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6章 晴天不到雨天到

叫声一阵比一阵激烈,大小姐被吓得缩店霄怀中瑟间屋的蜡烛也被燃了起来,店霄同样一激灵,越想越气,到不是生外面狗的气,而是为自己感到生气。

记得曾经小时候上学,家住在农村,为了能够节省时间,走的是山路,天还没亮就要起来,晚上回来就已天黑,那山路两边都是坟地,每次觉得后面有东西跟着的时候他都会停下来,转身等待一会儿,不是他不想快点跑到地方,是他不允许自己在那个时候逃避,否则他将没有勇气再走那条路,上学的时间他耽误不起,只是每次都没有发现什么,一直到他可以微笑的面对那种感觉,甚至觉得不够吓人,故意再吓吓自己,以此为乐趣。

可现在居然只能躲到被窝当中,一种气愤和耻辱让难已继续下去,伸出手拍拍大小姐,又在她脸上亲了亲说道:

“不怕,有我在,谁来都不怕,我去看看,你躺着不要动。”

话落,店霄直接从毯子下退了出来,只带着腰间的铁签子便毫不停留地走了出去,睡觉的地方是前面客栈正房的后面,狗拴在旁边的小跨院当中,听那叫声好象遇到了什么威胁似的。

天依旧是那么黑,大风如此吹也没有使乌云离开,看样子应该有一场大雨或暴雨,店霄径直摸黑走到那跨院当中,刚一推看门,就看到几只狗对着一个方向使劲叫着。拴在脖子上的链子被挣得‘哗哗’响,店霄目光也向那边看去,漆黑之下根本就看不见东西,喝住了几只不太听话地狗,店霄摸出火褶子,摇亮后借着光再次看去。

朦胧中只有黑色的栅栏,走前几步到了旁边也没有发现任何东西,低下头来看地面,也没有任何人的脚印。一时间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无奈地摇摇头,见狗已经不再叫,带着满腹疑惑往回走,心情反而好了许多,至少自己没有失去勇气,没有被自己的恐惧打败。

“小店子,找到什么了吗?”

店霄刚刚走回跨院的门这里。就听到大小姐的问话,突然出现的声音让他激灵了一下,又在火光的照耀中看到一张同样害怕又充满坚定的脸。

“什么也没看到,天太黑了,管他是什么东西呢,走了,回去睡觉,这么黑还跑出来。不是告诉你别动了么,小狗子他们呢?”

店霄压下心中地恐惧、疑惑和感动,伸手搂着大小姐的腰往回走去。大小姐则吧头靠在店霄身上幽幽地说道:

“我看你出来了,我就出来了,我不怕,我很厉害的,带着的桃木剑据说是好几百年的桃树呢。可以与你并肩作战,小狗子他们胆子太小,我怕吓坏他们。就吩咐别出来。”

店霄点点头,未再说话,搂着大小姐的胳膊又紧了紧,看了一眼跨院的方向,又看了看暗室的方向,思虑着进到屋子中,把大小姐直接抱上床,哼哼着摇篮曲,渐渐入梦。

黎明时候,天上地雨再也没有力气多做停留,一个接一个落了下来,让本应该渐渐明亮的天突然变的更加阴沉,卯时四刻还黑得犹如夜晚一样,雨水伴随着闪电、雷鸣和狂风,扫袭着地上的一切。

店霄被雷雨声惊醒,再也睡不下去,燃起蜡烛,推开窗户,任凭一股股水雾被风带进来,同样睡醒的大小姐,摸着胸前的桃木剑愣愣出神,直到辰时四刻,这才渐渐看清了外面。

“小二哥,大小姐,不见了,不见了,一只都没有了。”

早上披着蓑衣给狗喂食的布头慌慌张张跑了回来,大声嚷嚷着。

“知道了,下会记得加上个狗字,怎么能不见了呢,走,带我去看看。”

店霄同样披上蓑衣,跟着布头来到跨院当中,果然,昨天晚上还欢快叫着的几只狗都没有了,看看地上,因大雨地关系找不到任何一点痕迹。

“小店子,这狗会不会是象昨天那些人说的那样,到河边了?”

大小姐和其他人此时也到了这里,突然想起了昨天那些人说的话,征询着问道。

店霄二话没说打头就向河边走去,刚到地方就看见那几条狗都已经被扒了皮扔在那里,身上地血大部分都被雨水冲走,**在外的一条条肉被泡得发白。

众人当中最害怕的就是林林,见几条狗的惨样,躲在小狗子身后不肯露头,其他人则没有什么感觉似的,包括大小姐在内,一个个目光淡然地看着这一切,店霄走上前几步仔细观察,却根本不知道死因,至少他不知道。

‘嘭嘭嘭’

连续几脚,这些死狗就被店霄给踢到河中,顺着流水而去,那几张狗皮却再也找不到,暗室中地人此时也来到后面,由一个领头的人说道:

“小二哥,昨天晚上我们也听到了狗叫,却没有发现任何人,加上下了场大雨,就算是有人来把狗杀掉,那跨院当中也看不到,不如今天晚上我们不睡觉,专门守在你们的门口吧?”

