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72章 一点惊喜姗姗至

第七十二章 一点惊喜姗姗至

什么?怎么,怎么能这样?”

来人短短的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一般狠狠砸在了众人的心头,尹非凡始终是都露在前台,听着唯一的依托就这样没了,一时间难以接受,愣愣地看着眼前报信之人身上滴下的水,喃喃着。佩佩贡献

“县令大人,我家老爷说了,他对不起您,可他也没有办法,小姐被抓了去,那边有人放出话来,这个地方的事了以后才小姐才能被送回来,老爷不敢动啊。”

来人也露出一副难过的样子,在那里任由雨水把自己的头发粘在脸上,弯个腰说着,可能是时间紧,此人没有穿蓑衣,只有脑袋上顶了个破草帽,浑身不住往下淌水,这一句话的工夫,那所站的位置已经成了一个小水洼。

“哦,知道了,你家老爷也不容易,哎~!,那天都做的不错了,为何还有消息泄露出去?难道真是老天爷都帮着他们?哦,你辛苦了,童童,打赏。”

尹非凡觉得浑身的力气都没有了,听着外面突然又大起来的雨,好象应了他的话似的,连续的两个闪电落下后,就是‘轰隆隆’响彻云霄的雷声,雨点被风兜着扫在窗户上,一下紧过一下。

童童乖巧地应过一声,蹦下地来,找到自己的背包,从中翻着给掏钱,那个来报信的人见此马上往后退去,嘴中说道:

“县令大人不用麻烦了,小的马上还要回去,我家老爷说了,等这次事了,小姐回来,一定会好好补偿的。还有,这次事情不是您这边泄露了秘密,是肇庆府那边本应下个月才会有粮食上的调动,老爷现在提前动了,才让一些有心人察觉,与这边做买卖的,大部分都会受到那些人的监视,大人保重,小地告退。”

话音一落,这人转身便冲进茫茫大雨之中。那雨滴打在地上溅起来的雾,片刻就将他给淹没,门口十步之外即是朦胧一片。

“小二哥,这回我们可如何是好?您可要教我啊,不然,我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那人走了有一会儿,尹非凡才从木然中转醒过来,扭头看向同样有些面色不郁的店霄等人询问,现在他可以说是六神无主。

“太气人啦。关键时候出差错,早说这样我们也不至于把所有的事情压到苏家身上,现在过来告诉有什么用?小店子,要不咱们亮出身份拿那个金牌去调动周遍的兵力过来吧,就不信这边的那个什么狗屁老爷长的是三头六臂。”

大小姐见原本准备好的事情现在突然出了岔子。越想越生气,在那边把皇上给的金牌掏出来,来回比画着要去叫兵。

“不行。这边和以前遇到过的地方差不多,那兵早就不是一个牌子可以调动地了,拿这东西去找人家,那是自投罗网,现在就只能等了,做一些让对方舒服的事情,或许能够挺到船队的到来,上来就行动的话,只差了一天。”

店霄刚才脸沉了一会儿,现在显得到不是那么就焦急。端起旁边摆着的茶水,慢慢喝着沉吟道。

“小二哥,我怎么做可以让对方舒服呢?这三天可不好过啊。”

尹非凡怎么想了下。没有想出来如何做对方能舒服,知道这次要付出不少东西。神色上有许多的无奈。

店霄连续对着茶杯机械地吹了几口,盘算道:

“无非就是让你听话一点,这样吧,先把那黄金都给彭师爷,告诉他让他来保管,把权利也放给邓主薄,先试一试,要是他们还不满意的话,你就直接去求那个老爷,看看他怎么说,哪怕牺牲点当地百姓的利益,只要能挺过这两天就行。”

“好,我马上回去,先把权放下,钱也给他们,挺到第四天我就随便找个借口到海边去,你们那些人可千万别耽误了,不然我的命就没了。”

尹非凡此时也没有更好地办法,招呼上童童和大牛顶着雨离开,回到衙门就把邓主薄和彭师爷给找来,那换成了交子的黄金递上去,又把这边的事情全权让邓主薄来管,这才在两个人略微带些高高在上的笑意中,回去休息。

第二天一早,伴随着雷电,大雨更加肆虐,不少的地方开始积水,一些小河上地桥也被无情地冲毁,好在有一个死下心要把善事做出样子的成禀实,带着一众家丁护院和雇来的人,一条河一条河排查,能修地马上修,不能修的也在傍边尽量把危险的地方补一补。

一夜没睡好的尹非凡,睁着红肿的双眼,带着同样迷糊的童童和因下雨住了两天屋子浑身不舒服的大牛,再一次简单收拾下奔往牛肉丸子,不想刚一到前面衙门专门招待外来人的那屋子前,邓主薄和彭师爷就从里面走了出来,各撑一把伞上上下下打量着尹非凡,一直把他给看得有些害怕了,才由彭师爷开口说道:

“啧啧,大人起来这么早想是要出去吧?大人啊,我这里有两个事情,一个是好的,一个是坏的,不知道你要先听哪个?”

尹非凡本就被看得有些没底,再一听这话,心中咯噔一下,使劲喘了几口气方缓和些,挤出个比哭还难看地笑容说道:

“彭师爷、邓主薄也在?早啊,还有两个事情呢?那个,就先听好地吧,麻烦彭师爷了。”

“好,那就先说好的,我家老爷觉得大人不容易,在东江南岸给大人划出了二百亩良田,让大人种些喜欢的东西,大人觉得是不是好事情?”

