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78章 悄悄实验夜正浓

第十部 椰林斜阳碧波遥 第七十八章 悄悄实验夜正浓

波波海浪拍打在礁石和船舶之上,一点点渔火起伏于下,随着几声琴弦波动的声音响起,一个女子幽幽唱着:

“夜~色~茫茫~罩四周~天边~新月如~钩~~回忆~往~事恍~如~梦~……。

留守在这边船上的人听到这个声音,只是往那漂浮在海上的一艘大船上看了眼,便巡逻的巡逻,睡觉的睡觉,都已经知道那艘载着不少女子的船上时常如此,应该又是哪个人练曲子了。

而那只船上弹唱的女子似乎不觉得累,只这一个曲子唱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海上的夜风带着些寒冷和潮湿扫到她身上时,这才让她打了个哆嗦,叹息了一声,停止抚弦的动作,双臂环抱着相互搓搓胳膊,眼睛盯着悬挂在天上的那一弯月牙愣愣出神。

“小姐,外面风冷,咱们回舱吧,与林小姐她们玩一会麻将,可比这甲板上好。”

灵儿挑着一盏灯笼站在刚刚唱了一阵子的柳碧旋身后轻轻劝着。

“好,回去,这边的事情了了,不知道是否是回到雷州,灵儿,你说小店子现在会不会也看着月亮唱曲子呢?”

柳碧旋应着起身跟在灵儿旁边往船舱中走去,那里面正传来‘噼里啪啦’的麻将洗牌声,与这宁静的夜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回头又看了眼月亮,幽幽地问道。

“小姐您问小二哥呀?谁知道呢,许是又想出什么鬼点子逗大小姐开心。哎~!他也真是的,为何不把我们也带着,就只顾着大小姐一人,小姐,咱们不要惦记他了,哼!”

灵儿明显对店霄有所不满,想着小姐总是问起他,也不知道他在外面有没有记着自己等人,边跟小姐嘟囓。边把舱门拉开,她地声音也让舱中的人听个真切,林皛瑶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听有人说起店霄,刚才胡了牌高兴的样子马上就没了,随手把三张同样的牌中的一张打了出去,却没有发现错了,在那里同样抱怨着:

“灵儿说的对。我们在这边帮他忙这忙那的,他可到好,也不想着以大局为重,到处瞎跑,我想和表妹聚一聚都不行,这次居然连个面都没见到。”

坐在她下家的宋雨萌看了看那张牌,犹豫着给吃了,扔出手中一张刚才不知为何一直没有打的闲牌。也叹了口气说道:

“还说要教给我们跳一种两个人跳地舞呢,等了这些日子连个话都没有,他一定是又想出好玩的东西。便把我们都给忘掉,要不,我们找他去吧,我有事情要问。”

坐在宋雨萌下家的丫鬟玉儿也不舒服,刚才柳碧旋唱的曲子正是店霄专门给她的。隐约间想起那天在西湖上受那么多人关注的模样,再看看现在一天只能几个人玩麻将,眉宇间不由出现了一丝哀怨。抓了一张牌迷糊着扫了下便给打了出去,随后才发现,刚才宋雨萌打的牌,她应该是胡了,闷闷地站起身把位置让给柳碧旋,对着大家说道:

“我去熬点粥,没人疼,咱们自己可要把自己照顾好了。”

看着玉儿离去的身影,众人发现自己心情都不好了起来,林皛瑶最先不愿意忍受如此地感觉,提议道:

“我决定了,我要去找表妹,谁要是不想去现在可以说出来,哼!凭什么他们在那边玩,我们在这边给他守着。”

在坐的人相互看看,发现没有一个人说反对的话后,麻将洗牌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清脆的声音,充满了欢快。

与众女子所处那船不远的一只同样大船上面,被打通的船舱中,一群小孩子正在那里嬉戏着,各种各样的玩具堆放在一起,让新加入进来地童童和晴儿高兴的同时又有些不敢和小朋友一起玩。

“童童哥哥,那边一大堆各种样子的木头块,我觉得能做一个房子。”

晴儿有些眼馋那些玩具,却又不敢自己过去,只好拉了拉同样站在一边刚才拒绝了大家邀请一起玩地童童,用手指在那些积木上,一脸向往地说道。

童童的年龄在这些人中算是大的,见别人都跑到船舱的一角,壮了壮胆儿,拉上晴儿就向积木走去,嘴上还故做轻松地说着:

“不只能盖房子,还能做其他的东西呢,我在牛肉丸子吃饭时就听到小店子哥哥说过,还有啊,晴儿你不要怕,这些东西不是哪个人地,是大家随便玩的。佩佩贡献”

说到这,他和晴儿同时往那边看看,见果然没有人来对他们说不许玩这些东西,这才真的安下心来,高兴地扑到玩具堆上,不时拿起一个相互比着,满足和幸福地模样出现在两个人的脸上。

“喂,你们两个,刚才找你们玩推三阻四的,现在偷跑到这边,玩这些小孩子才玩的东西,有意思吗?”

