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4章 客栈开张第一次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四章 客栈开张第一次

里国中,一处大殿之上,端坐着一个身材矮瘦,皮肤人,目光淡淡地扫着下面的一群人,片刻后才说道:

“这次的事情谁都不许泄露出去,要求你们做的也要在暗中进行,不然,你们的家人可就永远也见不到你们了,听明白没有?”

“明白,保住秘密,暗中进行。”

那些人非常有默契地同时说道,看样子平时配合的应该不错,待坐在上面的人挥过手,这些人才转人而出,惟独旁边的一个同样身材矮小的老者没有动,坐在上面的人此时转过头对这个人恭敬地说道:

“国师,此次大理内斗,我们真的能轻易进去吗?听说那边的百姓还是非常拥戴段氏一族的,我们未必就能占到便宜吧?”

“不然,那边现在正合适我们过去,不但动乱不堪,而且还是被请求的名义去,段家皇子和公主现在漂泊在外,下落不明,加上那些人已经派出了人去追杀,一但成功,当地的百姓再拥戴又能如何?其他的事情也就成了一场空,皇上现在可不能轻易改变决定,不然我越李朝就不好办了,海上前些日子被炎华的船队给打得一下就伤了元气,再想以那边为仰仗已不可能。”

这个越李朝的皇上听了此话,沉吟一番目光变的坚定,说道:

“国师放心,我既然已经想在大理捞取好处,自然不会突然反悔。只是国师可否教我,我们是在那边得到了钱财便回来,还是继续在那边呆着?”

国师许是站累了,示意旁边侍侯的人给拿把椅子,坐到上面思虑着说道:

“按说应该是抢了东西就回来,可那边若是两边已经斗得两败俱伤,那我们就应该直接

把大理给占下来,只是这样一来炎华一定不会袖手旁观,那个地方他们不可能让我们轻易占了去。就怕他们真下决心要打我们一次,虽说这边山高路险峻,可海上那边却是无法阻挡,加上他们刚刚打掉我们不少船只,我有些担心啊。”

他地话音一落,整个大殿中的气氛就紧张了起来,一时间,谁都没有出声。纷纷在心中盘算着如何应对这些事情,最后当皇上的人终于是忍受不住这种压抑的感觉,狠声地叹了口气说道:

“我们这边不是还有不少一直隐藏起来的水军吗?实在不行就把他们都派出去,我就不信一直都是软弱的炎华水军会厉害起来,无非是多造了几只船,正好抢过来,可不能让到手的东西飞了。”

听他话的意思是想占人家大理的地方了,国师也只能在这上面按照相同地思路想办法。点点头道:

“也好,那就去打,不过别急。这两边的路也同样不好走,慢慢来,以免我们的人还没有到地方就伤亡过大,带足干粮,养精蓄锐。等他们都拼得差不多后,我们再冲出去打着帮忙的旗号把两边残余都收拾掉,到时可以随便立起个人来当他们的皇帝。我们在后面控制就好。”

“哦?国师也觉得可以,那我刚才说的水军之事国师是不是还能帮着看看?”

这皇上现在是自信满满,再次问道。

“水军拼死一博可以,但是不能直接

去拼,最好是能让炎华无暇顾及我们,现在他们正与辽国征战,不如派人带上我们的礼物和诚意让夏国人也同时对炎华发动战争,到那时他们还哪有心思顾虑我们?说不定还会怕我们在这边也出兵呢,皇上以为如何?”

“好,此时就这样定了,到时他们斗得难解难分,等我把大理拿到手中,修养一段日子,便可以出并在这边也给炎华捅上一刀了,哈哈哈哈!”

这皇上想的很远,把将来地事情都考虑好了,高兴地离开坐位来到国师面前,哈哈大笑起来。

潮湿的土道任凭风来回地吹着也没有刮起哪怕一点的泥土,天空偶尔飞过几只鸟儿,叽叫着四处寻找翅膀受到潮湿空气影响的昆虫,一条野狗耷拉着尾巴,漫无目的地跑着,走过的地方都会留下一个浅浅的脚印。

随着一阵好似贯穿了灵魂和空间的箫声远远传来,一辆马车缓缓出现在地平线上,胖墩儿一手拿着鞭子,一手拄着脑袋,侧躺在赶车地位置上,跟着林林用嘴弄出来的声音哼哼!一副悠然的模样。

此时车子上面地字已经去掉,并且不再叫卖东西,现在的身份稍稍有所改变,其他人都在按照正常的生活来进行时,惟独林林却还没有度过兴奋期,依旧每天努力的认字,努力的练口技,晚上睡觉地时候脸上总是带着满足的笑容,当然,这种满足和大小姐被店霄抚弄过后的满足绝对不一样。

“小店子,还有多长时间能到地方?在这车中睡觉一点都不舒服。”

大小姐也半躺在那里,枕着店霄地腿问道,腾出一只小手来四处瞎摸着,几次被店霄给拿开又顽强的找到位置,最后店霄只好抓着她的手,看看外面的天说道:

“快了,再有不到两个时辰就能到地方,他们现在正找人收拾,那个地方房舍有些少,还需要再添几间才可以,不然客栈没有休息的地方叫什么客栈。”

“哦,那定好价钱了吗?是不是也要分出来几种等级?”

