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8章 一路跟随到老巢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八章 一路跟随到老巢

备的工作的是繁琐的,店霄努力地回想着自己所有事和恐怖片,尽量根据现在所拥有的东西来制订一个场景,并且把里面的东西充实起来。

大小姐最喜欢的就是这种骗别人的事情,跟在旁边不时说出自己的想法给补充,一直到晚上,两个人大部分时间都守在柜台那里小声嘀咕着,不少吃饭的人吵吵着要菜的时候,小狗子几个只好告诉那些人因为昨天下雨,不少的柴火和煤都被打湿了,现在有的就是些凉盘。

“小店子,他们万一不来怎么办?我们岂不是白准备了?要是那样的话就把东西带回船上,看看哪个训练的不认真,吓死他,嘻嘻!”

大小姐在柜台这里多找给别人两文钱,又被店霄给拿回来后,笑嘻嘻说道。

“不会的,这一次他们又没有发现我们已经知道他们,可能只会是认为运气不好,关键的时候那些狗没拴住,下次再来他们一定会更加的小心谨慎,不过今天晚上不用急,外面的雨变小了,加上他们的人最少也会受些伤,此时应该在压惊呢,下一场雨差不多会再试探一下,现在的一切就要看老天爷了。”

一块碎银子被店霄当成无聊时候的玩具,在那柜台上来回旋转着。

“那好吧,你到后面安排人买东西,等回来以后我和你一起做,哎呀!也不知道是哪来的人,为何非要把这个地方住地人都撵走呢?想要这个地买下来就可以嘛。我们买的时候就很便宜,你说空着这个地,他们不要也不让别人用是什么道理?”

大小姐左右看看,见没有人关注这边,快速地亲了店霄一下,有些想不明白地问道,店霄也不明白,心中琢磨着说道:

“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难道这块地的下面埋了他们家的祖坟?那他们更应该买下来,难道说没有钱?那是不可能的。没钱那些狗下迷药,杀了吃肉多好,还能训出猴子来投毒,看咱们昨天死去那些狗的样子,身手也不错,如此的人能缺钱买这块地?”

“我知道啦,小店子,咱们所在的这个地方下面埋着大量地宝贝。是他们藏起来的,怕别人挖出去,这才装鬼吓唬人,一定是这样,明天我们就多找些人,挖地三尺也要把宝贝挖出来,气死他们。”

大小姐肯定地说道。

“哪来的宝贝?现在不用妄加猜测,等下次他们来了我们就能知道。他们可不仅仅是吓唬,没听知道这边地方的那些人说么?此处死过不少人,尤其是晚上在原来那几间破屋子里面躲雨的过路人。都是满身青紫被发现死在河边,遇到他们的时候可以直接下手,死不足惜。”

店霄就这一会儿便听到不少人大声谈论着这个死地的事情,那一个个死掉的人在他们嘴中说出来,虽说带上了些许夸张。可总体地数量却不见得少了,尤其是说到一些女人死在河边时,都说是被恶鬼给抓到折磨死的。身上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想来那女子死前定是遭了不少的罪。

于是店霄很自然地把自己等人定位成了保护弱小,铲除邪恶的正义之士,决定无论如何都不放过那些人。

眼看打烊的时候,专门来吃饭和看热闹的人已经纷纷离开,为了壮胆,都是与别人搭伴来去的,好象能在这有间客栈吃顿饭,感受下那种恐怖是一件非常有意义地事情。

店霄站在门口默默地看着向东走的一部分人和向西走的一部分人,不由有些疑惑,向东走还能理解,那边多半天地路就能遇到人烟,明天早上那些人就能回去,可向西,那根本就没有歇脚吃饭的地方,除非是带干粮才可以,只是那些人并未在客栈买干粮,并且也是凑热闹的模样,难道他们都是神仙?那么远跑这边吃顿饭又回去,眨眼间就可以?

正当店霄想不明白时,两边又开始陆续有人过来,借口各种各样,就是都要住店,好在客房还够,一直快要安排满了,这才将将把那些人给装下,灯笼挑起来的时候,小雨也变成了毛毛雨。

人一多,伙计便忙不过来,小狗子三人加上林林都被安排到这些房子旁边随时等候招呼,通常晚上都是喝点茶水或是吃些糕点,实在是心情好的才会要上几样凉盘,温两壶热酒,店霄和大小姐则继续呆在屋子中安稳睡觉。

两个人刚刚趟下,大小姐还没来得及骚扰店霄,屋子旁边地桌子处便传来连续的三声轻响‘啪啪啪’,两个人同时激灵了一下,这个声音是报警的意思,说明有人到了屋子外面,那桌子处有一个绳子,上面套着东西,另一端顺着地下一直延伸到暗室当中,如果发现有其他人靠近,就会是连续地三声响动。

店霄抬头向窗户处看,果然,借着别的房子里面的微弱灯光,可以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在那动着,在窗户上只能看到馒头大小的一块,不经意根本注意不到,想是来人猫着腰走的,只有头的一部分被映在窗户上,随着‘噗’的一声轻响,店霄知道那人已经润湿了窗户边角的一小块纸。

碰碰大小姐,指了指那窗户,一翻身就压到了她的身上声音故意压低,却依旧能让外面的人听道说着:

“嘿嘿,快让我好好亲亲,恩,今天这么多人,阳气应该足了吧?想是那鬼吃了几只狗的魂魄,不会马上回来,春宵苦短啊,今晚一定要把你好好玩弄一番才行,这些日子可把我

了。”

“相公,妾身也是想死你了,你快点怜惜妾身吧。啊!对,就这样,你快点嘛!别折磨人家了,人家忍受不住了,啊,相公,我的好相公,你想怎么弄都行,这几天妾身也是吓坏了。实在不行,我们换一个地方吧,妾身一直让相公抚弄到天亮,这里搞不好到时会害了我们地命,啊!恩!”