“不用,无非就是几只狗,去,骑着马用最快地速度去别的地方给找来七七四十九只家禽或牲畜来,过两天再看看,我还就不信这个邪,对了,这次不要狗,最好都是鸡,这东西便宜。”

店霄盘算下说道,那人马上领命带着一众手下离开,有间客栈也同时开张,外面是不停的大雨,哗哗作响,饭厅当中是激烈的麻将啪啦出

“小店子,那狗的皮是被鬼给扒去了吗?真可怜,泥巴要是在这里,一定会心疼的。林林,你吃点东西吧,不就是几只死狗嘛!有什么呀?死人我都见多了,再不吃饭饿死了可没有人管,你要是因为这样死地,你奶奶我绝对不会照顾。”

大小姐问了店霄一句,转过头来‘劝说’着因为早上看见死狗,两顿饭都没吃的林林。

“我吃,我马上就吃。我就吃瓜子吧,这个吃多了也顶饱的,一会儿到了晚饭的时候我再多吃些。”

林林一想到那些狗的模样,尤其是被雨水泡得发白的一丝丝肉就吃不下任何东西,只好掏出把瓜子来,同时也吃惊与大小姐这些人的强悍,因为看到了那些肉丝的原因,大小姐突然想起了牛排。也不知道是真想吃,还是要考验胆气够不够,总之,中午就是吃的这个,配上鲜红地葡萄酒,从来没吃过的林林直接下桌了,哪怕给他的那份是全熟的。

一直到了傍晚,雨才开始变小。并有停的趋势,天却依旧阴沉,好在客栈的位置是坡上面。没有积水,拎把锨到外面平整一下连干土都不用垫,出去买鸡的人也在这个时候回来,买了三十只鸡和十七只鸭子,被店霄分别关在了跨院的两间偏房之中。

正以为今天不会有人来呢。打西边就传来‘叮叮当当’地声音,一匹骡子拉的车慢慢驶近,随着‘吁’的一声。骡子听话地停下,从车上下来两个人,一个是刮光了脸,下巴上有一丝青色印记的人,年龄约在二十六、七岁的样子,另一个蓄着胡须,比先前这个老成不少。

“店怎么住的?”

年轻这个刚跳下车就打量着上面的客栈牌匾问道。

“客官您要住店?一人二十文一晚,您这车和骡子若是要喂和停着的话,那就要额外拿出四十文,因晚上可能还会下雨,给您把骡子安排到单独地地方,好料喂着,那个您要是觉得不放心,那就一次一百文,今天人少,便宜您了,单独给划个小院。”

店霄正好坐的地方离门口近,当先迎出来,介绍着价钱,看两个人疲惫的样子知道根本就无力再往前赶,尤其是那一匹骡子,人能挺,它却受不住,车上里不知道装地什么,在泥泞的路上压出了一排痕迹。

二人合计一番,要了个一百文的院子,吃饭也在那里吃,店霄没敢给领到那个昨天死了狗的跨院,而是另一边暗室能有孔看到的地方,以免晚上出什么差错,看来两个人不知道这个地方地事情。

天渐渐黑下来,半夜的时候那跨院中响起了一阵乱糟糟的鸡叫声,想要起来查看地店霄听到外面还有不小的雨声,摇摇头搂着大小姐又睡去了,黎明时天上的乌云终于散去,或是都变成雨落已经落尽,早上胖墩儿去给那两个人送热水和饭菜时,那两个人并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骡子也安详地在那吃着草料。

一直等那两个人赶车离开,众人这才来到了关着鸡的偏房之中,打开锁头,推开门一看,发现鸡并没有都死,只有十二只死了,剩下的完好无损,死了的鸡也没象狗那样被弄到河边,周围的地上依旧看不到痕迹,或许是根本就没有什么印记,也或许是因为下雨的缘故。

“那住宿的两个人昨天晚上有离开过吗?那个院子有什么东西去过吗?”

店霄转头看向昨天一直盯着那院子的十来个人问道,领头的晃晃脑袋回道:

“没有,他们两个一直呆在房子内,那个房子是没有后窗户和炉灶、烟的,更没有人进去,两个人我们都看了,不象是身手好的人,这边鸡叫我们昨天也听到了,可惜派人出来依旧是什么都没看到。”

“恩,不错,只要那两个人无事就好,死的鸡就先不补了,还有这么多只,够死上几天,今天晚上在这个跨院当中点长明灯,大家都各做各事去,我在这边收拾收拾。”

店霄摸着下巴对众人说道,其他人马上散去,大小姐则凑到店霄身边一同跟着。

连着下过两天雨,放晴的日子也不是那么热,一天当中路过的人不少,却只有几个一起外出谋生的人,讨价还价半天,以每人六文钱住了进来,依旧是给安排到那个单独的小院中,让那暗室中的人看着。

点上了长明灯的跨院,一夜下来却并没有事情,住宿的人离开,鸡鸭一只没缺,连续两天都是如此,直到第三天,下起了雷阵雨的夜晚,这才再一次听到鸡叫,众人隔日去看,活着的鸡只剩下两只。

“为什么一下雨就死东西呢?难道和下雨有关?”大小姐想不明白了。

“恩,是和下雨有关系,看来我们还要买些家畜才行,不能都死了。”店霄观察着死去的鸡,脸上却带起了轻松的神色。

“那小二哥,这次还买鸡?”暗室中的一个人问道。

店霄摆摆手:

“不买鸡,这次买狗,买十条就够,要个头大,咬过人的那种,这样的可能不好买,乱咬人的狗都会被打死,能买多少买多少,最低要求是够凶狠。”

大小姐看着那些人领命离去,担心地问道:“小店子,再买来狗不会又被弄到河边吧?”“这次绝对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