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9章 捉鬼改地请道士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九章 捉鬼改地请道士

着夜色,一条模糊的人影飞快地从楼的侧面攀了上去用,不快不慢,就那么自然而然地一直来到了第三层探出的一段遮雨檐的下面,掏出看很远向下面望着。

这房子的后面果然是一个天井,应该是为了防备前面的房子被别人突破后专门设置的,有了天井,哪怕就是把前面的地方都占住,进来后不但不能立即展开,还会被来自其他三个方面的人攻击。

下面现在是***齐明,一阵阵酒气和各种食物的味道被不知从哪个方向吹来的风,带着向任何一个能够透气的地方散去,刚才在外面就问到了味道,现在那大部分又从天井上飘出,这人闻着闻着也不再反感,其实让他做呕和反感的不是这个味道,而是因这些味道引出的回忆,曾经他也是如此。

下面吵杂的声音一时分辨不清,透过看很远寻找主要的人物,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发现有三个人成品字坐在那里,象是三足鼎立,其他的桌子上都是最少围了六个,只有这里稍显清净,同时旁边还有人专门给精心上菜,尤其是在一些架子上烤着的各种肉食,刚烤好就会先送到这边一块,看样子这三人应该是领头的。

“大当家的,二当家的,三当家的,我,我已经探听出消息了,他们那个有间客栈并没有发现我们做的事情,还以为是什么鬼怪之物,嘿嘿。为了听这个事情,我还顺便听到了别的呢,那个女地叫声是真好听。”

这个听窗根的人进到后面并没有先去说话,在门口的这个地方,尽量躲避着那三个人的位置,偷偷吃下两块肉,干掉一碗酒,这才做出一副刚刚从外面回来的样子,许是他平时就是如此。没有人因为这个事情说他,那刚才吃东西的地方,别人还打趣了几句。

“哦,是大傻呀,今天刚刚把你派出去,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不错,你人看着傻。做起事情来却让人放心,你是说他们还没有发现是人在做那些事情?恩,那就好,先不用着急灭口,不然那奈何桥上又该多几只野鬼了。”

一个身材在三人中算是中等,穿着黄色缎袍的人,对着大傻看了眼缓缓说道。

“大当家说的是,他们确实还再害怕那些鬼怪要找他们。听他们的意思,再有一次死东西,并且死地太多的话。他们就会搬走,我们是不是马上再吓他们一次?”

大傻被夸奖,脸上堆起了花一样地笑容,再次补充着,那黄袍人左边的一个身材消瘦穿着紫色衣服的人此时也说话了:

“恩。大傻是不错,听窗根还能听到如此有用的消息,这让我们做起事情来。省却不少麻烦,昨天晚上那些狗一冲,猴子死了两只不说,去的六个人,居然被咬死一个,剩下的五个,人人带伤,好不容易把人都抢了回来,一只猴子却被那狗给夺了去,以后再吓的时候也麻烦,实在不行就用迷香把人熏倒,然后再杀那些鸡狗。”

大傻一听这个二当家地要用迷香,眼睛中登时就出现了一丝**色,吞咽着口水说道:

“二当家,您准备用迷香,嘿嘿,那不如把那个女掌柜的给迷倒了好好玩玩,脸蛋漂亮不说,身段也诱人,尤其是那叫的动静,直勾魂儿,到时他们还以为是哪个鬼怪做的,也只能忍了,二当家若是不信,亲自去吃顿饭看看就知道了。”

见大傻这个样子,大当家和二当家都有些无奈,那另一个穿大红衣服身材魁梧、高大的三当家到是对这个事情不反感,象遇到知己一样说道:

“好,明儿我就去那有间客栈吃顿饭,好好瞧瞧那个小娘儿们的样子,若是真好,到时候就给玩了,大傻重重有赏,恩,跟在我后面,多找几个兄弟,一起玩,玩死了也无妨,现在离上一次死人有多半个年头了,官府早就不再追查。”

大傻一听这话来了精神,颠颠跑上前去,给三个当家的把酒满上,附和着说道:

“三当家说的没错,上次死掉地一男二女官府是查了好一阵子,可那是因为其中一个女子是一大户人家的闺女,被我们那些兄弟耍了一晚上,死象太惨了些,这才让人家用钱买通官府使劲追查,好在平时这地方就留下了闹鬼的事情,最后只能说是某个鬼怪做地,可现在这些人就是个开客栈的,看那几个人的样子也不象什么有钱人家的,也就是那个女子不错,搞不好是个私奔,这样的人死了都不可惜。”

大傻地话让二当家和三当家都活络起来,同时看向大当家的,听他如何说,这一幕正好被前面房子上的人用看很远看个真切,无论从众人地态度还是那个人穿的衣服上面都可以看出,此人是这些人的头领没错,黄颜色的衣服都敢随便穿,抓住就可以定上造反的罪。

从上面听不到说话的声音,只是看着几个人的神态都不象什么好事,不大一刻那个大傻就高兴地找到个位置坐下开始吃喝,跟来的人见已经找到地方,便不再多做停留,悄悄顺下去,根据刚才来时的路,再次左右绕着弯,有惊无险地来到山下,向着客栈的方向飞奔而去。

一阵小雨再次落下,天井中的众人好象不觉一般,依旧高兴地吃喝、吵嚷着,身着黄袍的人一口干尽碗中的酒,对着后面的一个怀中搂着一个女子,并上下其手的手下喊道:

