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64章 话带机锋在饭桌

第十部 椰林斜阳碧波遥 第六十四章 话带机锋在饭桌

刷’的一下那些个还在拼命吃东西的百姓也停止了他人告知以后尽量站到两边棚子中间那不算宽敞的地方向着牛肉丸子这边观看。

“兄弟刚才你看清楚了?那真的是整整一箱子银子?诶呀那得多少啊?不知道县令大人会不会收?”

一个刚刚挤过来的人看着那边已经抬上去的箱子问近前一直站在那处的人那个人点点头目光一直跟着那箱子移动直到因为高度的关系看不见为止叹了口气说道:

“应该是银子不然谁会拿一些铅块送人没听那个人刚才喊过么是他们老爷给送的还说什么果子明显就是要掩人耳目希望县令大人别收否则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银子不会是白白送的搞不好大人前些日子做的事情就都完了。”

“不能吧?都说县令大人家中非常有钱不缺少这些我看那大人一定会直接拒绝。”

身后另一个人说到大家这时候眼中都充满了期盼有些渴望那些钱又害怕县令真收了那马上就会成为一个贪官。

尹非凡现在也面临着如此的抉择来送银子的人并没有被叫到雅间之中尹非凡是单独出来的站到童童身边目光盯住刚刚合上的箱子走上前又给打开了箱子不算太大五十两一锭的银子摆放成竖四排、横十排的样子看厚度也就能装下两层加在一起四千两怪不得需要人拿杠子抬。

“这个…?这个刚才吃的虾为何味道有些不对?伙计把你们做菜的厨子给本官叫来。不会是找的臭鱼烂虾对付的吧?啊?”

尹非凡盯着那银子沉吟片刻突然不满地喊过胖墩儿追问虾地事情胖墩儿应过一声马上颠颠跑去把店霄给找了过来可尹非凡这一嗓子却让很多人都没弄明白尤其是那个师爷模样的人抬头愣愣看着这个新来的县令使劲晃了晃脑袋到底没分析出来看银子和吃虾如何联系起来的。

“县令大人。您叫小的?”

店霄一边在围裙上擦着手一边赶到近前陪着笑问道看那脸上的表情应该是刚才去找的伙计告诉过什么往那屏风挡住的地方看了一眼.

“来了本官问你为何那虾的味道有些不对?不知道本官正在待客吗?”

尹非凡脸往下一沉丝毫没给留情面就那么大声地质问着童童也跟着配合地鼓起腮帮子。以表示自己不满意。

“爹那个县令说地虾是这个吧?我尝着味道不错啊?哪里不对了?”

屏风遮挡住的地方那个苏姑娘特意拨了一只铁板大虾吃到嘴中品味一番有些疑惑地问老者那老者‘恩’了一声点下头说道:

“就因为虾的味道不错所以那县令才这样喊的看来那个县令愿意在这地方吃饭并非偶然我若想得没错的话。这地方一定是和县令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这话一说做女儿的苏姑娘好象不能理解扭头刚要问站在旁边侍侯的布头那边就已传来店霄的声音:

“大人您也知道这虾好地太贵。一般的就行那边送鲜活的人刚刚认识咱们初到此地就算是不好那也要留下其实用铁板一做味道还是可以的就是个头大的虾有点少等下次来我跟他们好好说说如果还是如此模样的。说什么都不能要您见谅这顿饭那虾的钱就不算进去了您看可以吗?”

“恩仅此一次要知道你们这个地方当初还是本官帮着弄出来的不想看你们做的菜不好得罪了别人本官也是一片苦心。童童去跟里面的贵客说一声还有哪个菜不满意。直接说出来不用看在我地面子上不好言语行了你也下去做菜吧要快点别等人家吃完才上。”

尹非凡深吸一口气用鼻子呼出来好象强忍住胸中的怒气一般终于是放过了店霄一把童童乖巧地应了一声进到屏风后面把原话学了一遍那里面马上就传来一个女子应承的声音让那个送来银子的人分外留心起来。

尹非凡未等这人再说话转头就对他说道:

“那个你们老爷有心了这银子看着不少能有个四千两确实够本官买些茶喝可是本官这次带来的茶已经够用拿回去吧也不用说成果子在本官眼中这些果子还没熟透本官老家的果子上秋地时候都是金黄一片啊本官还有客人在此你们回去吧。佩佩贡献”

话声一落尹非凡径直转身进到了屏风之中里面随后传来抱歉和劝酒的声音这一番话没有任何掩饰故此那四十间房子离近的人听个真切毕竟是挨的太近了。

“县令大人真真没收可可听他那意思是嫌这钱少了?四千两啊我一辈子都赚不来。”

一个身上打着不少补丁的人站在人群中望着上面的说道其他百姓也都有些迷糊。

“这这个哎~!来人啊跟我回去

那个领头的人一听这话什么都明白了人家嫌少什么果子金黄一片?分明就是想要金子在这边那就是十倍于银子的价钱这些来的时候盘算的不错地人现在只能带着那一箱子银子灰溜溜回去。

