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章 海外归来说目的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三章 海外归来说目的

碗热乎乎的汤放在桌子上,旁边有两样小咸菜还有一饼,以皇孙赵隆煊为首,一帮孩子坐在了垫高的椅子上面,目光同时看向那个刚刚被绿野仙踪‘护士’给穿上衣服,坐在**的人。

这个人的脸色微红,一直红到脖子处,可能是刚才被一个女子如此接触而感到不舒服,看着眼前的一群孩子不明白是干什么的,只好把目光转向了这个在他心目中仙女一般的姑娘,想起刚才那葱白的小手在自己身上动的样子,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让他产生了雄性独有的冲动,尽量把身体往前弯,并不顾疼痛地把手交叉地放在腿上。

“真没用,你到底是个男人还是个女人啊?我一个姑娘家都不怕,你怕什么,哼!告诉你,本姑娘还瞧不上那么点东西,也不知道你在外面这么长时间都是如何过的,胆小如鼠。”

这姑娘见他这个样子有些不耐烦,按照小二哥的说法,自己做的事情是最让人尊敬的,绿野仙踪护卫受伤时自己去给擦身子,也没见过如此模样,直言不讳地把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这男人一愣,脸涨得更红了,男人的尊严不允许让他在逃避下去,挺直身子说道:

“谁说我怕的,我在外面玩过的女人你想都想不到,可现在不是回炎华了么,和外面当然不一样了,做起事情来要有规矩,我这是对姑娘的尊重。”

这姑娘听他说地话。好象觉得有意思,轻笑了一下柔声劝道:

“好啦,好啦,知道你尊重小女子,快起来吃东西吧,这次你可以吃点稍硬的。”

说话时姑娘扶起了这人给送到桌子旁的椅子上,那汤的香味被闻到鼻子中,这人肚子不争气的‘咕噜’出声,连续咽下口水。两只疼痛的胳膊突然有了力气,直接用手抓起块咸菜扔到口中,低下头把嘴凑在碗沿上,试探着温度,吸了一口后马上就控制不住自己,几息时间就喝下去半碗,这才意犹未尽地直起身剧烈地喘上几口气夸道:

“好喝,姑娘手艺了得。在下此生能喝到如此美味,知足了,这咸菜也爽口,难道姑娘以前是开酒楼的不成?”

“恩,你这话说的没错,我做的东西当然好吃,只是你一定想不到,让你做你也可以做地好吃。固定数量的调料和东西,按照东西放进锅中的先后,在火候相差不是太大的情况下。谁都可以如此,至于酒楼,我们这整艘船都可以随时改装成的。”

听到夸奖,一丝笑容出现在姑娘脸上,把鸡蛋饼撕下来一小块喂到这人嘴中说着。

“那姑娘以前是做什么的?即使这样在下也觉得姑娘非同一般。”

“我以前杭州西湖梦馨画舫的姑娘。专门侍侯你们这些男人的,现在我是绿野仙踪地护士,专门收拾你们这些男人的。”

这个人见人家姑娘好象根本就没有因为做过青楼女子而露出自卑的神色。这才放下心,紧怕自己的言语得罪了人家,毕竟躺在**都是被人家照顾的,又吃下一块鸡蛋饼继续夸道:

“怪不得在下看姑娘总觉得象看仙女一样,原来是梦馨画舫的,听说那处的姑娘不但人长的漂亮,并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知姑娘可吃东西了?”

“早就吃啦,你管好你自己吧,还惦记别人,快吃,吃完好回话。”

这姑娘边说边把鸡蛋饼分成一个个小碎块,又从旁边精致地小壶中倒出肉汤,看样子她已经想到这人会一下就把汤喝没的。

这人也确实饿了,就着汤那一块鸡蛋饼几下就进到了肚子中,看了看不知道为何进到屋子中一声不出,定定看着他的一群孩子,舒服地闭上眼睛说道:

“姑娘,在下已经吃好了,回谁地话带我去吧,若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你们船上的管事,不知在下说的可对?正好,我也有话要对他说。”

‘恩哼!’

赵隆煊学着大人的样子哼了一声,对着这人说道:

“船上管事地正在管事,哪里有工夫管你?是本殿下过来看看你,毕竟救了个人总要知道是谁吧?你要知道,为了救你,我们是费了好大的劲才把船弄到水中,并不顾其他人的阻拦,勇敢地进闯漆黑地,充满了未知危险的夜幕当中,并与海水激烈搏斗之后才把你给弄上船。”

“是呀是呀,你想想,我们还只是一群孩子,把一只弄到水中需要费多大的劲?又划着它到那么吓人的地方需要多大的勇气,你知道我们这些人的命加起来能值多少钱吗?所以恩,你现在要好好养身子,不然就是对我们的不尊重,就是在摧残我们幼小的心灵。”

郡主赵雯淑等弟弟话音一落,连忙在旁边补充着,其他孩子纷纷点头,只有新来的童童和晴儿有些不适应如此颠倒是非的事情,略微回避着,深深地感觉到自己与人家长期在绿野仙踪生活的孩子有差距。

这个人汤喝多了,一只手放在肚子上轻轻揉着,扭头看向侍侯他的护士问道:

“我,我是被这一群孩子给救的,他们把船给弄到水中然后捞起的我?他们也是大户人家的孩子?不然哪能说值钱呢。”

“恩,是他们救的你,那船还是他们从大船上放到海中的,划出了很远才看到你,也是你命大,他们就是皇孙殿下和郡主,还有我们家的少爷,京中白大人和知州的孙子,绿野仙踪首席木匠的子女,你

吗?”

