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74章 决战开始终出气

第十部 椰林斜阳碧波遥 第七十四章 决战开始终出气

非凡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高兴过那些站在下面的百这个漏*点的诉说后终于是爆了对他空前地拥护不少人都被他这种冒着雨顶着压力一心一意给百姓办事的品德所感动的泪水直流。佩佩贡献

哪怕是因这大雨不少地方都被冲垮了那些地方的百姓也没有失去活下去的信心本就是穷的地方只要有粮食就可以再次恢复到原来的样子还有那真的变善了的成大善人在后面保证帮着大家修房子。

两天后开仓放粮的日子老天爷或许是被这东莞的县令所感动下了几天的雨终于流尽了云彩中的最后一滴水在太阳的照射下变成一条连接着人心的绚丽彩虹似姑娘那七色的带一般清新而又飘逸。

“大家不要挤排好队一个一个来粮食多的是足够大家用的了。”

现在是放粮的时刻一大早就有那等不及的百姓拿着家中的各种盛东西的器皿来到衙门口这里守着那些被冲毁了房子的人反而没有如此模样只因家园被淹以后尹非凡马上安排人给先送去了粮食并找高地帮着暂做安置又从彭师爷的手中理直气壮地收回了那些交子并告诉邓主薄和彭师爷二人这个月表现不好月俸没有了算是出去一口恶气。

现在的衙门外面站着的衙役正和那些焦急的百姓喊着后面开始有人把安排到仓库中的粮食往外搬童童找了个高一些的凳子把百姓的籍册拿出来铺到桌子上准备开始登记尹非凡被通达商行过来的一大帮护卫给围在中间尽量摆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扫视着那聚拢过来地百姓。

随着第一斗米被送出去。在那个人扛着往家中走以后众乡亲地热情空前高涨起来一边听话地排着队一边说着赞扬县令老爷的话整个放粮食的地方就象是尹非凡的表功台一样。

在与这边赞扬截然的沉闷场面正出现在某个不经意的角落中这是那处二层酒楼的后院负责卖粮食和卖布匹的人又被召集到此分成了各自的***在那谈论着行内的话题和一些趣事。当然说地最多的还是眼前的情况那听上去畅快的话语始终无法掩饰其内心的担忧。

“没想到这个新来的县令如此厉害居然认识通达商行的人我们这些人是不是趁着县令大人没对布匹动手的时候把店铺从新开起来?不然等通达商行再把布给送到那这边的百姓就没有几个还需要到我们店铺中买了如此地积压。我那小店可承受不住。”

布庄聚集这群人当中的一个家里买卖可能较小的左右看看见没有人注意他们终于忍受不住几日来心中承受的压力说出了妥协的话其他围在他旁边地人也同样露出了担心地神色。

“是啊。挺不住这么下去以后就不用做买卖了通达商行真的和县令关系好的话。以后弄进来大批地低价布我们便没有任何机会除非是离开东莞看看那些卖米的就知道了。”

另一个人认同地在那边说着眼睛却看着在他们对面聚成另一堆的都是卖粮食的人那边此时已经隐约可以听到争吵的声音能够想象出几万石运来的粮食对他们的冲击有多大。

“我受不了了那些么多粮食根本就不出去多少。东莞一共才有多少百姓?那剩下的县令绝对会低价往外卖我都能想到他报复我们时候的样子。我的店离衙门处最近我可不想当其冲。你们没看到他让人新插出来地牌子吗?‘象雨水般汇集起来若无法撼动高山就先冲碎每一块阻碍在路上的石头。’这是威胁我不想做那块石头。”

正如那些卖布的人想到地这边卖粮的人果然受不了这个压力了其中地一个早已抛开了平时的冷静在那里有点歇斯底里叫喊着。

旁边的其他人也不好受他们是听从那个‘老爷’的命令才如此做的可真的等他们受到了损失老爷是绝对不会管他们看县令的意思是准备收拾他们这些被用来使唤的人了用官府的力量和通达商行的钱财要是单独对付东莞哪一个商铺那真是易如反掌谁也不愿意成为被县令选上的那只为了吓猴的鸡。

终于又有一个这两天县令每次路过都要多看上两眼的粮店的掌柜的怕了好象天空依旧阴沉似的使劲了几口粗气下定决心说道:

“别人我不知道我就知道县令大人可能盯上我那个粮店谁胆子大谁就自己继续挺着我今天一会儿回去就找县令商量大不了花点钱买几个县令给做宣传的牌子我算看出来了老爷根本就是不行了想拉着我们一同倒霉我不傻哼!我现在就去你们呆着吧。

话音一落这人转身就想离开刚走出去没到五步就听到后面邓主薄的声音传来:

“老爷说了这段时候谁都不准打退堂鼓必须挺在这里最后失败的绝对是这个新来的县令现在谁敢离开那就看看自己有几个脑袋。”

“不错老爷已经说了此次铲除掉县令后这边会给你们补偿所有损失以后也会帮你们得到更多的钱财。”

彭师爷也在旁边跟着帮腔眼睛来回看着聚拢在一起的人尽量把表情弄得轻松给人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只是效果好象并不明显那些个人包括要离开的虽是不在提走的事情却也没有了积极的模样一个