“是,

情,太好了,没想到您那个老爷这么好,非凡在这里师爷也辛苦了,还有一个坏地事情,师爷也一起说了吧。”

尹非凡好象没想到能突然得到这么多地,心中不知是何滋味,这东莞的事情本应该他这个县令来管。可惜,自己治下地土地居然需要别人来给,无奈中又有些担忧地继续询问。

彭师爷冷笑了一下,努力做出一副难过的样子说道:

“坏事情就是大人给皇上写的折子,传到半路地时候不小心掉了出来,结果找不到了,不过大人别担心,有几个讨饭的人给拾去,其中就有一个认识字的,把折子中的事情记了下来。可折子却不小心掉到火堆中变成了飞灰,大人,您说这算不算个坏事情?”

‘刷~!’的一下,尹非凡就觉得身上脑袋也嗡嗡作响,眼前的东西一阵恍惚,身子晃了晃,被大牛用一只手给扶住,哆嗦着嘴一时说不出来话。那折子上根本就没有什么要求制盐方法的事情,反而是把这边的一些情况给说了出来,尤其是还提到‘老爷’这个人,唯一庆幸的就是没写绿野仙踪。

“大人不必惊慌,那折子虽然是烧了。可里面地东西识字的人却一个字不差地记住,已经说给老爷听过,大人若是想不起来写了什么。想要再写一份的话,可以去问问老爷。”

彭师爷看到尹非凡现在的模样,脸上的笑意更胜,进一步地刺激着,尹非凡果然怕了,整个身子都开始哆嗦起来,要不是有大牛在旁边托着,现在就能堆到地上,在童童不停焦急地呼唤声中,终于是渐渐恢复了过来。咬咬牙说道:

“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在酒楼和彭师爷说那些话,现在我已经不那么想了,师爷不会是准备赶尽杀绝吧?”

“不会。绝对不会,大人放心。只是如此一来那就说明新的制盐方法仍旧到不了这边,不知大人准备怎样交代?这三天一到,粮食若是没有给准备好,就会失了民心呐,失了民心不要紧,就怕再失了性命,到时百姓不但不会说好,反而会拍手称快,到那时,就算皇上派人来查,也查不出什么,大人您说是吗?”

这话是邓主薄说的,好象能够吓唬一下尹非凡,并难为难为,看到他身为一个县令却要对别人低声下气的,觉得心中有一种特殊地征服后的快感似地。

“是,是这么回事,多谢主薄和师爷提醒,我知道了,我好好想想,今天回来就给二位一个满意的答复,如何?若是没有其他事情,我,我就先出去吃饭了。”

尹非凡听着这明显恐吓的话,无奈地继续放低身份,跟二人打过商量,领着一样难过的童童和瞪圆了双眼准备随时动手大牛,神态落寞地走出大门,留下身后相对而笑的两个人,进到了雨幕之中。

大雨一下,不少事情都停了,这一场降雨不仅仅是东莞一地,整个广南东路都被笼罩进去,海上地风雨尤甚,不少平时应该做的事情都被迫停止,若是还有坚持的,除了那一队庞大地,顶着风雨强行奔进的船队,就是在地里精心护着苗的一些百姓及始终亲临第一线带头干活的成大善人。

哦,还有一处,就是牛肉丸子旁边的这个一文钱随便吃的地方,现在已经不再是那么多口锅一起使用了,来吃的人只有个别是想占点便宜,大部分是真的家中揭不开锅的,只四个棚子就可以忙活过来。

成二公子被安排到这边守着,眼睛看着那些衣衫褴褛,身体瘦弱的人,嘴上吃着牛肉丸子给送来地零食,心中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棚子外面‘哗哗’的大雨早已让人麻木,直到面前出现一个刚过来举着一文钱要吃饭的孩子,这才让他从某中特殊地思想中回到现实,上下打量了孩子一遍,对一直守在旁边准备拍马屁,出馊主意的矮子说道:

“把你衣服和裤子都脱下来,给他,再去上取一份今天带来地治伤寒的药,让人熬了给他喝。”

矮子一愣,看看这个浑身光溜溜,冻得直哆嗦的孩子,又转头看看别人,与自己比较了下身材,发现真就自己衣服稍微能合适些,咬咬牙麻利地把衣服脱下来,给套在了孩子身上,这才忍着冷,只穿了一个大裤头,上别处找东西遮挡去了。

这一幕正好被匆匆赶到此处的尹非凡看见,郁闷的脸上终于带上一点高兴的样子,叹了口气,进到屋子中,直接担忧地说道:

“小二哥,这下可麻烦了,没想到他们势力如此庞大,连给皇上快马送信的地方都有他们的人,我写的折子,被他们给截了。”

“截了?这也能被截?哦,截就截了吧,不忙,咱们从长计议,这个事情是他们对你说的吧?那就好,说明他们还给你留了一次机会,实在不行,就把制盐的方法交出去吧,就是到时候为了保密,清理的时候费劲。”

店霄也是大吃一惊,思虑过后,有些无奈地说道。

正这个时候,外面隐约中有杂乱的声音传来,‘嘿呦!嘿呦!’的号子声离这边越来越近,好奇之下,店霄等人来到门口,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仔细一瞧,店霄那忧虑的脸上不觉中带上了一丝安心和惊讶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