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77章 人生价值各不同

第十部 椰林斜阳碧波遥 第七十七章 人生价值各不同

?日前的那场大雨影响了整个广南东路,路边尽是被雨泥土**出来的沙粒,偶尔还会看到几棵被风吹到的树,那一半被拔起,一半依旧掩埋在地上的树根处,成群结队的蚂蚁在进进出出,相互传递着消息,并把寻到的食物想办法运到洞中。?

平缓的地方就会看到不少的人在路边的田地当中修葺着那被水冲垮的地方,看那被扶正的一些稻苗和放出去过多水的地方,应该是这些人两天来所能做的最大努力,那因稻苗被冲走和死去后剩下的空地就那么放着,这时候无论是补种还是栽其他东西都已来不及,当然,换成是由拳镇的百姓,他们一定会想办法养鱼的。?

午时过后,分外耀眼的太阳直直地照了下来,大地上的万物都感受到了这种灼烤般的热,哪怕是那些花草树木的影子也好象承受不住似的,纷纷缩短了身子,一张张某些角落中撑开的蜘蛛网上,挂着不小心撞上去已被主人用白色丝线裹成一团的昆虫,而主人早已躲到某个凉快的地方做春秋大梦去了。?

随着一阵清脆的铃铛声传来,几个坐在路边树下休息结伴行路的人不由得都看向了发出声音的地方,一辆马车渐渐进入到众人的视野当中,最显眼的就是马车的车厢之上两头撑着的一块布,那上面写了两行字,可惜的是这些人没有一个认识的。?

正当这些人猜测地时候,渐近的车上就响起了给他们解惑声音:?

“牛雷。快,快喊,终于遇到几个喘气儿的了,哦,改一下,馄饨不能七文钱,五文就好,那茶水别要两文钱,改一文。我怕他们没钱买。”?

听到大小姐话的胖墩儿马上就扯着嗓子开喊:?

“云吞喽!五文钱一份,茶水嘞!一文钱一碗,买份云吞送一碗茶水喽!”?

随着他的喊声,车的速度也放慢下来,等待着休息的几个人做出反应,那布上面写的字不用说也是和这个喊的一个意思。?

休息地人此时正准备歇歇,找个有水的地方,就着干粮填饱肚子。此时见有赶着车卖东西的,惊奇中也发现更饿了,看向车子的目光中有一些渴望还有一些犹豫,赶车的店霄见了这个情况,马上明白了,不是馄饨贵,是他们实在不愿意花这个钱,为了能卖出去。佩佩贡献果断地说道:?

“四文钱一碗,可以分成两碗,汤里的油水也不少。要不要?”?

“要,要三碗,分成六只碗装。”?

那人回头看了下身后一起的五个人,果断地答应着,一边从身上摸出来十二个铜钱。一边起身,那跟来的人也纷纷拿出带来地干饽饽,准备就着汤吃下去。旁边小狗子麻利地从车上拉下一张矮方桌和六个马扎,往那一摆示意几个人坐下。?

车中六个人份的馄饨已经煮好,看来是从远处用看很远望到了这边后准备的,怪不得价格一降再降,就是想卖出去,此时见人家要六个半碗,也仍然给了六个满碗,就让吃的人偷着乐去吧。?

待那些人高兴地吃上,大小姐把十二个铜钱收起来,盘算着赔了多少钱,脸上却是一种满足地笑容,把老老实实坐在她对面的小男孩给看的莫名其妙,那肉馅的云吞十文钱一碗都不够个本的。?

吃地人可不管这些,整整一碗肉馅云吞,下面衬着榨菜丝,上面漂着葱花和紫菜,加上浓浓的骨头汤,心中直呼赚了,嘴上飞快地吃着,好象害怕卖的人突然反悔,不到一刻钟,几个干饽饽和馄饨便被消灭掉,一直到马车收回了东西再次上路远去后,六个人才长出了口气,摸着肚子,回想着香香地味道,好象做梦一般。?

“这位姐姐,你们刚才卖的云吞,能赚到钱吗?”?

小男孩拉着***手,随着车又晃荡了半个时辰,这才忍受不住心中所想,壮着胆子问大小姐。?

“赚钱?上哪赚呀?卖一碗,只算本钱就赔十五文,原来还准备做虾仁馅的,现在看来不行,赔的更多,就这样吧。”?

大小姐略一计算,说出了这一次买卖损失地钱,看她的表情却象是赚到了,喜滋滋的让小男孩眼中充满了迷茫,瞳孔都开始有些扩散,吧嗒两下嘴儿又问道:?

“那,那为什么还卖呢?哪有做赔本买卖地?”?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们赔的是钱,可我们却赚到了别的东西,有人花钱消灾,我们是花钱买快乐,你看看,四碗才赔六十文,我就高兴了,多便宜?我要是干别的,六十文哪够啊,想不明白也不用急,等你以后有钱了,你就会懂的,呐!给你吃东西,看看你瘦的,浑身上下没有几两肉。?

大小姐解释着自己的理论,那手自然地向着车壁摸去,想要拉抽屉,举在了一半才想起来这不是绿野仙踪的,无奈地摇摇头,把背包拿过来,掏出一堆零食劝小男孩吃。?

东江之上,水涨起不少,使得江面也宽了许多,好在还没有地方决堤,随着水流的加快,一些年纪大了的船工不得不暂时休息在家,年轻的人仗着一身力气,来回摆渡在两岸之间,看那些头一次乘船之人害怕的模样,一种自豪在心底升起,与江水搏斗也似乎有些上瘾。?

