边的情况问着。

“不能损失多少的,我们可以放到别的地方,只是这边的卖粮的人就会断粮,到时候别家插进来就不好了。”

“恩,好,那你们要是多卖些价钱更低的,还够不够呢?”

店霄再次问道,这回苏姑娘没有马上回答,琢磨了一下才说道:

“够啊,我们家每年都会留下来不少的粮食。就是怕出现什么特殊的事情,只给东莞县地话,可以再提高两成,价钱那就是降多少便赔都多少,怎么,你们这个牛肉丸子想从我这里拿便宜的粮食?那到是可以的,只是么…,他,要和我回去。给我做蛋糕,陪我聊天才行。”

苏姑娘说完了还没忘在后面站着答对她而不能喝咖啡的布头。居然用这个来当成条件。

“哦?苏姑娘就这点要求,那可惜了四弟了,其实四弟会的东西要比现在你看到的多,绝对不仅仅是只值点粮食的钱,这样,苏姑娘明日把您那个父亲带到这边,到时我让我四弟给你露一手,你看如何?”

店霄没有理会布头来回使的眼色,直接把他当成了诱饵了,那边的县令此时也从沉思中回过神,配合着说道:

“对,这牛郎不是看上去的那么简单,我也给你做担保,只要你父亲到这边,我就劝他陪你聊天。”

第二天一大早,太阳刚刚从东边跳出来,这边东莞第一善就已经被东莞县地百姓给占满了,也不管人家的火是不是刚点起来,同样早早到这边的成家二公子,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露出无奈的神色对旁边的眼中布满了血丝的管事之人问道:

“还有五天啊,咱们到时候究竟能赔多少钱,你能算来不?”

“不能,那要看今天来吃饭地都是什么人,来了多少,还有吃的东西是什么?猪肉和牛羊肉根本就不是一个价钱,还有那一只只的鸡也是如此,那些人不让随便买卖牲畜、家禽,咱们只好到别的地方去买,比平时要贵上不少,搞不好,到最后加起来就得花进去两万两白银。”

那管事的人观察着那些狼吞虎咽的人,目光中有些担忧地回道。

“两万两啊,不是个小数目,还好,昨天晚上县令大人给了我一个‘荣誉证书’的东西,爹看了后也没说我不好,反而夸了我两句,说给他拉来一个好买卖,恩,就是好买卖,修桥补路,那这边就继续吧,无论如何我也要把这东莞第一善给保住了。”

成二公子还有些没睡醒,闭上眼睛,两只手揉着太阳穴就那么说着,等觉得舒服时又看向了那牛肉丸子,目光中的恨,**裸表露出来。

而此时牛肉丸子还没开张呢,

五个人准备这今天的三十种菜,并把卫生收拾收拾,水盆帮着抹过几张桌子,投着抹布向店霄问道:

“小店子,你说那个成二公子还能想出什么招数来?现在他好象是没有办法了,会不会突然动武?”

店霄正在煮今天要用的大料水等东西,那冒着通红火光,‘噼啪’迸裂出声地木头把大小姐的声音。店霄仔细辨别的一下才弄明白,抄起刀开始准备其他不需要鲜活的菜,嘴中说道:

“应该不能用武力,除非他一开始就用,而现在,不要说县令官方地保护,就是他自己也会觉得此时动了武力会表明他没有办法的,再说今天张霆勇那个收保护费的应该把手下的人都整过了一遍,说好来会过来。真有事情,让他们出面顶着就好。”

这边忙碌中,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没有人在乎那下面四十个棚子中吃过了多少拨,现在还能在那排队的,就都是些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地人,仔细分析便可以知道东莞县的闲置之人有多少。

“爹,您到是快一些啊,他们做地那个咖啡可好喝啦。这次可是县令找,您不想看看他找您说什么啊?”

