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章 赚钱同时学认字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二章 赚钱同时学认字

风习习,天上的云打着卷在众人头顶飘过,不一刻,小雨便落了下来,连续几天的热终于在这一刻舒缓,放过了水的田地此时面对这样的降水还是没有问题,人的心情也跟着好了不少。

林林再问过了几遍奶奶以后的情况,得到满意的答复后就已经不再刻意去想,练着店霄教给的几种乐器声音,累了的时候就跟着小狗子等人学认字,在他眼中能认识字那就是有大学问的,比如村子里的里正和唯一的一个穷酸书生,可惜,那考了几次州试都没考下来的书生,根本就看不上他们这些人,更不可能教给他识字。

现在遇到的这些人则不同,各个都会识字、写字,尤其是牡丹嫂子和牛风哥哥,两个人的字看上去都那么漂亮,牛风哥哥还画了一手好画,真不知道他怎么学来的,一滴被风扫过头上遮雨棚子打到脸上的雨水,终于让林林不再去羡慕别人,认真地回想一遍刚刚记下的五个字,用手在腿上比画两下写出,这才高兴地转头问坐在他旁边赶着车的布头:

“牛郎哥哥,你们的字都是在哪学的?应该是有钱人家的吧?”

布头被问的一愣,看看林林实话实说地告诉他:

“林林,其实我不叫牛郎,我们都不姓牛,我叫布头,是绿野仙踪的,我以前家中也没有钱,现在算有了,我的字和一些其他地东西,都是在绿野仙踪学会的。绿野仙踪你知道吗?”

“哦~!原来是这样啊,你们用的是假了,绿野仙就不知道了,可他们能教给你字,那里面一定都是做学问人吧?那布头哥哥,你学这些花多少钱?我学会了应该给你多少?给我的工钱够吗?”

林林仔细想了想,终于想明白了。有些担心地问道。

布头听他说不知道绿野仙踪觉得很神奇,看来绿野仙踪的宣传还是不够,对林林的话却没有一点嘲笑的意思,以前自己不认识字的时候和他是一样的想法,伸出手把遮挡雨地板子又从车顶往外拉出一截说道:

“绿野仙踪不是做学问的,是做买卖的,专门卖好吃的,你这两天跟着吃那些东西都是比较平常的。这下知道不平常的有多好吃了吧?至于认字是不要钱的,每个绿野仙踪的人都要会认字、写字,初学地人每个一段时候考一次,学的最好的人还给钱呢。”

林林使劲眨着眼睛,张大个嘴吃惊的看着布头的脸,想知道他是不是在骗人,风又大了些,雨也密了不少。直到布头把一个遮挡的帘子沿木板边缘挂好,林林才向往地说着:

“世上还有这好事儿啊,给这么高的工钱。还教识字,那东家岂不是赔了?”

“不赔的,我们这是看人赚钱,等你把口技练好,会给绿野仙踪赚来更多地钱。我们只赚家中比较富裕之人的钱,并把赚来的一部分钱搭给穷人,当然。不是象大小姐这种给法,大小姐是在玩,那个是投在基础建设上,现在你不懂地,以后就知道了,诶?前面有一群人,太好了,又能卖出东西了。”

布头带着淡淡地笑容给露出幸福神色的林林说着,见前面出现一群人,用手敲了两下车厢。

“知道了,先超过去,在前面支棚子。”

车中的大小姐可以清晰地听到外面两人说话的声音,出言吩咐着,与她坐在靠着前面一侧的店霄开始准备,胖墩儿和小狗子正缩在车厢后面延长出去地一块地方‘呼呼’睡觉。

眼见伴随着雷电的雨开始变大,那些人只好进到了搭起来的棚子中,看他们地穿着打扮,家里中的生活应该还可以,汤的价钱马上被提到了三文钱一碗,咸菜一文钱一碟。

车就停在一旁,两头骡子感受着身上棚子下的干爽,悠然地吃着路边的野草,棚子处还额外支起个小炉子,专门让那些人烘烤衣服用,林林披着件衣服,一点都不觉得冷,在棚子下用八音盒的音色吹着口哨,一种特殊的宁静和感动萦绕在众人心头。

拉着店霄回到车厢中的大小姐把车窗稍稍支开点缝隙,以便让外面的空气进来换点新鲜的,回身帮着小狗子和胖墩儿盖好毯子,掏出把子,想了想又放回去,换成杨梅,扔嘴中一粒又喂给店霄一个后轻声问道:

“小店子,我们这次是不是到地方要先买一个二层的酒楼,然后改成客栈?昼夜都开张的话忙不过来吧?”

店霄被酸的五官都要挤到一起,吧嗒两下嘴,把那核给吐出来,其他部分咽下去说道:

“不要酒楼,到那边的时候看看,能不能找到个后面有大院子的农舍,买下来改成客栈,现在也不能直接过去,等再往前走人烟多了后,我们就不卖东西,当成游人,熟悉这边的情况,等他们把情报收集好了,这样才可以安心的开店。”

“哦,明白了,好让人打听消息的时候我们能够告诉别人,不然一看就是新来的,路过的人就不愿意住了,那是不是要在下面挖上暗室?看哪个不顺眼就在他的酒菜中放上药,然后让小狗子操刀,算了,还是刨坑埋了吧,包子我们自己也要吃的。”