正当童童和晴儿合力用积木堆高楼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在两个人身后响起,把两个人吓了一跳,手哆嗦的时候,刚刚摆起来三层的房子便在‘哗啦’声中倒塌了,惊魂不定地二人同时回头看去,童童一下就记起这个人是谢鸣鲲。

看到两个人的样子,谢鸣鲲对自己这番表现很满意,本身就爱欺负人的他在原来的伙伴中是哪个也欺负不了,不是身份高的就是比他厉害的,唯一一个算是弱小的还被保护了起来,怀念着在京城幼儿园欺负别人孩子的时候,现在终于找到了两个新来的,当然要摆摆威风。

女孩子的晴儿确实怕了,见

一副不可一世样子,懦懦地缩到了童童身后,小嘴瘪毛的眼睛委屈地一眨一眨的。给人一种随时都可以哭的感觉。

同样害怕的童童,现在却不得不充当一个保护女孩子的英雄,望着比自己矮一些的谢鸣鲲,鼓足了勇气说道:

“刚才是没想好要不要与你们玩,我们不是小孩子,这个木头我们是用来做特殊东西的,还有啊,我们也不是偷跑过来,小店子哥哥给我做好吃的时候就告诉我。这边的东西都可以让我用,你知道小店子哥哥吗?”

见这个新来地拿出小店子哥哥来压人,谢鸣鲲郁闷不已,不愿意在偷不偷上面计较,把攻击的方向转到了积木上,走到那边,拿起一块开举在手中说道:

“这种东西就是小孩子玩的,我们早就不玩了。知道我们现在玩什么吗?我们现在玩的东西都是真家伙,怎嘛?不信?让你们见识一下,小豆哥,我们那个船做好了吗?他们两个看不上我们的东西,带他们去看看吧。”

那边坐在众人附近的黄小豆听到这话,先是一愣,马上就认为童童和晴儿两个新来的是说他的东西不好,松开手中上了劲地皮筋。前面的一个三页浆便忽忽转了起来,和一群同样想让新来的见识一番的人走到童童二人近前,问道:

“是你们两个说我们的东西不行?”

童童知道是误会了。本想解释一下,可后面的晴儿见到人多,身子开始哆嗦起来,童童马上压下了解释的相法,非常有男子汉气概地点点头。说道:

“不错,你们也不过是一些孩子,能做出什么东西。我可是跟着我家公子办了不少大事呢,光是案子就有几百件,你们行吗?这东莞就是我家公子说的算,海上也一样。”

他地一番话让两边人的反应都有了不同,晴儿觉得童童是厉害,不在害怕,那些人却生气了,尤其是爱挑事的谢鸣鲲,拉着黄小豆说道:

“知道这个是谁吗?这是黄小豆,我们地东西都是他领着做的,连小店子哥哥都说他好呢,那可以换好多好多钱的玻璃就是他弄出来的,都没用费劲,放上一把火就行了,怎么样,小豆哥,带他们看看咱们的东西吧。”

黄小豆见自己居然不被新来地人承认,真的生气了,认真地点点头,对着童童和晴儿招招手,就带着一众人,来到了专门给他们研究东西用的船舱当中,刚一进来,先看到地就是一只船,还没有涂上漆和下过水的白色木船,比梭船要宽,比渔船要短,坐下这些孩子到是没问题,旁边还有一堆的其他东西,刀剑军弩都有,不知道怎么弄进来的,这可是有杀伤力的玩意。

“怎么样?看到了吧?这船就是小豆哥做的,恩,是他想好了样子让别人做的,没见过吧?这船跑的可快啦,我们都试过,一起踩的时候比大人划的渔船都快,就是容易进水,那也不怕,有冲气的气袋,就沉不了。”

谢鸣鲲拍着船傲然地说着,童童看了船几眼,别的没看明白,就知道这应该是个新船,撇撇嘴不信地说道:

“这明显就没有下过水,还你们试了?骗人吧,反正现在也下不了水,你就使劲吹。”

“谁说不行的,我们试的是以前做的一只,那个因为有些地方不行,总进水所才从新做了一个,有什么可吹的,就下一次水让你看看,哼!”

谢鸣鲲肯定地说着,同时望向黄小豆和赵隆煊及杨紫三个人,一个是做船的,一个是皇孙,一个是绿野仙踪的小主人,只有他们三个同意并想办法才能在晚上把船放下去。

这三个人连续地被瞧不起也都生气了,相互一嘀咕,众人合力拉出来一个下面带轱辘的架子,正好把这只小船给罩起来,在固定的位置连上铁链,‘哗啦啦’一阵响动那船居然被吊了起来,架子上还有两个脚蹬子,上去两个人,小腿不停倒腾,架子开始缓慢移动起来。

赵隆煊和杨紫此时已经跑出去让那些护卫干别的事情了,现在是晚上,两个人觉得,无论什么理由,船都不会被允许放下去,只好用自己的身份来把人支开,谁也想不到这些孩子居然晚上不睡觉,会弄船下水,再严的防范也怕从内部被破解。

在童童和晴儿有些发呆的目光下,那船一点点被挪到了大船上面专门放小船的豁口这里,这里有一个固定的架子,把罩着船那架子上的几个部位与大架子一对接,黄小豆朝着跟在后面,木木表情的童童和晴儿一招手压低声音说道:

“快上来,马上就下去了,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船,再不快点会被发现的。”

童童和晴儿对视一眼,见别人都已坐到船上,赵隆煊和杨紫也适时地跑了回来,咬咬牙跟着就坐了上去。

又是一阵铁链声响起,那小船开始沿着大架子伸到船外面的几个柱子平移,待整个船身都悬在空中,换过旁边另四道铁链,船又一点点往下降,一帮小家伙一边紧张地看着头上,一边尽量加快速度。

刚一接触水面,还没等各自找好位置,大船上面就是一阵奔跑、叱喝声传来,不用猜都知道,一定是被发现了,谢鸣鲲帮着把几个固定的地方摘下来惟恐天下不乱地喊道:“快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