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80章 大家都在路途中

第十部 椰林斜阳碧波遥 第八十章 大家都在路途中

次上路的马车换过一种东西来卖,馄饨和茶水需要分烦,现在就卖汤,大小姐等人已经发现了,行路的人缺的不是吃的,走远路的都回自己带上干粮,除非特别的,他们需要的是热水,熬好的肉汤喝下去能够补充体力还可以解渴。佩佩贡献

单一的东西做起来也方便,一文钱一碗,见到人就喊两嗓子,同时也要打量遇到的人是什么身份,万一真是个有钱人,那喊法和价钱就不一样,当然,汤是一样的,要是遇到生活贫苦的那就要想办法找理由一文钱两碗或更多。

刚刚用诱惑的语言,以十两银子的价钱卖给一个坐轿子的人一碗汤以后,前面就出现了一家老少六口人,老头、老太太、儿子儿媳妇还有一个小姑娘领着弟弟,看他们的装扮和走路的姿势,胖墩儿很明智的没有说什么人参、燕窝汤,也没提雪莲、鱼翅,直接就喊着贱卖的热汤,一文钱三碗。

可即使这样也只是看到了几双渴望的眼睛,却并没有卖出去哪怕一碗,一直到车子超过去,胖墩儿急了,他觉得很丢脸,身为一个绿野仙踪的王牌伙计,居然卖不出去几碗汤,不死心地又喊了嗓子:

“热乎乎的肉汤了啊,一文钱三碗,买三碗赠三碗,没钱拿干粮换也可以喽~!”

赶车的布头也配合着再次放慢了车的速度,在那一家人前面晃悠了有半刻钟,胖墩儿又喊了不少次。最后都说可以先賖欠了,那些人还是没有出一声,就是那么低头走着,只有小女孩和带着的弟弟不时地看过来一眼。

随着马车地速度提起来以后,胖墩儿突然没了精神,懊恼地往后面望着,终于是想不出办法了,敲敲车门说道:

“嫂子,刚才那六个人我没卖出去。您想想办法吧,给他们,他们都不要,我实在是不行了。”

大小姐不用他说就已经知道了,用手捅捅同挤在车里,伏在一张小桌子上写写画画的店霄,店霄一只手继续写着,另一只手把大小姐身后的一个靠垫拿过来。再把大小姐头上带着的一堆小玩意拿下一个,插在靠垫上,顺手就从车窗户扔了出去,告诉胖墩儿别看,布头放慢点速度后,又投入了别人看不的懂的创作当中。佩佩贡献

正在众人疑惑之时,马车后面就传来了一个女孩子的喊声:

“哎~!前面车上的,东西掉啦。你们的东西掉啦,快停下。”

布头二话没说就拉住了车,胖墩儿佩服地看了眼车厢。后面地事情就不用再教了,等着小女孩到近前,说小女孩拣到的东西对于车上的人非常重要,拿出来一百两银子做酬谢,拉着小女孩不让走。等大人都到了近前非要把银子给出去,最后一降再降,每降一次胖墩儿的脸色就差一分。降到了二两银子时,对方终于是害怕他气出毛病,高兴地接受,并且还免费喝了几碗汤,留下不少的馒头,然后在相互感谢的气氛下友好地各自上路。

从早上起来吃饭时,被店霄答应试用期一天算一百个铜钱给吓到的,到现在都没有说话的林林,看过了这一上午遇到地事情,终于开口问道:

“牡丹姐姐,你们,你们很有钱吗?真的愿意给我一天一百文?”

“钱啊?有一点,不算是很多,给你到还是能给得起,一天一百文是试用,等你把牛风哥哥要求做的事情做好了,到时再看情况给你加。”

大小姐对店霄的这种反应很满意,把一个拨好的荔枝塞到小男孩嘴中,说着话的时候小手在桌子下面轻轻挠着店霄的腿,把店霄给欺负的哆嗦着连续压下好几口‘丹田’气,眼睛在大小姐胸口和大腿根地部位扫了一下,大小姐马上就脸红地缩回手,想起昨天晚上装睡的时候被抚弄的感觉,两条腿不由得使劲并了并,羞涩地眼睛中还带着一丝甜蜜,想了想又把手伸过去,反正车中就四个人,老太太看不到,小孩子什么都不懂。

小男孩果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嘴中嚼着荔枝,不断地想着一百个铜钱的事情,越想越担心,只好拉了拉***手,一直没有说话的老太太叹了口气说道:

“去吧,看他们就不是坏人,我眼睛瞎了,可心却不瞎,记得,跟着人家要听话,不能给人家添麻烦,等到了贵州找到你叔叔,奶奶就住在他们那,等你攒够了钱,娶上媳妇一定要告诉奶奶一声。佩佩贡献”

小男孩得到奶奶地支持高兴了一下,马上就有点担心地问道:

“奶奶,要是没有我在那边,那个叔叔对您不好怎么办?”

