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76章 小小男孩会口技

第十部 椰林斜阳碧波 第七十六章 小小男孩会口技

沉闷中夹杂着清脆的马蹄声从泥石的官路之上响起,一辆由两匹骡子拉着的车子缓缓出现在地平线之上,身后是初升的太阳,那带着金黄色的光芒笼罩在车子上,迷人又充满梦幻,隐约中还传来吉他弹出的某个曲子的前奏。

接着便是一个女声传来:

“莫说青~山多障碍~风也~急风也~劲~白云~过山峰也~可传情~莫说水~中多变幻~……小店子,先不要弹啦,看我给你用树叶来吹一个曲子,我见过别人吹的,很简单。??”

大小姐侧坐在马车的车沿上,两条小腿悬在半空之中来回荡着,身上穿了一套花布衣裤,看上去少了些飘逸,多了点朴实和灵动,跟着店霄珥的伴奏哼完一首歌,顺手摘了路旁一棵树伸过来的枝杈上的叶子,拿在手上了来回看看,准备也表演一番。

‘呜,呜,吱,吱~’“怎么样,好听吧,有什么感觉。??”

几下就把那树叶给吹坏,大小姐因为用力,小脸涨得通红,连续深吸过几口气,用胳膊肘碰碰店霄珥问道。

店霄珥哆嗦了一下,用手使劲搓了搓耳根后面,眼神肯定地说道:

“不错,大幅度跳跃的时候,还能产生和声效果,人多一些的话,在战场上可以对敌人形成一定地杀伤,达到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目的,这就是传说中地音杀。??”

“哼!不好听就说不好听。??什么音杀,我这可是第一次吹树叶,恩?你听,是不是我刚才吹的时候用力太大,有回音了?”

大小姐故做生气地扭扭身子,把店霄珥差点给拱下车去,突然侧着耳朵倾听一下。??说道。

应该是路的前面,真的就有一种和别的乐器不同的声音传来。??曲子流畅,却并不被人熟悉,店霄珥和小狗子三个人也同时听到了,好奇中使劲赶了两下马,想要快点绕过前面的一棵大树地遮挡,把那个小弯转过去,为了预防万一。??小狗子三个从背包中纷纷掏出了折叠起来的弩,拉上弦谨慎地等待着。

“哎~!我还以为是谁弄地暗号要对付我们呢,原来是一个孩子吹的。??”

等转过树,众人精神高度集中后,前面的景象又让他们放松下来,大小姐都已经把那车厢的门拉开了,就准备有情况她先躲进去,见是一个孩子带着一个老人。??放下心来嘟囔着。

“喂,小孩,你的树叶子吹的还是满好听的么,和我刚才有一比,再给我吹一段,我给你钱。??”

看着这个被突然从后面出现地马车吓了一跳的小男孩。??大小姐从钱袋中掏出来十几个铜钱,随手就扔了过去,在空中就分散开来落到男孩的脚下,砸到土上发出‘噗噗’的声音,小男孩看着停下来的车和地上的铜钱一眼,还没等说话,在旁边就那么坐在地上背对着这边的老人开口说话了:

“林林呐!是什么人给了咱们十五文钱啊,还不快谢谢人家,给人家吹一曲吧。??”

听着声音应该是个老太太,仔细从背影打量更进一步地肯定了这个猜测。??大小姐愣了。??看着自己空空的手,又看看地上地铜钱。??再看看背对着这边坐着的老太太,有些想不明白她为什么知道是十五个,店霄珥却警惕地把手挪到了腰间,皱着眉头,瞳孔一紧一松在模糊和清晰间来回转换,这样感觉动态和静态十分有效。

被叫林林的小男孩看看地上的钱却没有去拣,而是盯着大小姐讨价还价道:

“我不要钱,我和奶奶两天没吃饭了,你们要是有吃的东西给我些,比钱有用。??”

说着话他控制不住地咽下去几口口水,可能这一个动作让胃动了动,里面的胃酸再一次刺激到那一层起保护作用地黏膜,产生了疼痛,使得孩子不觉地咧了下嘴,肚子也跟着‘咕噜’叫了两声。

大小姐看到店霄珥防备的样子,不敢多说话了,这时从新坐正身子,把事情全权交给店霄珥处理,店霄珥对着小狗子使了个眼色,小狗子马上回身把另一侧的车门拉开,从里面掏弄一阵子,拿出来两个干馒头和一包酱牛肉,深吸一口气,跳下车来到男孩身边隔着两尺的距离,递过去。

小男孩不再犹豫,象夺一样的拿过馒头和牛肉转身蹲到那个老者的身边说道:

“奶奶,他们真给拿出东西了,细面的馒头还有肉,您吃。??”

“好,好,快谢谢人家,看来咱们祖孙两个不会被饿死了,都是奶奶连累了你。??”

那老太太听见声音,摸索着接过小男孩递过来的一个馒头和肉,一小口一小口吃了起来,那因为缺乏营养而干裂的嘴唇,已经慢慢渗出了血。

见这副模样,店霄珥才把心放下,原来这个老太太是个瞎子,怪不得耳朵那么好使,还以为遇上高手要伏击自己等人呢,刚才到是后悔了一阵子没有把那十几个人带在身边,而是分出去在后面和前面打听消息。

店霄珥心中想着苍天果然是公平的,夺去一个人地某样东西,必定会用其他地东西来补偿,自己从小就有系统地训练,也不能一下自己就能分清那不分先后落下去铜钱的数量,感慨时又觉得这祖孙两个确实不容易,用脚走这条路,要想遇到村庄,那得走上四、五天,此处无论往哪边走都是差不多,再不吃东西绝对会饿死,一个老人加一个孩子,和健壮地成年人毕竟不同。

小男孩见奶奶吃上东西,自己却舔了舔嘴唇。??跳起来从新在伸过来的树枝上摘下一片叶子,把地上地铜钱拣起来走到马车近前,往前一递说道:

“有那吃的就不要钱了,我现在就给你们吹,谢谢你们。??”

