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5章 半夜有狗叫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五章 半夜三更有狗叫

个人刚一进来就四处打量,胖墩儿刚刚收拾完东西,搭巾上擦着迎过来对着打头一人问道:

“五位客官,不知您几个是打火还是过宿。”

这次胖墩儿没拿什么菜单之类的东西,规格不一样,吃饭的人也未必都认识字。

“你这店是什么时候开的?我们怎么不知道呢?看样子还算不错。”

五人中一个身材苗条,面目清秀的人左右扫了几遍声音略带尖细地问道,若不是他那脖子下面有个明显的喉结,一定会让人误会为女人,尤其是身上传来的淡淡胭脂味,让人感觉十分不舒服,胖墩儿本着顾客至上,陪笑道:

“今日刚刚开张,您几位是贵客,第一个到这边的,掌柜的说了,今日主食的钱免了。”

“恩?第一天第一份啊,好,你们这的主食都有什么?这天离黑还有些时候,我们只吃饭,吃过了饭便走。”

另一个身体略微发福,圆脸上留着两撇小胡的人说道,五人这时也已坐到了一张桌子旁,胖墩儿用搭巾把那本就是干净的桌子象征性地擦过一遍回道:

“小店的主食是包子,各种的包子,猪牛羊肉,素菜、三鲜是应有尽有。”

“那好,上一坛子酒,每人两屉包子,其他的就不要了,去吧,哦,那包子只要牛肉馅的。”

五个人相互看了一眼,由一个面色带紫的大汉开口说道。胖墩儿一听这个气啊,刚才怎么看五个人都应该是豪爽地样子,这才临时决定把主食的钱给抹了,这点大小姐和小二哥都不会说什么,没想到五人居然过来占便宜,就要一坛子酒,能骑马的人还如此小气?无奈之下应了一声,嘴上唱念着往后面走去。

大小姐坐在柜台的后面和站在旁边的布头相视一下,想到胖墩儿刚才转过身后那一脸的委屈就想笑。强忍着才把面部表情控制在淡然的范围内,拿起算盘拨打着计算这次修房子和买东西等东西一共花消了多少,无论大钱、小钱都是要入帐的,哪怕是店霄得的赏钱,大小姐也认为是属于这个‘家’地。

不大一会儿,胖墩儿先用托盘上了几个围碟,让这些人先喝着,总不能让客人干等啊。后面的包子刚刚座到锅上,好在水一直都是开的,又过了一阵,围碟吃得差不多时,十个蒸屉一个罗一个被胖墩儿给托了出来,上面呼呼冒着热气。

“恩,不错,这地方的包子好吃。有股特殊的味道,可惜,可惜。”

五人中最先进来的那个人此时什么调料都没沾。直接尝了一个包子,端起酒碗向其他人比画了一下说着,那些人也同时看了胖墩儿一眼,俱都无奈地摇摇头。

胖墩儿把话听个真切,心说可不是有股特殊的……便宜味么。又看看这几个人的表情及动作,明白,就是想让自己去问。说话声大得连后厨房都能听见,可这个事情也不能由他来问,往柜台处看了一眼,大小姐配合着对布头示意下,由布头进到后面厨房,端出来一盘子酱牛肉,给放到桌子上满面笑容说道:

“诸位客官,这是掌柜地给几位添的,让小的请教诸位,为何可惜啊?”

“这个……好吧,既然掌柜的如此招待,就与你说说吧,你可知道此处为何一个人家都没有?”

五人见切的薄薄的酱牛肉旁边还摆着不是少的辣蹄筋,红彤彤的颜色就诱人,一直没有说话地那个长相最吓人一边脸上都是长毛子的人终于开口出声了。

布头马上做努力猜想模样,想了想说道:

“是不是这个地方周围没有什么人烟,想走到有人的地方不方便,这才都搬走了?尤其是往西去地那条路,没个五天根本就见不到人,所以他们都不愿意住这个地方了,小的说的没错吧?”

五人又非常有默契地看了一眼,再次无奈地摇摇头,由那个胖脸人说道:

“这根本就没什么?有的人住的地方更远,可为何还能安稳?看看此处地地,种些什么都不错,再有后面的河,不但不缺水,还有鱼可吃,养上些鸡鸭猪狗,岂不是比其他地方要好上一些,沿着前面那条小路,径直往南,用不上半个时辰就能到那山上,套些野味,搂些柴火,哪里还有比这更好的地方?哎~!可惜啊,>..三十多家,先后走的走死的死,不行啊。”

说到后来那声音总觉得有点飘,布头打了个哆嗦,脖根处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眼睛睁大,呼吸有点急促,舔了下嘴唇又问道:

“为,为什么啊?这么好的地方,怎么就都死了走了?不会是官府不让吧?难道就没有其他人再来过这里?”