大小姐马上联想到了店霄讲的那些故事里面的情节,顺口便说了出来,好象是一种挑战,眼睛中充满了兴奋,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我看行,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店霄躲过了要喂给他

粒杨梅,面色坚定地支持着。

大小姐明知道店霄是逗自己玩,可看到那个表情。还是忍不住‘咯咯’笑起来,又问道:

“这次真的还能骗来,不对,是换来其他夜明珠吗?他们大理哪来地这么多夜明珠,难道说现在不值钱了?我这还有一把玻璃戒指呢,一定要卖出个好价钱。”

“能换来,换来的还不仅仅是珠子,不然我能费这么大劲?大理那边可是有不少的好东西,等以后要把那边都打通。修上路,把各种动物都抓来些,咱们开个动物园,每天只收门票都会赚不少钱,最好是找一些熟悉那些动物的当地人来帮着养。”

店霄给大小姐画着饼,两个人一同露出向往的神色。

京城之中,明媚的阳光懒散地照在花草树木之上,河边沙地上几只散养的鸡用两只爪子挠出一个觉得合适的位置。舒服地伏在上面,眼睛看着水中游来游去的鸭子,晃动着脑袋看上去想是在那好奇,一只低空飞行地蜻蜓在水面上轻轻一沾,划出一个完美的弧线,放慢速度绕过了几只鸡,不想惹脑了其中的一只,站起身来。追出去好远,方才发现差距,慢悠悠地晃荡回来。途中不解气似的吃下几粒沙子。

一辆路过这边的豪华车子中的一个人挑起车帘看着这一切,长叹口气似自言自语地说道:

“还是出来看看好啊,总在宫中呆着,哪能知道百姓生活的样子?现在这样就不错,多亏了小店子。给准备这么多辆车,来回在京城各条路上跑着,我出来一次就不再那么显眼。既能看看京城风光,又能吃到各种美味,什么时候能出京转一转呢,隆煊现在是不愁了,我象他那么大的时候还在宫中被逼着学各种东西呢,白大人你说是不是?”

打皇上在那说地时候白老头和陈老头两个人就在这边认真地听着,此时被问到,连忙回话:

“官家,您现在可不能出京,您这几乎是隔不上一天就出宫本就让人担心,再出到外面,那护卫起来麻烦不说,劳民伤财呀。”

“白大人你怕什么?我又没说我自己安排出去,我现在就想小店子,他若是在这边,岂不是能给我出出主意,用绿野仙踪的东西就可以,他们又不缺这点钱,哪怕是到苏州转转也好啊。”

皇上现在吃惯、用惯绿野仙踪的东西以后,什么事情都能先想到绿野仙踪,尤其是需要花钱,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觉悟,说出的话是那么的自然。

在旁边坐着再次拿起刀的陈老头,目光凝重地用一只手再给苹果削皮,他发现了,他还达不到无刀的境界,空闲出来地耳朵听到皇上的话,赞同地说道:

“官家说的是,有绿野仙踪保着不但安稳,可以偷偷把您带出去,还能让您看到一些您平时看不到地事情,不然就算官家您能出去,那当地的官让您看到的也绝对不是那处真实的样子。”

“恩,这个事情我早就知道,没有任何一地的官员想让我看到他们那边不好地事情,哪怕是真有那么一两间不好的事,那也是他们故意留给我的,无伤大雅,哎~!其实我想看地不:_一个地方究竟如何,哪个地方差,好想出办法来。”

皇上无奈地说着,拉出一个抽屉,把一个玻璃瓶子装的葡萄酒拿在手中,白老头连忙在另一个抽屉中掏出三个高脚玻璃杯,并每个当中放上几个冰块,皇上拒绝了陈老头要给倒酒的意思,边挨个杯中倒着边说:

“说小店子不是个享受的人吧,他还懂这么多,看看这瓶子和杯子,我倒的时候都觉得舒服,可说他是个享受的人呢,他却整天往外跑,听店太师说,小店子从小就懂事,自己每日里刻苦训练着,这出了山,还得四处奔波,辽国的战事又开始和我们形成拉锯了,可冬天里占的地方却依旧在我们手中,成都府和嘉兴府那边也稳妥,京城中的奸细同样被清理掉,这有他很大一部分功劳,现在他又跑广南东路那边,也不知道如何了?”

说着话的工夫,三杯酒都已倒满,白老头和陈老头各自谢过,端起来细细品味着,最好酒的白老头舒服地呻吟出声,安慰皇上说道:

“官家不用想这么多,小店子这个人啊,他其实就是在享受,好饭菜吃着,好酒喝着,还有杨家那丫头及另几位姑娘陪着,一个地方呆不住,到处玩,至于现在那边的情况,官家不是派那个尹非凡当县令吗?有小店子帮,想来不能差。”

事有凑巧,这边正说着东莞县的事情,后面就有马蹄声传来,暗中保护的人没有出手和喝止,说明来人是熟悉的,果然,等那马蹄声近了停到车旁边时,一个用火漆封口的信就被扔了近来,马蹄声再次响起远去。

皇上烤掉火漆,抽出信来从头到尾快速看过一遍,又津津有味的慢慢看一遍,这才把信交给快等不及的白老头,开口说道:

“正如白大人所说,小店子就是一把锋利的剑,不出则已,出则必胜,无人敢撼其锋。”

用最快速度扫完信的白老头跟着说道:“可现在他又跑到别处,那边可危险啊。”

“那就给他派点人,这边不是有特种部队么,派一百个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