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69章 该来之事躲不掉

第十部 椰林斜阳碧波遥 第六十九章 该来之事躲不掉

象是要下雨,还可能是一场暴雨,哪怕是在夜晚,都上的云在蠕动,看不见一丝的星光,风不停地顺着窗户灌进来,带着潮气和一些阴冷。

大小姐卷缩在店霄怀中,看到外面的样子,有点害怕还有点兴奋,更多的是一种说不上来的安全感,店霄的两只手被大小姐抓着给拢到身前,成环抱的样子,其他的地方也都紧贴在一起。

“小店子,你说这东莞县要是没有咱们过来会成什么样子?我认为那个尹非凡一定会投靠他们,他们这边的人可是很强势的,到时东莞的百姓又受苦了,其实我要求的一点都不高,只要我到的地方,别让我看到难过的事情就可以,可为什么我到了哪,哪都不太平呢?”

大小姐来回动了两下身子,扭过来头用嘴在店霄的脸上蹭了蹭,眨着大眼睛看向那因她要求没有熄灭的蜡烛说道。

店霄略微低下头,亲亲大小姐那小嘴,身子尽量往后挪了点,这才稍微好受些,忍着刚才摩擦带来的酥麻说道:

“那是因为每个地方都有他见不得光的一面,哪怕是在京城,也不都是想象中的那么好,只不过有些人的手段过分了些,其实也没办法,谁让他们想不出好的办法赚钱、升官呢,要是有一种即可以和当地百姓不发生冲突,又能轻松赚钱的法子,他们也不会如此,人性的贪婪从古至今就没有停过。”

店霄说着话自己也在想,是不是因为需要更多的生存物资,所以才能让人如此的追逐下去?其实这根本就没有错,如果没有这种想法,也许人类根本就不能在大自然的竞争中存活下来。正是这种对物资和权利的不停追求,才让人想尽一切办法来满足,才能发明出一样样地工具来抗衡其他野兽及同类,获取更多的物资和空间。

哦,还包括满足最原始的冲动,只不过人不用再象野兽那样直接

用身体打倒同性来换取与异**配的机会,可以有很多种方法,这符合优胜劣汰的规则,下一代要想优秀。做父母的当然尽可能优秀,至少从概率上来讲是这样的,恩,没错,自己够优秀了,在自己心中怀里的女子也够优秀,可现在不是时候,所以,该死的东西。你给我软下去,空既是色,色既是空,空既是色……。

大小姐到是没有察觉到店霄地小动作,看着那被风吹的不停摇曳的蜡烛,肯定地说道:

“是这么回事,也多亏了他们都笨笨的,不然都象你这样,咱们就赚不到钱了,这个地方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好?必须要有一个绿野仙踪的分店开在此处?”

“好。其实哪个地方都好,只不过这个地方太有用了,这个地方承载了太多的骄傲和遗憾,哦,这个你不懂,你只要知道这地方必须要有绿野仙踪的势力就可以。或许以后地人会有其他的想法,可我们必须要如此做,至少努力过。”

店霄一时间好象忘记了大小姐和他不一样,说出来的话很多大小姐都不明白,有些疑惑地眨巴两下嘴儿,‘吧嗒’亲了店霄一口:

“不管啦,那么些事情我都不知道,你看着可以就行,先帮着尹非凡应付过这边就好,咦?你又用那个她们嘴中说的坏家伙顶我啦。回去回去。”

涛声阵阵,漆黑一片的海上此时正飘荡着一只浩大的船队,两千多艘然起了火把和灯笼的船,杂乱而又有一定规律地行进着,身后那雷州府的码头已经远得看不见。

“太过瘾了,我头一次打过这么舒服的仗,那些个人真傻,不想想为何会有渔民敢过去打渔,就派出来船只到近前掠夺和驱逐。这下好了,整整三百多艘船。两千多人,全被我们给弄回去了,看看雷州府知府那惊呆的样子,真不知道他以前是怎么保护治下百姓地。”

林皛瑶坐在船头的甲板之上,也不顾海上的风大,还有闲心烧烤着东西,一阵阵的烟被风带着渐渐消失在夜色中。

负责整个官船队的耿将军则没有这种闲心,他要来回地看看和越李朝打仗受了伤的人,这些人都是跳到水中抓人地时候被弄伤的,比起人家,这边的水军是不行,更不用说林家从嘉兴府那边投诚过来的海盗,通常都是几个打一个才能制服对方。

同样无所事事的柳碧旋和宋雨萌到是喜欢这种吃东西的方式,加上几名丫鬟,一众女子你烤一条鱼,她烧几个.;

“就是,这下看那些人还敢不敢再欺负我炎华的人了,不就是打个渔么,居然还说那边是他们的,这回不是了吧,再敢多话,咱们就派兵打上岸去,一个小破国,居然敢如此嚣张。”

一向是最好斗的玉儿在那边抓着一只大螃蟹地两只钳子,来回地翻着个,认同林皛瑶的说法。

同样活泼的灵儿也开心说道:

“我觉得他们可能还有人没出来,可能是被吓到了,要不等这次去完了东莞县,咱们回去再试一次吧,这回不那么急着往外派,势均力敌时就停下来,这样那些海盗和伪装成海盗的人就会继续加派人手,小姐您说是不是?”