大小姐也配合着店霄话在那说着,实际上却是和店霄在玩抓手指头,两个人的双手对上,看谁能把对方的大拇指抓住。谁被抓住谁说这种诱人的话,大小姐反应没有店霄快,这次又是她被抓,只好再次开口:

“别,相公,妾身痒痒,别用嘴含着了,人家。人家不行了,快点,恩~!诶呦。弄到人家哪了?折磨死人啦,相公妾身还是怕,什么时候才能换地方啊?”

刚一说完,大小姐手又被抓住了,缩了回来。生气地贴着店霄的耳朵轻声抱怨道:“不和你好啦,总让我出声,也不说让着我点。”

“那我来。”店霄回了一句马上喘着粗气‘呼哧呼哧’道:

“嘶~!爽啊。小乖乖,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快就不行了,那可不成,我还没有爽够呢,等着吧,绝对让你欲仙欲死求饶才可以,哦!好舒服,快,转过去,让你尝尝后面的滋味,你放心,别处我明天就让人去看看,行的话买下来,可这里花掉如此多的钱,我不甘心啊,这样,再有一次我们死掉一半的鸡鸭或是其他牲畜,我们就马上搬走,哦!哦!你这身子是真嫩啊,哈哈哈哈,这回知道厉害了吧?”

店霄此时双手拢在一起,用掌心地地方一开一合地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眼睛看着天棚,目光淡然,大小姐则连续换着声调,脑袋枕在店霄的胸前哼哼,腾出只手来,一下一下划着被褥。

两个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直到那桌子处再次传来连续四下响动,店霄连忙下地倒上碗温水,一人一口润着嗓子,好半天,店霄才放松地呼出口气总结道:

“原来这说比做还累呀!给那种片子配音的是真辛苦啊!”

从窗户外离开的人,一脸痛苦的模样,手捂在鼻子上左右看看,以为没有人能看到他,闪身从旁边的矮墙上翻身而上,其间双手只能扶墙,结果鼻子中的血又喷出来不少,这人也没有时间多做理会,在内襟上扯下一块布,分成两团,塞进鼻子中,放开腿脚向着南面上地方向就飞跑起来。

等他一离开,刚才他听声音房子对面的一个屋子中就不知从哪出来个人,一个助跑,双只脚来回在墙上点了两下,身子一个前空翻就从墙头上翻过去,沿着前面那个人便远远跟随,扶着弓箭和腰刀的两手,一直都没动过。

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中间相隔了百十步的距离跑着,不时的,后面这个人还要稍稍停一下,或是趴在地上等一会儿,哪怕现在根本就看不到人,只能凭耳朵,听那微弱的声音,也没有让他失去的应有的谨慎。

没用上半个时辰,两个人就到了山脚下,开始相随地沿着百转千回地羊肠小道往山顶奔去,正到了半山腰的地方,前面的人突然停了下来,后面跟着地马上匍匐在地,握住刀鞘的手,松了又紧地调整着。

“什么人上山?口令!”

那人等了几息工夫,旁边的林子当中马上就传来了问话声,这人开口说道:“判官!小马子,原来今天是你守在这里,还以为你没回来呢,怎么样,出去这一次玩了几个姑娘,有没有够劲的,妈的,今天我到是见到一个脸蛋和身子都跟仙女一样地,可惜了,居然被别人给骑了,哎~!好在我还听到了些有用的东西。”

“呦!是大傻哥,您也出去办事儿了?有那姑娘还管什么别人骑不骑的,直接冲进去男地一杀,女的从头到脚玩个痛快,已经知道滋味的女子更够劲,我这次出去遇到一个,开始还他娘的哭喊呢,到后来怎么着,求着我动弹,大傻哥,您这怎么半夜还往回跑?”

那个守在这里的人依旧没有露面,只是在那里不停地说着,一直跟在后面这个人听到林中那个人的话,弓都摘下来了,瞄着那边又强忍住心中的怒气,避开说话人的位置绕远走,却牢牢记住了那人的声音,他以前不知道自己是炎华的人,所以不少良家的女子被他给糟蹋杀害,可知道自己的身世后,保护还来不及呢,哪能做出此等畜生不如的事情?带着一颗赎罪的心,早已忘记了自我。

几次绕远后,一直没有被那个人甩掉,坠在后面一路上到了山顶,前面***晃动,借着光可以看到那是一坐三层楼的房子,左右是高达两丈的围墙,一直延伸进树林里面,无法看到有多宽,看样子这个房子后面是应该有天井的。

一阵吵杂之声从那边远远传来,其中还有女子的调笑及呻吟,山头的风往下一吹,各种东西混在一起的气味直接钻进鼻孔当中,这人强挺着呕吐的感觉,直接用嘴呼吸,吊在先前那人的身后,一步步接近着,可能是因为下面那几处盘查让上面人放心,这高楼门前只插了不少的火把,却没有人看守,一直来到近前,悄悄躲在旁边这才看到那楼上写着三个字‘阎罗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