这一段小插曲过后牛肉丸子再次恢复了刚才的模样厨子继续颠着直冒火的锅闲着的伙计

新的客人到来屏风里面的话题也从新响起。

“县令大人对这吃果然有些研究这铁板大虾我尝着味道不错没想到大人未吃就能觉得不对佩服苏某是打心里往外佩服。”

老者知道那些人离开后从刚才一直说什么天是晴还是雨话题中直接转到了虾上面。尹非凡当然知道他话有所指也不点破接着他的这个话说道:

“苏老板说的是本官就是喜欢吃好在这牛肉丸子做的也不错就是初到此地一些地方上原有地人总是要欺负几次才行我这个做县令的本想帮帮可惜。有些事情是当局者迷只有外面地人来帮或许能够好一些不知道肇庆府那边可是有苏老板认识的人能够帮着弄到虾?”

“哦?县令大人难道也不行我那边到是有卖虾的人大人就不怕那些也突然出了毛病要欺负一下新来的人?到那时这边卖虾的人被得罪了不说另一处还受了气儿。恐怕这买卖便不再好做吧?”

老者眼睛已经眯眯了起来说着话手上也不闲着把几样菜夹到碟子中就着酒开始慢慢品着。

“不怕当然不怕其实我到这边之前吃过京城中的虾那味道才好呢尤其是汴水河中的个头够大。一般地方的虾根本就斗不过肉还厚吃到嘴中过瘾只是离的稍微远了些不好往这边送不然就用那边地了。真要逼的这边只能从那里调过来那就不是小数目而此地原来的虾想来也不好过苏老板您说是不是?”

尹非凡看了眼老者的碟子又帮着给夹了些同样的菜嘴上象是唠家常说道那苏姑娘来回看看不明白爹和县令在说什么朝后面招招手布头连忙凑过来。

“喂!你能听懂他们在说什么不?一个虾。至于又是从别的地方买又是从京城调么?”

“回您的话能小的能听懂县令大人他们说的意思不但是要做虾吃还要养虾自己养了虾其实才是最重要地象咱们这边的虾都是别人的人家说不给你好的。那就不给你好的。”

布头跟在那里给解释着可他这一说。苏姑娘更迷糊了不耐烦地摆摆手示意其不用再说站起身不去打扰父亲和县令的谈话拉着布头往外走边走边说:

“你陪我到这周围转转我看下面那么多人去看看我在家中都呆腻味了。”

“快点跟上这次咱们可是给东莞的乡亲们做善事一会儿把力气都给我拿出来哪个要是不好好干工钱上别说我扣得多。”

一个身体十分健壮的大汉肩上抗着把镐头领着一队二百多人的队伍小跑在乡间的小路之上那路边地野草刮在他们这些人的裤腿上出‘哗哗’的声响那些跟在后面的人同样都拿着铁锨、土筐等各种工具好象跑了不少的距离一个个头上都渗出汗水凝在一块顺着脸上凹下去的棱角地方流淌下来又被前进中地身子挡住把衣襟打湿了一大片。

“头儿您说那个平时连过个桥都要钱的成禀实这次怎么了?居然愿意拿出钱来让咱们给整个东莞有危险的河上面搭桥?”

一个后背上背个筐的人跑到这领头人旁边伸手抹去额头上的汗水满肚子疑问地说道那筐中随着他身子的跑动摇晃时出叮当的声音也不知道都装了些什么。

“具体情况不知道只是听说咱们这边新来的县令老爷到过他那府上回来就送了他们一个东莞第一善的牌匾或许是这个原因吧这次不但咱们修桥还有不少的人也没闲着别处也有人过去还有那坑洼地主道之上不就是咱们邻村的人在干么现在看来还不错我琢磨着只要新县令还在那咱们东莞就绝对会比以前好。”

领头的人扭头对着身边的人回道说出来的话让人觉得确实如此一个个脚下的步伐又快了不少。

这一些人的动作马上就引起了某些人的注意沿着他们的路跟着跑上一阵子一直到地方看他们干上活后没有丝毫犹豫地转身离开那‘嘿嘿呦’地号子声在身后响起。

“大哥新传过来的消息那个成禀实突然找到不少人拿出钱来让他们在东莞县给修桥补路他那个二儿子也在县里面不要钱地给当地百姓做东西吃还得了一块县令大人亲自写的东莞第一善的牌匾。”

陈五鼠匆匆走进盐场中的一间屋子里面手中拿着刚刚快马传递来的纸条边看边对着陈大鼠说道。

不认识字的陈大鼠看都没看那纸条一眼沉吟了下.看看等在那里的另外三鼠点头说道:

“看来传言不假那成禀实果然是想和新县令联手哼!哪有那么好的事情马上传消息给老爷让他来做定夺。”

“恩马上就传大哥还有一事今天咱们给送去的四千两银子被退了回来。”

老五又拿出来一张纸条展开来看过后说着。

“哦?难道这县令真是一点都不动心?”陈大鼠有些惊讶地问道五鼠摆摆头:

“不是他不想要钱是他嫌这个钱少他想要的是四千两的黄金。”“那就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