“你奶奶不和你那个远房叔叔住一起,当然,也不能跟着我们走,我们居无定所,我会安排人照顾的,放心吧,到了贵州就让人过来接你奶奶走,这总可以了吧。”

大小姐见小男孩是担心这个,在那边连忙把老太太的安排给定下来,林林感激地看了大小姐一眼,掏出兜中装着地树叶子吹了起来,悠扬的声音透露着一种坚定和向往。

无数缕阳光透过浓密树叶间的缝隙,斜斜照在那充满着水气的林中和潮湿的草丛、藤条之上,颜色鲜艳的毒蛇尽量寻找着一个和自己身体条件差不多的场所,好伪装起来等待猎物的到来,随着几只猴子‘吱吱’叫着荡过,伏在宽大叶子上吸着露水的蚊子扇动起翅膀飞了一圈,又从寻觅找新的落脚处。

一只蚂蝗在渗出水的泥洼当中一伸一

进钻出,在泥洼的旁边有一丛不知名的野花,花茎上色的泡沫。如果能拨开地话就会发现这泡沫并不是偶然形成的,其中有一只小的黑虫,突然,那本是享受着伸缩乐趣的蚂蝗,把自己的身子缩成了一团,便不再动弹,而它所在的那个泥洼中的水也一震一震的颤抖起来。

“杨大哥,还有多少天能到那边?这么下去,不但吃的东西不够。人也受不了啊。”

用一根棍子在草丛中来回扫着地小芦,站到了那泥洼的旁边,让泥洼中的水剧烈地晃了一下又从新恢复平静。

“快了,用不上五天我们就会找到人家,到时可以好好歇息一下,等杀掉那几个人后,在这边玩上两天,绕路回去。只要这次把事情做好了,付出再多也值得。”

姓杨的头头来回抻了抻领子,让一点都不凉快的风产生,好稍微舒服一会,那不知是被汗水还是露水或雨水打湿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早已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是呀,这次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来地时候后面跟着一千多人。现在汇合了以后只有二百多人,还有五天,那又要有一些人留在这里。到了那边还要想办法找人,万一找不到可就麻烦了。”

小芦回头看看那坠在后面一百多丈远的二百多人,又看看自己这边死了两个只剩下五个人的小队,哀伤不已,这丛林之中充满了太多的危险。让人防不胜防,不知不觉间就会有人死去,哪怕是自己。也只能尽量仔细一些,然后把生命交给上天。

“我早就受够这个地方了,要不是一路上还能收集到这么多的毒,我就直接返回去。”

那个让人背着的瘦小之人,现在趴在同伴的身上,四处打量想找到有毒的东西,嘴上却说着抱怨地话,也正是因为他的存在,才使得整个队伍还能剩下这么多人,至少这些人从第四天以后,就开始用着他琢磨出来专门对抗这边大多数毒物的东西,制毒个高手解起毒来也不差。

可惜地是这个地方并不仅仅是有毒,还有许多其他的危险,那解毒的药也并不能所有的毒都解,被盘在树上的蛇咬中了脖子,什么解毒药都没有用。

领头地人知道这个人就是如此脾气,也不在意,抬头看看天,发现已经过了晌午,在身上背的口袋中边往外掏着干粮,边说道:

“这次我们一定能找到人,那边有不少的江湖人士,只要给够了好处,他们什么都干,我们到这边就是怕他们做事不利索,到时就让他们帮着找人,等差不多后,我们再动手,杀掉这几个人,那边地一些百姓就再也没有可以支持的了,这江山也会坐的稳妥,我们都是有功之人,荣华富贵、金钱美女,要多少有多少。”

说话的声音很大,不单是这小队中的四个人听到,后面跟上来的二百多人也听个真切,一时间忘却了死去的人,心中再次充满了斗志,那脱光了衣服躺在**准备任他们**的美女,好象就在眼前一般。

恢复了士气的队伍再次匆匆而去,而此处也恢复了以往的宁静和安逸,只是那只蚂蝗却没有了踪影,泥洼之中不知被谁留下了一个深深的脚印,正在渐渐合拢。

“声音再低一点,还要再粗一些,还是不行啊,这样,你先跟着这个声音来,让你学的声和这种差不多的。”

大小姐一行人沿途中路过一个村庄,眼看着要到晚上都没有留宿,购买了一些东西把车中空闲的地方装满,又换过了新的水就重新上路了,此刻天已经彻底的黑下来,众人燃起两个火堆,店霄就在这时开始让林林模仿新的声音。

给林林描述了一刻钟,也没有说明白贝司的声音是什么样的,只好把吉他拿来,轻轻拨动六弦,发出低沉的响动,让林林听听效果。

林林点点头表示明白,深吸一口气,试了半天愣是没有出来一点声,有些难过地看着店霄说道:“我不行,我低不下来,是不是太笨了?我和奶奶一会儿就走。”

“啊?低不下来?哦,对对对,是低不下来,不笨,一点都不笨,别走,这个不怨你。”

店霄一听连忙安慰,这才想到,这个音太低了,低音和高音不一样,理论上多高的音人都可以唱出来,可以控制一小段的声带急剧震动,就能够达到高音,低的就不行了,不可能让声带无限地变长,想了下指着吉他的一、二、三弦说道:

“你就把这三根弦学出来就可以,我就奇怪了,和弦你是怎么模仿出来的呢?似乎还有另一种理论啊,抽空研究研究,现在学二胡,这个知道吧,就学这个,以后可以向小提琴发展。”

林林这时才放下心来,在店霄鼓励之下又恢复了自信,等吃过晚饭其他人休息,店霄拉着林林刚说了不到一个时辰,大小姐就从车中探头出来说让早些睡,别把嗓子累坏了,林林乖巧地应着,在店霄无奈的目光下钻到了***帐篷中。

店霄意尤未尽地进到车中,脱去衣服把大毯子一拉,习惯性地搂过去,却突然一愣,仰面躺着紧闭眼睛似乎睡着的大小姐居然光着身子,店霄一乐,手指轻轻刮过两个小樱桃,果然都硬了,遂决定让她好好舒服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