“不分,一个这样的客栈还分什么等级,就是二十文一晚上,吃饭钱另算,等这次事情办妥了,回去后就不往危险的地方跑,在炎华两河中间的地方跑就足

那边有不少的空地方,绿野仙踪至少要在每一州都有到时就可以到哪都能吃到了。”

店霄摸摸大小姐那滑嫩的脸轻轻说道。

“恩恩恩。等回去我们就先到蓬莱开个店,那个地方可是有神仙地,从家里坐船就可以过去,我准备把房子盖在高高的地方,也想京城中那样做成迷宫的样子,到时候大雾一起,就可以在里面捉迷藏了,我准备……。”

两个人就在这种情况下说过一会儿,稍微睡一会儿。不知不觉中终于到了地方,这是一个两面都有坡的中间一处稍高的地方,周围是几间倒塌的房子和荒置的土地,唯一的一处好的地方就是中间这个农舍了,简单垒在一起地四间房,后面有个大大的院子,再向后五百步左右有一条仅有不到十仗宽浅浅的小河,清澈透明中可以看到几寸长的鱼来回游动。

套院的正中间有一口井。透过井盖的空隙可以看到里面是黑黝黝的,靠着西面的墙还建有一个牲口棚,看那老旧地样子和地上早已经找不到一点料的模样就知道闲置了很长时间。

此刻正有不少被雇来的人帮忙在旁边起房子,部分倒塌了的院墙和栅栏被重新修好,并想办法往外扩了扩,这地方也没有旁人,不占白不占。

大小姐拉着店霄的手左右打量过,有些担心地往店霄坏里钻钻说道:

“小店子。为何旁边的房子都变成那个样子了?这个地方的人呢?我怎么觉得有些害怕,是不是此处犯邪,那些人都死了啊。你说晚上会不会有鬼找过来?”

店霄听了以后也是一哆嗦,他也怕啊,他的灵魂都能过来呢,还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理论上一切都是可以地,这不是科学不科学的问题。狭义的科学只会限定人在某一个已知范围内去解释和探索,广义地科学确是包含着未知的一切,用狭义科学解释不了的只能说明科学的水平还不够。并不能说是不科学,想到这里,拍拍大小姐的身子说道:

“不怕,我还是童子之身,阳刚之气足,什么鬼啊仙地都要躲着我才行,看来今天晚上我们还要在车中睡,这边的房子还没有收拾完。”

大小姐听到这话稍稍好一些,又往店霄身上靠靠,说道:

“早知道这样就把那群孩子带来了,他们都是童子之身呢,用不用找几个道士和和尚什么的在这里转转?贴两个符也好呀。”

“不用,多养几条狗就行,今天晚上你要穿着衣服睡,有事情了好可以随时跑。”

店霄回着,其实他是怕大小姐连续几天这样身体会受不了,这种事情会上瘾地,要控制才行。

随着日头的移动,终于是到了晚上,第一次在这边睡觉心中确实又些不安稳,大小姐一身短打扮,怀中还揣着把桃木剑,紧紧缩在店霄怀中。

其他干活的人今天也被留下来陪着,多给了不少的工钱还吃了一顿好饭菜,一个个到是满不在乎的席地而睡,直到天亮,晚上没睡好的几个人也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简单梳洗一番还要给这些干活的人熬粥蒸馒头,累也要做出来,开客栈的哪有上别处买的道理?那些人也都毫不吝啬地夸奖一通。

如此三天时间匆匆而过,修好的房子用木炭使劲地烤着,马上就能使用,其他人买来了不少的东西堆在旁边,等着最后安放到房子中,而这些天却一点事情都没有,几条新买来的狗到是能够壮壮胆气,可惜,比起泥巴养的差了很多很多,对主人不够听话,对外人不够凶狠,只能先这么放着。

待到第五天一切都已准备妥当,连让那十几个人躲藏的暗室都已经做好,平时没事儿的时候他们就在那里呆着,有危险再出来,粉刷一新的墙壁和透着木香的新橱柜看上去舒服不少。

幌子挑起来,‘有间客栈’四个大字的牌子也挂到了门脸的上面,好好休息了一天的众人在第二天的时候就燃放鞭炮算是正式开业,从新换上了整洁的衣服,五个人坐在门口的饭厅中等待着。

一上午的时间过去了,到中午时候饭厅中传来的饭菜香,下午的时候响起了麻将声,大小姐坐在店霄身边,用眼睛不时扫一眼上家胖墩儿的牌,然后指点店霄如何打,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说道:

“是不是我们要价高了?这都快一天了,一个人都没来,打二筒。”

“哦,好的,我琢磨着不是钱的事情,可能这边来回走远路的人少,多走些路就能回家,谁愿意把钱给别人啊,可我们不在乎,只要能拦到关键的人就可以,其他的无所谓。”

店霄听话地打出了二筒在那分析着,眼睛看着手上的牌一点兴趣都没有,他只是知道麻将的一些规则,玩的却不好,也不怎么玩,更不会玩钱的。

‘啪啪’打牌声中,店霄突然把牌一推,刚刚打出五万的胖墩儿以为胡了呢,吓了一条,店霄却说道:“停一停吧,我们来客人了,快去准备一下,我去做菜。”

众人刚刚起身,清晰的马蹄声就传了过来,待把东西将将收拾完毕时,外面便停下五匹马,五个面相吓人的人直接

翻身下马,把缰绳往迎出去的小狗子手中一扔,高声叫着上好酒好菜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