“是什么?没看到这次下去的朝廷人不行吗?他们可以说是第一次战斗,明显就没有人家越李朝的人和那些海盗凶狠,要不是我们关键时刻把人派出去,打了那些人一个狠的,他们就会有很大的损失。”

柳碧旋细心地烤着一

三斤重的鱿鱼,头也不抬地说道,听她们这话地意思府渔民对付越李朝的人地时候,应该是用那些渔民做诱饵,然后这边每次派出去的人都是能和对方打个平手的数量,让对方继续加派人手,最后一举给包围起来抓住地。战术上解释起来简单,当时的具体情况或许很紧张。

这些女子正高兴地又吃又喝自己动手的时候,那边耿将军已经看完了这船上的伤员,把作战最不利的一队约有二百人叫到了甲板上,甲板上已经摆放上同样数量的水盆,其中装满了海水。

“看看你们,再看看人家林家和绿野仙踪的人,本是说在你们的外围负责抓漏网的,你们知道什么叫漏网吗?漏网不是网整个漏掉了。然后人家主力从中逃窜出去,你们可好,放跑了一多半地人,剩下的那些,几个对付一个还让自己那么多人受了伤,你们是炎华的水军,连个气儿都憋不住,人家林家的为什么能一个打两个?”

耿将军看着那边船头上烧烤的火光,就觉得脸一阵阵的发烧。尤其是那林皛瑶说的话,‘圣上说你们是最好的水军,我非常相信,可能这是海,所以有些人不适应?耿将军习惯的应该是打‘水仗’吧?’,耻辱,被一个女人,并且还是个漂亮地女人在属于男人的战斗方面如此蔑视,这绝对是一个男人一辈子都忘不了的耻辱,所以表现最不好的人被叫到了甲板上。

越想越窝囊的耿将军来回看看这些人。努力压住心中的怒气吩咐道:

“既然你们在海里面憋不住气,那么咱们就在水盆里憋,今天晚上什么都不用干,就给我在里面不停地憋,什么时候你们能在水中战斗时,可以与水底下与敌人搏斗。什么时候才结束。”

“将军,能不能进屋子里憋,外面的海风大,沾上水以后脸会被吹裂的。”

一个人把脑袋浸到水盆中,刚一抬起头来就发现了这个事情,连忙用袖子把脸擦干,提醒地说道。

耿将军看着这个人乐了:

“呵呵!你还知道脸能被吹裂,我站在船上看你们在下面扑腾的时候,我都没脸了,把衣服都给我脱了。擦,让你们擦,要想脸不被吹裂,简单,多在水中呆一会,尽量少被风吹就不裂了,这次是到东莞,要是让那个绿野仙踪的大小姐和小二哥知道你们这个样子,在皇上那告你们一状。你们脑袋还能不能保住都两说,头都进去。”

还没等到早上。外面地雨就下了起来,并且越来越大,好在这边现在已经被垫高不少,那雨滴砸在地上溅出了不少坑并带起了一层水雾以后,便汇聚到一起,沿着低洼的地方形成一股小流远去,不知道哪个地方会成为它们最终停留的场所,也许会变成一次大水,考验着东莞地形的时候也考验着人们的心。

等到了早晨的时候,天依旧是黑压压地,给人一种莫明兴奋的感觉,呼吸几口带着潮湿的空气,店霄发现自己那兴奋了半晚上的东西也还在兴奋,一边嘀咕着:“这样下去可不行,会内分泌失调的。”一边拿过床头的一套干衣服,蹑手蹑脚站起来开始把身上这同样有些潮的衣服换掉。

眼睛看着杨紫萱睡衣下面已经被皱吧到大腿根部后留出来的雪白一片,店霄有些苦闷地对自己说着‘再等等,等明年的,明年就结婚,到时想怎么来就怎么来,生理年龄也够了。’

却没有发现那边用毯子包住脑袋的大小姐悄悄动了一下,不经意间毯子那里露出了一丝缝隙,如果此时掀开毯子地话就会看到一片红晕从她的脸延伸到了衣服里面,两条腿也不由地来回相互摩擦着动了动。

雨一直没有停,如此模样是不能开业的,店霄来到外面的门槛处看看,觉得确实不会有雨水冲进来,这才安心地回到屋子中,帮着大小姐把毯子掖掖,在她的额头上又亲亲,开始到做厨房的屋子里忙活起早餐来。

“小吃了,各种的小吃了,一文钱随便吃。”

一阵熟悉的声音在店霄刚刚熬上粥的时候传来,店霄突然觉得那个成大善人或许真地变善了,连如此的天气都会命人过来早早开张,拿过墙角地油纸伞,撑开来站到门口往那边观瞧,果然,那个成家的二公子在那里指挥着已经开始做东西了,感叹一句‘人的改变真快’后,店霄回身进到了厨房,开始忙碌起别的。

“吃饭了,都起来吃饭了。”店霄摆好了东西,把因下雨不用早起的众人给喊醒准备吃饭,大家刚梳洗完毕,没等坐稳当呢,尹非凡就带着童童和大牛,披着蓑衣挤了进来,衣服脱下来往外面的墙上一挂,坐下二话不说端起一碗粥来,‘咕噜噜’便灌了下去,看得众人直发愣。

“我家公子昨天晚上一直没有睡好,还起来写了幅字,结果半夜就饿了,又吃不下东西,所以早上才这样。”

童童在一边打着哈欠说道,看样子他也跟着没怎么睡,只是他能吃点零食,大牛直接

端了一盘子馒头,一碗咸菜蹲在旁边开吃。

众人刚刚吃到一半的时候,门口又出现几个人,还没等告诉今天不卖东西,当中一个人就掏出封信扔到屋子地上说道:“县令大人,这是我家老爷吩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