盘算着那个老爷输了以后县令大人会如何报复他们

“这次找你们来其实很简单就是让大家一同到衙门那里把县令请出来让他到海边的靖康盐场不管找什么理由只要能让他去。那这边的天下就还是我们的不然大家谁都别想好老爷手下有些个人可是杀人不眨眼啊好了现在就一起去吧别指望我和彭师爷领这个头。”

邓主薄终于说出了叫来众人的目的言语中暗示地东西不言而喻两个***的人相互看看突然觉得有些害怕。可还是在邓主薄那目光下咬着呀去执行这个命令。

尹非凡这个处在算计与被算计中间的人现在还好似不觉一般领着大牛站在一处放粮的地方不时走上前去对那些领粮的问寒问暖一番可谓是做足了样子大牛则在那里托着一罗衣服每当尹非凡看到哪个人穿的衣服太破就会抽出来一件送过去只是合身是不可能的这衣服都是做的稍大一些。

一番的忙碌。尹非凡已经记不得下多少件衣服也数不清有多少个百姓跪到那依旧泥泞的地上给他磕头谢恩更不知看到这些真正穷地百姓那种样子自己陪着流下多少泪水直到那些个商家找来。尹非凡这才重新振作了下精神明白该来了终究是来了。

故意把和这些人说话的地方安排在放粮食的地方尹非凡第一句话就是对着那些卖粮的人安慰道:

“诸位老板。前日本官找你们说这粮食的时候看你们同样是因为没粮而感到难受现在想来大家与本官的心情一样高兴吧?哦还要告诉诸位一个好事情那就是通达商行已经与本官商量妥当以后会长期地为东莞送来粮食卖价钱要比以前东莞这边的低两成。”

‘完了这县令现在就开始报复了一刻都不愿意等了。’

这是那些卖粮之人心中的真切想法旁边卖布的心里也是咯噔一下。半天不出任何声音直到那边‘扑通’一声又跪下一个谢恩地百姓这才让他们缓过神来。一边看着县令安抚百姓一边在旁边开始劝说县令明天与他们一同到海边看看。是否有合适的地方建一个专门的码头来帮着他们运东西。

尹非凡不愧是一心为民的好官听到这个提议想都没想便答应下来那殷切的目光好象真地认为修上了单独的码头粮食和布匹就能运进来并能给东莞百姓提供便利似的丝毫没有因为一片又一片想到了什么地百姓跪在地上求他别去的场面而退缩高兴地与这些人约定了明日辰时出在那住一晚再回来。

翌日天空依旧晴朗放粮食的事情继续着尹非凡早早就收拾妥当等到那些一个个眼圈通红无精打采的老板们到齐就马上被通达商行的护卫保着坐上车向那海边而去而童童却被留给了说要在此地给坐镇的店霄等人。

“呵呵!本官到东莞这些日子整天都在那衙门当中还真没有好好看看这海边的景色今日天高云淡想那海水也一样是澄澈的吧?说实话本官从小到大还从未见到过海今日也是托了诸位的福啊。”

坐在车中随着车的颠簸来回晃荡地尹非凡一脸悠然的模样不时抬头看看天又尽量往前望望感觉上是非常想看大海一眼。

跟随着一起往这边走的那些人却都显得忧心忡忡每当被尹非凡问到都是强挤出笑容来应付尹非凡也没有现任何不妥依旧是开怀不已。

几个时辰就在这种气氛下匆匆而过眼看着再有不到半个时辰就能到地方了尹非凡这才突然提议大家走上一个来时辰沿着海边好好体验下那澎湃地感觉也不等别人同意就当先离开车子开始踩着沙滩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去。

“船船好多的船这些船是哪来地?不会是海盗吧?完了怎么赶到这个时候来?”

那些商人在无奈得跟着走的时候眼看着都能远远望见盐场那煮盐升起来的烟了海面上却突然出现了无数的船只不少人以为是遇到了海盗纷纷惊恐地喊着尹非凡却是长长嘘出口气提着的心放了下来。

同样吃惊的还有埋伏在通往盐场主路上的一众人可惜他们到现在也没有看到县令过来那些个被迫跟着走的人根本就无法把县令换路的消息告诉他们直到海上的船驶近这才让那些人担心起来。

“走跟我回去看看是不是哪个不长眼的海盗来这边找便宜让他们知道一下咱们的厉害。”

手上提着单刀的陈大鼠见那边有船过来只好先放弃半路截击县令的想法带着人往那海边赶去越是离的近越是打心里往外觉得恐惧那船的大小和数量也越让这些人害怕直到那些船就那么硬生生停靠在水中派出了无数的小船并挑了炎华的旗帜这才爱让众人松了口气。

“这是?县令大人怎么在这里?”

刚刚领着八成手下赶到这边的陈大鼠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些蹬上岸的人围绕在了县令身边一个个手上拿着武器不由得有些纳闷还在疑惑地嘟囓之时就听到被保护上的尹非凡喊道:“来人啊把这些盘踞在盐场的土匪给本官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