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71章 粮食方面出差池

第十部 椰林斜阳碧波遥 第七十一章 粮食方面出差池

来来来,诸位不用与本官客气,放开吃,放开喝,哪好,本官让他们给从做,这点钱本官还是有的,不瞒诸位,本官家中颇有积蓄,不缺钱,别人都以为本官到了这边就是捞钱,其实不然,本官想的是能稳稳当当弄些政绩升上去,哎~!好弄的。

第二天一大早,尹非凡就让人把那官家的粮仓打开,里面果然干净的连个稻壳子都没有,问过跟随而来的邓主薄,不出所料,这些事情全推到了前任县令身上,尹非凡马上皱着眉头让人去找本地卖粮食的商家,又到旁边的酒楼订的宴席,现在正陪着笑脸敬酒呢。

“大人说的哪里话,换成别人或许找不到政绩,可到了大人你身上,那还不是轻松?不说别的,只您断的两个案子加上给百姓从新分配地和牲畜这些事情,那就是政绩啊,等今年丰收,乡亲们绝对会给您立长生嗣的。”

尹非凡刚走到这桌,这桌主位置方向坐着的人就站起来端着酒杯夸奖了一番,其他人也是马上跟着举杯附和,给人一种和谐、团结的感觉。

“好,多谢这个…?”

“孙老板。”

尹非凡想单独对这个人说两句客套话,却不知道人家是谁,童童这时候再次让人看到了他的价值,进门的时候那些人只挨个报了一下名,结果全让童童给记下来,见公子尴尬,马上在旁边提醒道。

“对,孙老板,多谢您吉言,说实在的。这东莞的百姓更应该感谢的就是在座的诸位,没有你们把那粮食收来卖去的,百姓得不到钱,也吃不饱饭,本官代东莞地乡亲们谢谢你们了。”

说着话,尹非凡向着四周来回鞠了圈躬,那些人也纷纷起身回礼,借此机会,尹非凡再次对着孙老板说道:

“孙老板那米行本官略有耳闻,在东莞也当得上是不错。这个,本官有一事相求,孙老板能不能在这个时候把还有剩余的粮食筹集下,卖与当地百姓?不然再过些日子,百姓们可就会有吃不上饭饿死的,您这样子也是个善人,恩,待本官回去一定给予孙老板补偿。佩佩贡献”

“诶呀,大人呐!不是孙某不想卖。是实在没有粮可卖,也不知是怎么了,原本给送粮的人这阵子居然不给送了,这样我也愁了不少日子,深知乡亲们不容易。又卖连着买了几天,结果现在孙某自己想吃顿饭都要到外面吃才行。”

这孙老板开始还陪着笑容,一听尹非凡如此说。马上换过一张苦脸,一边解释一边难过。

“是呀大人,咱们确实是没有粮,不然哪能看着当地的百姓受苦,大人断案那么厉害,想来这点事情也难不倒大人,不如大人您在好好想想,从哪能弄到粮,咱们马上就过去收,转手平价卖给乡亲。您看如何?”

“就是,大人,咱们都只是一个小小商人。哪里有能耐做一些自己不敢做也做不起的事情,这边只能靠大人想法子。没粮,没粮啊。”

“大人,我觉得您应该从您能想到的地方下手,毕竟您也算是个县令‘老爷’,您说是不是?”

其他人开始你一言我一语说着,其中的意思很明显,不少人都已经点明了出路,邓主薄和彭师爷站在一边看着满面愁容的尹非凡,相视一笑,在临近身前的桌子上,挑自己爱吃地菜夹着。

“真是如此?真的都没有粮?老天啊,这可让本官怎么办,难道就眼看着这些百姓饿死不成?本官有罪啊,谁能给本官指条明路,本官感激不尽,哦,本官有钱,童童,快,把钱拿出来,让大家看看,谁给本官出个好点子,这些钱就都是他的。”

尹非凡眼圈发红,端着酒杯的手也不停地来回颤抖,童童马上听话地从背包里面抽出一打的交子,一张张都是千两的,那一罗少说有五十张,轻轻那么一捻开,几种颜色套在一起的模样,确实诱人。

那些商人看过一眼,又都不舍地转过了头,不再搭理,尹非凡带着童童走到哪桌,哪桌便是如此,直到最后站在一个人身前不走了,那人才无奈地往邓主薄和彭师爷处使了个眼色,随后把眼睛闭上,再不睁开。

“哦,对,本官这个糊涂啊,彭师爷,你可是本官的师爷,快给本官想想办法。

尹非凡果然转身去找彭智远,拦下他吃饭的动作,用带着些命令地语气说道。

彭智远直接

把筷子一扔,也不吃了,斜个眼睛,冷笑地看着尹非凡说道:

“不敢呐,大人哪里把我当过师爷,整天的一直安排在山上跑,衙门中的这碗饭吃起来不容易啊,昨儿我一表兄给我说了份差事,我这正准备跟大人您辞去这个师爷呢,正好,大人今天您问起,那我现在就跟您打个招呼了。”

“唉~!本官以前是有不做的不对的地.+轻,不懂许多事情,师爷您多海涵,我给您鞠躬了,您就帮帮我这个不懂事地人吧,东莞的百姓会饿死的啊,呜~!”