“不不不,不用吹了,先吃东西。??牛雨,去给冲两碗汤。??多放点盐和荤油,小兄弟,这钱你也拿着,我们给出去的东西就不能往回收,等一会儿吃饱了你再吹。??”

看他要忍着饿来演奏,店霄珥无论如何都不能把自己与那种不管别人死活只知道享受的老爷完美地重合起来,连忙让小狗子去给准备东西。

冲的汤和煮的汤不一样。??没有什么东西,只有些葱花、调料和荤油,好些的再加上些熟肉,用热水一冲便成了,这车子是后来随便买地,虽比不上绿野仙踪专门做的那些,里面却也被重新布置过,当中就有一个一直烧着炭地炉子。??一个水壶坐在上面,随时给大家提供热水。

几下的工夫,两碗冒着肉香和葱花味道的汤就已经冲好,上面漂浮着的荤油是那么地诱人,小男孩再也顾不上其他的事情,看了一眼店霄珥。??得到了一个认可的回复,马上端过一碗,拿起其中的匙子,舀起一下,轻轻吹过送到奶奶嘴前说道:

“奶奶,我们遇到善人了,给您喝汤。??”

老太太也没客气,直接含主匙子,一口喝下那汤,回过头来对着店霄珥地方向点头道谢。??那透过眼皮缝明显可以看到的白色眼仁儿。??证明着她确实看不见东西,可也说明他只凭着店霄珥这一句话。??就顺利地锁定了方向,那耳朵确实厉害。

看着他们吃的香,店霄珥也拿出把瓜子嗑着,直到祖孙两个人又吃下后送去的四个馒头,这才算是饱了,小男孩再一次想起了要给吹曲子的事情,不顾店霄珥等人的阻拦,揉了揉撑得溜园的肚子,开始吹上了。

这声音比起大小姐刚才吹的圆润许多、许多,在杀伤力上却是天壤之别,绝对不能让人有恐惧或自杀地念头,尤其实那高音,连续的一个接一个出现,却并没有让人觉得刺耳的感觉,店霄珥暗自跟着哼哼了一下,觉得这些音在钢琴上,绝对是要到小字五组以后,可以想象那树叶和嘴唇之间气流摩擦的强度和振幅了。

果然,一曲连续地高音结束后,整个曲子也算完成,小男孩那本就是带着干裂的上嘴唇,现在已经出了不少的血,并高高肿起来。

大小姐看着有些心疼,连忙找来块冰片跳下车塞到孩子地两片嘴唇之间,一阵冰凉的感觉马上就让孩子舒服不少,感激地看了大小姐一眼,又因为大小姐那干净的衣服往后退了一步,紧怕给蹭脏了。

“你们是哪的人要去哪?为何不带些吃的走?”

大小姐见不得别人生活不好,只要看到了,就总想着帮一把,这次也不例外,掏出个洁白的手绢,给小男孩的嘴边沾到的血,轻轻擦去,关心地问道。

小男孩好象从来没有受到过出了奶奶以外其他人的关怀,有些怯怯地看着大小姐,含着冰片的嘴动了动,却没有发出声音,那个老太太这是转过头来,找正了位置说道:

“这位姑娘一定是哪家地小姐吧?我们祖孙两个原本是在石门镇生活,可惜前两天一场大水,把家给冲了,没了,什么都没了,当时我想死地心都有啊,好在林林这孩子有一个远房的叔叔在贵州那里,我一个眼看要入土地人死了也就死了,可林林还小,这才带着他往那边走,本来是带着些东西,可惜半路上被几个歹人给抢走了,祖孙俩才落得这个田地,路过的人到是有几拨,可惜见到我们都是远远躲开,哎~!多谢这位小姐相救,不然,我们恐怕就要死在这荒郊野外了。??”

“哪个人那么缺德,居然连你们的东西都抢?哼~!让我抓到一定好好打一顿,这位婆婆,您别急,不就是东西没有了么?我们有,哦,我也不是什么小姐,我是和表哥一起出来做买卖的,那个,这样吧,正好我们也要去贵州,就带上你们一起走。??”

大小姐觉得这祖孙俩确实是太可怜了,一个孩子,一个年岁大了还瞎眼睛的,前面的路上还不定遇到什么,给点东西和钱,搞不好又让人给抢走,想想距离贵州也确实没有多远的路,用不上半个月就能到,正好路过,就提议带上祖孙二人。

“这,这可如何使得?我们祖孙二人身无分文不说,还什么都干不了,跟着你们走那不就是累赘吗,姑娘的好意我们心领了,这一顿饭吃下,就算死了也值。??”

老太太直接拒绝着,那个孙子却是羡慕地看了眼车子,又看了看已经空了的汤碗,目光里充满了期待,可又不能不听奶奶的话,只好把头埋到了胸前,一言不发。

“谁说什么都不能干,我就喜欢听这个林林吹树叶子,以后每天给吹上几曲听听就好,林林,你是不是还能比这吹的更好?”

大小姐一看之下就明白了,老太太是觉得还不起,孩子是想要跟着却不敢,连忙找了个理由。

小男孩被问到,不停地点着头说道:“恩,我吹的好,我还能学别的动物叫,也能学别人说话,只要让我听上一会儿就好,真的。??”

小孩子直接模仿起来,这几句话的声音和店霄珥的几乎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