“去,到后面把那几个漂亮的娘们给喊过来,也不多想想老子,只

搂个女的,快去。”

那人嘴中嘀咕着‘是你自己刚才说不找女人,只喝酒的。现在又说别人地不对,’一溜烟跑到后面叫姑娘去了,这大当家的语重心长地对二当家和三当家说道:

“二弟、三弟,不是大哥我不想找个够劲儿的女人玩玩,实在是因为此处太过重要,这眼看就要事成了,若是因为一个女人坏掉大事,那这些年做的事情,可谓是前功尽弃。用不上一年,我们就不必如此过日子,到时候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现在千万不能打那个女的主意,吓唬走了就好。”

“知道了,大哥,等成事后,一定要给我多找几个女人才行。这次的就便宜她了,有他们客栈在,我们山上进进出出要费上不少的事,那边已经又准备好一批,可惜,为了不让其他人看到,只能先等等再运过来,这该死的客栈。”

三当家地好象已经被勾起了火。嘴上嘟囓着,抬眼看到被叫来的几个姑娘,眼睛中带上一丝**笑。

“小二哥。大小姐,已经知道他们在的地方了,就在南面的山中,那里有一个匪窝,山路难行。林深树密,还有不少在暗处巡逻的人,顶上更是别有一番天地。看样子有三个人说的算,他们之间说的话,因为离得远,并未听到。”

跟去的人回来不顾浑身湿漉漉地样子,径直到大小姐睡觉的地方,进到里面报告。

“恩,好,那个,你辛苦了,快回去换身衣服。”

大小姐看着这个人觉得不错,劝回去后转过头看着店霄有些不明白地问道:

“他们那些人在山上当强盗,为什么这边的百姓都没有说呢?难道他们是善良的强盗?咱们在这边碍到他们什么事情了?非要吓唬。”

“那就说明他们不是一般的强盗,能够在这边而不抢这边百姓,是因为他们不缺钱和东西,他们图谋的绝对不是抢东西过活,而是别有用心,我们这个地方,正好处在主道上,又是稍微高起来的土坡,正好能够看到一些不该看的事情,他们是怕有些东西被发现,这才让当地没有人住,他们不买这块地,就是为了杀人地时候不被追查。”

店霄一下就想到了原因,终于找出此地的重要性,大小姐同意地点点头又问:

“那,那其他路过在此处过夜的人为何被杀了?仅仅只呆一天,又能耽误他们什么事情?”

“那是因为过夜地人正好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这才被他们灭口的,也就是说应该有东西在运进或运出,仔细去问问当地的人,一定会发现,有些根本就是没有停留的行人也一样被他们杀害。”

“这样啊?那他们运地是什么东西呢?还要在晚上运,晚上?会不会是夜明珠?一车一车的夜明珠,嘻嘻!那东西发光啊,所以才怕被别人看到。”

确定了是人在捣鬼,大小姐再也不害怕了,紧紧地贴在店霄身上,调皮地说道。

“对,就是夜明珠,照亮用的,把你给脱光光不用蜡烛也能看个真切,嘿嘿嘿!小白兔,大灰狼来喽。”

店霄被折磨地有些受不了,心中的火气越来越大,一把抱起大小姐,决定今天晚上教教她其他方面的东西,不能只享受不付出。

天明之时,太阳懒懒地爬上了东山,几朵浮云来回飘动着,西边的天空出现一抹绚丽的彩虹,经过激烈搏斗残存下来的五只狗的食盆当中,一荤一饭一份清水整齐地摆在那里,而客栈昨天住宿的人好象并没有被发现缺了一个,安详的气氛充盈在有间客栈之中,前面的大厅依旧是人们谈论话题的主要地方。

一屉屉的包子被卖出,眼看到了中午,外面这时进来一个身穿道袍,手拿拂尘的人,满头华发盘踞在头,三缕飘然垂在当胸,让人一看就觉得似要随时乘风而去一般,小狗子连忙给领到了后面的那个闹鬼的跨院,好奇之人纷纷跟上。

“果然不太平,怪不得前天晚上有人说听到鬼叫了呢,原来那鬼就出现在这个跨院当中,我就说么,这么好的地方为何不让住人,原来如此。”

一个手中拿着咬了一口包子的人站在不远处听那个道士嘟嘟囓囓什么太上老君的,用肯定地语气跟旁边的一个嘴上叼着半片扣肉的人说道。

那人点着头,把肉吃进嘴中,接话说道:

“就是,我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就感觉到这边的阴气重,可惜,我却只能看不能出手,谁让我没学过呢,只是天生阴阳眼,自保而已。”

“这个地方不行,不能只驱鬼,驱得了一次,却驱不了一世,此地格局是聚阴之势,必须要重修才行。”

道士在那摆好坛子,烧掉几罗纸,又倒掉几盆水,把狗给逼的拉着食盘到了别处,这才忙碌了多半个时辰后做出总结,让这边从新盖房子。

大小姐和店霄马上点头答应,给了道士不少的钱又求着道士给画张如何建筑的图,丝毫不做歇息就命人雇来东边一个村子中的人连夜赶工,这一下又让那些专门打赌的人找到了方向,都说要半夜的时候不要钱就帮着干活,大小姐无不应允。

“哎!这下总该没有问题了吧?”大小姐听着干活的声音说道。