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68章 敌我同时有计划

第十部 椰林斜阳碧波遥 第六十八章 敌我同时有计划

胡说,大人,他们胡说,他们明明有东西,就是不卖

那些要买货的人再次喊了起来,看那怒目圆睁的样子,应该气得不轻。佩佩贡献

那些个卖货的人又一次开始解释,尹非凡站在高处就那么看着,不时看下转到他这边开始拌凉菜的店霄,店霄手上的动作没有停,眼睛也来回在那些人身上扫着,心里面琢磨:

‘这种事情应该发生在大灾或战争的时候,现在这个东莞可离战争远着呢,那边也不需要他们给拿出多少东西,如此情况还能这样,那就只有一个事情符合了,有人在背后使坏,囤积,有规模和统一的囤积,让民生动荡起来,当地的县令一定不会好过,怪不得肇庆府那边有人过到这里,原来是听到了什么消息。’

想到这里,店霄好象是对自己拌的菜不满意似的,轻轻摇了摇头,那尹非凡心领神会地开口说道:

“诸位乡亲不要着急,此事本官已知晓,可能这些商人确实有他们的苦衷,这样,待本官查实情况,再想办法,如何?都散了吧,哪家要是真吃不上饭,到本官这里,本官给几文钱,到下面的地方吃,那可是成大善人开的。”

“大人,不是我们急,是我们真缺这些东西,大人,既然您说你能解决,那能给咱们一个期限不?让咱们好有个盼头。”

下面那个刚才揪着别人衣服的人再次高声喊道,其他那些人马上跟着附和,至于被带来的商人则一时没有了声音,就那么低个头不说话。

店霄盯着喊话的人看了一会儿,给尹非凡使了几个眼色,再次摇摇头。尹非凡也跟着说道:

“这个事情本官也只能尽力而为,本官初到此地,有些事情还不是太清楚,要问明白才可以,先回去吧,本官明日就找当地的这些商人问问。”

“大人既然如此说了,那咱们就先回吧,相信大人一定能够解决的,这种事情对大人来说是小事。都回吧。”

那个人这次开始转身劝别人,跟来地其他人也顺从地离去,一直到那些人都走了,尹非凡这才长吁口气,再次回到屏风围成的雅间里面,刚一坐下,成禀实就说话了:

“大人,这个事情我是知道一些的,这一切都是老爷在后面搞的鬼。那‘老爷’就是这个地方真正的说话算的人,整个东莞县说归他管也不过分,这一次应该是联合了本地所有的商人来抵制大人的。”

“哦?此话当真?成管事与本官说这些,难道就不怕被那个老爷知道了,招来祸事?”

尹非凡这个时候想起父亲给的东西上说地话了,哪怕是在这种情况下也不轻易地相信别人,还是有些怀疑地问道。

成禀实一口把咖啡喝进肚,苦涩的味道马上就在嘴中曼延开来,只是这种苦比起心中的却相去甚远,回味的时候反到是有种甜甜的感觉。这可能就是苦尽甘来吧,就是不知道自己的甘在何处,对着还不信任他的县令露出个难过的表情说道:

“大人啊,成某论岁数比大人可大上不少,可我混的却不如大人风光,别看我管着这么多赚钱地东西。可也要听别人的话才行,可惜啊,就是如此,那身后的人也没有相信成某,就因闵儿放了几天粮,我收了大人的银子在这边修桥补路,结果就被他们刺杀,好在我命大,也是做了回善事,终于在自己修的桥上逃了回去。大人啊,成某是真的不愿意在过以前的日子了。”

他这番话说话,尹非凡还没有什么表示呢,成二公子却紧张起来,转过身就开始上下打量自己这个爹,关心地问道:

“爹,您,您什么时候被刺杀的?不会是昨天晚上吧?是了,一定是。怪不得晚上前面乱糟糟的,后来您进来让孩儿把这边再好好修点房子。原来如此,您没受伤吧?那个老爷是谁,孩儿怎么不知道咱们家后面还有这样的人?”

这番言语和动作可不是装出来地,成二公子流露的是真的感情,从小到大,父亲就已经成为了可以依靠的人,并且还时刻想着能象父亲这样,现在听到即使父亲这样的人居然也要听别人的,有些不敢接受地时候,更担心的是父亲有没有危险。

成禀实连忙摆摆手,欣慰地说道:

“没事,没事,爹这条命不是谁都能拿去的,爹想明白了,跟着别人欺负自己的乡亲,到头来没有好下场,昨天爹跑的时候路过几户人家,就想进去躲躲了,可爹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好人,进去后或许会被人家直接给赶出来,那是就什么都晚了,以后不这样了,咱家的钱够花,够了,是该拿出些给乡亲们做点事情,至少要把这东莞的桥和路给修好,万一再遇到这种事,好能直接跑回来。佩佩贡献”

这番忏悔的话是对儿子说的,可其中的意思却是对尹非凡在表态,尹非凡依旧是对他有所怀疑,把杯中地咖啡喝下去一半,对着布头说道:

“伙计,再给成管事倒一杯咖啡,童童,你不是说要看看这边厨子做菜时的样子吗?本公子今天高兴,就带你看一次,成管事,您和贵公子先品着,本官去去就来。”

语闭,尹非凡也不等成禀实反应,带上童童就走了出去,大牛也觉得这雅间有些小,自己到下面吃东西去了,等布头离开给倒咖啡,这里面就只剩下成禀实父子二人,相互看了眼,成禀实开口说道:

“刚才我说的可都是真

不准备再给那些人干了,可惜这个县令还有些不信,和那个书童商量办法,哎~!这就是民心啊好,别人又怎会不信呢。”

成二公子深以为然,点头说道:

“爹说的是。孩儿这些天也有些感触,那些吃过东西的乡亲,在路上遇到孩儿都会问声好,以前是躲着孩儿的,可是爹,您如此一来,那些人的刺杀可能会更犀利,咱们是不是要多做些准备?”

