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75章 功成身退路漫长

第十部 椰林斜阳碧波遥 第七十五章 功成身退路漫长

尹非凡的命令下达,陈大鼠愣神的一瞬间,那些上到马上就把手中的弩箭给放了出去,借着海风的力落到陈大鼠这队人的头顶,‘噗噗’声中连续有人中箭,接着就是撕心裂肺的嚎叫,陈大鼠猛的一个哆嗦,突然明白从今天早上开始就心神不宁的原因了,再顾不得什么截杀县令了,对着跟在这拨人中的自己两个亲兄弟高声喊道:

“快跑,快跑呀,这不是我们这种人能对付的。佩佩贡献”

话一喊完,他当先就转身借着壮实的身体把挡在身后路上的几个人给撞倒,迈开长腿跑了下去,其他人一见平时最厉害的大鼠都跑了,哪还有心思恋战,同样尾随着跑了下去,那飞驰的箭矢依旧纷纷落下,这些人冲的太近了,要想跑到射程以外还要很远。

就这一会儿的工夫,那海上又有五百多人冲上来,那拉着马的船也渐渐要靠岸了,有些等不急的人认为自己的马够好,已经直接策马而下,趟着水地朝岸上冲。

如此的场面把那些跟着尹非凡的商人全都给吓傻了,这些海上冲过来的人可不是什么街头的混混,或是只知道欺负乡邻的那些畜生,而是正规的军队,尤其是绿野仙踪的护卫,此次跟来的那绝对都是武装到了牙齿的精锐,不象陈大鼠这种人,杀人的时候露出副恶狠狠的样子,反而是表情平淡,无论是鲜血还是内脏。沾到身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别人杀人是一种恐吓地话,绿野仙踪的护卫就只是当成一种工作。

喊杀声渐渐远去,骑兵也到了岸上把近前沙滩上想顽抗人的处理掉,开始整队进行下一次冲锋或者追踪,盐场的这些灶民一个个都被吓的动都不敢动,有的抱头蹲地,有的直接趴下那里。

“大,大人。小的错了,小的知道错了,小地该死,大人,饶小的一命,小的再也不敢和您作对了,回去马上就卖粮,不。是放粮,大人,您说给谁,小的就给谁,决不含糊,小的还买那广而告之的牌子,您说让小的买多少,小的就尽量筹钱买。”

从船上下来地人向着纵深追去。这些个商人中有一个比较机灵的,看着那犀利地攻势,和船上面打的旗帜。再傻也知道这是朝廷动手了,从来不知道朝廷还有贪狼卫以外如此厉害的士兵,现在看在眼里,有一种惊奇,有一种自豪。更多的是害怕,盘算了下等收拾完‘老爷’以后自己的结局,吓的直接跪到了尹非凡身前。使劲地磕着头央求。

“大人,我也知错了,我回去就把那布拿出来,听大人的吩咐,我也买牌子,大人饶命啊,我也是被逼地,不那么做,一家老小的命就没了。”

“大人,我家还有一些良田,就交给大人了,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

“大人,我家有牛十二头,您不是要耕地用吗?我给。”

有了一个带头的,其他人也都反应过来,争先恐后地跪在地上求饶,谁都知道那个老爷一倒,县令绝对不会轻饶地,把他们人一杀,家一抄,到时给套上个同伙的罪名,根本就没有人追究,自己死了都落不到好下场。

尹非凡看着这些人,又看看远处已经追得没有了踪影的地方,突然嘴一咧,‘呜呜’哭了起来,声音虽是不大,可却让人听出了一种发自内心的难过,就听他在那边哭边嘟囓:

“太欺负人了,太欺负人了,我就是过来当个县令,想好好做出点样子,让爹看看,谁知道什么事儿都能我让撞上,这么多人联合起来对付我和童童,要不是小二哥一直帮着,我死了连尸首都留不下,呜呜呜,我低声下气的,还得装孙子,要把我逼死?哼!可我活过来了,看看都谁要死。”

连日来地隐忍和算计,加上害怕被刺杀的提心吊胆,这些心中的压力终于在这个时候反弹了出来,这一哭到是舒服了,用袖子擦擦脸,再次看向这些商人地时候尹非凡居然露出了笑容。

这一下可把商人们给吓坏了,物极必反啊,难不成县令下了杀心,刚才哭的时候嘀咕的话可都听个真切,一个个噤若寒蝉,不敢出声,只能使劲地磕头,那个最先说话的再起领头喊道:

“大人,您别生气,您不是孙子,我是孙子,您那是忍辱负重,您都是为了东莞的百姓着想,您是真正的青天啊,大人,回去我就给您立长生嗣,我给您做万民伞,我出钱出人,把我那一圈的乡亲们的房子和路都好好修上,都是您让的,您看行吗?”

