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章 有间客栈卖包子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一章 有间客栈卖包子

水……。

一个燃着明亮蜡烛的船舱之中躺在**的人轻哼出声守在旁边的人马上就从桌子上拿起早已准备好的清水用毛笔一点点沾着润到这个人的嘴唇上如此几次那个人终于是睁开了眼睛。

“这是哪里?姑娘是你救了我?”

这人好象不太适应那几十只蜡烛的光眼皮尽量闭合眯成一条缝好一阵子才看清坐在床头处给他一下下喂水的俊俏姑娘那脸上宁静的神色和见他醒了后开心地微笑一瞬间让这个人觉得是遇到了仙女一般只说了一句话便有些回避的不敢再多看。

“这里是我们的船上你是我家少爷和殿下救的从救上来后你就这样已经整整一天了。”

被派来时候他的女子耐心地解释着又喂了几滴水放回这只碗把另一只碗拿过来用毛笔沾了沾刚要喂这个人咽下口唾沫闭上眼睛连续喘息几次这才长出口气望着这女子说道:

“可是有吃食?我这腹中饥饿难耐你们这应该是个小国家的哪个皇家子弟游玩的船吧?放心只要我好了就一定报答你们。”

那女子把这碗中的水沾了喂给他回道:

“你现在还不能吃东西醒来以后至少要两个时辰才能试着喝点稀粥放心饿不死你的你躺着的一天都用这个蜂蜜水来喂你我一个丫鬟可管不了什么报答不报答。等你能起来时与我家少爷说现在这边皇子没有皇孙殿下和郡主到是有还有我们的国家可不小还很厉害呢把辽国给打地没有还手之力听说用不了多长时间长城一线就会都是我们炎华的。”

“什么?炎华?这是咱们炎华的船?还有皇孙殿下?皇孙?咱们炎华有皇孙了?你刚才说长城一线都属于我们?怎么可能。咱们不是一直被辽国和西夏欺负吗?我终于回来了我就是炎华的子民啊!”

不知道哪来的力气这个人猛地坐起身惊讶地伸出一只手抓着女子说出一串的问题刚说完这些话身体的疲敝再次袭来身子一软‘扑通’又倒了下去,身上的伤口好象再次裂开疼的他一皱眉头这才用一只手在自己身上摸着突然一惊说道:

“我受了这么多伤姑娘是你给我包扎地吗?哎呀早知道这样我就多破几处地方快。我现在身上的伤又渗出血了再给我重新包一下。”

说着话他还对人家女子使劲眨了眨眼睛本以为这姑娘能害羞。谁知人家只是瞪了他一眼二话没说就把盖在他身上的毯子给掀起来上下打量着随后撇撇嘴说道:

“没事儿明天换药时再弄就可以。躲什么躲?别动大腿根处的口子最大现在怕了?一个小东西。让人家看人家都不看。”

“你我你一个姑娘家的好意思看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吗?我我要找你们管事的我在海外学了不少东西可以说是满腹才华我答应教给你们一些。”

那人没想到一个姑娘家看着他的身体是目光是那么地平淡可说的话却是如此气人准备把自己的能耐显示一下好得到应有的尊严。

姑娘‘噗嗤’一声笑了见他都可以说话不再用毛笔直接拿碗给他灌并满不在乎地说道: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男人我看多了没有什么希奇的我现在是小二哥说的那个‘护士’对就是护士你也不要在我们面前吹满腹才华在我们这满腹才华的太多了闭着眼睛走随便撞到个人大概就是了一会儿我给你熬点稀粥等你吃过醒来再找这条船地管事半夜这么大的船谁给你去找呀。”

“我有重要的事情我真地知道不少咱们炎华所不知道的东西恩包括如何做船的你是没见过别地方的武装舰队那才庞大呢?几百只船在一起都能让海神颤抖这是他们说的可我也亲眼见到了可惜我回来时只有一艘船还被海盗给抢了去要是有那个舰队我就能直接冲回来。”

被打击地这人终于想扳回点颜面稍稍透露些见闻想让姑娘吃惊姑娘还真就吃惊了瞪大个眼睛看着此人不敢相信地问道:

“真的?几百只船的武装舰队?”

“恩!不错!”

“太不可思议了我们这边两千只大船也只不过是个船队小二哥说啦没有五千只全副武装人员精备地大船就不允许叫武装舰队丢不起那个人你去的是什么地方?那边的人脸皮真厚”

姑娘一副怜悯的模样看着这人无奈地摇摇头。

“这真是炎华我可能是有些迷糊等我睡醒的哎~!我是真的学了不少的东西。”

那人在一脸的迷茫中闭上了眼睛。

随着新一天的到来大小姐众人再次上路大小姐陪着轮到赶车的店霄坐在外面双手抱着店霄的一支胳膊脑袋轻轻靠在他的肩膀上一脸幸福的模样总是不觉想起了什么脖子处便会出现一抹红霞。

“小店子这边事了回去后你要去提亲哦不许忘了人家现在都是你的人了。”