尹非凡嘴上说着,对彭开始连续地鞠躬,眼泪也跟着‘噗噗’往下掉,那可怜地模样哪里还有一个当官的样子,童童也在一旁赔着哭。

“哈哈哈,哈哈哈!尹非凡啊,我的尹大人,你是跟我们揣着明白装糊涂啊,现在知道错了?知道后悔了?当初想什么了?你不就是要个政绩么?至于把别人往死了逼,这个事情简单,你那告

已经发出去了,那没粮可不行,乡亲们都等着呢,这天时间好好想想你应该如何做,做的好了,自会有粮食进官仓,如何?”

彭师爷终于逮到机会了,把前些日子天天往山上跑受的罪都找了回来。伸出手拿过旁边的一双筷子,夹起个丸子说话时给喂到尹非凡嘴边,尹非凡听话地张开嘴吃下,抽噎着说道:

“谢,谢师爷,我,我一定在这三,三天里想,想明白自己该怎么,么做。一定会,我,我现在就回,回,回去,马上把,把事情想清楚,从头处理,绝。绝对不会过三天的,呜呜呜!”

说过了话见周围人都没有反对,尹非凡领着童童,往外走,路过别人的时候显得是那么地无助。不停用袖子擦眼睛,越擦哭得越厉害,一直到外面。用袖子遮挡着脸和童童上了轿子,这才从童童的背包里拿出湿手巾使劲地蹭眼睛,童童也是相同地动作,边擦边抱怨:

“辣死我啦,小店子哥哥给准备的是什么东西啊,什么味道也没有,就是辣,早知道就不弄这么多,那个彭智远太过分了,哼!等着。我让他嚣张,等粮食来的。”

尹非凡到是没抱怨什么,父亲给写地册子上早就说过。为了达到目的可以无所不用其极,松口气说道:

“这下有了保障地三天。三天中可以做不少事情,不知道小二哥的人什么时候到?有他们在我才能放心,又可以看一次绿野仙踪那犀利的战斗了,只要这边真地能变好,一切都值得。”

童童毕竟是小孩子,觉得受委屈了,嘟囓着:

“我一定跟杨姐姐说,让她给我报仇,我要用这东西使劲抹在彭智远眼睛上才行,还不让他擦,难过死他,恩,小鸡鸡上也要抹。”

中午时分,下了一天多的雨终于渐渐小起来,那些衙役也在这一天里把整个东莞先给走个遍,凡是有人家的地方都告诉一下三个事情,过些日子要修堤,再有三天开仓放粮,县令大人已经上书朝廷等待着新的制盐方法。

百姓们想的没有那么多,信任县令大人的时候听衙役解释这是好事情,便认为是好事情,一个个准备着,等待着,同时一些有心人也知道了这三个消息,再次聚集到一起商议。

“老爷,还是您厉害,只要您一出马,那个新来的县令果然就乖乖就范,咱们是不是可以稍稍放松一些?万一把他给逼得紧了,他给咱们来个鱼死网破可不好办啊。”

海边的屋子当中,那个满头华发的老者坐在主位之上,下面地一个人站起来行礼后说道,他们现在还不知道尹非凡在酒楼宴请别人的事情,只是听到了三个要求他办的事情都让他给办了。

“放松什么?我看啊,还应该派人再吓他一次,让他彻底地听话,不敢有一丝的其他想法,这个不用别人,我多派出去些,就不信收拾不了他,正好把那些在暗中保护他的人给处理了。”

陈大鼠一直都是主张暴力地,可能是想起那天被吓得不敢动手的事情,现在琢磨着这时候如何找回来面子。

那个老爷轻轻摇了摇头说道:

“不急,现在他既然愿意听话的把三个事情都做了,那就说明他怕了,这时候既不能放松,也不能逼得太急,应该再给他些好处,让他心中舒服些,如此这般几次,他便什么脾气都没有了,既然他不缺钱,想要政绩,那就给他政绩,安排些人,把东江南岸地好地给他划出二百亩,让他种一些想种的东西。”

同一时间,在牛肉丸子这里,尹非凡和大小姐众人也在紧锣密鼓地布算计着,大牛是唯一一个幸福的人,什么都不管,守在外间屋子的门口这里,吃着店霄专门给他做的白水煮肉,沾着蒜酱,同时负责不让任何人进来。

“这回终于知道三天时间内是绝对没有事情了,小二哥,你那人大概什么时候能到?万一过了三天我们的人还没有来,那我是不是也要妥协,不然就是开始动武了,要不这样,咱们先躲出去,等人到这边后再回来?”

尹非凡的眼圈依旧是红的,对着店霄有些担忧地说着,大小姐则在那边用沾了冷水的毛巾,心疼地给童童擦着眼睛,不停地说他不应该在眼睛上蹭那么多下。

店霄计算了一下回道:

“四天,我们的人到这边需要四天,要是还得布置一下,那就是五天,来得急,只要我们能够把官仓补上,那就一定能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他们绝对不敢随便出动,至少要查一下究竟那粮食是怎么来地?背后都有什么势力,现在可不能躲,也躲不了,他们一定会严加监视的。”

“那就好,现在就等着苏家把粮食运来了,千万别出什么差错。”

尹非凡想了下觉得也对,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了肇庆府地苏家身上。

好象是尹非凡的运气不怎么好,怕什么来什么,刚刚说完这句话,门外面就突然有人焦急地喊道:“大人,我是苏家派来的人,我有重要事情要说。”

“大牛,让他进来,说什么事?”店霄出声说道。

“粮食,粮食没了,老爷正准备的时候,我家小姐被抓了,说是不准给送粮,不然,性命不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