“呵呵!好,这可是你说的,本官没有逼你,那个,护卫大哥,您那有什么纸笔没有,我和他们把事情先记下来,以免他们过后忘了。佩佩贡献”

尹非凡的笑容更加真诚了,转头问绿野仙踪过来保护他的护卫要文房四宝,待那人谦虚了一句点头离去,尹非凡心中却是乐开了花,他笑不是要报复,这么多商人怎么报复?这点容人之量都没有的话,以后东莞可麻烦了,他是记起了店霄跟他说的话。

‘这些商人别看现在这个样子,这也说明他们本事不差,在那些人的盘剥和威胁中还能挺住,一个是实力不错,另一个就是脑袋够活络,这样的人为恶可以祸害一方,为善同样能够造福一地,能够收服的话,以后东莞商业上的事情只要你给指出一定的路,他们就会全力去做,不怕这边不富裕啊。’

正是想着这样的话,看到如此的情景,才让

笑起来,见有人开始许诺,连忙抓住机会,高兴之余无力,从上到下都麻酥酥的。强打精神摆出架子对这些商人说道:

“那个,先停一停,这沙地磕那么多头有什么用?本官别地都可以答应你们,惟独这买牌子的事情,这可不是你们想买就能买的,这个需要招标,那个,就是看谁好才行,不能对东莞做出好事情的。那就要往后排,行了,都起来,一会儿笔墨送来,把自己愿意做的事情写下来,哎~!怎么这么多人呢?实在不行就从中选~吧。”

他这边恐吓着,那些冲上岸的人也没有闲下来。前面是骑兵追杀,后面是步兵收尾,一路跑下来,那些人都是四散逃开,进到了某村庄就装扮成普通人,实在找不到人的时候后面的步兵就把外面零散地人抓起来,然后到进到村庄中表明身份,开始问。这一下再想逃过去可就难了。

一直到傍晚时候,绿野仙踪的人才纷纷赶回,因装备和训练及心态上的差距。居然都没有什么事情,只有几个不小心被刮上的人,见到尹非凡开始报告着,得到了多少多少的金银,抓住多少。杀了多少,等等一一汇报出来。

尹非凡高兴地听着,一直到听完。发现那陈家五鼠都被抓了,还有其他的一些同伙,惟独没有那个老爷,等那边拷打完才知道,那个老爷今天根本就没有出现在这边,早就不知道哪去了,遗憾中更多的是无奈。

安抚过受到惊吓的灶民,尹非凡是兴奋、失眠了一夜,第二天一早便带着战利品和保护地人押上抓来的人急着往回赶,刚刚到了人口密集的地方就已经听到了昨天这边的消息,那个酒楼已经被彻底抄了家,掌柜的和东家都被抓住,从后院的地窖中翻出不少的兵器,虽说不是那么标准,数量也不多,可还是被店霄故意定成了造反,这罪可大了,应该就是配合着尹非凡收服那些商人。

果然,听到这个消息,那些商人都堆了,再一次找到尹非凡写下更进一步的字据,基本上就是把自己给卖了。

尹非凡现在已经不担心这些事情,最想做地就是到牛肉丸子,找到大小姐和小二哥等人一同分享胜利,带着人匆匆赶到地方的是时候,看到的是只有坐在那里吃东西地童童和晴儿。

“童童,怎么就你两个人?小二哥他们呢?”

尹非凡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向在那闷头吃东西的童童问道,听到声音,童童这才抬起头,一脸难过的样子说道:

“走啦,小店子哥哥和姐姐一起走拉,给公子您留下了一个这边的‘发展方案’就走了。”

“那,那他们还说过其他什么事情没有?”

尹非凡听了这个消息先是一愣,知道有一个发展方案,心中一阵感激却又怅然若失,想了下觉得自己确实没那能耐留住小二哥等人,也只能劝自己想开点。

那个眨着大眼睛允着牛肉干的晴儿这时插言说道:

“有啊,小店子哥哥说啦,让我和童童跟着绿野仙踪地走,和其他人一起玩,让你自己再找一个师爷或是书童,不要耽误了童童,哦,还有,这边的绿野仙踪开店以后,不准你收税,说是和皇上那边打过招呼了。”

“哦,这就好,童童跟着我是委屈了,我给爹写信,让他再送两个人过来,童童就跟着绿野仙踪吧,税也不收,哎~!什么时候小二哥在乎上这点税了?”

尹非凡听了这两个带有命令式的要求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觉得特别舒服,看着天上飘过地朵朵浮云,心中更多的是宁静。

东江北岸,一条小路之上走着二十来个人,身上俱都背着包裹,十多个身体强壮的人把四男一女围在中间保护着,路边的小草还没有散尽昨晚形成的露水,莹莹地反射着阳光,象星星般闪动。

那女子把身上红色的背包交给一个人说道:

“小店子,看你一边挎着背包一定不舒服,我这个也给您,让你能够调节下那个‘平衡’你要谢谢我哦。”

“谢谢,一会儿渴了饿了,你不要再管我要背包,不然你吃下去一些,我又该找不到平衡了。”

店霄一个胳膊上挎着一个背包,好象没有任何负重感觉似的,依旧那么轻松地走着,对来回蹦跳的大小姐说道。

“哼!一点亏都不吃,你不是说男孩子要让着女孩子一些吗?你看童童就让着晴儿来着。”

“我说错了,我当时是想说三从四德,至于童童,可能是被欺负惯了,这个是一种教育上的失败,所以我才让他到绿野仙踪学学。”

“好吧,好吧,你就挎着两个背包,大不了我吃别人的,咱们这次去哪?”

大小姐报复似的用手指头捅了捅店霄一边的腋下,把店霄给捅得强忍着瘪红了脸才没有笑出来。

“这次去广南西路,那边有个重要的事情需要我们去办,关系到炎华的长治久安。”

店霄往一旁躲了躲,终于逃离了被痒痒的范围,呼出口气,认真地说道。

“那,那我们还开店吗?”

“当然要开了,不然拿什么做掩护,我都想好了,这些日子多弄点夜明珠,到时候给你做成窗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