父子两个人好象已经很常时间没有在一起好好说过话,此时借着这个机会。你一句我一句地来回讨论着,目的就是怎么能摆脱那些人,保护好自己,大概过去一刻钟,新上来地咖啡已经凉了,尹非凡这才带着童童回来,脸上显露出一副轻松的模样。

“成管事方才说有人要对成管事不利?诶呀,这可不行,别人说什么成家如何如何本官不知道。本官就知道从本官到此,成管事所做的事情和贵公子所做的事情都是对我东莞有好处的。”

尹非凡回来还没有落坐,就开始对成禀实表示起了关切,童童也配合着露出张笑脸。

“哦?大人真是如此想的?真的不再追究成某过去地事情?成某手中可是还有两条命案呢。”

成禀实不知道这一会儿工夫两个人到外面是怎么合计的,回来就换了一种态度反而让他有些不适应,到这个时候也不能再隐瞒什么,一咬牙把身上背负最重的事情说出来,等待着一个结果。

尹非凡这时稍稍沉默了一下,看着成禀实缓缓地说道:

“那夫妇二人死了以后,只剩下个老人领着孩子。现在老人也去世了,孩子才五岁,纵然把你抓了,孩子的父母也找不回来,而你的罪却无法定下来,毕竟动手的不是你。命令也不是你直接下的,交出动手和下命令的人,让孩子能好好长大,此事便和你无关。”

成禀实愣了,那夫妻二人本来是到他的钱庄问为什么多算了他们地利钱,就是因为他曾经说过的,敢闹一点事就要往死里打,结果那边的人才下的命令,不想那夫妻二人身体一直不好,一顿打下来居然没挺住。也就是这一个命案是在特殊情况下造成的,至于银场操作火炉和中毒死的,那就多去了,哪个银场都一样,他并不觉得如何,现在尹非凡的说法就是在给他摘脱责任,想到这里,成禀实叹了口气,说不出来是轻松还是无奈。点点头:

“好,下命令的交出去。他本就是老爷手下的人,不然我也会给他辞去,至于那个动手的,他已经死了,昨天晚上保护我地时候,那些人都死了,那个孩子我来养,一定让他长大成人。”

对于大家来说,这也算是一个最符合现实的办法,尹非凡不可能狠下心把成禀实给抓起来,哪怕就是他亲手打死的,都要考虑怎么给他开脱罪责,唯一的一个压在两方之间的事情算是解决了,尹非凡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可能是因为心情变化,这口咖啡给他地感觉是香甜的。

“既如此,大人就不用再考虑银场上的事情,那边成某还压得住,这边若是大人需要钱财,成某也一样能拿出不少,只是想在这边买到足够的货来对抗囤积,那可有些困难,外面的百姓还等着大人解决呢。”

“不怕,先让他们囤积些日子吧,最好是让百姓心中多些怨气,这样本官做起事情来才能得到更多百姓的同意,至于外面吵吵等待的,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百姓,是他们故意安排的人,普通的百姓敢进到商铺之中把那些掌柜或者帐房给揪出来么?粮食不用愁,想来你成管事家中的存粮也不能少了,就先在这边给吃不上饭地人发一些,等这边事了,本官绝对会在其他方面给予补偿的。”

尹非凡重复着刚才到外面店霄给他说的话,一切好象都已经准备妥当,就等着最后的时刻到来。

“好,既如此,成某告辞,等大人忙完这边的事情,成某再与大人好好喝上一顿。”

与此同时,海边的盐场屋子里面,那个带着大沿帽子的人坐到了主位置之上,此时头上的帽子已经摘下,露出了一头的华发,在头顶上挽成了一个抓髻,用一根簪子插住,目光扫视一遍下面地人,开口说道:

“这一次是我们遇到最为辣手的一个事情,新来地县令并不象表面上那样软弱,成禀实或许已经动摇了,这都怪我,昨天晚上撵走了他以后居然没有派人保护,害得他遭到了刺杀,等我再次派人去找他时,那两个人却一直没有回来,最大的可能就是被刺杀成禀实的人给拦住,这就是说他手底下也有人。”

“老爷,我不怕,他能有几个人?咱们这几年可是培养了不少心狠手辣的,这周围驻军的地方老爷您不是打够招呼了吗?那就成了,明天我就派人找他,让他帮着办事,他可是收了钱的,敢说个不字,我让他名声和性命都没有。”

说话的是这些人中势力最大的陈大鼠,无论是强壮的身体还是这番言语,都是带着进攻性的。

这个老爷却没有责怪他卤莽的意思,好象看自己儿子一般把五鼠从头到尾扫了一遍,点头道:“既然大鼠想这么做,那就去做一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