大小姐见前面路上空荡荡的没有人便伏在店霄的耳边轻轻要求道。

店霄一愣心想我也没干什么呀?怎么感觉上不一样了呢?我这要是真做什么了还至于内分?恩结婚自己也有这个意思。

“好等忙完这边的事情我就去提亲。我得多准备些东西别到时候弱了你杨家的面子。”

亲了亲大小姐凑过来地小嘴店霄认真地说道。

大小姐高兴了琢磨着嘟囓道:

“那我得让他们帮着好好做一辆大大的车我带着你到处走里面要有桌子有椅子有厨房有正厅。还有有一张足够大的床到时候小狗子几个就安排出去做别的我找两个丫鬟带着要身手好的然后我们就边卖东西边把好玩的地方都玩到我还要……。”

店霄赶着车就那么听大小姐描述着以后的事情。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打断了还得稍微跟着记万一被问到要马上接住话帮着幻想。

这一路上走着快到中午时也没遇到一个行路的人只有几个在旁边田地中干活的等到前面一个有条河从中流淌而过地村子时两个暗中保护的人已经准备好一条小船等在那里这是专门为林林那个奶奶准备的。原本大家是想到贵州现在却是准备直接绕过去这个老太太自然要提前安置好。两个人会一路护送到绿野仙踪的地方。

林林自是拉着奶奶做了不少的保证店霄也一再表示那边绝对不会让老人遭一点罪这才在有些不舒服的心情下告别同时大家也松了一口气不用再为保护老人而分心。等再次上路林林就勤奋地学着萨克司的声音哼哼着自己都不知道什么调子的曲子其中充满了淡淡地愁绪。

“这是什么曲子。你教给他的吗?”大小姐被这个曲子影响地收起了笑容看看天上悠悠飘过的云又瞧瞧那无尽向前延伸的路扭过头来轻轻问道。

“不是我教给他的是苿莉花本来是用一种叫‘单簧管’的乐器来吹可惜我模仿不出来只好用这种音色让他学了他能用如此的声音表现自己的心情一个说明他对这种音色熟悉另一个就是他有这种对音乐感知地天赋。”

店霄听着这声音心中生出了一丝嫉妒想一想又高兴起来做老师的就是这样希望每一个学生都能过自己不然的话岂不是一代不如一代还传承什么?真正地教师伟大就在于此时刻期盼着学生比自己强并为之奉献出一切。

大小姐点点头:

“哦!原来是这样看来你这个师傅很厉害嘛!小店子这次到那边还开店吗?准备卖什么?叫什么名字?其实我到了一个叫虫虫小店如何?”

“不好这次听我的到那边开一个小的客栈主要卖包子就叫龙门不对是有间客栈怎么样?”

店霄觉得反正都是玩想个有意思的名字还能让人高兴一下大小姐仔细琢磨片刻说道:

“这个名字好耳熟哦你好象给我讲的故事里面就有你把故事中地名字拿出来啦?”

“恩没错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不是也是。”

京城的运动场中再一次聚集起了不少地人不时地喊两声给下面自己喜欢的蹴鞠队助威那在场上来回奔跑的人一个个都是技巧和身体并重的再也没出现万家米行掌柜的那种事情怕呀那个掌柜的现在可是在牢里呆着呢没治他个欺君之罪就已经便宜他了。

“太皇上爷爷听说那个米行掌柜的被您给抓起来了会不会判得有些重啊?”

吴家的小姑娘再次被皇上领来观看蹴鞠比赛也不知道是从哪得来的消息手上捧着一个厚厚的蛋卷里面是奶油冰淇淋做探讨模样问皇上。

皇上一看到她这个样子就乐了摸摸她的小脑袋说道:

“你那个小店子哥哥说了这些‘体育运动’啊很多都是从战争之中转变过来的他已经给我写了一个具体的东西过些日子就要在整个炎华实施下去有一种叫田径的那跑啊跳啊飞标枪射箭等等都是一个士兵必须具备的所以这赛场就是战场军纪不严者斩!欺上瞒下者斩!临阵退缩者斩!那个掌柜的把人都给换了这个情况放到战场上岂不是被敌人一下就给突破?没杀他就已经是开恩了。”

小丫头被这一声声斩给吓到了配合地点着头张大嘴咬下一口冰淇淋凉丝丝甜滋滋的感觉让她好受不少。

“禀皇上大理那边再次派人过来带了不少的东西要见您一面。”

皇上刚给小丫头说完理由从旁边的大内禁卫人群中就挤过来一个官员来到皇上面前递上个折子说道。

“哦?又来一拨?上一拨还没回去呢这一拨就到了看来那边并不安稳啊问明来意了吗?”皇上有些惊讶转而一琢磨便猜个大概那个篡了位的人日子并不好过不然哪能如此着急。

“回皇上已经说了那意思就是想得到您金口承诺在他们联合越李朝平叛反对之士时炎华不要插手因为炎华与辽国交战时他们也没有插手。”

那个官员恭敬地回道皇上却笑了说道:“居然有与炎华平起平坐的意思?他不插手?他想插手了可要有那个能耐才行去吧找人应付一下便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