随着声音,苏姑娘真的就把他爹给带到了这边,赶巧地是,他们后面不远处的岔路上,尹非凡的轿子也晃晃悠悠出现,好象又长壮实不少的大牛,抗着那根此时两端已经包了层厚厚铁皮的大梁,东张西望地守在旁边,也不说帮着那两个轿夫抬抬。

店霄这边现在也收拾的差不多。还搬到上面几个从衙门中寻到的屏风,把那几张桌子给相互的隔起来。

“牛郎呢?快过来,我要点菜,今天我把所有的菜都点了,你就站在我后面,哪也不许去。咦?今天还多出些屏风,不错,这样就更好了,省得别人总想招呼你,快,把那昨天晚上我喝地黑褐色的东西弄出几杯。”

越是到了近处,苏姑娘越显得有些着急,最后干脆自己先跑上台子,拉起正坐在那暂做休息的布头,看样子她是盯上他了。

“芙儿不得无礼。哪有如此让做的,快放手。”

老者好象对自己这个女儿有些无奈,见她居然去拉别人,略带生气模样地说道。

“哪有啦,牛郎,你说我有没有无礼?”

苏姑娘此次没有妥协,只是把手松开,她自己先坐到一处距离厨房近的地方,这里可以正好看见做菜的样子。

“没。没无礼,小的这就去准备。您稍等片刻,三哥,去接一下,县令大人也到此处了。”

布头转身离开去准备东西,抬眼看到县令的轿子,招呼其他人过去。

这次是属于县令邀请别人,自然不能让别人来埋单,布头的那个菜单直接作废,一下子就少了三十道菜,两到道屏风加上两张纱,登时就在台子上给间壁出个雅间。

“苏老板请。”

尹非凡带着童童到地,也不拿架子,安排到主位置坐下,等布头把咖啡上来,直接伸手示意道。

“县令大人请。”

老者年岁要比尹非凡大上不少,说话的声音浑厚、有力,让人一听就觉得沉稳。

“爹,快喝,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啦,您若是嫌苦就放点糖,牛郎你说是不是?”

苏姑娘见两个人不喝咖啡有时间说闲话,怕咖啡凉了急忙在一旁说着,自己地这杯已经捧起来。

“回您的话,这个咖啡无论凉热,味道都是一样的,当然,您热着喝感觉上是有些不一样。”

布头实话实说地回答着,这下苏姑娘觉得自己被反驳生气了,瞪了他一眼不再出声,并且是赌气一般,不顾热的连着喝了几口。

“听说苏老板买卖做的大,我这才把您相邀与此,有一笔大买卖要谈,就是…?”

“县令大人可是在此处?”

尹非凡刚要进入正题,还没有说出具体事情,外面就有人高声喊道,听那话是来找他的,给童童使了个眼色,童童马上就跑了出去,双手掐腰往下看,只见那边过来了一辆车,正有十多个人用杠子往下抬箱子,还有一个身穿儒衫地人往这上边看,又些疑惑地问道:

“老爷正在此处,你们是什么人?干什么的?难道不知道有事情到衙门中说吗?”

“哦?县令大人真的在此?那就好,我家老爷让我们给送些东西过来,到衙门有些不方便,所以就给抬到了此处,来人来,快点给送上去。”

这个一儒生打扮的人没想到嗓门到是不小,这几句话喊的,那边吃饭的人都听到了,纷纷好奇往这边看,更有的还向这边挪腾几步。

那些人听了命令马上‘嘿呦、嘿呦!’抬着箱子往这边走,只是好象没有掌握好平衡,前面的人刚刚迈上台阶,那箱子就出溜下来,‘咣噹哗啦’声中,一锭锭的银子在阳光下反射着点点斑斓。

“哗~!”

那些个在四十间房子处看的人一下就喧哗了起来,没有人认为那是铅块。

“哎呀,你们这些笨手笨脚地人,抬个银子也能弄撒,还不快点收拾起来,等回去再找你们算帐。”

这人对手下喊过,又向着上面说道:“这是我家老爷给大人送的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