护士姑娘依然是带着微笑,不急不徐地说道。

‘扑通’

这个人直接从椅子上滑到地板上,对着一群孩子跪在那里。也不知是疼的还是感动地,眼睛中蓄满了泪水,呜咽着说道:

“草民叩见殿下、郡主,谢殿下郡主救命之恩,呜呜呜~!一去这些年,皇孙殿下都已出生并长这么大,这是炎华的福气啊,殿下,草民姓童。叫童贺志,您叫草民贺志即可。”

说着话‘咚咚咚’连续磕了一串儿的响头,直到因为身体虚,迷糊了以后才停下来,用脑袋点着地。

“免礼,贺志啊,说说吧,你是哪的人。到了什么地方去,为何回来的,怎么就剩下一个人,赐坐。”

皇孙这个时候缓缓开口问道,还真有一种上位者的模样,其他孩子也都配合着没有出声。

童贺志这时才在护士姑娘的搀扶下起身,从新回到了刚才的位置上坐下去一半,舒缓了两口气回道:

“回殿下。草民原是京城开封府人士,任开封府主薄之职,十六年前跟随店大人前往海外。遂被免去官职,这些年在那边走了不少国家,哦,他们那边的国家都小,有地国王治下的土地还没有我炎华一州一府大。甚至更小,治下人口几十万,后来草民跟随店大人等到了个稍大的国家。发现他们的一些东西都是我们没见过的,尤其是武装的船队,浩荡在海上,看着就吓人。”

“是不是有各种形状的帆?是不是船上还有火炮?是不是有一种人叫骑士?是不是有一种规则叫决斗?是不是有穿着全身铠甲的士兵?是不是有单手地细剑和双手的巨剑?”

皇孙殿下接着童贺志的话一连问出了好几个问提,每问一个问题童贺志就点一下头,同时脸上吃惊地神色就重一分,直到皇孙问完,童贺志才表情复杂地看着皇孙说道:

“殿下,您,您怎么知道的?这次草民先被安排回来就是带着一些那边重要的东西要给炎华先用的,可惜路上遇到了海盗,他们把整只船都抢了去,草民和另一个人划着一艘小船跑了出来,结果又遇到了狂风,夹杂着雨把我们的船给冲坏了,草民迷糊间只死死抱住了一快木头,其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哦?还有海盗?不知道离我们这里多远,近的话,直接派兵灭了他。”

皇孙也有些心疼那些船上地东西和人,忿忿地说道。

“殿下,我们打不过的,那些海盗足有二十多只大船,还有无数的小船,并且对那一片地方非常熟悉,我们派出多点地船,他们就能躲起来,少了就不够他们打,再说我们炎华的船,稍微好一些的都被店大人给带走了,原本水军就差的,哪里还敢和他们打,当然,若是殿下亲自出征,那绝对会让敌人闻风丧胆。”

童贺志小心地说着,害怕说错话,在后面又拍了一记马屁,同时看了眼护士姑娘,意思是识破了她先前在吹牛。

“恩?童主薄难道是不知现在我炎华的水军?不错,听爷爷说店大人是带走不少好船,可那都是十多年前地事情了,童主薄夸本殿下的话,本殿下非常高兴,可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如果童主薄还能走动,愿意地话,那就随本殿下到外面看看吧。”

赵隆煊观察了一下童贺志的伤势,发现不是太严重,主要是在海中又冷又饿造成的脱力,看样子应该漂了有几天,命大呀,说过话直接转身向外面走去,其他孩子在后面跟随。

“去吗?去的话我扶你。”

护士对童贺志问道,童贺志想都没想就猛点着头挪动脚步道:

“当然要去,殿下吩咐的,我就是爬也要爬去呀,哎~!殿下怎么知道那么多东西?我还以为殿下能好奇听一听呢。”

“其实你不想出去就可以不出去,殿下是问的你,你只要说不想动,那就没有事情,至于殿下懂的多,其实殿下比不上他旁边的两个孩子,以后你就知道了,一会儿回来你要好好给我讲讲才可以,懂吗?”

护士姑娘把童贺志的胳膊搭在自己肩膀上,伸手搂着他的腰往外走,嘴上同时讲解着。

“这,这,这是我炎华的武装船队?这得有多少船啊?我是不是眼睛花了?”

刚一出来,阳光照得童贺志眯着眼睛稍微适应了些向周围一看,登时就傻了,那一艘艘的船相隔着一定的距离把整个眼前能看到的地方都给排满了,无数只小船来回穿梭其中。

“童主薄出来了?看看吧,这就是我炎华的一只船队,这还是留在雷州府不少,不然更多,可惜啊,在小店子哥哥的心目中还是差不少,数量不够,士兵不行,武器上也差,愁人啊。”

赵隆煊举着自己的双筒看很远,望了周围一圈,说话时递给了童贺志,童贺志一看就傻了,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半天没有言语。

“童主薄,现在觉得这些船剿灭那些海盗是否可以?哦!童主薄除了要用船运回些东西,是不是还有其他重要事情?”

赵隆煊碰了碰童贺志问道,童贺志点点头:

“回殿下的话,是有其他的事情,那就是店大人说他快要回来了,到时就是两边人比试,让这边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