江大王八和江小王八两个人是其中的佼佼者,这一天下来,不停地摆渡,赚的钱比以前半个月都多,哥俩此时摸了几条鱼烧熟,正坐在船上相对饮酒,偶?

风吹来,让人凉快不少,因是到了吃饭时候,两岸的多,让兄弟两个终于找机会歇歇。?

“兄弟啊,照这个样。再跑两个月,赚来的钱就够置办下几间房子两亩地了,到时哥给你找一个好地姑娘,你先把家成上,我这个当哥也算对得起九泉下的爹娘了,最好是你再给生两个男娃,江家便不愁没后。”?

当哥哥的给弟弟满上酒,举起杯,眼睛看着滔滔江水打着旋远去。心有感触地说着。?

弟弟同样端起了杯,听过哥哥的话一愣,摇摇头说道:?

“我不娶,你是老大,你都没有给我找嫂子呢,我才不会娶在你前面,要传宗接代那也是你的事情,其实用不上那些钱。要地干什么?我们两个在这江上讨生活,给地也没工夫侍弄,这就能省下一笔,等这江水下去,你就给我找个嫂子,要找个做饭好吃的,我嘴谗。”?

“哥不是不想娶,哥是想找一个那天渡船中两个女子中的一个那样的。哥的心高,等哥你要等什么时候?”?

“那我也不娶一般地,凭什么你想找好的。让我找差的?”?

弟弟说着同样的借口,想起来那天看到惊艳女子的模样,眼睛又往那岸上扫去,好象还能遇到一个似的,只是这一看。非但没有看到什么女子,到是看到了一群面带凶像的人,领头的是一个光头。那眼睛正好也向他这边望来。?

“喂~!船家,快把船摇到近处,我们要过去。”?

在江小王八愣神地时候,那个光头突然向这边招手,同时大声喊着。?

江大王八因是面朝着弟弟,并没有看到那边的样子,听到了喊声,扭头刚要答应,却被那些人的模样给吓到了,心中开始来回盘算是否去载这些人,看样子可要跑不少趟,正犹豫的时候那边又喊上了:?

“船家,快点过来,只要把咱们这些人渡到对岸,这五十两银子就是你们的。”?

这一句话起作用了,哥俩对望一眼,咬咬牙,酒菜也顾不得了,应过一声便向那边划去,心中都在想着,只要赚到了这笔钱,兄弟两个一同娶媳妇都够了。?

‘咚’?

沉闷的响声从一块砸到了船上的银子处发出,不待兄弟二人说话,光头就对后面一摆手,那些人马上分出来几个‘噔噔噔’站到船上,哥俩见这模样收起那锭银子,摇开浆奋力向对岸驶去,来回几次,终于是光头亲自坐了上来。?

把两兄弟又好好打量了一遍,裂开嘴一笑问道:?

“我们头一次到这边,能不能跟我说说,最近这些日子,此地有什么新鲜事儿?呐!这十两银子也是给你们。”?

看着又一锭银子落在眼前,做弟弟的高兴地开口说道:?

“有,事情多了,先是来个厉害地县令,后又有两个漂亮的姑娘,还有,这边有个牛肉丸子也是不错的,那味道……。”?

月光照耀之下,两处火堆出现在官路上面,大小姐众人已经停下来开始准备过夜,店霄忙碌地做着饭菜,林林从树上拽下来一把地叶子,正在那挑选,准备给大小姐好好吹一曲,小狗子三个人则搭起了简易的帐篷,并给火堆中又添上柴火。?

吹奏的声音响起,在这夜晚远远传出,好象是受到了心情的影响,由于白天过的不错,小男孩地曲子给人的感觉充满了轻松、欢快,一个个音符随着那摇动的火苗一同跳跃着。?

“吃饭了,吃饭了,林林歇一歇吧。”?

连续地几个曲子吹下来,小男孩嘴上将将愈合的伤口再一次裂开,大小姐劝了几次都没有用,直到店霄把饭菜摆到桌子上,大小姐这才拉着小男孩洗过手准备吃饭,老太太自然也是给安排好。?

“林林,是谁教给你学别人说话吹树叶的?”?

店霄夹起两块锅包肉分别送到老太太和小男孩面前的碟子中,开口问道。?

“没有人教,慢慢学就会了,奶奶看不到东西,我就经常把外面听到的学给奶奶,等时间长了,就能听到什么学什么了。”?

小男孩看到奶奶准确地夹到肉上,这才用舌头舔了下嘴唇裂开的地方回答道。?

“哦~!好孩子,知道给奶奶学东西听,那个,你除了学别人说话,能学乐器吗?”?

店霄表扬了小男孩一句,继续问道。?

“我听到过的都学过,没听到的就不知道了。”?

小男孩诚实地说道。?

“那你学学这个,这个东西叫吉他,我弹一个啊,听好了。”?

店霄好奇之下也顾不得吃饭,放下筷子到车上把吉他拿来弹了个大三和弦,模唱中这种和弦是最简单的,小男孩眼珠转了两圈,直接开口学了出来,他学的可不仅仅是音调及和声效果,连吉他的音色都同样模仿的一样。?

“恩?这也行?厉害,来再听听这个。”?

吃惊之下店霄又弹了个小七和弦,因为有两个半音的关系,不好把握,没想到小男孩想都没想就又给学了出来,这下店霄来兴趣了,弹了不少种让小男孩学,泛音都出来也没把他难住,一直到大小姐那边提醒吃饭,这才高兴地说道:?

“吃饭,吃完了我再找你说说,我准备弄个重金属乐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