“这个事情么……,不好说呀,那个……。”

一身胭脂味的人声音高出一截犹豫着,这次是胖墩儿,心领神会地转身进到厨房,又端出盘白切鸡给放到桌子上,胭脂人才叹了口气道:

“本是不想说,怕惹祸上身,可掌柜的如此盛情,罢了,就给你们指点一下吧,我们打东面来,跑了多半天,本应在此留宿一晚,养足了精神方好上路,可为什么吃东西就走呢,那是因为我们怕在这留到晚上,上的路就不是前面这条路了,话已到此,其他的就不便再说,兄弟们快些吃,可别等到天黑。”

五人这时真就不再说什么话,闷头在那吃上了,不大一刻十屉包

坛子酒,加上上两盘添的菜和几样围碟,全都给扫个个摸着肚子,打着饱嗝。招呼伙计算帐,布头到了柜台处马上又转身回来,说道:

“几位客官,掌柜的说了,酒菜钱都免了,您几位现在就要走,后面地马应该已喂好,您慢走。”

几人看同时看看天,盘算了一下。由开始的那人说道:

“也罢,现在的时辰还无事,既然掌柜的如此客气,那我就再跟你多说一句,此处晚上是从来没有人过夜的,曾经有过几次,有些人走累了觉得这地方好,结果第二天都一身青紫的死在了河边。你们本就不应该在这……哎~!说这些无用干什么,告戒你一句吧,晚上无论听到什么,都别出屋,或许能躲过几天啊。”

说着话马已经被小狗子给牵来,五人翻身上去,走出百十步距离,又同时向有间客栈的位置望了眼。摇摇头渐渐远去。

吃饭的走了,大小姐等人却凑到了一堆儿,连在后面逗狗完的林林也被叫到前面。谈论一会那些人刚才地话,一个个觉得都有些不舒服,桌子上的碗碟都没人收,大小姐拉住店霄的手,使劲往他身上靠着。方才好受点,害怕地说道:

“小店子,他们说的是真的吗?这个地方难道真的不能住人?要不。我们换一个地方吧,我就说么,这几天晚上睡觉总觉得浑身不舒服。”

“我也不知道,还是再等等看吧,这几天住着也没什么,你不舒服和这个没有关系,不怕,咱们这么多人呢。”

店霄也有些拿不准主意,可怎么看都觉得那些人可疑,尤其是不给钱的方面,至于大小姐不舒服,那是因为刚刚尝到了一些滋味,这几天没有让她继续享受,并且穿着紧身衣服睡,当然不舒服了。

大小姐想了下点头道:

“是呀,我们有这么多人,什么都不怕的,尤其是暗室中地,他们都是杀人不眨眼的,神鬼见了他们都要退开,恩,不怕,好啦,收拾收拾东西,一会儿天黑了再没有人来就睡吧,昨天也是我们这些人,不是也没有什么事情么。”

为了冲散心中不舒服的感觉,众人再次玩起了麻将,只是无论如何都感觉没有精神,随着夕阳收起最后一缕光线,天渐渐黑了下来,众人燃起蜡烛又等了半个时辰,正准备休息,要关门上栓子时,一高一矮两个人突然从这个小坡露出了头,来到近前才看见,是一老一少,老者应该是眼睛有疾,被少年搀扶着,另一只手还紧紧握住跟棍子,不时点点地。

待二人快到客栈门口的时候,那个少年人高兴地说道:

“爷爷,有间客栈,我们进去歇息一下吧,在外面走这些天累坏了。”

“什么?这里有客栈?这怎么能有客栈?快走,不要停。”

老头一听有客栈连忙拉着孙子要走,见到这个样子,布头和胖墩儿马上迎上来说道:

“再往前走要好几天路才能歇息,看二位应该是没吃晚饭吧?不如进来吃些。”

“爷爷!”

孙子好象是真饿了,喊了一声爷爷,看样子是想要留下来,老头脑袋转到布头和胖墩儿的方向,似乎愣了下舒口气说道:

“还好,还有阳气,那就吃吧,记得不要多说话,吃完就走。”

孙子乖巧地点点头,扶着爷爷一同进到大厅中,两个人只要了一屉包子,店霄又额外给做了两碗汤,爷孙两个人果然一直吃没有说话,直到把东西都吃完、结帐才问句多少钱,大小姐同样不想要他们的钱,结果老头嘀咕了半天后说道:

“孙儿,快给钱,这个时辰不给钱不行啊,那汤钱也要给,要给正好的,一文不准多,一文不准少。”

一屉包子十五文钱,一碗汤算一文,孙子听话地数出十七文钱塞给小狗子,扶着爷爷就要离开,小狗子连忙劝道:

“二位,现在天色已黑,不如就住在小店吧,一晚上才五文钱,这路上万一遇到什么事情就不好了,小店可是新的被褥。”

为了能留住人,已经把房钱给压低到五文,主要是老头那神色和说地话太让人疑惑。

“不能住,不能住啊,哎~!听着小哥:_是尽早离开此地的好,孙儿快走。”

老头对着小狗子地方向劝了一句,拉着孙子快步离开,小狗子急了,喊道:

“老人家,您再指点一二吧。”

“多养些鸡鸭牲畜,凑够七七四十九之数,死一只补一只,死两只补一双,若是哪天都死了,那你们就快些搬走吧。”

老者并没有停留,带着孙子走出去几十步,这才头也不回地大声说道,声音在这寂静的夜显得额外清晰,天不知何时阴了下来,刚才还闪烁的星星和弯月,再也寻不到踪影。

许是要下雨,外面的风开始呼啸起来,不时有草根、木棍什么的被风带着打到紧紧关闭地窗户上,屋子里一时闷热非常,大小姐用毯子蒙住脑袋,深深依偎在店霄怀中,小狗子四个人睡在外间,同样穿好了衣服,蜡烛和火褶子每个人身边都摆放了一份。

时至半夜,众人还是没有安心睡去,突然间,院子中响起了狗叫,好象是发现了什么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